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情无悔小说完结版,殇情无悔精彩阅读

2021-11-18 15:46 · 新商盟

“咔嚓!”

卧室门一响,宋颜立刻咬紧牙关,豁出去般跑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嗓音微微颤抖,“别开灯……”

烟草的气息,夹杂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味,一下子就侵占了她的呼吸系统。

和当年的一模一样。

她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伸手去推她。

“宋颜!”

咬牙切齿的声音,仿佛要穿透她的耳膜,“钥匙谁给你的?是不是韩亦辰?”

宋颜知道,陆修瑾很生气,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是我求他的,你别怪他。”

她死死的抱住他,任他怎么推,怎么拉扯,都不肯松手,反而变本加厉的把头靠在了他的怀里,“阿瑾,你不要推开我……”

她感觉到他的手落在了她光滑的大腿处,听到了他的笑声,“呵……特意穿成这样来勾引我?”

黑暗中,他轻蔑的笑声让她觉得揪心极了。

她努力忽略,像块口香糖一样黏着他,不肯撒手,甚至厚颜无耻的去扯他的衣领,“阿瑾,抱我好不好……”

“宋颜,上次是为了钱,这次是为了什么?”冰冷的语调从头顶砸下,“为了我的骨髓,嗯?”

她红着眼,高高踮起脚去亲他。

他偏过头,躲了过去,她就只亲到了他的脸,听到了他的冷笑,“就因为我身上的骨髓,你不惜冒死拦我的车,给我下跪不成,又眼巴巴的送上门,给我睡?”

“宋颜……”他喊她的名字,语气不屑道了极点,“你可真是够豁得出去,不过我记得你是有未婚未的人,你这么贱,你未婚夫知道吗?”

他是故意的!

他在故意羞辱她!

可那又如何?

如果这样能让他心情好些,同意把骨髓捐献给阿笙,再多的羞辱都算不了什么!

她不过是心痛一点而已,她受得住的。

她不管不顾,再去亲他,他还是偏头躲过了。

她死乞白赖的就这样一次次去亲他,他一次次的躲。

他不知道躲了多少次后,终于耐心用尽,忍无可忍的吼她,“够了!”

她被吓到了,全身哆嗦了一下,“阿瑾……”

“别叫我的名字,你不配!”

他深深吸了口气,像是极力在压抑着怒气,“宋颜,趁我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发火,你马上给我滚蛋!”

“我不滚,除非……”

“除非什么?除非我给你弟弟捐骨髓吗?”

手腕蓦地被扣住,她整个人被凶狠的砸到了墙上。

那样重的力道,肋骨都几近要断裂,宋颜疼得满身都是冷汗,“陆修瑾……”

“宋颜!”

陆修瑾掐着她的下颌骨,像是只被惹怒的狮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暴戾气息,“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你是不是觉得五年前爬了我的床,得到了你想要的,五年后还是会一样?所以你迫不及待的就找上了门来?”

“宋颜,不妨告诉你吧,五年前要不是我喝多了,你以为我会碰你?要不是怕你缠着我,你以为我会施舍给你钱?”

“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人,我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我陆修瑾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睡了你!”

宋颜……

我陆修瑾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睡了你!

是啊,如果没有那一夜,他心爱的林筱就不会离开他。

如果没有那一夜,他和林筱应该早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说不定孩子都在打酱油了……

他们之间,就是一个最错的错误。

知道心痛是什么滋味吗?

就像心脏活生生的被人剜掉一块,然后有一把挂着倒刺的刀子,就在那伤口里绞着绞着,像是一辈子都不能停止。

血肉模糊,疼痛难忍。

“陆修瑾……”

她恍恍惚惚的抬眸,有些断断续续道,“你要怎么骂我,侮辱我,都可以,甚至你要我做任何事,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哪怕让我去死。”

“可我弟弟……啊!”

接下来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陆修瑾就像突然炸毛了一样,粗鲁的掐着她的手腕,就把她往外拖去。

她被拖得踉踉跄跄,最后拉住门框,他去掰她的手指,她胡乱反抗,却终究敌不过他的力气,被丢出了公寓外。

走廊的感应灯亮了,刺得她的眼睛一阵生疼,她捶打着房门,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陆修瑾,陆修瑾!”

突然间,房门开了,她的衣服和手机一起被丢了出来。

“陆修瑾!”

