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我的绝色大小姐》&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1-19 20:07 · 新商盟

也不管老刘答不答应,王熙一把抓起老刘的后衣领,接着就将老刘塞进了车里。

开车的时候,王熙偶尔看看车上的时间。

他是个办事效率很高的人,休息就是休息,工作就是工作,只要工作,他便要在最短时间内达到最大的效率。

时间应该来得及。

到了银行后,他拿出老刘的银行卡便直接取钱,“密码是多少?”

“王少爷,我真没有钱。”老刘一脸无奈。

老刘这两年确实在王家捞了不少,但怎么可能把钱给他?他得到的钱绝不是小数目,只要能保住钱,就算被王熙打十顿又如何?

就算王熙现在是叶家和王家眼里的红人,有着大少爷的身份,把他开除了也是值得的。

他心想,兔崽子,别看你身份比我高,想跟我玩心眼,还嫩了点。

“那好吧,我打电话告诉你老婆,你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小女人。”王熙淡淡道。

银行柜员吃惊的看着两人。

“我只有五十万!”老刘的脸色一瞬就变了。

“这两年我眼睛瞎了,不过心可不瞎,我确实是意志消沉,但是你做过什么我心里都清楚。我认为,也应该让你儿子知道知道,你给外面的小女人每月花好几万,拿回家里却只有几千,好像你儿子想参加夏令营,就跟你要五百,你都没舍得给吧?”王熙说。

“就剩下一百万了,他们总共给了我二百多万,一份是你大哥给的,一份是你二姐给的。”老刘的眼睛红了。

“你太不孝顺了,给小女人那边的丈母娘过生日,一出手就是一万的红包,自己的母亲过生日,哎………”王熙轻轻叹口气。

“还有五十万,是一个年轻人给我的,好像是盛世集团的高管,。”老刘说。

盛世集团,便是王家在京城的公司。

“还有没有了?”王熙眼神一变,一把拉住了老刘的衣领。

“王少爷,真没有了,我骗你不是人,我这卡里只有一百五十万,我只知道叶家的不少亲戚也拿了好处,轻雪的两个哥哥,好像除了拿了王家的钱,还另外拿了三份钱。”老刘几乎要哭了。

“那些人为了对付我,只收买一个司机就是二百多万,有这心思和闲钱做正事,做什么都该成了。”王熙深吸一口气。

这一刻在他的心里,是一道关系错综复杂的庞大脉络网,估计三年前他的车祸也不是意外。

“王少爷批评的极是。”老刘用力点头。

“取钱吧。”王熙说。

“是。”老刘再次点头。

很快,老刘从银行卡中取出了一百五十万,这一百五十万分别装在三个袋子里,王熙看见老刘一脸难过的表情,走出银行后笑了笑给了他一个袋子。

“王少爷,你这是?”老刘吃惊。

“赏给你的,以后对你的家人好点。”王熙大步走向奥迪车,将老刘一个人丢在了银行门口。

老刘看着王熙远去的车子,眼神渐渐变得复杂了。

接着,王熙去商场换了一套价值七万多的西服,花三十万买了一块劳力士的手表,从商场出来后,他又开车去了市里的明海一品酒店。

明海一品,市里最好的酒店,每天晚上都云集着各色美女和市里的企业家们。

此时的王熙,已经俨然一身富家公子的打扮。

毫无阻拦的便走进了富人们的酒会。

“你好,我叫秦书豪,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擅长投资和金融管理。”一名年轻人穿着商务衫,正恭恭敬敬的向每个企业家递名片。

“你好,我叫秦书豪,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擅长投资和金融管理………”看见王熙穿着光鲜的西装走进来,他立刻向王熙走来。

“…………”王熙隔着墨镜惊讶的看他。

这好像是想给他戴绿帽那个。

“我的公司就在市里,有什么需要欢迎给我打电话。”秦书豪很有礼貌的对王熙笑。

“你不是还有一个月就出国了吗?”王熙依稀回忆起他和叶轻雪的聊天记录。

“出国?出什么国?现在的钱多难赚啊,在国外花销太高了,还不如在国内稳妥点。”秦书豪说。

王熙迷茫的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秦书豪名片上印的某个不知名国外大学,他渐渐懂了。

真是个孙子!

