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自己打开腿坐下来 宝贝放松我们从后面进

2021-11-18 08:46 · 新商盟

林梦佳微微一挑眉,没有说话。

上官继续说道:“虽然我对他一无所知,但身为一个武修,我能感觉到他的可怕。”

林梦佳家轻轻的冷笑了一下,依旧不是很在意的说道:“你会不会搞错了,对于唐峰,在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仅仅是个普通人罢了。”

他是叫唐峰么?

上官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有机会一定要让宗门之中的人打探一下,究竟是什么来路的。

上官的心中边思忖着,开口说道:“林小姐,你清楚我从来不讲没有把握的话,这人,非常危险,若是可以的话,最好不要激怒他。”

听到上官的话,林梦佳都顿了一下,那双眸子中,惊骇的目光流露出来。

她自然明白上官的本领,自从当初母亲让她跟随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已经五年时间,这期间每次她遇到危险,都会在她的保护之下,逢凶化吉,她对上官的本领,还是一百个信服的。

可是,唐峰,这个曾经与自己最为亲密的男人,她能确定,他肯定不像是上官说的那样有什么特殊本领,可为何上官会这么说呢!

上官见林梦佳不讲话,继续说道:“我一向自负,觉得这世间能胜我的人寥寥,可他只看我一眼,便能令得我遍体生寒,他的境界之高,非我所能窥探。”

“难道,他竟然会比你厉害?”林梦佳更为惊讶。

上官苦笑了一下:“你便别打趣我了,若是刚才,他真的动手的话,我在他手中,走不过一招。”

林梦佳难以置信:“你不是开玩笑吧?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不过就是个再不能普通的普通人,甚至连打架都不会。”

上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从来没有像此时这般觉得自己渺小过。

林梦佳说得没错,这世间,本来是不应该有这般妖孽的存在的,这个叫唐峰的男人,简直不能说是人了!

但这番话,上官并没有对林梦佳说,毕竟林梦佳并非武修之人,与她讲太多,她也未必能懂。

身边的小丫头哭得累了,已经伏在上官的腿上,带着倦意打起盹儿来,小肩膀一耸一耸的,仿佛还在伤心唐峰没有跟着来。

上官眼中带着怜爱,温柔地抚摸着小丫头的头发,有些心疼地说道:“今天的事情,瑶瑶只怕是吓坏了,不过,若是那个唐峰能保护瑶瑶,这世上便没有人能伤到她!”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林梦佳下意识地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小丫头,不由得心念一动,虽然身边有上官,近些年并未出过什么大事,但她毕竟分身乏术,不能同时保护自己和小丫头的周全。

今天这件事情让林梦佳很是心有余悸,看来,必须得给小丫头找个靠得住的保镖了。

只是,找保镖不同其他职位,要有本事有能力,还得知道底细,确保并无二心,否则若是和对方暗中勾结,岂不是养了只狼在身边?

并且,给小丫头找保镖,还得是她看得过眼的,虽然小丫头人小,却是懂事得早,她不喜欢的人,定然不会让他们接近自己。

林梦佳胡思乱想之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平阳最高档的别墅小区,芸景湾。

门口站得笔挺的保安对着林梦佳的车子行了个礼,遥控大门缓缓打开,车子径直开到一座三层别墅前面,还没停稳,那别墅门前站立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

老管家张淮安,林梦佳怀孕后,她的母亲,将这位老管家连同其他几个人派到了平阳来,转眼,这都过去了五年多的时间。

车子刚停下,小丫头已经自己开了车门跳下车,一溜烟地向着门口跑去。

张管家一见小丫头,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万幸,万幸,没出什么事情,小小姐安全回来就好。”

小丫头却并未理会,仍旧是嘟着嘴,满脸不高兴,进门便径直跑向自己的房间,钻进去之后,便是“砰”地一声,将房门大力关上。

张管家有些愕然,他来平阳五年,算是看着小丫头长大的,平常小丫头对人总是很有礼貌,与他关系也很亲近,这样发脾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但随即,他又转向刚刚下车的林梦佳和上官,弯腰行礼道:“大小姐,上官小姐。”

