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荡修真路全文/闯荡修真路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

2021-11-18 15:05 · 新商盟

关于书中时间的设定

具体划分粗略如下。

一年分十二个月

一月分三十日

一日分十二个时辰

分别分为:

子时(半夜,23点~1点)、丑时(鸡鸣,1点~3点)、寅时(平坦,3点~5点)、

卯时(日出,5点~7点)、辰时(食时,7点~9点)、巳时(隅中,9点~11点)、

午时(日中,11点~13点)、未时(日昳,13点~15点)、申时(晡食,15点~17点)酉时(日入,17点~19点)、戌时(黄昏,19点~21点)、亥时(人定,21点~23点)

一个时辰分四刻

一个时辰,相当于现在两小时

半个时辰,相当于现在一个小时

一顿饭时间,相当于现在二十分钟

一盏茶时间,相当于现在时间的十五分钟

一炷香时间,相当于现在时间的十分钟

说话之间,相当于现在时间二十秒

片刻之间,相当于现在十五秒

一须臾间,相当于现在十秒

一弹指间,相当于现在时间五秒

一转瞬间,相当于现在时间两秒

一霎那间,相当于现在时间一秒

转首之间,相当于现在时间一秒

一眨眼间,相当于现在1/2秒

一转念间,相当于现在1/3秒

楔子-弥罗界之变

广袤无垠的群山之中,除了瑟瑟山风,光秃岩石,已然没有丝毫入目之物。

“轰隆隆~~~“

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自远处天地相接之处滚滚而来。

巨大声音响彻天地,随着这雷鸣之声响彻,一道金光仿若一道金色闪电,风驰电掣一般激射而来。

在金色闪电后千里之处,一片血海奔腾翻滚,席卷向前,其速度奇快无比,并不比前方金色闪电落后分毫。

那红色血海广大之极,面积足有万里之遥。

虽血海还未迫近,但一股血腥之气已然席卷四方。在鲜红血海之中,数以千万计的骷髅白骨在红色血海内若隐若现,显得诡异之极。

在红色血海中央之地,有一个高约千丈的高大祭台耸立中央。

高大祭台隐身在一层红色光幕之内,显得神秘非常。

“哈哈哈,夏侯综英,你已经受了我师兄的万悲掌力一击,破了你的弑龙天诀,未能立即陨落,还能逃出如此之远,想来已到了油尽灯枯之际了吧。老夫劝你还是乖乖束手的好,看在往日与我九幽宫的情分之上,星祖说不定能放你一条生路。”

突然,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吼之音,自血海深处的那高大祭台之中隆隆传出。这声音浑长悠远,未用任何传音之术,仅凭深厚法力传出。

千里之外正在激射而逃的金光之中,此时正有一名面色苍白的中年人站立。

此人面色已经没有了丝毫血色,双目阴沉似水,下唇因牙齿咬合,已然渗出了滴滴鲜血。但他并未有丝毫察觉。

此时他正强自压制体内反噬之力,极力催动循光奔逃。

听闻身后传来的劝说之言,这名中年人并未有丝毫异样。

这次趁九幽宫星祖外出,中年人冒险出手,将九幽宫中的两件异宝偷出,不想却被巡视而来的九幽宫巡察使碰到。

难以圆说情由下,被迫与数名同阶争斗一起,虽依仗秘术神通,硬是自防御森严的九幽宫中逃离,但还是被九幽宫的颜师兄击伤。

后来更是被一名同阶修身追踪到,一直追杀到了此地。

如在他全盛之时,后面追杀的这名同阶存在,中年人自不放在心上,但此时他已然身受重伤,再难以是其对手。

“夏侯综英,只要你交出那两件异宝,老夫保证,定然会向星祖老人家求情,免你一死,让你在万幽山下镇压万年以赎罪。否则,有什么后果,老夫当不用言明了。”

见前方之人未有丝毫停下之意,无边血海之中,突然又传出一句劝说之言。

就在此言刚刚传出,前方金色闪电陡然间一敛,白衣中年人突然在空中跌跌撞撞的急速奔出,急抢数步之后,身躯摇晃下,停在了万丈高空之中。

此时中年面容狰狞无比,牙齿因为用力咬合,深深的陷入了下唇的血肉之中,脖颈之处更是青筋暴露。

苍白的面容之上,此时却有一丝潮红显现。

白衣中年人仿佛受伤极重,但其双目之中,却有着一丝疯狂之意闪现。

就在白衣中年人停下之时,无边血海在隆隆的咆哮声中,也已然逼近到了一两千丈之外。

翻滚不断的血色海水犹如遇到了一睹无形之墙,嘎然而止,不再前行分毫。

“哈哈哈,夏侯综英,看来你的伤势已然难以压制了,是让老夫动手,还是你主动交出那两件异宝?如果老夫亲自出手,你将难有丝毫存活可能,这点你可要想清楚。”

