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闯荡修真路》&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1-18 07:27 · 新商盟

第二天天蒙蒙亮,秦洪便起身,将家中之事妥善安排一番,并让秦凤鸣三叔将那老郎中送回家中,之后收拾行囊,与秦凤鸣一起向三十里外滕龙镇行去。

腾龙镇,地处方位极为重要,是祁嘉城和潞渝城必经之路。也是秦家村方圆五十里内最大镇店。镇中有一主要街道,街道两边各种商家齐全。过往商客络绎不绝,显得很是繁华热闹。

来到腾龙镇后,秦洪父子二人首先来到铁匠铺看望秦凤鸣二哥。经过一年多打铁锻炼,秦凤鸣见二哥面色幽红,体格比以前健壮很多。

当问及来镇上之事,秦洪仅说卖些山货,并未说起爷爷受伤之事,只是让二儿子好好照料自己。将一些零食类山货交给二儿子,便和秦凤鸣起身离去了。

腾龙镇四面环山,镇上收售兽皮的生意很是红火,父子二人并未太过费力,便以三两银子的价格将貂皮与蟒蛇皮卖出了。

三两银子,足够秦凤鸣一家生活半年之用,能卖如此价钱,二人自是欢喜。

拿到银两,父子二人不再耽搁,直接进入到了腾龙镇中最大的药铺:万寿堂之中。

药铺之内,一花甲年岁的老先生端坐在柜台之旁木椅之上闭目养神,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正自整理着柜台内各个药盒中的药草。

进入店铺,秦洪也不答话,而是直接将蛇胆拿出,摆放在了柜台之上。

秦洪如此动作,自是将那闭目的老先生惊醒。见到都囊中的蛇胆,那老先生立即面露一丝震惊之色,身形坐起,便将那蛇胆捧在了手中。

“这是一条蟒蛇蛇胆,判其年份,怕有一二百年之久,你们可是打算将之卖掉吗?”

“嗯,老先生,您看这个能卖多少钱?”听到那老先生问言,秦洪赶紧回答道。

老先生看了看秦洪父子,略一沉吟,说道:“这蛇胆保存倒也完整,且是近期剥离之物,价值五两银子,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秦洪并未说话,而是拿出那张药方放在柜台上,道:“老先生,这是一治疗外伤的药方,那蛇胆,你看能不能换这些草药?”

见秦洪拿出一张药方,那老先生面上毫无异色,伸手将之接过,拢目光观瞧片刻之后,转头对那个青年说道:“大明,看看还有无龙牙草.”

“还有三钱,我刚才查看过了。”那青年十分机灵,立即答道。

听有龙牙草,秦洪父子二人心中顿时一松,一块石头总算落地。

老先生拿着药方,沉思片刻,然后拿起毛笔,在药方之上勾画几笔后。拿起算盘噼里啪啦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看这方子,是治外伤之用,老朽斟酌一番,将上面一些过量药草去掉,五副药草加上外敷之物,需要六两银子才可,不过,看你们是山中猎户,生活也是不易,就拿这蛇胆顶帐吧。”

听闻老先生此言,秦洪父子自是大喜:“多谢先生了。”

就在老先生吩咐那名青年去抓草药之时,店门之外一阵喧哗声突然响起,接着四名大汉簇拥一个身穿五花大裳的二十岁左右青年涌进了店铺之内。

那青年手拿一把折扇,斜带一顶六棱硬壮帽,进的门来,眼睛斜撇了药铺中众人一眼,鼻中轻‘哼’一声,丝毫言语也未说出。

那四名大汉却大声叫道:“老刘,你这有没有茺蔚子和龙牙草?”

始一见到那青年进入,那店铺老先生急忙站起,自柜台后走出,同时吩咐大明拿过椅子,面上很是恭敬的说道:“张大少爷,您怎么过来了,有何吩咐,让人传话就行。”

张少爷斜眼看看老先生,朝一个跟班摆摆手,那个跟班立即道:“刚才少爷进山打猎,大黄不小心折了腿,需要茺蔚子和龙牙草,有就赶紧拿来。”

老先生一听此言,脸色微微一变:“茺蔚子有,但是龙牙草刚才卖给他们了”。老先生说着,手指了指秦洪父子。

听闻老先生之言,那少爷眼睛丝毫未看秦洪,而是面含愠色道:“老子现在需龙牙草,不管是谁,都要留下。”

虽不知面前少爷是何人,但秦洪也知定然是有权势之人,不敢怠慢,赶紧上前说道:“张少爷,我们需要龙牙草拿回去救命,请您高抬贵手,让给我们吧。”

听到此言的张少爷才自看看秦洪,口中冷笑了两声,将头扭到一边,一副不屑与之说话的表情。

一个跟班急冲到秦洪面前,呼喊道:

“你们拿回去救命,哈哈,大黄比你们的命值钱多了,那是上个月我们少爷去祁嘉城花了五十两银子买来的。快滚,惹少爷不高兴,把你们的命也留下。”说完之后,开始用力推搡秦洪。