林梦佳皱着眉,看着小丫头跑进别墅,叹了一口气,对张管家说道:“张叔,瑶瑶受了惊吓,心情不太好,你不要见怪。”

张管家笑着摇了摇头:“小姐说什么呢,老头子怎么会生小小姐的气呢。”

说着话,三个人已经走进别墅之中,林梦佳径直到了瑶瑶房门前,想要进去,可推了一下,却发现里面锁上了,她正要喊,上官却拦住了她。

“林小姐,瑶瑶不高兴,就让她自己呆一会儿吧,等下我进去陪陪她,你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

林梦佳颦着眉,美丽的脸庞之上,笼罩着一抹阴云,轻轻的点点头,迈上楼梯,向着二楼她的卧室走去。

她确实很累了。

不仅仅是今天的事情让她觉得累了,而是这六年来,她简直是身心俱疲,外人只道她冷若冰山对任何人不假颜色,没有人知道,她内心之中承受的压力和折磨。

未婚先孕,受了多少人的指指点点,要强的她,拼命打拼,方才有了今日的梦唐集团,这几年里,她处处提防,事事小心,却还是出了纰漏,她明白,此番小丫头出事,并非偶然。

平常林梦佳和小丫头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今天她出席梦唐集团的一个新地产项目的奠基仪式,依旧是带着小丫头的,可仅仅是与合作方讲话的两三分钟时间,小丫头就不翼而飞了。

奠基仪式安保措施一流,都是梦唐集团内部人员负责,岂是外人随便能够进来的?又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将严密保护中的瑶瑶带走的?

这件事,多半又是她那位人在燕京,呼风唤雨的父亲的杰作吧,或者,是那位朱家大少爷的龌龊手段。

仰面躺在松软的大床之上,林梦佳失神地看着房顶挂灯在微风吹动下轻轻地摆动着,自己和小丫头的未来,不知道还有多少阴谋和算计,还有多少陷阱与危险,她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安危,却觉不允许小丫头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随着夜色的降临,热浪逐渐褪去,繁星若水,虫鸣阵阵。

林梦佳满怀心事,全然不知晓,一楼儿童房的窗户已经悄然打开,一个小小的身影,费力地攀上窗栏,翻了出去,她更是不会想到,在这安保极为完善、处处都是视频监控的高档小区之中,会有人能完全避开摄像头,潜入她家别墅的花园之中。

此刻,这偷偷潜入的黑影,正用一双狼般的眼光,冷冷的盯着小丫头那稚嫩的身形。

林瑶瑶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降临,她跳进花园,落下来站不稳,扑倒在地上,摔得很疼,她却没有哭泣,只是咬着嘴唇忍着,眼中泪花几乎要落下来,脸上却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勇敢和坚定。

小丫头拍拍泥土,向着后门的方向跑去。

那黑影如蛇一般,紧紧地跟随上来。

他此番的目的,是要干掉两个人,眼前这个小女孩,还有那个精通武道的女子。

他本来还想着,如何潜入别墅,未料他还没进去,这小丫头先自己跑出来,这倒给他减少了麻烦,只待这小丫头走到没有监控的地方,他再动手,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这任务完成得也太轻松了些,他心中冷笑一声,小心地藏身在监控死角,避免留下蛛丝马迹,跟随着小丫头。

就在黑影觉得时机已然成熟,加快脚步,迅速接近小丫头,向着她稚嫩的后颈伸出手的时候,一道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身为顶尖杀手,在暗杀的时候,却被人悄然摸到身后,浑然不知,这简直就是杀手界的耻辱。

那个后面出现的黑影,缓缓伸出手去,一根手指探出去,摁在了前面这个杀手的胸口,直接将其洞穿。

这个潜入林家别墅的杀手,就这样,被人用指头给戳死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唐峰眼中闪过一抹冷峻的光芒,随即,在小丫头想要转头看向那具尸体时,及时地蒙住了她的眼睛。

与此同时,焦急的呼唤声伴随着脚步声,传了过来:“瑶瑶,瑶瑶!”

