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肉岳 太深了(逆天神医)

2021-11-17 08:09 · 新商盟

“CNM,你小子敢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谁?”

熊哥晃了晃脑子,终于没那么晕了,他盯着突然出现的林辰咆哮道。

林辰一脸无辜的样子,“不是你让人打你的吗?”

“老子是让你打吗?老子是让这个小美女打!你小子绝对死定了!”熊哥大怒。

“哦,原来你不是让我打啊。”林辰脸色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接着反手又是一巴掌,把那熊哥抽的摇头晃脑有些站不稳。

林辰冷笑道:“我就是想打,不可以吗?”

熊哥咳嗽着吐出了两颗带血的黄牙,大叫道:“我操!你们还傻站着干嘛?打!给我打死这小子!”

他的那4个小弟闻言立马冲了上来,可还没等他们出拳动脚,全都被林辰一巴掌扇得晕头转向。

林辰动作极快,快得他们根本来不及躲闪,脸上就都挨了林辰的巴掌。

林辰一边恶狠狠的轮流扇着他们的脸,一边道:“叫你们调戏人!叫你们装B!叫你们满足!”

那四个小弟没一会儿全被抽的鼻青脸肿,面目全非。那熊哥见林辰又盯上自己,惊慌道:“大……大哥,别啊,我嘴贱,我该死,您放过我吧。”

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挺斯文的青年怎么那么狠,每一巴掌都往死里抽,这特么的比自己还狠啊!到底谁是出来混的!

自己也未免太倒霉了吧,好不容易看到个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就遇到这么个凶神。

林辰冷喝道:“滚!”

熊哥如获大赦道:“我这就滚,这就滚!”

说完他就带着几个小弟逃命似的跑了。

“谢谢你。”女孩走上前来,说了声谢谢,看着林辰的眼神有些好奇。

这人看起来好像也算不上多么强壮,怎么会那么厉害,不过他不像其他人一样看到这些坏人就立马走了,反而回来帮助自己。女孩知道,如果没有对方,自己今晚就麻烦了。

林辰想了想道:“你以后最好不要到这个地方来唱歌了,免得刚才那几人下次还来找你的麻烦。”

女孩乖巧道:“恩。我知道了,下次我不来这边了。”

林辰点了点头就要走,女孩有些怯怯的道:“我可以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林辰看女孩有些羞涩的样子,笑了笑道:“林辰。你呢?”

女孩见林辰问她的名字,高兴道:“林辰哥哥,我叫白蓝。蓝天白云的白蓝。”

林辰听到这名字一愣,笑道:“这名字和你很配。”

女孩腼腆的笑了笑,笑容就犹如她的名字一样,蓝天白云般的干净。

“那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走了。你也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吧,免得等一下那几个混混回来找你麻烦。”

林辰说完,见对方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

白蓝看着林辰的背影消失,突然道:“呀!忘记让林辰哥哥留个联系方式了。”

接着她又是嘟着嘴,显得有些不满的道:“难道是我不够漂亮吗?不然怎么他连我的电话号码也不问呢?”

尽管她贫穷,但是从小到大也有着许多异性围在她身边恭维她的美貌,这是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长相,也是第一次希望对方主动来问自己的联系方式。

林辰却是不知道白蓝的想法,他没走几步,便发现后面有着几个人在跟着自己。

等到他走到了一个偏僻些的地方,几个男的出现挡在了林辰身前。

总共就六人,其中五个正是刚才调戏白蓝的人,另外一个一米八多的大汉,一头寸发,眼神凶狠,看着自己的眼神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林辰对着那熊哥淡淡道:“你是刚才没被打够吗?”

那大汉打量了林辰几眼后,对着熊哥道:“你就是被这小子打了?我说熊志高,你也太废物了吧?这小子细胳膊细腿的,也能让你阴沟里翻船?”

那熊哥尴尬的笑了笑,道:“豪哥,这小子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不过下手黑着呢,我几个牙齿都被他打掉了。”接着他对林辰狠狠道:“小子,你别太得意了!别以为你还真打遍天下无敌手了,你知道我旁边的人是谁吗?”

林辰没接话,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熊哥气急,大怒道:“豪哥是我大哥,也是这一片的老大,以前是打黑拳的,手底下可是有过人命的!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多管闲事的代价!”

那豪哥对着林辰冷笑了笑,“小子,我手底下的人你也敢打。我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以后我还怎么在月海市混?你最好现在就直接跪下来,给老子磕几个响头,让我小弟们打一顿,然后再把钱都掏出来孝敬我们!”

