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何所寄全文章节目录/深情何所寄无删减

2021-11-19 08:12 · 新商盟

大中午,太阳毒辣。我刚给演员讲完戏,口干舌燥,正要找水喝的空档,电话响了。

我看了一眼,是我老公打来的。正要接起来,又有个小演员过来找我。她说她对人物的心理揣摩还不够明白,让我给她讲一讲。

我将电话挂了,耐心讲起角色的心理。几分钟过去了,她明白了,我也松了一口气,但是我的口也更加的渴了。

我已经热得没什么耐心,这时候我老公的电话又打来了。

我已经对他说了,我在片场很忙,让他有什么事尽量在晚上给我打电话。但是他白天一直打一直打是怎么回事?我的耐心已经快要被他用完,我忍着不爽接起电话想吼他一顿,没想到他却先冷冷淡淡的说了几个字:“寄悠,我们离婚。”

离婚?我没有听错吧?我愣愣的站在太阳底下眨了眨眼睛,没明白他为什么说这句话。

然而他也没有什么耐心解释,直接说:“我知道你没有时间,离婚协议我让人秘书送过去,你签个字就行。”

什么什么?离婚协议?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然而他已经冷漠的将电话挂断了。

我站在太阳下十分烦躁,他不是生气了开玩笑的吧。正在这时候,摄影师喊我时间到了,让我就位。我的心已经像热锅上的蚂蚁,焦得找不到方向。我心烦的对他说了一声:“先让倩倩看一看,我有点儿事要处理。”

虽然我是一个工作狂,但是老公要和我离婚这不是小事啊。我要弄清楚他到底是生气了还是真的,如果是生气,那我一定不会原谅他,拿这件事开玩笑。

说起我和我老公,我们算是门当户对。以前我们都是一个院子的,只不过他高三的时候搬走了。后来他大学毕业了,接了他父亲的公司,回到了这里。

他的母亲和我家也重新走动起来,那时候我所有的心思都在创作拍摄上,没有心情去谈恋爱。

我妈说我年纪大了,如果不结婚,她就不支持我继续做导演。

我一听就傻了,我此生的爱好就是与剧本为好,不支持我做导演岂不是要让我失去此生的最爱?

我就故意向母上大人撒娇:“你要我结婚,总得要我有对象啊。我没有对象,和谁结婚?”

没想到母上大人已经挖好了坑等着我跳,她义正言辞的说:“陈阿姨家的震霆就不错。”

她一说完,我又愣了。陆震霆?我仔细的在脑海里想这个人,发现他长得很高,样子还不错。不过那天我也只是模糊的看了一眼,天色太暗,没有看清楚,万一我眼花呢?

我又继续耍赖:“我又没见过他,都不知道他是两只眼还是三只眼,有没有秃顶,肚子是几个月大……”

“向阿姨。”正在我们谈他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

这就尴尬了,门没关,所以他听见了我们的谈话。

我顿时觉得脸上一阵热,说人坏话被人听到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于是我厚着脸皮回过头,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惊得睁大眼睛。

他是两只眼,没有戴眼镜。眼珠乌黑,就像黑夜的星空,是那种纯黑的没有任何杂质的。他的头发剪的很短,也没有秃顶,很帅气。他的身高最少有一米八五以上,宽肩窄腰,身材很好,不亚于模特。

最重要的是他的脸,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好看。他脸部轮廓棱角分明,刚毅的五官线条中带着一种冷漠的气息,冰冷的气场瞬间激起了人的征服欲。

我又脸红了,心扑通扑通的跳,刚刚不应该为了拒绝他而故意说他的坏话,万一他对我留下不好的印象就糟了。

但他却好像并不在意,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还向我打招呼。

我只好含羞的向他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我感觉非常的不好。刚结婚的时候我还后悔第一次见面太尴尬,但是后来我就不怎么在意了。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始终不会是我的。不管我们见面多么的糟糕,他也不会跑。

但是现在,他却跟我提离婚?是我幻听了吧?

我将电话拨了过去,等待的这几秒钟里,我的脑子很乱,什么都来不及想。

电话接通了,我差点儿愤愤的质问他,但想着片场那么多人在,我还是压低了声音,怒气横生的问:“陆震霆你什么意思?”

“离婚。”他还是那么淡漠的两个字。

我身上的血液瞬间都凝固起来了,大热天的我却觉得冷。我冷着脸说:“开玩笑还是当真的?”

