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皇家御用小厨娘小说 在线连载全集

2021-11-17 14:18 · 新商盟

“娘亲说了,今日你必须死,不然我只能以庶女的名义给人做妾,你死了之后可别找我呀,谁让你挡了妹妹我升嫡女的路呢?”

阴恻恻的恶毒声音钻进李颖的耳朵,她皱眉,谁的电视开这么大声音?

猛然间腿上传来剧痛,她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一阵抽搐。

睁开眼,朦胧的月色穿过破烂的窗户让她勉强视物。

腐朽的木床,斑驳老旧的纱帐,古朴简单的屋内陈设,这一切,都那么陌生。

入鼻的,还有浓重的劣质香粉味儿,几乎盖住了房间里酸臭腐烂的气味。

大腿很疼,她伸手摸了一下,借着朦胧的月色,看见了满手的血点子。

这是哪儿?

她作为厨神导师,正准备给全国厨神比赛冠军颁奖,结果头顶的聚光灯突然坠落狠狠的砸在头上,她昏迷前看见玉佩沾了血,发出一阵白光笼罩了她的身体……

脑袋一阵抽痛,大量陌生的记忆涌进脑海。

她居然穿越了!

穿到了美食至高无上的饕餮大陆,湘国世家李府嫡女李窈窕身上。

这李窈窕很小就没了娘亲,成为爹不喜、祖母不爱的小可怜,空有嫡出大小姐之名却过得连狗都不如,一直被磋磨至今。

单蠢的李窈窕还把狼子野心的庶妹当成好人,不仅被骗光了娘亲给的金银珠宝,最后还把命搭上了。

甚至相信庶妹往她腿里扎针,是治疗她身体虚弱的偏方,结果导致她腿部经脉受损,成为了瘸子。

乌云四散,月华大盛,室内的光线也充裕起来。

李颖感受到身侧有人,扭头,看见床边站着一个少女正拿着针往她大腿里扎,扎进去后还用力将针尾拍入肉中。

那针细如牛毛,一旦扎进去,非常容易进入血管,一旦到达了心脏就会顷刻毙命。

原主不知道是因为疼死还是有针进入了心脏而死,她可不想刚穿越而来就再死一次。

“死瘸子,敢瞪我!好,我就送你最后一程!”李娇娇抬手,手中浮现白色光芒,无数细针居然如同活了一般在她手心里游走,最后一根接一根自动飞向李颖的大腿,钻入肉中。

感受到对方凌厉的杀意,李颖眼神一厉,用尽全力给了她心口一拳。

毫无防备的李娇娇直接被锤在了墙上,闷哼一声后慢慢的瘫软在地上。

“给你三息时间,赶紧滚,否则我就算爬过去,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李颖冷哼一声,捏了捏拳头,骨节发出了“咔咔”的脆响。

李娇娇好不容易扶着墙站起来,刚要破口大骂,就却对上了李窈窕凌厉可怕的眼神。

月光下,她笑意森然,如同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李娇娇心里一慌生出惧意。

她来不及去多想为何长姐像是变了一个人,心里浮现的恐慌让她迫切的想离开这个屋子,只是她从墙上滑落时扭到腿筋,跑起来腿又疼又使不上力,跟真瘸了一样。

李颖侧目看去,眼神越发冷凝,原主怕是多年都是这样走路,受尽嘲讽,她忍不住开口:“瘸子,一路好走。”

看见讨厌的身影消失,李颖揉了揉酸胀的额头,另一只手碰到一块冰凉的物什。

低头了看了眼,她心头一凛。

这不是自己前世的那块玉牌吗?她从未离过身,奶奶说,这是他们家代代相传的传家宝。

难道自己能穿越,是因为玉牌?

可是,玉牌为什么只有一半?

她记得这玉牌有两片合在一起,正面是饕餮,背面是一个符阵。

两片贴合的地方,刻满了陌生的文字。

玉牌的另一半在哪?

如果找到它,并解读出文字的秘密,是不是就能解开她穿越的秘密!

如果那个世界的自己死了,独身一人的奶奶该怎么办?不行,她必须想办法回去。

至于原主,自己既然用了她的身份,就一定会帮她报仇!