她试图冲上去,他却一脚把门踹上。

房门合上的前一秒,看到了他的眼,流露出了想要杀人的凶光。

他是恨极了她。

当年林筱离开他,远走他乡的那日,他也是用的这种眼神,看着她。

陆修瑾收回了钥匙,宋颜不敢再敲门,只是蹲下身,把地上的东西一样样的捡了起来。

宋颜本来打算在门口守一夜,等到陆修瑾消完气出来再谈的,却不想阿笙打了电话过来。

“姐……”少年的声音处于变声阶段,有点沙哑,却非常的温柔,“我想你了……”

宋颜鼻子一酸,“这么大了,还撒娇?”

浅浅的笑声,从那边传来,“你已经三天没有来医院了。”

宋颜的心随着少年的声音,一点点的柔软,“好吧,你乖乖的躺着,姐姐现在就来看你……”

合上电话,宋颜抬头看了眼公寓紧闭的房门……离开。

去医院的途中,宋颜的目光被一个商店橱窗里的娃娃吸引了目光。

真像阿笙。

她买下了娃娃带到了医院,准备送给阿笙。

突然间,她的手机铃声响了,主治医生气喘吁吁道,“宋小姐,请你马上来医院,你弟弟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

“哐啷!”

陶瓷娃娃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阿笙……

宋颜拔腿就往住院部跑去。

护士拿着输液袋,将一张病床飞快的推出了病房。

医生面色沉重的跟着病床跑。

宋颜看到了被鲜血染红的床单,看到了少年的嘴巴和鼻孔里不断有血涌出,看到了他痉挛的身体,看到他也看见了她,吃力的朝她伸出了手……

“阿笙!”

宋颜号啕了一声,是完全从嗓子眼里发出的那种声音,悲戚到了极致。

她疯了一样朝着那张病床追上去,握住了少年血淋淋的手,少年蠕动着鲜红的唇瓣,喉咙里咯咯作响,“姐,姐姐……”

眼泪一颗颗砸下,她心痛欲死,“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阿笙你要撑下来,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姐姐……”衣角突然被人从身后一下子攥住,伴随着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你松手吧,你这样会耽搁医生抢救的……”

“啪!”

宋颜回头,用了所有的力气,一耳光扇了出去!

瞪向她的眼里,全是密密麻麻的血丝,狠的像只怪物,“宋明珠,你到底对阿笙做了什么?”

“我没有……”

宋明珠哭得可怜兮兮,唇角有血渗出,她不断的摇头,委屈的不成样子,“我只是来看阿笙的,我也不知道阿笙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我只是跟他说,我在姐姐的房间里找到了个箱子,里面装的全是钱,至少有几百万……”

“我只是跟他说,从他生病开始,家里就没给过姐姐一分钱,箱子里的钱,还有这三年昂贵的医药费,有点来路不明……”

“我只是跟他说,我经常在晚上看到姐姐你,上了不同男人的车……”

“宋明珠!!”

宋颜只觉全身都要爆炸开来,一种无法形容的恨意充斥着她的全身,她冲着宋明珠大叫起来,歇斯底里的恨不得撕碎她,

“我发誓,如果阿笙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杀了你,给他陪葬!”

宋明珠吓得哆嗦了一下,眨眼间娇柔的脸上一片黯淡,眼里雾气蒙蒙,看着宋颜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种无辜和脆弱,“姐姐……”

“滚——”

宋颜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这张装模作样的脸,“马上给我滚!!”

宋明珠吸了吸鼻子,颇为可怜的捂住半边脸,含着泪往医院外跑去,不远处有护士焦急的在喊,“病人家属,还不快过来签字?”

宋颜红着眼眶,转身就跟着护士向抢救室匆忙而去,颤抖着手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下了歪歪扭扭的名字。

就在这时,抢救室的门开了。

宁笙的主治医生匆匆走了出来,面色发灰,宋颜连忙攥住了他的白大褂焦急道,“赵医生,求你们一定想办法救救我弟弟,花多钱都可以!”

赵医生叹了口气道,“我们会尽力的,但是能不能熬得过去,得看宁笙他自己的造化。”

“当然,如果现在有合适的骨髓移植,那是最好的结果。”

如果现在有合适的骨髓移植……

陆修瑾,现在只有陆修瑾能救阿笙了,只有他!