原来这秦书豪是个骗子,他确实有着国外留学的身份不假,但他一定在叶轻雪那边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的,什么海外大投资人,在国外打拼累了,想回来度假休息两个月。还有一个月就回国了,赶紧出来见面吧,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他对叶轻雪的伎俩,绝对是很多假投资人骗小女孩的伎俩,将自己包装得年轻多金,其实过的是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他想占叶轻雪的便宜是一个原因,剩下的应该是看叶轻雪家里有钱。

王熙想不到明海市的圈子这么小,竟然这么快就看见了勾引他老婆的男人,他看着秦书豪的背影冷笑一声,原来他们两个是同行。

王熙马上就要做和秦书豪一样的事情了,从明海市这些有钱人的身上拉一笔投资,用他们的钱为自己赚钱。

富人们每晚举办酒会,大多是为了结交朋友,从朋友那得到没有的渠道,让赚钱的路子变得更宽。也因为明海一品酒店每晚聚集着不少富人,使得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儿想着嫁入豪门,每晚犹如蜂儿采蜜般在富人们之间游走,这种女孩儿叫做名媛。名媛多了,富人便更多,因为他们不止能得到生意,有时候还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所以这种酒会良性循环,一直在富人圈子中经久不衰。

王熙的眼睛治好时,他身上只有几千块钱,现在从老刘那抢了一笔,也才只有一百多万,这点钱是不足以找王家算账的。

他有办法。

他来到这个酒会也是为了做生意,但是他并没有着急结交富人,而是选了一个角落安安静静的坐着。

这一坐便是半个多小时,他看着富人们聚成几个小堆在一起聊天,也有的富人正在对美女狂撩。

他耐心的等候着,像是等待猎物的猎人。

墨镜下,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儿款款向他走来,这女孩儿五官标致,有着一张瓜子脸,盛装白裙下是纤细的长腿,气质还算不错。

怎么勾搭来名媛了?

王熙的心里不是很满意。

“姐夫,你胆子不小呢,眼睛都看不见了,已经是废人了,居然还敢四处乱跑,混入我们这些有钱人的酒会,来的路上没被车子撞到吗?”女孩儿声音刁蛮,言语中充满了恶毒。

这声音听起来很熟。

“你是谁?”王熙微微皱眉。

“我是你老婆的妹妹,沈佳瑶。”沈佳瑶翘起精巧的小鼻子,发出一声冷哼。

沈佳瑶,叶轻雪的表妹,王熙之前眼睛看不见,在叶家时要听声音才能对号入座,现在突然到了外面的酒店,只看长相肯定是认不出她的。之前从医院走出来时,因为老刘就在楼下等着,一看见他就不耐烦的催促,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老刘。

王熙开始打量起沈佳瑶,渐渐由脸上露出了笑容,叶家的这些亲戚他还没有见过呢。

“一个瞎子到这里凑什么热闹,还嫌给我们叶家丢的人不够,赶紧离开。”沈佳瑶神情一冷,小声对王熙说。

尽管王熙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少爷,家世不知道超过叶家多少倍,尤其是沈佳瑶,更是依靠叶家才能进入这种高端的酒会。但堂堂明海市叶家,为了抱王家的大腿,居然让叶家最美的女孩儿嫁给了一个瞎子,这件事在两年前的明海市可是爆炸性新闻,不知道多少人背后嘲笑叶家。

沈佳瑶也是因为王熙好一阵子不敢出门,即使她收王家礼物时从来没手软过,心里却深深的鄙视着这个姐夫。

沈佳瑶也是个美女,和叶轻雪相比还差了点,少了很多气质,但也算秀色可餐。娇嫩的模样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精巧的身材更是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我是出来赚钱的,离开什么?”王熙笑了笑,由身上拿出一根细杆香烟点燃。

“赚钱?笑死人了,就你这种瞎子还想赚钱?要是你这种人都能赚钱,我沈佳瑶都能成为世界首富了。”沈佳瑶冷冷的说。

“我是人残志不残。”王熙眼中是玩味的笑容,透过墨镜欣赏着沈佳瑶的身材。

他这小姨子很不错,不止是他的老婆比林可欣漂亮,叶家的女孩儿整体素质也比林家高。

“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再不走我要收拾你了。”沈佳瑶说。

“你说什么?一夜五百?”王熙突然大声说。

“什么一夜五百?”沈佳瑶的脸色立刻变了。

“一夜五百?这也太便宜了吧,你看不起谁呢?我前几天刚赚了一个亿,怎么会找你这种地摊货?这手表送给你了,赶紧走,别给我们明海市的企业家丢人。”王熙故意大声说着,同时摘下刚买的劳力士手表,向沈佳瑶手里塞。