此时外面天色渐明,胡思乱想一夜的李颖看着初生的太阳,嘴角浮起微笑,从今天起,她就是李窈窕了。

门外传来纷杂的脚步声。

门被人大力推开,只见众星捧月中,一位头戴嵌帝王绿玉石抹额的老太太走进屋,她一身华袍,与此地格格不入。

李窈窕斜靠在塌上,凝眸望去,老太太眼梢上挑,颧骨高耸,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祖母,孙女好心帮她治病,她却打我。”李娇娇抱着老太太手臂撒娇,神色委屈,看向李窈窕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挑衅。

李窈窕冷笑,原来是去搬救兵了。

因湘国有律法,原配留有子女者不可娶平妻,因此只要李窈窕活着,那么老太太最喜欢的大孙子就只能是庶出。

可见这府里想弄死她的人,不仅仅是李娇娇一个。

李窈窕有些头痛,姨娘、庶妹、庶兄、老夫人,全都是劲敌,一个个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喝光她的血。

想要回那个世界,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活着,可在这尽是魑魅魍魉的府里活下去,还真是件难事。

老太太紧绷着脸坐在上首处,安抚的拍了拍李娇娇的小手,斜睨李窈窕:“没教养的狗东西,还不快过来行礼?”

李窈窕侧卧在床上,揉着酸疼的腿,讽刺道:“我是狗东西,那祖母您又是什么,老母狗吗?”

张姨娘踏入屋子时,正好听见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她赶紧上前,给老夫人奉了杯茶,“母亲消消气,妾身定会好生教导她,如今也快到嫁人的年纪,到时候指个好人家便是。”

李窈窕听明白了言下之意,这是要打发了她。

何其狂妄!

她冷声道,“张婉玉,你是妾室,说到底不过是奴婢而已!有资格操纵我的婚事?嫡庶有别,当今圣上最重尊卑,怎么,你是在蔑视皇家吗?”

这话虽刺耳,却挑不出半点错处,张婉玉脸色铁青,她执掌后院多年,她还从未吃过这样的暗亏。

老太太抿唇,这话她反驳不了也不敢反驳,一旦反驳就是在打皇室的脸!

板着脸,她硬生生的挤出一句话:“孽障,你腿脚不灵便,又不精厨艺,早就是个不中用的废物了!我们能养着你,是你天大的荣幸,你不感恩戴德就罢了,还敢出言顶撞,实在是……”

李娇娇见老夫人脸色难看,赶紧接了句:“长姐实在是不孝至极!”

李窈窕慵懒的靠在床边儿,似笑非笑。

“是,我是腿脚不便,但个中缘由,你们清楚!不孝?我娘亲的嫁妆铺子每年的收益如流水,可都在祖母手里攥着!你们吃我的喝我的,还想倒打一耙?”

老太太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她半闭着眼,捻着手里的佛珠,一副虔诚向善的模样。

李窈窕嘴角微扬,冷声道:“你们合该伺候我,否则我这一不高兴啊,你们就都吃自己去吧!”

李娇娇几乎惊呆了,从前这贱人被祖母责骂,都垂着头一言不发,现在竟然这么伶牙俐齿,连祖母都得暂避锋芒!

可看着比以往还精神,不像是鬼上身!

难不成,以前都是装的,现在翅膀硬了,就想为所欲为?

凭什么,同样是父亲的女儿,这贱人出身高贵就能放纵,而自己只能巴望着祖母疼爱,好力争上游!?

李娇娇越想越是气急败坏,她忍不住怒道:“既然如此,我们来比试厨艺。若你赢,就宴宾客,为你大办及笄礼。若你输了,就必须自请出族,不再姓李!”

李窈窕挑眉,娇娇踌躇满志的模样,简直是认定了她必输无疑,这是要踩着自己上位啊!

她要立足,就必须找个突破口。

饕餮大陆,厨艺为尊。

她还没展示厨艺,机会就送了过来,简直是瞌睡了就来了枕头。

不过,她孑然一身,还是小心为上。轻易答应下来反而会让她们起了戒心!

李窈窕敛去锋芒,眼神里也透出了不安,有些胆怯的摇头,面对挑战,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呵!这才像个孤女,无助弱小又可怜。

李娇娇激动的浑身颤抖,显然她戳中了李窈窕的软肋,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让她答应比试!

这贱人这十四年来从来没下过厨,一旦接受挑战,就等于自毁前程!