是发觉林瑶瑶不见的林梦佳和上官,冲出了别墅,四处寻找着。

小丫头却不理会,而是顺势抱住了唐峰的大腿,仰着头,满脸兴奋地冲着唐峰甜甜地笑着。

看着这可爱的小家伙,唐峰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萌化了,蹲下身来,用手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小丫头的鼻子,笑着问:“这么晚,你跑出来做什么?就不怕遇到坏人吗?”

林瑶瑶开心地“咯咯”笑着,伸出手也学唐峰的样子去刮他鼻子,可是却一下子学不会,软软柔柔的小手就在他脸上胡乱画着:“我是来找你的!”

“小丫头,你都不知道我在哪里,就这么冒冒失失跑出去,万一走丢了怎么办。”唐峰虽然听小丫头这样说,心里很是一阵的温暖,但此外又是一阵的心有余悸,刚刚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他都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

小丫头的小脸一扬,很是笃定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在那里!我知道你在,才会出来的!”

唐峰微微一笑,他紫微星君的血脉,终究不是凡俗血脉所能够相比的!

就算小丫头对这力量并不了解,也不能随心操纵,却能凭借骨子里面属于紫薇星君的血脉去感知一些东西,比如说他的气息。

小丫头见唐峰不说话,眨眨眼,长长睫毛忽闪着,用手在唐峰脸上摸一下,神情变得很是认真地问道:“你是爸爸吗?”

小丫头的话一出口,唐峰觉得自己血液都要凝住,就算只是一个问句,但听到“爸爸”两个字从小丫头口中讲出,声音那边柔嫩,他的心头满满都是暖意。

唐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林梦佳和上官已经跑到了近前。

上官停在那尸首边,蹲下身子,借着灯光看去,当她看清楚地上这具尸体的真面目后,都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在地球上,武修已是极为稀有之人,大都隐世埋名,在灵气汇聚的地方修行,只有一少部分生活在普通人之中。

上官便是这少数人之中。

她对于这部分人,不能说了如指掌,也多少知道一些,那名叫做赵玥的警花,勉强算得上一个,眼前倒在地上这人,更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他混于世间十多年时间,以杀手为职业,凭借武修能力,几乎无人可挡,从未失手亦是从未遇到过对手,是很多武修都颇为忌惮的家伙。

可眼下,这人却横尸在此,上官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与上官不同,林梦佳更关心的是林瑶瑶,她径直到小丫头身边,微微弯下腰去拉她的手,就在这时,她清清楚楚地听到小丫头重复了一句刚刚的问话:“你是爸爸吗?”

林梦佳的动作僵住,如遭雷殛,她没有想到,血脉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仅仅是一次见面,就能让小丫头认定唐峰便是自己的爸爸。

唐峰轻抚了一下小丫头的头发,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当他想要点头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两道冷冰冰的目光盯着自己。

这感觉……唐峰有些无奈,向着林梦佳的方向看过去,苦笑了一下。

林梦佳不由分说,一把拉住林瑶瑶的手臂,把她拉到自己身后,依旧用那冰冷的目光盯住唐峰,仿佛护着幼崽的母狮子,浑身炸毛。

上官勉强压制下心中的惊惧,把注意力从那具尸体转移到唐峰这边。

她眼中所见,摆明就是一家三口的组合,只是每人的神情都透着古怪。

唐峰已经站起身,并未对林梦佳多说什么,而是向着那尸体走过去,在经过林瑶瑶身边的时候,在她头上轻轻地抚弄一下,轻声道:“听妈妈的话,不要乱跑,别让她为你担心。”

林梦佳紧紧地咬着嘴唇,身体微微发抖。

上官默不作声地看着平素冷艳内心从不外露的林梦佳这般反常举动,心中直觉告诉她:这男人,便是那个人了!那个辜负了林梦佳的负心汉!

“你带她们回去吧,这里我处理。”与上官擦肩而过的时候,唐峰淡然说道。

这声音听在上官耳中,又让她的身体一颤。

相关文章:

我被哥哥们轮流玩 ,强x轮流系列h文全集

肛门检查怎么查/如何让阴

女儿给我生了两个孩子小说/你好少将大人h

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_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

双腿间流下一滩液体王爷_朋友互换夫妇完整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