“等你见到离婚协议书了再给我打电话吧。”他不等我的回答,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的大脑直接懵了,听口气不像是开玩笑,可是什么原因呢?

我抬起手来,手指抖了一下,电话再一次拨过去了。我是一个连死也要死明白的人,就算离婚,他也得告诉我原因。

但是电话一直到自动挂断,他都没有接起来。

我不服气,再打,然而还是一样的结果。

我气得骂了一句,正要打第三次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我顺手就接了。

“喂?”我口气不太好。

对方却很客气,是一个男声:“陆夫人,我是陆总的助理,您现在还在片场吗?陆总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要给您,我现在在路上,一会儿给您送过去。”

我的口气缓和了一点儿,但胸中还是憋着一口气:“到滨江盛世对面的咖啡店等我,我现在过去。”

“好。”对方很客气的应了一句,旋即挂断了电话。

我不快的呼出一口气,心中有疑问,但更多的是生气。陆震霆不接我的电话,铁了心要跟我离婚?

婚外情了?爱上别人了?如果是这样,看我不甩他几个大嘴巴。

我心中的郁气越来越多,一刻也等不了了,对导演组的人说了下现在有事,出去办点儿事儿后,又交代了下午的拍摄重点就急忙离开。

快要走出片场的时候,俞之的电话来了:“怎么了,听说你下午请假了,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去办?”

这是我最好的闺蜜,我们高中大学都在一个学校,她做了编剧,我是导演,我们搭档了几个片子。

她获得了一个最佳编剧奖,我执导的电视剧则得了最佳女配奖。我们两个在成就上不相上下,一直互相鼓励对方,要上进。

我心烦的说:“陆震霆要跟我离婚,离婚协议都让秘书送来了,我过去看看。”

对她我没有什么好瞒的。

大概她也很震惊,所以沉默了几秒才惊讶的问:“离婚?他没有搞错吧?”

我焦急的等在红灯下,期待它快点儿变绿,我好早点儿赶过去。回她:“我也不知道,先不跟你说了,等我弄清楚再给你打电话。”

“好,有什么事别冲动啊。“俞之不放心的又交代了一句。

我挂了电话,指示灯变绿了,我立刻冲出去。

赶到咖啡厅后,我喝了两杯咖啡,他的秘书才来。他的长相还算端正,五官也很俊气。我似乎在哪儿见过,但又想不起来是不是真的见过。

他先叫的我:“陆夫人,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文件呢?”我没有在乎这等待的时间,直接问了我在乎的东西。

他缓缓的从公文包里拿出来,递给我。

我急迫的拆开看,拿出里面的纸张,首先看到了最上方的“离婚协议”几个字。我的心脏一窒,强迫自己冷静的看下去。

内容很简单,大致有我们什么时候结婚的,以及财产分配。最让我受刺激的是,他居然在男方那里签字了。

我忍无可忍,直接将文件摔在桌子上:“他在不在公司?我现在去见他。”

秘书很平静:“在,您要不先给他打个电话?”

提到打电话,我更来气,他不接!我咬牙说:“直接过去。”

他是什么时候就计划好的?离婚协议书拟好了签好了字才通知我?这是有多么讨厌我,都不提前通知一下?

坐上秘书的车后,我的脑袋又乱了,但是却禁不住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生活。

那次见面后,我们又见了几次,聊了聊各自的兴趣与爱好后,确定没有很大的矛盾后,就决定结婚了。

仔细想一想,婚后我们也没有设么不和谐的地方。他上班,我拍剧,两个人都在家的时候,就一起吃饭,偶尔也回我母亲那里,晚上在一起也会缠绵。

结婚的这几年,我们没有大的争吵,就像所有小夫妻那样,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

之前我有怀过一次孩子,但是出了意外流产之后,他就说先不急着生孩子。

我养了一段身体后,就把精力投入到拍摄上。我的事业逐渐上升后,就变的忙了,他也没有再提生孩子的事,我也没有空去想。

所以他为什么提出离婚?是烦我了?还是在外面有人了?想到这个,我又有点儿烦躁。

半个小时候,我和他的秘书到了他的公司。前台告诉我,他在开会,让我等一等。

他的秘书只好抱歉的对我说:“陆夫人,您先等一等,陆总开完会就来找您。”