林辰原本脸色有些冷,此时听到豪哥的话,脸色却是变了,然而不是变得惊慌,而是笑了起来,“对了!我怎么就没想到打劫这个办法,打劫的确是个来钱的好办法,不过打劫普通人显然是不行的,但是打劫这些混混总可以把?”

想到这里,林辰对着豪哥几人淡笑道:“我刚好缺钱,不如你们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孝敬我吧?”

“你……你说什么?”熊哥一脸的懵逼,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家伙实在太嚣张了!

熊哥反应过来后大怒道:“豪哥,这小子竟然看不起你,弄死他!”

“草!小子你找死!”豪哥也是愤怒无比,他是这一片的老大,向来只有他威胁和打劫别人的份,什么时候有人敢威胁他。

他几步向前,一脚就朝着林辰的肚子踹了过去。林辰冷笑一声,身子一动不动,右腿后发先至,直接踢在了豪哥膝盖内侧。

咔嚓一声脆响,豪哥像拉一字马般坐在了地上,惨叫了起来。

“啊啊啊!我的腿!”

“疼吗?我不过把你的腿弄脱臼而已,别像要死了一样乱叫。把钱交出来!”林辰冷声道。

豪哥欲哭无泪,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打趴在地上,要求着把钱交出来!

向来只有他抢别人的钱的份,这是第一次有人让他交钱!

“交你妈!老子出来混得时候,你还在吃奶呢!你当你是什么……”豪哥恶狠狠的话还没说完,林辰直接一脚踢中他身上,把他踢得在地上滚了五六米。

林辰的声音像冰冷的刀子一样,“交不交钱?”

豪哥再也不敢顶嘴了,他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林辰一脚踢烂了一般,疼得猛喘气,“交!我交钱,别打了。”

说完豪哥凶狠的目光不敢再盯着林辰,却是盯着熊哥。就是这王八蛋害得他赔了夫人又折兵,惹到这么个煞星竟然还拖自己下水!

熊哥见林辰的注意力从豪哥那边转移到自己这里,吓得打了个哆嗦。

他把豪哥拉过来是想找回面子,顺便勒索点钱财,怎么也想不对对方恐怖到这种程度,连豪哥都被打成这样。他欲哭无泪道:“我……我也交钱,别打我。”

其余四个小弟见林辰看向自己,吓得也急忙把钱包掏了出来。他们可不想也被林辰弄脱臼,然后在地上踢个几米,看豪哥那眼泪鼻涕都流出来的样子,想想都知道疼到什么地步。

这情景要是被人看到了,估计要惊掉了下巴,黑帮份子竟然被抢劫了,还心甘情愿的掏出钱,简直不可思议!

几个人把身上的钱都拿了出来,凑了下大概三千元。

林辰怒道:“你们当我是叫花子啊?去取钱!把钱都交出来!”

几人感觉真的是委屈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怎么感觉面前这个人才是土匪,而他们则是被欺负的良民。

他们也终于明白了平时抢劫别人时别人的感受。偏偏他们被抢了钱还不能说,更别提报警了。

要是让人知道他们被一个普通人抢了钱,他们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所以这件事,他们注定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至于报复,他们是不敢想了,对于林辰这种煞星,他们是绝对不想再去招惹第二次了。

最终,林辰拿着几人取出的钱10万多些走了。而身后那几人则犹如斗败的公鸡一般。

林辰拿着钱开始思考去哪里买需要的药材,尽管天宝丹需要的药材都不算太过罕见,但一般药店里也未必都能买到。

这时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林辰道:“喂。你好,哪位?”

对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林辰,是我,冷寒嫣。你能帮我个忙吗?”

林辰听这声音,脑海里回想起早上在医院遇到的那个混血儿大长腿美女。

她这大晚上的打电话给自己是要干嘛?自己在医院住了一晚,当时手机就在身边,对方知道自己的电话倒也不奇怪,不过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就有些奇怪了。

林辰疑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要我帮你什么忙?”

冷寒嫣的声音有些焦急:“林辰,你能不能现在马上到医院来?”

她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恳求,显然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

林辰也不再多说,说了一声好然后便挂了电话。

关于买药材,他心中有了主意,自己对卖药的地方不熟,而冷寒嫣在医院工作,让她帮自己买的话显然就简单许多。现在她显然有求于自己,那么自己便去看看。

月海市人民医院。

一间病房里传来怒吼声:“妈的,我老大来治病,你们没治好反而给治得吐血了!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不把我老大治好,我就砸了你们医院,明天我就让你们医院开不下去!”

