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男孩亅亅最狠为法*妻主 正君 赐规矩插姜

2021-11-17 21:51 · 新商盟

“我半成股份都不要,只有一个要求,她怎么对我儿子,我就要她付出相应的代价,还有,那个动手打我儿子的男人,他必须死!”

孙耀祖知道,以鲁天峰的手段,很轻易就能蚕食他手中那百分之五的股份,与其这样,还不如大方一点送给他,两亿元,能为他儿子报仇,还不用得罪燕京那个狠人,值了!

鲁天峰抽完手中的烟,才缓缓吐出两个字:“成交!”

中午饭依然是叶云曼亲自下厨,秦渊原本想要在一旁打下手,却被叶云曼直接推出厨房,说煮饭这等琐碎事还是交给女人,其实她只是想亲力亲为煮饭给秦渊吃而已。

吃完午饭后,两人在沙发上聊着这些年各自发生的事,由于秦渊清楚知道尽管他已经离开八人小队,可依然不能泄露里面的半点秘密,因此对叶云曼撒了个善意的谎言,只说这些年他被派去守卫国家边境了,环境十分艰苦,惹得叶云曼母性光辉大放,又是安慰又是疼惜。

反倒叶云曼的经历让秦渊大感兴趣,从燕京大学毕业后,她就回到夏城发展,投资了几间上市公司,成为他们公司的荣誉董事,每年只是坐等分红就行,而金色酒吧则是她自己开的,两年前政府要重建城市,征收老房子,因此叶云曼出钱买下原本老家的那块地皮,建了一间酒吧,主要用意是为了等秦渊回来,没想到还真让她等到了。

两人谈得正欢时,叶云曼的手机突然响起一串悦耳的铃声,原本她不想理会,可一看到是金色酒吧的赵国强时,眉头突然蹙了起来,因为她曾经吩咐过,除非发生天塌的大事,否则不要随意打她的电话。

“说!”简单明了吐出一个字,叶云曼恢复她那女强人的姿态。

“云曼姐,你赶快回来一趟,酒吧让一大群人给围了。”电话那头,赵国强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怎么回事,谁吃了豹子胆敢围老娘的场子?”叶云曼冷声问道。

“还不清楚,兄弟们现在都出不去,他们人很多,你还是亲自过来一趟。”赵国强快速说道。

“啪……”

叶云曼将手机狠狠扔到沙发上,一双眸子散发着渗人的寒光。

“怎么了?”秦渊看到叶云曼的反应,声音有些关切问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云曼。

“酒吧出了点事,我必须马上赶过去。”叶云曼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以她的聪明,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金色酒吧开张至今,从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到那里惹事,昨天孙耀祖的儿子在里面被打,今天就有人前来围堵,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

“我跟你去。”秦渊想也没想就说道,他不是笨蛋,自然也知道跟昨天的事情有关。

叶云曼点点头,然后快速到卧室换衣服,就连卧室门都没时间关上,秦渊自然不好意思偷看,率先走出门外。

等到叶云曼换了一身亮银色职业套装出来后,秦渊的眼前又是一亮,他这个小姨总能带给他惊喜,秀发用发夹盘了起来,纤细的小脚蹬着一双棕色高跟鞋,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冷艳干练的气质。

随后两人驱车前往金色酒吧,孰知距离金色酒吧将近百米时,口路就被一群黑衣人用人墙封死,叶云曼二话不说,狠狠踩踏油门,直接冲了过去,吓得那群黑衣人赶紧让出一条道路。

嘎……

车轮与地面摩擦出一连串刺耳的声音,叶云曼和秦渊当即从车内走下来。

“云曼姐,你终于来了。”赵国强从门口小跑过来,身后跟着十几个年青人。

“人呢?”叶云曼冷冷扫视周围一眼,发现整间金色酒吧都被黑衣人围住,至少有上百人,可她却没有丝毫的胆怯。

秦渊微微皱眉,他感觉这些黑衣人的打扮似乎有些熟悉。

“在里面,云曼姐,要不要打电话给安少?”赵国强小心翼翼问道。

“不用。”叶云曼狠狠瞪了一眼赵国强,似乎很不满意他提及那个“安少”。

赵国强连连后退几步,低着头躬身,不再说话。

秦渊顿时有些好奇赵国强口中的“安少”到底是谁,叶云曼与六年前相比,性格转变的确很大,女王风范尽显无疑。

随后,以叶云曼为首,一群人拥进金色酒吧内,秦渊也混在人群中,脸色微冷,如果有人敢对叶云曼不利,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大开杀戒。