“你有病吗?突然发什么疯?”沈佳瑶的脸红得不行。

王熙突然的大叫,立刻吸引来酒会不少人注意。沈佳瑶也确实漂亮,大家几乎都看着她,富人们露出了贪婪的眼神,美女们则是脸上写满嘲讽。

王熙不理沈佳瑶,强行抓住沈佳瑶的玉手,便将手表戴在了她的玉腕上,“年纪轻轻的,怎么能做这种事?这次算你运气好,遇见了我这种土豪。我这手表价值三十万,不要了,你拿回去留着也好,卖了换钱也好,以后别再来了。我前几天刚赚了一个亿,以后还会赚更多,如果有什么需要欢迎来我的慈善协会。”

“你简直是神经病!”沈佳瑶紧紧咬着嘴唇,脸红的像苹果一样,一巴掌就向王熙打了过来。

王熙只是身体一转,看似漫不经心的便躲开了她的攻击,接着耸耸肩膀对大家说,“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

“兄弟,没看出来你挺有实力啊,这么好的美女,也不想占便宜,就把价值三十万的手表送出去了。”一名有钱人笑了。

“不缺钱的。”王熙笑着说。

“做什么的?这么有钱。”有美女投来高傲的眼神,向王熙故作矜持。

“你们知道现在最赚钱的生意是什么吗?要怎样才能稳妥的赚钱吗?”王熙故意远离沈佳瑶,他已经把沈佳瑶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怕沈佳瑶跟他拼命,站在一名有钱人身边说,“想稳妥的赚钱,一定要遵守好这两样规则。第一,不计较个人得失,本着不赚钱的心态去赚钱。第二,想好百姓们的需求,本着服务社会的心态去赚钱。”

“你是做众筹的?”有人看着王熙侃侃而谈,向王熙提出了疑问。

“一等生意,有利无本,二等生意,有利有本,三等生意,有本无利,你们猜猜我是做几等生意的?”王熙故作神秘的微笑。

“你穿的最新款阿玛尼西服七万多一套,价值三十万的手表随手就能送给一个陌生女人,看起来真的很有钱,你应该是做一等生意的吧,做什么的?”有美女被王熙勾起了好奇心。

“你的眼光不错,奖励奥迪A6一辆。”王熙坏笑,顺手拿出奥迪车的钥匙扔给了美女。

美女接住了车钥匙,眼中快速露出难以置信,一边正在愤怒的沈佳瑶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整个酒会的气氛瞬间被王熙推向了高潮。

价值三十万的手表,价值五十万的奥迪车,王熙就像垃圾一样送人了,在他们眼里,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超级有钱人。

“…………”美女的男伴惊讶的看着她。

“李先生,我根本不认识他的。”美女赶紧解释,脸顿时变得通红,她心里被惊喜占满着,握着手中的车钥匙,实在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赚钱,就要紧跟着时代的步伐,抓紧百姓们的需要,在服务百姓的过程,赚得我们需要的利益啊。”王熙叹口气说。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是啊!”

“兄弟,你该不会和我一样,是骗投资的吧?”秦书豪眉头紧锁,王熙的举动,让他想到了很多一夜暴富的营销头目。

“骗投资?你是骗投资的?”王熙吃惊的看他。

秦书豪立刻闭上了嘴巴,意识到自己还太年轻,被王熙胡言乱语弄得晕头转向,说错了话。

“很抱歉,我和你不一样,从来不骗有钱人的投资。就算有人给我投资了,我也是凭着高超的商业头脑,良心的为投资人赚钱。不过想一想确实过瘾,前几天豪赚了一个亿。”王熙故作深沉,突然对服务员打了个响指,“今天的酒会,由我王熙买单了!”

“我去!”

