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自己打开腿坐下来&宝贝放松我们从后面进

2021-11-17 14:03 · 新商盟

一旁的美丽少女,也是有些愣住了。

她根本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这位萍水相逢的年轻男子还会为自己而站出来。

毕竟眼下敌我力量悬殊,徐铭已经被打成了猪头。而杨天刚刚还作死地喝下了两杯茶,想必药效更是剧烈,肯定不是这些匪徒的对手吧?

她咬了咬嘴唇,想了一下现在的局面,犹豫了一下,含着眼泪道:“呃……那个,你……你别冲动……你,你也喝了那茶,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的……”

刀疤男听到女孩这话,也笑得更得意了,嘲弄地看着杨天,讥讽道:“听到没有?连这小姑娘都看得出来你不是我们的对手。你就别找死了,到一边儿抱头躲着去吧,说不定等会老子玩完这小姑娘,心情好,就把你放了呢?”

“如果我说不呢?”杨天道。

“那你去死吧,”刀疤男倒也干脆,一声冷喝,一个转身,结实得跟猪肘子一样的右胳膊肘,直接朝着杨天的脑门子砸来!

这狂暴的力道,若是砸中,必是头破血流!

“天哪,小心啊!”杨天身后的少女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然而杨天却是淡然一笑,随意地抬起手一挥,就像在拍一只刚好飞到面前的苍蝇。

“嘭——”

刀疤男整个人瞬间如同洲际导弹一般倒飞而出,轰在了墙壁上,震得整个修车铺都仿佛要塌掉。

而杨天,却只是淡然地收回了手,打了个呵欠,脚步都未曾移动分毫。

一时间,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杨天身后的女孩愣住了。

倒地不起的徐铭愣住了。

刀疤男的小弟们愣住了。

所有人都惊得半天反应不过来!

一直到数秒之后,从墙上摔落在地上的刀疤男才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啊啊啊啊啊!”

这才打破了寂静。

但众人依旧吃惊,惊呼声也随之爆发开来。

杨天身后的美丽少女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杨天,道:“好……好厉害……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不是也喝了那茶么?”

“我说过了,我是神医,当然不会被迷药影响,”杨天回过头来,淡然一笑,道,“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你让我上车,我保你平安,这很公平。”

少女微微一怔,看着杨天那淡淡的笑容,小脸忽然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小脑袋,浅浅地嗯了一声。

与此同时……

墙边。

刀疤男差点就晕过去了,但终究还是没晕。

剧痛稍微缓和之后,他算是回过神来了,也有些懵逼——这小子是什么怪物?一掌就把我拍飞了?

不过,懵逼归懵逼,他当然不会甘心被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子给打倒!

“可恶,老子还就不信了!弟兄们,给我上,弄死他!谁弄死他,奖三万块!还可以跟我一起玩弄那小妞!”刀疤男怒吼了一声。

这话一出,心里才刚刚平复了一下的少女,小脸瞬间又一片惨白。

可那群小弟们,却精神一振!

三万块当然不少。

但更重要的是能和老大一起享用那美妞啊!

刚刚看到那女孩的时候,他们哪个不是口水都差点流出来?这么水灵的美女,错过了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那些被震慑住的小弟们很快精虫上脑,一股脑地朝着杨天冲了过来!

“卧槽?都扑上来想干嘛?我又不是美女!”杨天大喊道。

这不算宽阔的房屋里,七八个小弟几乎封死了杨天所有的去路。数不清的拳头朝着杨天的各个要害轰去。

而这时……杨天忽然冲了出去,身形化为了一道飞速幻影。

这幻影从这七八个小弟身边依次穿过,在每人身上印上一掌。

随后幻影回到女孩身旁,停下。

“啊啊——”

“疼死我了啊!”

“呃啊啊啊!”

一阵惨叫这才爆发开来。

小弟们如同保龄球般飞在空中,然后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撞了个鼻青脸肿。

杨天身旁,女孩睁大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眸,看着杨天,惊讶无语。

这……这厉害得也太过分了些吧……都快跟武侠片一样了。

“是不是有点爱上我了?”杨天头也不转,也不看她,随口问了一句。

女孩愣了一下,小脸一片绯红,嗔道:“没……没有的事!”