随着声震旷野的巨大声音传出,高大祭台在血海中央一闪,高达千丈的祭台陡然失去了踪影,消失在了无边血海之中。

仅仅转瞬之间,血海边缘处红芒一闪,高大祭台重新闪现而出。一名青年模样的修士身形闪烁间,出现在祭台之上。

这青年面带一丝笑容,正自双目炯炯注视着前方千多丈之外的白衣中年。

“哼,让老夫交出异宝,真是痴心妄想,想这两件宝物,本是我怜妹之物,被九幽宫强取豪夺了去。最后连性命也未留下,老夫虽不能为怜妹报此血仇,但将其最为中意之物取出,也算对怜妹有了交代。”

白衣中年人冷哼一声,双目冰冷的沉声说道。语气之中,对那九幽宫憎恨之极。

“呵呵,就算你盗出,以你此时状态,难道还有能力将这两物保全不成?”

面对面前白衣中年,此时的青年修士显得轻松非常。虽在平时,他自认不是对方对手,但在对方伤重之下,倒是不再有丝毫忌惮。

“哈哈哈,就算我不能亲手将之祭祀在怜妹墓前,但你们九幽宫,也休想拥有这两件异宝。”

白衣中年人说完,仰天一阵大笑,随着阴森笑声,只见其张口喷出一团精血,道道金色符文在精血之中闪现不断。接着一圆形之物在其胸口处一飞而出,眨眼间便涨成百丈之巨。

精血触碰在巨大圆形之物上,登时闪现出一团耀眼金光,这团金光迎风而长,顿时将百丈之巨的圆形之物罩在其中。

“啊,你要干什么?你……你…你想要用这洪荒玄宝破开此弥罗界?就算在你全胜之时,也无法办到此事,此时以你重伤之身,是否能驱动这洪荒玄宝一击,也是两说之事。”

陡然见到对方竟然将一洪荒玄宝祭出,祭台之上的青年修士不禁大惊,心中念头连闪不已。

“哼,破不破的开,只有试过之后才能知晓。”

白衣中年并未有丝毫停顿,随着精血与洪荒玄宝融合,中年人更是天灵盖一开,一个尺许高的金色小人金光一闪,凭空出现。

金色小人身上寸缕也无,但看其面容,与白衣中年人一般无二,好像就是白衣中年人缩小数倍一般。

金色小人一出,白衣中年人整个身躯突然迅速枯瘪了下去,转瞬之间,便化成了一团精血,悬浮在了金色小人面前。

金色小人面容狰狞,小手一挥,那团精血如一道血箭,向百丈的洪荒玄宝而去。

白衣中年人竟然舍弃了自己肉身,将所有精华都融入了那洪荒玄宝之中。

“啊~~,你竟自绝生路,想以自身之血祭这洪荒玄宝……”

随着一声惊呼响起,只见那万里血海登时一阵咆哮,高达千丈的祭台更是爆出一片遮天蔽日的红光,血海更是陡然升起了数以百计的百丈血色蛟龙,向着前方激射而去。

只见每一蛟龙之上,均有无数只骷髅附在其上……

“哼,已然晚了……”

随着金色小人话语传出,他双手猛然间向着空中一挥,百丈之巨的洪荒玄宝登时展露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森然之气,一道粗约数十丈的浑黄光柱陡然闪现而出。向着空中一击而去。

随着此击挥出,整个天地也为之一阵摇晃,一股无与伦比的能量波动陡然展现,似乎要将整片天际都要毁灭一般。

“轰隆隆~~~”

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大声响顿时传出,仿若整个天地都崩塌了一般。

随着这轰鸣巨响,只见一道宽约千丈的巨大裂缝突然出现在高空之中。裂缝之内漆黑之极,在漆黑之中,一道道粗壮闪电间或的闪现而出。

随着裂缝的出现,一股巨大吸引之力陡然出现,身在裂缝附近的金色小人与那洪荒玄宝更是毫无阻挡的被其一吸而入,转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金色小人挥出洪荒玄宝之时,那血海之中,高大祭台之上的青年修士已知难以阻挡那洪荒玄宝的一击,毫不犹豫之下,万里之巨的血海一阵翻滚,竟然向着来时方向急速而退。