只要她被逐出李家,那生死,可不就拿捏在他们手上吗?

到时候,嫡出大小姐的身份,就算是顺延,也得落在她身上!

见李窈窕犹犹豫豫的,李娇娇不得不降低条件,好一步步将人引入她设好的陷阱里。

“难道你想做一辈子的废物吗?”

“只要你赢了我你就能名正言顺的当嫡出大小姐!我让你一步,你用低级食材,我用最难处理的中级食材,只要你做出来的东西能吃,就算你赢。”

即便这样,她也有把握赢李窈窕。

毕竟,李窈窕不仅没有下过厨,更不能修炼,那就没有处理食材必备的魂力!

李窈窕垂眸,敛去眼中锋芒。

再抬头时,她脸色挣扎,在众人的逼视下,勉为其难的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我也有要求。”

她还要钱,用来安身立命!

至于地位……好在这里是以厨艺为尊的世界,只要自己展现厨艺就一定能得到更高的地位。

到时候找玉佩不过是动动嘴的事儿,有大把人帮她。

众人齐齐开口,“什么要求?”

李窈窕心里冷笑,面上却满是忧虑和不安,她紧张的开口,“我娘的嫁妆在祖母手里,如果我赢了,就请祖母悉数归还!”

老太太依旧是捻着佛珠,一声不吭。

那些嫁妆可是值很多钱,既然进了她的口袋,就别想掏出去。

李娇娇对老太太的心思了如指掌,她凑过去低声道:“祖母,她是家族公认的废物,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我是族内的翘楚,绝不可能输给她!”

老太太面色缓和了不少,神色也有些意动。

张婉玉知道老太太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为了能把李窈窕赶出家族,她也劝道:“只要她输了,就会自请出族,到时候那些东西还不是任由您支配吗?失去这次机会,将来她出嫁您至少要拿出一半给她。”

见众人都这么有信心,无数眼睛期待得看着自己,老太太心下稍安。

沉吟片刻,她终于点头,“好!”

李窈窕可不信这三人,在原主的记忆中,李家最公正无私的是李泉:“请大伯来做个公证人。”

见她同意比试,李娇娇恨不得就地开始,哪有不同意的。

她立即吩咐下人去请李泉,只是还是不放心,于是飞快的写了赌约让李窈窕签字。

李窈窕装出不肯的样子。

李娇娇冷笑一声,抓着李窈窕的手,沾了朱砂,在赌约上按了手印。

李窈窕故作紧张,往后退了几步,像是不敢置信,单薄的身子在摇摇欲坠,“你……”

心里却是暗自冷笑,这些人愚不可及,仗着县先天条件有利,就敢大放厥词,还挑战她最出色的——厨艺!

可不是,自寻死路么!?

这时,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

前面的男人是身材高大,国字脸,一身正气。

正是族长,李泉。

他身后是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少年,头戴金冠,腰系玉带,一双桃花眼含笑,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沉溺其中。

李泉环视一圈,看见躺在床上的李窈窕,以为她生病了,于是焦急的问:“窈窕是不是病了?”

李窈窕看见李泉那关切的眼神,心里一暖,露出真心的笑,“娇娇要跟我比试厨艺,只要我赢了,祖母就会把母亲的嫁妆都交给我。”

李娇娇见没有下文了,连忙追加一句,“长姐亲口说了,如果输了,她会自请出族。”

“胡闹!”

李娇娇被瞪了一眼也丝毫不怕,她扬了扬手里的契约:“现在赌约已成,即便大伯是族长,也不能毁约、失信于人吧!”

她得意的指了指李窈窕的那条破腿,大声道:“我在练习场等你!”

李窈窕下床疼一抽搐,但机会难得,她只能咬牙,一瘸一拐的走出去。

少年眼中闪过兴味,跟着李泉,一起出门。

这小丫头虽然一脸病态,但面容精致,还未长开,但已经能窥探出未来是绝色之姿。

眼神狡黠,和传说中的废物大相径庭。

恐怕,不是池中之物!

相关文章:

男孩分身根部的金环,宝贝屁股翘起来浪一点嘛

玩弄放荡人妇系列|盛夏,来吃(h)

我把女朋友日出水了/男友来我宿舍就那个

总裁先生的神秘女友在线阅读,总裁先生的神秘女友全文完结篇

伧乱的真实故事&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