一个一米八多的壮汉,手指着一群医生护士,一副恨不得将他们都剁碎的表情。

“你TM倒是说话啊?快治疗!”他虎目圆睁,瞪着一个领导模样的矮胖中年人叫道。

矮胖中年人是这个时间的值班主任,此时显得很狼狈,满头大汗。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后道:“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陈先生治好的!一定!”

他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就偏偏在自己值班的时候发生了这种事情。

病人叫陈天鹏,是月海市有名的人物,据说早年是混黑起家,后来挣了不少钱,便洗手不干,带着一帮兄弟组建了天雄集团,如今身家几十亿。

今晚对方来治病,说是浑身疼痛而且头晕,本来以为是个巴结对方的机会,没想到医院的药刚吃下去,突然就吐了一口血,现在躺在床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你废什么话?现在就快点治!信不信我砍了你?”那壮汉却是根本不听他的话,怒吼一声,直接把他推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矮胖中年人却是根本不敢生气,据说这壮汉当年可是真的砍死过人的,对于这种人,他哪里敢惹。

一时间,他支支吾吾的,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也想给对方治疗,可现在根本无从下手。

根据检查结果来看,这陈天鹏身体机能已经差到了极点,是救不了的了,但他哪里敢说出来。想想陈天鹏死在这里后对自己还有对医院的影响,他心中发寒,直打哆嗦。

矮胖中年人不敢答话,一旁的冷寒嫣却是怒道:“你对朱主任凶什么?这里是医院,我们医生自然会想办法治好病人!你在这里吵有什么用?”

“臭三八,你还敢说话,就是你开的药让我老大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老大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弄死你!”那壮汉对着冷寒嫣大骂道。

冷寒嫣被气得俏脸发白,“病人说全身发疼,我只是先给他开了些舒缓疼痛的药物而已,这根本不可能导致他病情变重。你也不必威胁我,我的病人我自然会竭尽全力去治病,但是如果实在治不好的话,难道这也要怪我吗?医生并不是神仙!”

“妈的,治不好?治不好我让你陪葬!”大汉显然嚣张跋扈惯了,一巴掌就朝冷寒嫣脸上扇去,这巴掌没有半点留手,很是凶狠。

旁边几个护士吓得尖叫了起来。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傻大个,你这巴掌是想把人打毁容吗?太狠了吧!谁规定医生就一定得把人治好,不然就得挨打的?给我滚开!”

林辰刚到这边,听到壮汉和冷寒嫣的对话对事情也大概了解了,见壮汉一巴掌扇向冷寒嫣,不由得有些恼怒。

黑心的医生自然该死,可一个医生如果全心全意给人治病,只因为因为没治好病就得挨打,那未免就说不过去了。

而且这一巴掌实在有些狠辣,这壮汉显然是个练家子,出手毫不留情,如果冷寒嫣挨到这一巴掌的话,后果难以设想,很可能直接被打得毁容。

冷寒嫣正吓得闭上眼睛,就感觉一只手把自己拉了过去,然后靠在了一个人怀里。

林辰拉过冷寒嫣,不待那壮汉反应过来,直接一只脚踹了过去,把壮汉踹在了地上,然后冷冷的看着他。

“妈的,你找死?敢管老子的事,信不信老子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那壮汉感觉好像被头蛮牛撞上了一般,被踹的腰部疼得好像要断了。不过他生性凶悍,还是咬着呀站了起来,凶狠地瞪着林辰。

他嘴里说得凶狠,不过眼中明显已经带着忌惮。

正常人一脚踹在他身上,他根本不会有什么感觉,然而这青年一脚却是把他直接踹在了地上,现在腰部还疼得不行,显然对方不好惹!

“刚子,够了!”躺在床上虚弱的陈天鹏此时开了口,接着他对着林辰道,“小兄弟,你是这女医生的男朋友?”

林辰没有答话。冷寒嫣反应过来,红着脸从林辰怀里出来,一时间竟然也没有反驳。

林辰对着陈天鹏冷冷道:“医生治不好你的病就该死吗?你的命那么金贵?”

他对那壮汉的言行实在有些看不惯。

“你……”那叫刚子的壮汉正要发怒,结果被陈天鹏打断。

“刚子,我说够了!”陈天鹏怒喝道。他声音有些虚弱,却带着一股威严。

壮汉低下了头,气馁道:“知道了,老大。”

陈天鹏没理壮汉,而是对着林辰客气道:“小兄弟,你误会了。医生治不好病人的病,但如果已经尽力,那么也无可厚非,怪不得医生。我也没说我的命就多么金贵,但是!”

