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含进喉咙的感觉|部队探亲房叫声

2021-11-17 14:46 · 新商盟

凭空一块块的冰块凝结在了刘青青的手上,从穆云霓抓住的掌下一点一点的扩散,直到整只手臂都结上了一层足足有一尺的冰块,穆云霓才放下了手,同时也放开了掐住刘青青脖子的手。

“啊——”刘青青尖叫一声,她只感觉她的手臂好冷,浓重的寒意刺的她生痛,犹如要被刺断了一般,不、她不要断一只手!

“我的手臂,我的手臂!你这个废物,竟然敢伤我的手臂,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刘青青像受了刺激一般,凶狠的朝穆云霓攻击了过去。

穆云霓看着她的模样冷冷的笑了一下,侧身避开她的攻击,手上用力的朝那只结了冰块的手臂重重的打了下去。

已经变成了冰块的手臂在穆云霓的攻击下渐渐出现了裂痕,随即裂痕越来越多,只听“咔擦——”一声,手臂跟着冰块一起碎了,零零散散的掉落在了地面上,没有一丝血迹,就如同那不是手臂,只是结实的冰块被打碎了一般。

刘青青的手臂没有了刺痛感,她整个人就像呆愣住了一般,另一只手有些迟钝的抚摸上了断臂处,那里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围观的人也呆住了,等反应过来都震惊不停:

“天啦,那是什么?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就这么断了一只胳膊!”

“这不是灵力吧?”

“……”

“……”

穆明珠也吃惊不小,刚刚那是什么?难道是穆云霓得到了什么宝物?一想到穆云霓的身上很有可能得到了什么强大的宝物,顿时眼眸里闪出了嫉妒与贪婪!

“手……我的手……”

刘青青有些痴愣的说着,随即一阵阵恨意从她的周围散开:“你还我的手,你还我的手!!!”大吼一声,灵力都忘了运起,直接朝穆云霓扑了过去。

穆云霓抬脚就将刘青青踢倒在地:“你若是想死,我便成全你!”惹了她,她只废了一只手,没有直接要她命就不错了,现在若还是纠缠,她介意要了她的命!

“云霓,青青只是帮姐姐,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刘青青虽没脑子,但她的身后有诺大的刘府,刘青青若是在这里没了命,她岂不是也不会被连累?

“残忍?”

穆云霓冷冷的看着穆明珠:“你说的对,她都是因为你,所以才会被我废了一只胳膊,所以我不介意对你更残忍!”

穆明珠被穆云霓那冰冷的眼神看的发寒,咬着牙:“云霓,你、我可是你的姐姐!”

“姐姐?我怎么记得我的母亲就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更何况我已经脱离了白虎世家,哪来的姐姐?”开口闭口就是姐姐,恐怕心里厌恶死她了吧!

“云霓,我知道,你生气,但我们好歹也做过十几年的姐妹,我不想对你动手,你就看在我的面上,放了青青一次好吗?”

该死的废物,若不是她身上有一个什么宝物,青青又对她有用,她何必在这里周旋,不行,待会她一回府就让人暗中抓了穆云霓,这个废物根本就不配拥有任何宝物!

穆明珠眼眸里闪过的贪婪和杀意被穆云霓看在了眼中,似是冷笑的看着她:“惺惺作态,明明心中恨不得杀了我,却在这里表现的这么伪善,你之所以替她求情,恐怕是因为她的身份吧?又或者说她背后的家世?”随即又嘲讽般的看了一眼正在痛苦的刘青青:“真是可怜,被人当了刀子使!”

刘青青痛苦的坐在地面上,听着她们的对话,心中对穆云霓有着深深的恨意,同时也怪上了穆明珠。

穆明珠眼眸泛泪:“云霓,什么惺惺作态?青青是我最好的姐妹,就算青青没有家世,我今日依旧会替她求情!”