宋颜想都没想,拔腿就跑了出去,她要去把陆修瑾找来救阿笙,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是她欠阿笙的,她这辈子都欠阿笙的。

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眸中,宋颜的脚步顿时僵住。

抬眸望去,男人的手中紧紧握着一份文件站在不远处,身后是医院长长的走廊,头顶是白炽灯刺目的光。

他不知道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此刻正直直的盯着她,脸上神色未明,黑眸深不见底。

“陆……陆修瑾……”

她喊出了他的名字,明显看到了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的皮肤很白,致使他狭长的眼眸越发幽深,就连眼角的泪痣,都透着一种阴冷,无形中压迫着她,让她全身发毛。

宋颜怕他突然转身离开,下意识就双膝一弯,朝着他的方向跪了下来,嗓音嘶哑,“陆修瑾,我错了……”

“五年前我不该在你喝醉了酒的时候,狗胆包天爬了你的床,我真的知道错了……”

“以前的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吧,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只求你大人有大量,救救阿笙吧!”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额头重重的砸到了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嘭——”

一声闷响,在夜晚医院的走廊中清晰到了极点。

“呵,呵呵……”

陆修瑾胸腔气血翻涌,喉咙口仿佛有了血腥味,“宋颜,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救你弟弟?”

他恶狠狠的盯着她,盯着她跪在地上的膝盖,盯着她磕破皮流着血的额头,眼中怒火幽暗,似乎对她有着某种切齿的痛恨,“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你的尊严在我面前,一文不值!”

残忍的话语从头顶砸下,一下子就把宋颜的心脏砸了个稀巴烂,她强忍着心痛,不管不顾的再次将额头往坚硬的大理石上砸去,流着泪苦苦哀求,

“陆修瑾,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候在一旁的特助冯铮有些于心不忍,“陆总,宋小姐她……”

话还没说完,一道狠戾的目光射了过来,“怎么,你也想跟着跪?”

冯铮缩了下脖子,硬生生把到嘴边求情的话给逼了回去,“不敢。”

陆修瑾冷笑了一声,转过身带着满身戾气,大步往医院外而去,无论宋颜怎么苦苦哀求,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陆修瑾……”

不要走,别走……

宋颜踉踉跄跄的追上去,途中不小心崴了脚,身体大力的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疼得全身都是冷汗,连额前的头发都湿透了……

她吃力的抬起头,看到了他的脚步离她越来越远……

“陆修瑾,你等等我……”

她顾不得疼痛,挣扎了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朝男人离开的方向追去,一路追到了停车场。

引擎发动,车子往医院外驶去。

宋颜不顾一切冲了过去拦车,“停车!”

冯铮吓得魂飞魄散,颤巍巍的抬眼,“陆总,现在怎么办?”

低沉阴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碾过去。”

冯铮大吃一惊,冷汗涔涔,“陆总……”

陆修瑾的眼眸眯得狭长,眼底凶光乍现,“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三遍。”

“碾!过!去!”

冯铮只能硬着头皮开车。

“嘭——”

宋颜的身体被撞倒,疼得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

“陆修瑾……”

她捂着肚子挣扎着爬起来,宾利慕尚却突然倒退,下一秒从她身旁绕过,加快速度,飞驰而出。

从始至终,陆修瑾都没有落下车窗看她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她追着车跑,嗓音撕心裂肺,“陆修瑾,你就这么恨我吗?”

冯铮从反光镜里,瞧见了宋颜全身是伤却仍旧不管不顾,一瘸一拐的想要追上来,心里顿时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宋小姐,你别怪我,我刚刚已经把车速放到最慢了,不会让你受重伤的。

宾利慕尚眨眼间,消失在夜色中。

宋颜失魂落魄的站在马路边,望着车身消失的方向,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一辆车“唰”的停靠在了她的身旁。

宋永清从车上下来,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质问,“你妹妹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日的晚上,天依旧闷热,可宋颜却只感觉到了冷,透彻心扉的寒冷,“怎么,宋明珠回去跟你告状了?”

宋明珠从后座推门急匆匆跑过来,身边还跟着程枫,她咬着唇瓣道,“爸,我都说了,不是姐姐打的。”

宋永清怒道,“不是她打的,还能是谁?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护着她做什么?”

看到了吧,这就是他的父亲,一看到宋明珠受了伤,就不分青红皂白来质问她,责备她,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也受了伤。

更连问都没有问一句,她的伤打哪儿来的?

自从宋明珠来到这个家,他的心里就只向着宋明珠,连半句关心的话,都吝啬给她。

宋颜在心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唇畔勾着讽刺的弧度,“没错,宋明珠脸上的伤,就是我给打的,爸,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宋永清脸色铁青,“孽障,你居然三番两次对你妹妹下狠手!”

“我还有更狠的呢!”宋颜刹那间变了脸,“爸你到底知不知道,宋明珠她做了什么?她对阿笙到底做了什么?”