杨天哈哈大笑,也不继续逗她了,而是朝着那刀疤男走去。

此刻的刀疤男终于是彻底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自己这是踢上铁板了啊!

“英雄饶命英雄饶命,是我狗眼不识泰山,求您放我这一马吧?我把我赚到的钱都给您!”他忍着疼一翻身,跪在杨天面前。

“钱?我不需要你给我钱。甚至我还可以帮帮你,”杨天道。

刀疤男顿时一愣,“呃?帮……帮我?”

“我其实挺理解你的,你本来也就是想劫财,只是因为看到这小姑娘太好看,一时间欲望把持不住,才会改变主意,做出这些错事,对吧?”杨天微笑说道。

刀疤男听到杨天居然在为自己开脱,简直惊了,连忙点头,道:“是是是,您说的对,您说的太对了!都是因为一时冲动,把持不住……平日里我是不会这样的。”

“对吧,所以嘛,我决定,帮你从这一烦恼中彻底解脱出来,”杨天道。

“呃……解脱?”刀疤男疑惑。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性甚致灾,割以永治?”杨天微笑说道。

刀疤男顿时一愣,一时间领悟不到这“诗句”的意思。

可下一秒,当他眼睁睁地看着杨天抬起脚、踩下去之后……他就明白了。

“啊啊啊啊啊!——”一声撕心裂肺、惨烈至极的叫声爆发开来。

一众小弟们全都看傻了,下意识地捂住裤裆,颤栗不已。

数秒之后,杨天回过头来,目光扫向这群小弟。

小弟们感受到杨天的目光,吓得那叫一个屁滚尿流,齐刷刷地跪在了地上,面向着杨天,磕头连连,大喊:“高人饶命!高人饶命!”

杨天也懒得再理会这群小喽啰了,带上还一脸不可思议的少女,走出了修车铺。

修车铺门外,还有两个小弟在瑟瑟发抖。

这俩小弟显然在外面偷看到了里面的情况,一看到杨天便跪地求饶:“大爷,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啊,您就放过我们俩吧……”

杨天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宾利。

之前是一个车胎爆了。

现在是四个车胎都没了。

杨天头上飘过几条黑线,“轮子呢?”

两个小弟颤抖着道:“是老大他……他叫我们把轮子都卸了……”

杨天扫了一眼,见不远处还有台完好的越野车,道:“我要那台车,有问题么?”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两个小弟连忙道。

杨天很快拿到了车钥匙,带着少女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诶,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杨天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

这时……一道虚弱可怜的声音从房屋那边传来。

“别……别走……还有我啊……”

“好像没什么忘记的了。”杨天确定道。

一脚油门,车子冲了出去。

……

一路上,女孩一直在胡思乱想,胡思乱想,胡思乱想……

方才杨天的表现,杨天的笑容,甚至是杨天身上那看着无比土气的衣着,都在她的小脑袋里萦绕不散。

以至于恍惚间,车已经到了城区。

杨天回过头来,看着她道:“你会开车吗?”

“呃……有上过驾校,”她点了点头。

“那,车子就交给你处理了。我有事要去做,就在这里下了。”杨天微微一笑道,“还有,一直没说,你真得很漂亮哦。如果还能再见,就嫁给我当老婆吧?”

调侃的话一说完,杨天便打开车门下了车,连反驳的机会都没给她。

少女怔住了。

小脸一红,呆呆地看着那背影远去。

这家伙,真是不正经呢……不过……还会有机会再见吗?

她抿了抿嘴唇,心儿也不由怦怦跳。

可数秒之后,当她回过神来,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诶……徐铭呢?”天海市,丁家。

主卧里,一名中年贵妇正和一名保姆低声交谈着。

“来者是个怎样的人?”贵妇问道。

“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朴素衣服,样貌身材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看上去就像是个刚离开农村来到城市的孩子。”保姆道。

贵妇眉头微微一蹙,道:“那他有什么表现?”

“我给他倒了一杯精品龙井,他大大咧咧地喝了一口,然后似乎是不太喜欢,就没再动了。我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他却说……”保姆欲言又止。

“他说了什么?”贵妇疑惑。

保姆斟酌了一下语气,模仿道:“你们这,有馒头吗?”