速度比来时,还要快了两分。

既然那夏侯综英已施展出仙界禁术,以自身固元祭祀体内祭养无数万年的洪荒玄宝,这此一击威能已然难以猜度,就是破开此弥罗界,也是大有可能。

那些百丈血色蛟龙虽在青年修士催动之下,急速退回,但还是有数十条未能如愿,被那巨大空间裂缝一吸而入,转瞬便消失不见……

三个月后,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中,一座极为气派的大殿之内,此时正有数人端坐,一名青年修士站立在大殿之中。

“什么?夏侯综英竟然施展精血饲灵之术,劈开了弥罗界?以虚域的强大威能,夏侯综英定然已陨落,但那两件异宝与他那件洪荒玄宝,应该能够保留下来。如老祖知晓那两件异宝我九幽宫得而复失,定然不会就此善了。”一名面色威严的中年目光阴冷,口中缓缓说道。

“虽然那两件异宝停留下方界面的机会极小,但只要有一丝可能,我等也要去搜寻一番,邹瑞师弟,看来此事也只有你辛苦一趟了。”

另外一名面色淡红的老者面色同样阴沉,但语气却极为平静的说道。

听闻此言,当初在红色血海祭台之上的青年登时面色大变,容颜更是闪烁不断。

“哼,老祖如果知晓此事,夏侯综英是自师弟手中逃脱,什么后果,想来师弟是知晓的吧。”

见那青年如此表情,旁边端坐的一名青衫修士陡然开口说道。

听闻此言,青年面色更是大变,心中思虑之下,咬牙道:

“好,师弟我就去下面那些界面之中搜寻一番。如果能够有所得,还望几位师兄能出手施术,引导师弟重新回返九幽宫。”

“那是自然,这是定星盘,只要你能寻到那两件异宝,触动这法盘,我等定然会知晓,将你迎回弥罗界。”

随着众人说完,纷纷起身,向着远处一处戒备森严的山谷之中行去……

“小三子,小三子,今天我们要与爷爷一起进山,快起来了。”

一个浑厚的中年声音在院子中响亮喊道,打破了这个村户人家清晨的宁静。

“呜……嗯,知道了。”西屋中一个还带有稚气的声音响起,声音之中带着突然被叫醒之时的吱唔之音。

此地,是位于苍茫大山脚下的一小山村。这村落之中,仅有三十来户人家,此种村落,在遍布大山的大梁国,再普通不过。

这一山村之中,村民大多姓秦,相传数千年前一秦姓大户为避祸而搬迁至此。

时过境迁,秦姓大户早已没落,只留下其族人世代以打猎为生。虽说生活很是清苦,但温饱还能保障无虞。

这处院落的家主名为秦洪,现年四十岁上下,长得健壮魁梧。他膝下有子三人,大儿子前年被征去服兵役了;二儿子在距离山村三十里外的滕龙镇上铁匠铺当学徒;只有小儿在家陪伴父母。

秦父已六十多岁,山里人经常爬山打猎,身体倒也康健。

此时,在西屋答应的小孩便是他的小儿子,名为秦凤鸣。这么体面的名字可是大有来由。

据说秦凤鸣出生之时,山中群鸟鸣叫了半夜,天亮时,秦凤鸣顺利落生了,所以族长便为之起名叫凤鸣,当时曾经言说,他出生之时有天兆显现,以后肯定能飞黄腾达。

今年,秦凤鸣刚好十岁,虽面色稍显微黑,倒也长得眉目端正,一双眼睛极为活络,显得聪明伶俐非常,无半点山村孩子的木讷之色。

秦洪一家人居住在山村东部靠后位置。穷人家孩子早当家,这话对于山村孩子极为准确,秦凤鸣六七岁开始,便随父亲爷爷进山打猎,时至今日,已有三四年光景了。

秦凤鸣听到父亲呼唤,不敢再有所耽搁,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因昨夜下了一阵小雨,此时院落中空气显得格外清鲜,深吸一口气,还能嗅到绿叶夹杂雨水的味道,外面林中,各种山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整个院落显得十分安静祥和。