想到阿笙浑身是血的被推进抢救室,宋颜就忍不住咆哮,“阿笙现在还躺着抢救室里,生死未卜,就是因为宋明珠跑来胡说八道!”

“宋明珠她是故意的,她抢了阿笙的骨髓还不够,现在还要来活活气死他!爸,阿笙吐着血被推进抢救室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宋明珠的美眸里沁着泪花,“爸爸,我没有,我只是来看看阿笙,他在医院里孤苦伶仃的太可怜,我只是想来陪陪他……”

“我也不知道阿笙为什么会突然吐血,然后送进抢救室,医生说,阿笙只是恰恰犯病了而已,不怪我的爸爸,姐姐……”

宋颜怒不可遏,“放你妈的狗屁!”

“够了!”

宋永清冷声呵斥宋颜,“满嘴污言秽语,像什么样子?”

“宋颜,我记得我昨天才跟你说过,宋家对宁笙仁至义尽,现在他是生是死,都跟宋家无关,更跟你妹妹无关!”

“宁笙本来就活不过一个月,犯病也是正常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恨你妹妹,觉得她抢了你未婚夫,所以故意拿着宁笙的病当幌子,处处找你妹妹的麻烦!”

“宋颜,程枫跟你妹妹情投意合,这件事根本不怪你妹妹,你以后最好别再揪着你妹妹不放,否则我饶不了你这个孽障!”

原来,宋永清是这样想的啊?

其实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了,她为什么还要多费口舌呢?

他都巴不得宁笙死,又怎么会相信她的话?又怎么会为了个无关紧要的宁笙,去怀疑自己的宝贝女儿呢?

他只会处处护着他的掌上明珠。

恨意像是一根根毒蔓藤,在血液里疯狂蔓延,“行,爸你想怎样认为就怎样认为吧,只要你高兴就行,可如果阿笙今天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宋明珠的!!”

宋明珠小心翼翼的上前来抓住了她的衣服安慰,“姐姐,爸爸现在正在气头上,说的话你别太在意,但阿笙的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宋颜一把掀开了宋明珠,“滚开,不要碰我!”

这些年来,宋明珠和冯玲没有演够,她都看够了。

在宋家,所有人就跟演戏一样的活着,如果不是阿笙病了,她就算陪他们演一辈子都无妨,她有的是耐心。

可是自从阿笙得了白血病,她就演不了了,宋明珠知道阿笙是她的软肋,她总有办法用阿笙来逼得她破功,逼得她发疯。

“明珠!”

程枫及时接住了宋明珠,听到宋明珠委屈的哭声,顿时愤恨的瞪着宋颜,“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变得不可理喻,心肠歹毒,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我对你真的是太失望了。”

宋颜冷言讽刺,“你失不失望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程枫被噎了一下,脸青一阵白一阵的非常难看,“宋颜,你听清楚了,我要跟你解除婚约!”

宋颜没有心思再跟他们纠缠,“随便。”

程枫目瞪口呆,像是完全没有想到宋颜会答应得这么痛快,没有半点后悔,更没有痛哭流涕,不知道为什么,程枫的心一下就慌了。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其实是不想失去她的,他或许只是想听她一句,求他不要抛弃她,“宋宋,我……”

“枫哥哥,我好难受……”

程枫转过头,看到宋明珠含着泪,然而却紧紧咬着唇瓣,把眼眶里的眼泪逼了回去。

那模样落入心头,他才陡然间回过神来,把她拥入怀中,想到自己昨天的承诺,程枫心一横,对宋颜道,“这是你自己答应的,你可别后悔。”

宋颜厌烦道,“程枫,放心,我这辈子绝不后悔。”

“既然你都同意了,那就把戒指交给你妹妹吧……”

说这话的,是宋永清。

所以归根究底,今天他来除了兴师问罪以外,还有个更重要的目的,要回她和程枫订婚的信物,一枚很古老的戒指。

这枚戒指,是程老爷子亲手交给程枫,看着程枫戴在自己手上的。

在程家有个规矩,要进程家的大门,必须要拥有当家掌权者赠出的老戒指,否则是不会被程家人认可的。

而现在她的爸爸,要把这枚戒指从大女儿身上抢回来,送给他的宝贝二女儿。

相关文章:

《古玩师》全文在线阅读【完本】

男主黑道女主柔弱的肉多宠文:宝贝,乖,握紧它动一动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_女主放荡勾人np的小说

【无删节】以我情长祭岁月小说在线免费全文

小妖精撞得你舒不舒服_安慰动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