秦洪本是猎人出身,一股激劲上来,将那大汉用力往边上一推,那大汉立即便被推出了数尺之远。

秦洪转身面对张少爷道:“买东西要有先来后到,既然是我们先买了,你们凭什么要拿走。”

见到秦洪竟敢反抗,且目露愤怒之色冲自己大喊,那张少爷立即大怒,一拍桌子,冲那几个大汉说道:“呵呵,腾龙镇之上竟然有人和老子比先来后到,真是不知死活,来人,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给少爷我扔出去”

几名大汉自是不由分说,拳打脚踢之下,将秦洪推出门外,并恨声说道:“再嚷嚷,小心把你们都打死在这里。”

秦洪虽身体强壮,但也架不住人多,被推出门外之时,脚下一拌,更是摔倒在了大街之上。秦凤鸣见父亲被打,过来想要帮手,被一大汉扇了一耳光,也扔出了药铺之外。

此时,大街上已有好多人围观。有胆大之人在小声议论:“看,张家少爷又在仗势欺人了。”

“老天不长眼,滕龙镇出了张家这样一个挨千刀的。”

秦凤鸣爬起身,扶父亲站起,秦洪还想再进药铺与对方理论,却有一乡亲将他拉住,低声说道:

“看你们是山里人,还是别去,那可是此地一霸,惹不起的,好汉不斗势力,你还是忍忍算了。”

虽然生长在山里,但秦洪也知,再去也讨不得好。于是站在一边,怒目瞪着药铺之内。秦凤鸣仅十岁,从未遇到过这种事,脑中只觉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长大后,一定报仇雪恨,让张家少爷不得好死。

片刻之后,张家少爷带着恶仆从药铺出来,见秦洪并未离去,众恶仆嘿嘿冷笑道:“敢在腾龙镇和我家少爷抢东西,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小心将你们拖到山中喂狼。”

说完,不再理秦洪父子,随着张家少爷扬长而去了。

好一会儿,药铺那老先生才走出门来,看看四周,低声对秦洪道:

“张家在滕龙镇家大业大,其父乃是滕龙镇镇长,听说张家还有一小儿子在什么炼血门学习仙术,他大儿子仗着其父势力,在滕龙镇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你们镇外之人,还是忍忍吧。”

秦洪擦擦嘴角血迹,圆瞪双眼,并未说话。

老先生站立片刻,凝眉沉思道:“我另外给你开副药方,虽说没有龙牙草可用,可用其他药草代替,效果也不比那副差多少。多给你抓几幅药,不管多重的外伤,定都能治愈。”

草药疗效非常之好,半月之后,秦凤鸣的爷爷就已然能下床慢慢走动。家人见此,自是万分高兴,之后的日子又慢慢归于了平静。

秦凤鸣有时和村中伙伴一起上山玩耍,间或打些干柴,采集野果。或是与父亲进山打些小动物。

在无人之时,秦凤鸣经常拿出那小葫芦,偷偷把玩。只是那葫芦除表面光彩耀眼,十分引人外,从来没有显露出其他异样。对此,秦凤鸣也习以为常了。

这日午后,秦家村入村的山道之上,突然出现了十数名骑高头大马之人,这些人却均是精壮青年,最后一匹马上驮着一些货物。

正在山坡之上玩耍的秦凤鸣见此,立即与伙伴停止了嬉闹。面露困惑之色的看着来人。

秦家村地处偏僻,难得来如此多外乡之人。

片刻功夫,那队人马就来到了众孩童近前。当先一人跳下马,仔细打量众孩童,突然,一眼看到秦凤鸣,登时面露惊喜之色道:

“小三子,三弟,不认得我了,我是大哥秦祥。”

“大哥秦祥?”

秦凤鸣听到此言,登时大愣。大哥走时,他才七八岁间,印象之中,大哥瘦瘦的,皮肤有些黑,个头比父亲略矮一些。

但面前之人,高大威猛,气宇轩昂,面色红润。

仔细打量之下,秦凤鸣才依稀分辨出一些原来大哥的样子。立马跳下山坡,紧跑几步,一把将大哥手捉住,用力摇着,面上露出惊喜之色。

秦祥抚摸秦凤鸣头顶,面上洋溢着兴奋之色:“三弟,咱爹娘,爷爷、奶奶现在可都安好?”