贵妇一怔。

随后眉头一下子皱得极为厉害,脸上也是透出一股冷意。

“走,去见见他。”

贵妇起身,走出了卧房。

走过廊道,下了楼梯,来到客厅,贵妇便见到了保姆口中的青年。

正是杨天。

杨天看到这贵妇,自然看出应该是丁家的女主人。

站起身来,道:“您就是丁夫人吧?”

贵妇点了点头,走过来,认真地打量了杨天几眼,脸上的冷意与眉头的皱起却是没有消减分毫。

“你就是云仙山上那位老人的徒弟?”丁夫人说道。

“是的。”杨天道。

丁夫人示意杨天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在了茶几另一侧的沙发上,道:“你什么时候下的山?”

“今天早晨。”杨天道。

丁夫人略一思忖,道:“从云仙山脚,到我丁家这里,就算是坐车也要一两个小时。现在还没到中午,也就是说你一下山便什么都没做,直奔我丁家而来了?”

“是的,有什么不对吗?”杨天耸了耸肩,道。

丁夫人冷哼一声,脸色冷冽如寒冰。

“不对,哪里都不对。你这趟下山,是为了婚约而来,没错吧?”

杨天坦然点头,“没错。”

丁夫人冷声道:“你一下山,便急匆匆地来到我丁家,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迫切地想要我丁家履行婚约么。一个从山间土屋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指望着通过婚约,攀上我丁家这高枝,飞上枝头当凤凰,这份意图,你当我看不出来?”

这下就不对了。

杨天可从没想过什么飞上枝头当凤凰。

若不是老头子威逼利诱,他还懒得从云仙山上下来呢!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丁夫人便继续开口了。

她冷眼看着杨天道:“许多年前,我们丁家老爷子顽疾缠身,被你师父出手相救。老爷子感恩戴德,立下婚书,将孙女丁铃许配给神医的徒弟,也就是你。这种事情传到外界,或许还会成为一段佳话。”

她顿了顿,语气一转,道:“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没你想的那么天真。事实上,从老爷子三年前去世起,我们丁家上上下下数十口人,便不再有一个会承认这门亲事!”

杨天听到这话,别的情绪没有,只是有点意外。

“你们这是要忘恩负义吗?”

丁夫人撇了撇嘴,道:“你师父的恩,我们丁家记着,所以你可以从丁家获得一些其他的补偿,可以是你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可以是一份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工作,或者其他的东西。但是铃儿……你觉得你配得上她么?”说完,丁夫人接过身旁保姆递来的茶,喝了一口。

“当然配得上。”杨天一脸理所应当地道。

丁夫人差点喷出一口茶来。

“咳咳……”

连咳了好几下,丁夫人才缓过劲来,瞪了杨天一眼,道:“你可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喝的茶,是地地道道的精品明前龙井,一斤茶叶便是上万元。你喝不惯这茶,就说明你没有富贵人的命!你只是山间田野出来的小子,若能找个工薪阶层的姑娘娶了,那对你便已经是极大的福分。至于铃儿,你一辈子都没资格碰到她的脚跟!”

“那个……丁夫人,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杨天道。

丁夫人微微一愣,冷声道:“什么意思?”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很想娶丁家的小姐。而且,从几分钟前开始,我便已经决定要退了这门婚事。在见到夫人您之后,我更坚定了这一想法。”杨天道。

丁夫人怔住了。

随后眉头一挑,神情稍稍缓和,“你……可是认真的?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

“有两个原因。第一,你们家没有馒头,”杨天道。

丁夫人:“……”

保姆:“……”

因为没有馒头,所以决定退婚……这是什么狗屁理由?想来也是信口胡诌出来的。

因为“馒头”才是杨天的最爱,他可是为了馒头才下山找老婆的,不然别说三份婚书,一百份婚书都没辙。

馒头是什么?那是他吃过的全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也是他认为最昂贵的食物!美女和馒头,当然是馒头不可辜负!

若不是十几年前的一个白面馒头,他早就死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了。

“那第二个?”丁夫人犹豫了一下,继续问道。

“说出来可能有些伤人,”杨天道。

相关文章:

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大风水师

低头咬住胸前的两粒|女友用脚喂我吃面

【结局版本】最是情深不寿小说免费【女主角甄子倩】

十四岁被同桌摸出了水四百字/唔啊老师不可以车上

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_难以理解结婚风俗小雪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