“是吗?既然你们这么姐妹情深,不如你陪她一同断一只手臂吧!毕竟她是因为你断的手臂!”一边说着,她一边运用着异能,丝丝寒意从她的指尖冒出,冰块凝结了出来。

穆明珠看着这一幕,想到刚才刘青青那碎了的手臂,身子有些控制不住的后退了两步,与穆云霓拉开了一点距离。

她没有看到,当她的脚步朝后退的时候,原本坐在地面上还只是怪她的刘青青一瞬间连同她一起恨上了,若不是因为穆明珠,她也不会被废了一只手臂!

她的眼眸中有着弄弄的狠厉,穆明珠、穆云霓都该死!

穆云霓原本想要废了穆明珠的手臂,但是不经意间看到了刘青青眼眸中的狠厉,心思转了转,以往刘青青没少被穆明珠唆使,现在她若是只上了刘青青,放过了穆明珠,恐怕会有一场好戏看吧!

她心中如是想着,便收回了手中的灵力:“只不过是吓吓你罢了,毕竟我们曾做了十几年的姐妹,我又怎么可能真的对你出手!”语罢,她轻轻勾了一下唇,状似温柔的看了一眼穆明珠,随即抬脚离去。

这一次,穆明珠没有拦她,而是让她就这么走了,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更加想要得到穆云霓身上的宝物了,她定要让人抓住穆云霓,拿了她身上的宝物后,狠狠的折磨她。

穆明珠不知道的是,刘青青看着穆云霓放了穆明珠,心中更加的怨恨,凭什么她就废了一只手,而穆明珠就平安无事?

她眼底满是阴霾的看着还没有望向她的穆明珠,抓着空臂的那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众人都看着穆云霓离去,静静的呆在原处,看了看断臂的刘青青和穆明珠,突然人群中有一个人出了声:

“我记得刘小姐是黄层上阶,而穆大小姐更是青层上阶的天才吧!”

“我怎么感觉她们都不是那个废物的对手?”

“她真的是那个废物三小姐吗?”

“……”

“……”

大街一旁的酒楼上,绝色的男子勾着唇,眼里满是趣味的看着穆云霓离去的背影,身材很瘦小,衣着普通,却不知道为什么吸引了他的目光:“又让本尊看到了有趣的一幕!”

刚刚那凝结在小野猫手上的冰块,他能够感觉的到是从她的身上传出来的,并不是靠的外力,真是一只带爪子又有趣的小野猫!

郡主府

穆云霓回到府中就直接回了房间,拿出她买的两件东西,将剑放到了桌上,拿起空间戒。

这个大陆的空间戒都是滴血认主的,这样它日若有人抢别人的空间戒,唯一的方法就是杀了戒子的主人。

她将食指放到嘴边,微微用力的一咬,丝丝血迹流了出来,滴到了戒指的上面,血刚滴戒指上,戒指就像活了一般的将血吸收了进去。

没一会儿,空间戒里面的大小就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大概只有四十平方米左右,虽然有些小,但穆云霓却觉得这个空间戒有些奇怪,这个空间里面有一股阴冷的感觉,就像之前她拿起这枚戒指能从上面感受到凉凉的感觉一样。

她仔细看了一下里面,发现除了一股阴冷的感觉外,并无其他,就好像很普通。

她皱了皱眉,又拿起桌上破旧的剑就想将它先丢入空间戒,毕竟她现在也不明白这把剑的特别之处,唯一明白的就是她的直觉。

谁知刚拿起剑柄,剑柄就像锋利的剑身一般,将她原本只有一点小破口的食指割开了,伤口加大了一些,红红的鲜血流到了剑柄上,就像空间戒一般,吸收了进去。

看到这种情况,她原本想要抽回的手顿住了,就这么放在了剑柄上不动,任由着破旧的剑吸收着她的鲜血。

一小片刻后,原本生锈了的剑渐渐变的锋利了起来,生锈的地方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像水滴一般的印纹,整把剑就像崭新的一般。

原来剑也是要滴血认主的吗?