他声音一顿,“我来这医院时还只是身体不舒服,可吃了医院的药后却是直接吐血,现在更成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你说,这家医院的医生,特别是你这漂亮的女朋友,该不该负责?”

冷寒嫣气道:“我给你开的药根本对身体没有任何危害,不可能加重你的病情的!”

陈天鹏摇了摇头道:“你和我说这个没用。我如果出了事,你脱不了干系。”

他看了一眼林辰,“你这位男朋友再能打?又能打得过多少个?”

林辰眯起眼,“你在威胁我?”

见惯大风大浪的陈天鹏此时竟然心中一寒。面前这年轻人眼里闪烁着的寒光,即便是从黑道中爬起来的他,此时也是一阵心惊。

陈天鹏深深地看了林辰一眼,然后摇头道:“不。小兄弟,你误会了。我一向讲究以和为贵,并不想威胁你,也不想伤害你女朋友。我只是希望能活着,希望你女朋友或者这医院的其他医生能治好我而已。”

冷寒嫣和那朱主任听到这话,却是脸色难看,他们都清楚,陈天鹏的情况基本上是没得治了。

林辰道:“我来帮你看看。”

“哦?小兄弟你还会治病?”陈天鹏很惊讶,他原本以为这人只是能打而已,没想到还是个医生。

“会一点。”林辰淡淡道。

然而冷寒嫣这时候却是急忙道:“不!林辰,你不能给他治!”

这下子林辰也有些惊讶了。冷寒嫣叫他来不就是让他来帮忙的吗,怎么又突然不让他给陈天鹏治病了?

陈天鹏和刚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冷医生,你是什么意思?不让你男朋友治的意思是,你有更好的给我治病的人选,还是说,你认为我根本治不好了,所以怕你男朋友惹祸上身?”说到最后陈天鹏声音冷得像冰。

“我……”

冷寒嫣被陈天鹏看得说不出话来。她的确怕林辰惹祸上身,这陈天鹏在她看来是治不好了的,此时她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叫林辰过来。

林辰见冷寒嫣的反应,哪里还猜不出她的心思,心中有些温暖。

冷寒嫣明明知道陈天鹏死了的话,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却还是阻止自己给陈天鹏治病,可见对方有多么的善良。

他对着冷寒嫣笑道:“相信我,我能治好他的。”

冷寒嫣看着他的笑脸有些发愣,她还以为林辰永远只会臭着一张脸呢。

林辰的笑容里好像有种魔力,让她无法反驳他的话。

“那……你一定要把他治好,不然真的会惹上麻烦的。”冷寒嫣最后道,声音中依旧带着担忧。

林辰点了点头,便要给陈天鹏把脉,那朱主任却是大叫道:“不,你不能治!你根本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

“你是谁?你有医师资格证没有?你治不好的话谁来负责?”他继续气势汹汹地质问道。

冷寒嫣气道:“朱主任,你什么意思?林辰的医术,我之前是见过的,不然我不会叫他过来!”

朱主任却是冷笑道:“冷医生,你还有脸说?这本来就是你开的药惹出来的事情,现在又让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来给病人看病,要是病人真的出了三长两短,谁来负责?”

“你……”冷寒嫣气得说不出话。

她是听出来了,这朱主任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要来推卸责任,把所有问题都推到自己身上!

他明明知道陈天鹏是不可能治好的,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如果自己继续让林辰治的话,那么到时候所有的问题都得自己来承当了!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如果这小子把病人治死了,谁负责?”朱主任冷笑着继续重复道。

“我治病,我自己自然会负责!”林辰看着朱主任皱眉道:“倒是你,身为一个医生,脑子里就只有推卸责任,一个不敢承担责任的医生,根本不配给人看病。”

“臭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朱主任大怒,平时里他在医院作威作福,哪里有人敢惹他。这个一身廉价衣服的家伙,竟然敢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

他恨恨道:“好,你要治就治,你是冷寒嫣叫来的人,出了事自然是她被背这个责任!”

他再也懒得拐弯抹角了,直接把责任推到了冷寒嫣身上。

相关文章:

掌掴扇打臀肉|宝贝它好难受你帮帮好不好

校花打赌输了给校草当女仆作文:男人不要我断奶还要吃

宾馆隔音实拍/你是不是欠g了免费阅读

美容院震动我到了几次*男朋友活太好我总想要

长有4条腿的鱼,走进“神兽”六角恐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