我只好压抑着怒气点了点头。

但是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他的会还没有开完,我气得直接冲进了他的会议室。

我的突然进入,让原本在讨论的会议室,突然安静了。

大家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有的人脸上还露出了厌恶的神色,而我却直直的看着陆震霆,不客气的说:“陆震霆,我等你一个小时了,这不是一件小事,麻烦你说清楚。”

我说完这句话,发现在坐的人脸上的不喜更多,但没有陆震霆,表情变都没有变一下,墨黑的眉宇间依然透着冷漠。

会议室里静得连一根针掉下的声音都能听得见,大家都屏住呼吸,没有乱说话。

陆震霆淡淡的看着我,薄唇轻启,说出的话却是对在做的各位高层:“麻烦大家先出去一下,我有事情要和她谈。”

他是总裁,他发话,没有人疑问,大家立刻动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短短的数秒,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我和他。他坐在长桌的顶端,我站在这端,我们就像要谈判一样。

气氛有点儿冷窒,但还是难解我心痛的气愤。我恨恨的说:“为什么要离婚?”

他朝后靠坐了一下,双手轻松的环在胸前,这个姿势很悠闲,就像谈判时十拿九稳的大商人。

他长得英俊,眉目出众,五官更是无人能比,只是不笑的时候会显得冷淡。但就是这种禁欲的气质,更加让人欲罢不能。

“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我……”我竟然一时语塞了,但是想到什么,我立刻反驳:“难道洗衣做饭带娃就是合格的太太?”

“我指的不是这个。”他又悠闲的说出了这句话。他穿着合体的西装,衬衫一丝不苟,架在一起的双腿显得修长,被西装裤包裹的那双长腿,也是有力而韧性。

我突然想到了他在床上的样子,那双腿也是这么好看,笔直有力。

呸呸,我在想什么?现在是提离婚的事儿。

我气呼呼的问:“那是什么?”

我能想到的只有他嫌我在家时间少,我们确实聚少离多,可是每次相聚再分离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还是一样在我额头上亲一下。

他指的不合格,到底是什么?难道是没有孩子?

就在我瞎猜测的时候,他问:“我们上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做|爱?我以为我听错了,定神之后,脸蓦地红了。虽然结婚了,也那个了,但是被他这么chiluoluo的说出来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我有点儿不自在的脸红了,但还是装作很正常的回答:“三……三个月前。”

这么回答,是我也不确定,上一次做爱是多久之前。

他看了我一眼,慢悠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在原地走了两步。我的视线又落在他的腿上,真的很长很直,很迷人。

他用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平静的说:“是107天以前。”

107?有这么多天吗?我有点儿心虚,但还是理直气壮的说:“这不都忙吗?提这个干什么?”

“这就是我离婚的原因啊。”他说的很轻松,就像是在和朋友闲聊一样。

我顿时被卡了一下,这……这是离婚的原因?

他踱了两步,又幽幽的看着我说:“夫妻X生活不和谐,这是我离婚的理由。你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在这方面不能满足我。”

我就像突然被空气堵住了喉咙一般,发不出声音。忽而觉得脸一阵红,又忽然觉得一阵白。

没有一个人把这么羞涩的话题说得如他一般优雅,但我还是气结的说:“你……下半身思考吧?”

他突然扯起了嘴角,像是在讽笑,但又像是在笑。不得不说,他的笑容很好看,但声音却是幽幽刺骨:“据数据调查,男人一周至少要做三次,才能缓解压力,也能使得身心健康,最少是一周一次。可是叶寄悠,你看看我们,一年几次?”

一年几次?我真被这个问题难到了,还真的用力想了想。发现……次数还不足他说的男人一个月的需求。

但我不承认,这是离婚的理由。我正要反驳,却没想到他沉下来,就像一个冷酷的铁人:“我不是要找一个妻子过柏拉图式恋爱,麻烦你出去,我还要继续开会。”

“我……”我羞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咬着牙气得转身就走了。

走出电梯,我才慢慢的冷静下来。我们那方面的次数太少?仔细想一想,好像是的。

不不,这绝对不是他离婚的理由,一定是借口,他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拿出手机,愤愤给他发短信:“如果这是离婚的理由,我!不!接!受!麻烦你想一个靠谱点儿的,比如你有外遇了,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相关文章:

做完下身连一起睡觉:办公室系列辣

爆乳家政妇 肉感的身体,啊好痛慢点太深了疼

在农村玩娘俩小说 教练 啊轻点 你好大_绝品老中医

前男友那个又大又长/在楼梯上一走一深做

【无广告】一纸荒年婚书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