吃罢粗茶淡饭,准备了一些中午要吃的干粮,秦洪与秦父亲各持工具,招呼一声小凤鸣,便起身走出了院门,向着山中走去。

秦凤鸣见此,欢快答应一声,把一个一尺多长的小刀别在腰间,拿起一把小钢叉,也急忙跟了出去。

小凤鸣不知,他此番进山,将发生了一件改变其生活轨迹的事情。

前天,秦凤鸣和爷爷就已然在距村二十里远处布下了数个套子和兽夹,今日前去,也主要就是看有无收获。此种事,也是秦凤鸣最愿意做的事情。

一路之上,前方带路的爷爷与秦洪不断判别方向,寻找路经。同时,还得注意四周情况,留意有无毒蛇、毒虫之物。

因为村中众人累代打猎,秦家庄附近十数里之内,已然难以再发现猎物,故此秦凤鸣祖孙三人需要步行很远才可。

两个时辰之后,经过一路翻山越岭,三人终于赶到了目的地。详查一番后,所获猎物倒也颇为丰厚:两只山鸡,一只山兔与一只山貂。

一路行来,中午不知不觉已然到了,将猎物收拾完毕,祖孙三人在山石之上休息,就着山泉水,拿出临出门时已备下的干粮,祖孙三人边吃边聊起来。

山貂,在众多小型猎物之中,是最为珍贵的。如拿到镇店,可以换不少银钱。故此,秦洪与其父亲十分高兴。

一番商谈之后,秦洪决定趁此时天时尚早,再向前走两三里,看能否碰到麋鹿、章子等大型猎物。

将所获猎物藏在一处极为隐秘的树洞之中,并用碎石封好,以免被其他野兽寻到,然后起身向前行去。

这一带已少有人来,好些地方,已无路可寻。需用柴刀砍掉面前藤蔓才可通过。

“咯吱、咯吱”

正当祖孙三人仔细搜寻四周猎物之时,距他们十几丈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牙齿咬合之声,听这声音,秦洪与其父亲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正是某种大型动物正在进食所发出声音。

顺着声音传出方向,秦洪敏捷爬上前面山堆,扒开灌木,一看之下,其面色登时大变。只见一只二百来斤山猪,正在十几丈外咬啃一颗巨树树根。

这山猪凶恶非常,两根獠牙,向前尖尖伸出,足有一尺多长。

山猪耳朵灵敏异常,秦洪发现它时,因抖动灌木所发出的声响也已然将其惊动。山猪凶目瞪视之下,秦洪登时一阵恶寒袭身。

但此时,秦洪已然难以再躲藏,不得已之下,他跃身而起,一边手持钢叉做好防御,一边急声喊道:“是一只山猪,你们快向回跑,我拦它一下。”

山猪在寻常野兽之中,是以好斗著称。见到秦洪,鼻中顿时喷出一团白气,嚎叫一声,就向秦洪猛冲而来,它速度极快,片刻就已冲到了秦洪面前。

凭借多年打猎经验,秦洪手握钢叉,待山猪奔到近前之时,猛然向其眼睛急叉而去。于此同时,其身子猛跃到一边,以躲开山猪两根尖尖獠牙。

由于太过匆忙,秦洪这一叉并未能插中猎物眼睛,在其厚重的皮毛之上一划而过。山猪‘噌’一声越过秦洪,往小山之下直冲而去。

听到父亲呼喊的秦凤鸣与爷爷二人不敢耽搁,二人转身就想原路而走,但山猪速度太快,越过秦洪,直接向着还未躲逃多远的秦凤鸣二人冲来。

见山猪冲至,爷爷并未如何惊慌,手中钢叉一抖,如秦洪一般,猛然向着奔到近前的山猪面门插去。山猪皮糙肉厚,山中猎人均知,眼睛是其薄弱之处。

“嘭!”一声响,虽然爷爷此叉扎中了山猪,但却依旧未命中要害。

山猪经受两次攻击,虽未伤到要害,但也疼痛非常。此时,山猪已愤怒非常,双目之中,凶光闪现,愤怒嚎叫声中,并未回身,直接冲向不远处秦凤鸣而去。

秦凤鸣虽然未停止奔跑,但也时不时回头,突然见山猪奔自己而来,顿时大惊。慌乱之下,小钢叉也掉落而出,身形并未停留的飞快的向后跑去。

虽然大惊,但秦凤鸣也并未慌了手脚,三四年打猎生涯,让其幼小心中却也知晓如何躲避危险。依仗其动作灵敏,山猪向其扑来之时,机警的向旁边大树后跃去。

经受两叉,山猪已经处于愤怒状态,唯一目标就是面前手无寸铁的秦凤鸣。

虽然秦凤鸣此时比起城里同龄孩子,体力上要大得多。但是总是十岁孩童,经两三次躲闪,也已气喘嘘嘘。

正在此时,山猪又一次向秦凤鸣冲来,因年幼体力下降,秦凤鸣此次未能躲开山猪獠牙,被其一侧獠牙一下挑中,随即飞出,撞在一棵大树之上,顺着山坡往下滚去……

相关文章:

十八禁请带好耳机_男人不要我断奶还要吃

尊耀名望免费阅读/尊耀名望小说在线火爆上线

那层膜一触就破全文阅读~做完留在里面过夜不出来小说

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宝贝屁股翘起来浪一点,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