穆云霓一边想着一边拿起了剑,当她再次拿起这把崭新的剑时,眼眸闪了闪,不为别的,只为她拿起剑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强大气息,气息里面还带有着煞气,若是正义之人拿起了定会觉得不舒服,并毁了这把剑,但她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哼!无知小辈,之前竟然敢侮辱本王!”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谁!”穆云霓瞬间警觉了起来,在她的房内,她竟然没有察觉到!

“无知小辈,本王在你的脑海中说话,你怎么可能看的到本王!”声音的主人满是狂野。

脑海?穆云霓双眸凝重,这把剑滴了血之后,她的脑海就有人说话,难道是这把剑?

“没错,就是本王!”

狂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本王堂堂剑妖,竟然被你说成了不如一把切菜的刀!”

“剑妖?你是妖?”

这个大陆虽然有神有魔,但是却很少有妖,甚至她的脑海记忆中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妖的存在!

狂野的声音似乎知道穆云霓在想什么一般:“本王可是修行了上千年的妖!”

……

穆云霓嘴角抽了抽,这大陆还真是神奇,连剑都可能修炼成妖,还可以说话!

“剑妖,你之前确实不如一把切菜的刀!”毕竟菜刀还能伤人,而生锈的剑恐怕连人还没伤到,就断了吧!

“你、你竟然还敢侮辱本王!”语气中带有着怒气,连带着剑也颤抖了起来。

穆云霓看着隐隐有怒意的剑,继续开口:“不过,现在却是一把好剑,恐怕就连神器也不过如此了吧!”

剑的怒意渐消:“哼!你以为你说点好听的,本王就会原谅你了吗?”

“不原谅吗?那没办法了,给你两个选择,一、忠于我,为我所用,二、我将你重新退回武器坊。”只不过在退回之前,先冰成一块冰剑,然后打碎!

“你竟然要将本王退回去?本王可是修炼了上千年的妖,功力不是你们这些人类能比的!”常人得到他,不是应该把他当至宝一般的对待吗?

穆云霓漫不经心:“我这不是给你了第一个选择吗?你若是不忠于我,我留你何用,倒不如从哪里来,还哪里去!”

她话音落下,却没有再听到脑海中的声音,她知道他这是在做选择,也不急,正准备坐下来慢慢等的时候,脑海中的声音传出:“从你将血滴到剑上,被本王吸食后,本王就已经和你站在一起了。”

这也就是变相的认主了,想他何其悲哀,生前尊贵的王爷,如今却要认一个小丫头为主,唉……

穆云霓勾了勾嘴角:“你有名字吗?”

“都上千年了,本王的名字早就忘了!”上千年没有听人叫过他的名字,已经从熟悉到陌生再到模糊了。

“从今日起,你就叫妖雨,可好?”剑是一把妖剑,剑身上有水滴。

妖雨似是妥协:“罢,从今日起,吾名妖雨!”

穆云霓拿起剑就往空间戒里面丢了进去。

这时,脑海中又传出了它的声音:“嗯?这是……”

穆云霓询问:“出什么事了吗?”

“小丫头,你这枚空间戒不简单啊!”妖雨的声音中有着惊讶。

小丫头?穆云霓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不过随即想到这把剑都存活上千年了,叫她小丫头,也没什么不对。

“你知道?”她刚才也觉得这枚空间戒有些奇怪,但是她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若本王没感觉错误,这空间里面有浓重的阴气,对妖物和魔物的修为有着极大的好处,就好比在外面修炼十年功力,在你这空间只需修炼一个月就可达到,若是被其他妖魔察觉到,你恐怕将有杀身之祸!”这么一个宝物,怎么就被这么个小丫头得到了呢?

穆云霓皱眉,她能够感觉的到这个空间戒很奇怪,却没想到这对那些妖魔有这么大的好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妖雨,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那些妖魔感觉不到这个空间的怪异?”

相关文章:

我被强迫用震动内裤小说*总裁跪爬狗笼

超级黄暴的文章/快啊朕要尿了

重生绝品修仙小说(全章节)免费未删节全文

外面蹭蹭很想要~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刚洗完澡坐在哥哥腿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