“他们都很好,咱们快回家,奶奶和娘经常念叨你呢。”

见到大哥。秦凤鸣虽心中不解大哥因何变成了如此模样,但面上笑容不减。

今日秦洪并未进山,而是在家中整理打猎用具,突然听闻长子归来,顿时大喜,与家人赶紧来到院门外。

“爹、娘、爷爷、奶奶在上,不孝之子秦祥给您磕头了。”

远远瞧见父母等人,秦祥忙扔掉缰绳,快步跑上前,跪在地上给众人见礼。

秦洪父子满含热泪,将秦祥扶起,拉着秦祥进入院中。

随秦祥而来的十数名青年极为规矩,在秦祥吩咐之下,将马上物品卸下。这时众人才知,马上所驮货品,是一些布匹、粮食、酒肉。

正在众人言谈之时,族长听到消息,带着一些族中长辈也自来到秦家。

如此热闹之事,秦洪自是吩咐众人,用秦祥所带的粮食,肉食盛摆筵宴,款待村中乡亲。

酒席间,秦祥这才叙述这两年参军经历,一听之下,顿让众人惊喜不已。

原来,秦祥参军后,分在一名叫李炳堂的军官手下当差,李炳堂时任祁嘉城一名千夫长。

经两个月训练,李炳堂见秦祥十分机灵、聪明、肯吃苦,心中欢喜之下,将之提拔当了自己亲卫兵,并亲自指点秦祥练武。

就在半年之前,李炳堂受命剿灭盘踞在祁嘉城东南狼跳涧的马匪,战斗之中,秦祥表现英勇,不但从马匪头子刀下救下李炳堂,还亲手将其斩杀。

此次成功剿灭马匪,受到上面嘉奖,李炳堂升任祁嘉城指挥使,因感念秦祥舍命相救,他力举荐秦祥升任百夫长,在其手下当差。

此次李炳堂到郢州城叙职,便带秦祥同行。行到滕龙镇之时,李炳堂知道秦祥是本地人,特许他一天假,回家省亲。

听闻秦祥从军经历,在场众人均都露出羡慕之色。

百夫长,那已然是一名军官,小小秦家庄,竟出了一百夫长,这让众人都感到脸上有光。

酒席宴罢,族长众人告辞离去,秦祥安排好同来兵士的住处,这才有机会与家人互道离别之情。

秦洪将家中之事详细叙说了一番,但有关买药经历,却只字未提。

“三弟能够化险为夷,是我秦家之福,爷爷年岁已大,今后还是少进山为妙,我每月有二十两军饷可领,留下所用,我会每月为家中捎回十两。谨慎使用,倒也可以确保温饱。”

秦祥抚摸爷爷伤腿,双目之中似有泪光闪现。

“祥儿,我身体康健,不用为我操心,家中吃穿用度也还可以,你所领的军饷,还是自己留着吧。“

抚摸着大孙子头顶,爷爷面目慈祥之色。

就在众人聊天之时,秦祥突然想到了一事,面色突然变得郑重道:“爹,爷爷,听指挥使大人曾经言说,半年之后就是落霞谷选拨弟子大会,年龄为八岁到十二岁,小弟年纪正好,不知可想让他前去一试?”

祁嘉城受郢州郡管辖,落霞谷是距离郢州郡较近的两大江湖门派之一。另一门派是卧虎山。这两大门派在普通人眼中,就是一极大的江湖门派。

其实不然,这两门派其实都是修仙门宗门的附庸,只是修仙门派有所规矩,不得在世俗界露面,故此才选一个武林门派作为自己代言,处理一些世俗事务。

落霞谷之名,秦洪到是有所耳闻,滕龙镇就有一间落霞谷开的酒楼,很是红火。不过,他从未想过让自己儿子加入江湖门派。一时拿不定注意,只好请教父亲。

“落霞谷,是郢州郡附近的大门派,听说距离我们这三十里的岳家庄就有一个孩子加入了落霞谷,没有几年时间,岳家庄便成了滕龙镇最有名的村子,这种变化,与落霞谷不无关系。”

“父亲,那可以让小三子去试试吗?”

“试试当然可以,但还得看小三子愿不愿去。”爷爷想了想,慈爱的看着秦凤鸣。

对于大哥所言,秦凤鸣并未完全理解,但他一直羡慕二哥,现在又知大哥当了将军,对于山外世界,秦凤鸣幼小心中,已然向往非常。

众人见秦凤鸣没有拒绝,于是便研究起如何去参加选拨之事。

“指挥使曾言,落霞谷选拨弟子,各城都可以推荐人选,指挥使手中正好有几个名额,我去向指挥使讨要一个,应不是难事。”

听到秦祥如此说,众人自是非常高兴。

秦祥仅在秦家待了一晚,因有军务在身,天一亮便率众离开村而去。

临走之时,留下五十两银两。叮嘱母亲,这银两为秦凤鸣补身子之用,并言说,选拨很是艰苦,要秦凤鸣勤加锻炼,四个月后来家中将他接走。

相关文章:

精编版《凤逆天下之庶女有恨》姚莫心小说阅读&

男主糙汉肉肉很细腻肉多,他竟然让一个傻子给她止痒

宝贝自己打开腿坐下来&宝贝放松我们从后面进

很黄很污的小说_拉开拉链直接坐上去h

[悬疑灵异] 请仙儿 小说在线原创 新书 独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