此时金色酒吧内十分安静,空荡的大厅只有十几黑衣个人,而最中央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在惬意抽烟的中年人。

秦渊眼尖,一眼就看出其中一个中年人赫然是鲁天峰,没想到两人那么快又见面了。

叶云曼一进入大厅,拉起一张椅子直接坐到两人对面,翘着脚跟冷眼看着两人。

“说吧,两位光临此地有何贵干?”叶云曼面无表情说道。

夏城谁人不知道金色酒吧是她叶云曼的底牌,两人明目张胆来踩场子,别指望她能给什么好脸色。

“不愧是火凤凰,气场如此强大,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鲁天峰眯着双眼说道,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云曼真人,比他想象中还要惊艳几分。

叶云曼微微颌首,说道:“东南黑道的扛把子,谁人不知道,这位想必就是夏城第一地产商孙耀祖,我也不藏着掖着,你儿子是我打的,你想怎样直接划出道来。”

叶云曼的目光只是撇了一眼孙耀祖,就立刻转移到鲁天峰身上,显然这里是鲁天峰做主,不然以孙耀祖的性格,绝对不敢堂而皇之来围堵金色酒吧。

“很简单,把打我儿子的那个人交出来,然后你金色酒吧再赔偿三个亿,当做是我儿子的医药费。”孙耀祖冷声说道,他只是送给鲁天峰两个亿,却想要从叶云曼身上要走三个亿,当真是狮子大开口。

“三个亿,你儿子也配值这么多钱?”叶云曼不屑说道,就算把金色酒吧买了也远远没有三个亿,至于要交人,那就更不可能。

听到孙耀祖开口就要三个亿,鲁天峰的脸色也微微有些难看,显然他是被孙耀祖摆了一道,仗着他的虎威想要要挟叶云曼。

“哼,这是我的底线,不然你的金色酒吧别想继续开下去。”孙耀祖威胁说道,他故意不去看鲁天峰的脸色,既然已经来了,不拿回他损失的利益,岂能善罢甘休。

“这也是你的意思?”叶云曼再次将目光移到鲁天峰的身上,对于这个东南黑道的扛把子,叶云曼还是有些忌惮,凭她的能耐,很难跟他抗衡。

鲁天峰目光微怒地看了一眼孙耀祖,不过还是缓缓点头,既然他决定出面,就得遵守诺言,至于孙耀祖突然摆他一道,他秋后自然会找他算账。

叶云曼的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看来在来之前,两人已经达成某种共识。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打电话给那个“安少”?

叶云曼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她不想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瓜葛,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秦渊必死无疑。

“叶小姐,你还是先把人交出来吧,没必要为了个不长眼的下人闹得大家不开心,至于钱的问题,你们自己协商,我管不了那么多,呵呵!”鲁天峰笑呵呵说道,能够在四十多岁成为东南黑道的扛把子,他的城府又岂会那么简单。

如果真让叶云曼赔偿三个亿给孙耀祖,恐怕就真的得罪燕京那位,虽然他不惧,可终归是个麻烦。

果然,一听到鲁天峰的话,孙耀祖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看来那三个亿算是泡汤了。

不过还好,他主要目的就是给他儿子报仇,那个人必须死。

“不可能!”叶云曼想也没想就拒绝道,让他交出秦渊,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鲁天峰和孙耀祖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叶云曼的态度居然这么强势。

“看来叶小姐还不清楚现在的形势啊!”鲁天峰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说道,他的态度足够温和,如果叶云曼再不配合,他只能用硬的了。

秦渊知道,该是他出场的时候了!

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秦渊走上前去,拍了拍叶云曼的香肩,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你走出来干嘛,回去!”叶云曼厉声喝道,但是目光却带着哀求之色,她这么强势,就是为了保护秦渊。

秦渊淡然一笑,说道:“我还没站在女人背后的习惯,放心,接下来交给我。”

说完,不顾叶云曼那焦急的神色,向前跨一步,带着笑意看向鲁天峰。

“是你?”鲁天峰当即从沙发上站起来,语气微微有些惊讶。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热门】微光暖暖晴方好小说在线阅读TXT

当兵的男的几把好大/嗯宝贝放松嗯让我进去

游泳男孩洗j~别弄在里面老子会怀孕的

男孩分身金环细绳:美女戴鼻钩开口器图片

完整版~《独家蜜宠:冷少偏宠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