“这小子虽然神神叨叨的,但看起来很有实力啊。”

“兄弟,你到底是做什么项目的?能和我们说说吗?就算你是拉投资的也没事,我手里有一千万闲钱,我给你投资。”一名有钱人急了。

“太少了,赚过一个亿,很难对一千万有兴趣了。”王熙说。

“…………”沈佳瑶、秦书豪和酒会的有钱人们…………

“那你到底是做什么项目的?能说说吗?”有钱人脸红。

“对不起,我只跟我的合伙人说。”王熙说。

“那么,我做你的合伙人好不好啊?”人群外,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听见这声音,酒会中的人们脸色一变,一个人躲闪不及,快速被那声音的主人推开,剩下的人赶紧为他让开一条路。

韩少杰,明海市最顶级大少,家产数十亿,手下养着众多打手,是明海市出了名的一霸。此时他怀中左右各搂着一名美女,脸色阴沉的看着王熙笑,一步步向王熙走来。

“臭拉投资的,骗钱居然骗得这么高调,你以为我们所有人都是蠢货?几天就赚了一个亿?现在我当你的合伙人,你告诉我吧,做什么项目赚了这么多钱。若是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别怪我今晚打断你的狗腿!”韩少杰死死咬着牙齿,由牙缝中挤出声音。

看见韩少杰突然来拆王熙的台,沈佳瑶和秦书豪露出了笑容。他们这些人都不是傻子,看得出王熙是拉投资的,只不过突然被他土豪般的营销方式砸懵了。

现在他无意中把韩少杰招惹了,估计今晚不死也得脱层皮。

王熙却是心头一喜,终于把今晚最肥的羊引出来了!

王熙之所以买七万多的西装,是为了有一身光鲜的行头,不被酒店的保安和服务员看不起,能顺利进入他们的酒会,并且得到酒会中有钱人们的尊重,可以公平的和他们对话。大声说沈佳瑶一夜五百,是沈佳瑶不识相的找他麻烦,刚好被他利用了,以沈佳瑶吸引整个酒会所有人的注意。

送沈佳瑶手表,送陌生美女奥迪车,也是假装成他很有钱,让有钱人们对他产生好奇,能不断的向他询问,勾起大家的好奇心。

现在他把韩少杰引出来了,很多人都认为他死定了。因为韩少杰可是个不好招惹的人,这富二代从小便飞扬跋扈,父亲是明海市第一,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看谁不顺眼,轻则言语辱骂,重则拳脚相加,局子里进去过十几回,韩家帮他赔了人不少钱。不过韩家有着几十亿呢,人家根本就不差钱。

他的身上仿佛自带着一团黑气,犹如瘟疫,一路走来所有富人们避之不及。

沈佳瑶和秦书豪的表情越来越喜。

韩少杰也确实不负众望,走到王熙对面两米距离,一脸阴郁的燃起一支香烟,“现在我是你的合伙人了,什么项目,告诉我吧。”

“好的,请跟我进里面的包间谈。”王熙微笑。

听了王熙的话,韩少杰歪着嘴巴笑了笑,便叼着香烟,从身上拿出钱包,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接着握成一个团,砸在了王熙的脸上。

“臭拉投资的,想让我们这些有钱人给你投资,帮你赚钱?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还想和我进包间谈,你有资格吗?这是我给你的打车钱,赶紧跪着把钱捡起来滚,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沈佳瑶捂住嘴巴偷笑起来,秦书豪也是激动得握紧了拳头。

果然是明海市一代大少,够气派,就该这么教训他!

“韩大少,你太浪费了吧?一百块钱也是钱啊,说不要就不要了。”王熙也没生气,笑了笑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

“让你跪下捡钱呢,没听见吗?是跪下捡钱!”韩少杰突然大吼。

沈佳瑶不禁被吓得娇躯一抖,秦书豪的脸色也是严肃了起来。

“拉投资的,你知道你这种人在我们有钱人的眼里是什么吗?连外面讨饭的都不如。讨饭的给几块钱还能高高兴兴的讨好,你们这些拉投资的贪心啊,张嘴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而且现在拉投资的十个里面有五个是假货,表面拉我们的投资,其实变相圈我们的钱。剩下的四个是废物,钱拿出去就是打水漂,根本看不见回报。”韩少杰咬着牙齿说。

“很抱歉,我是那最后一个,能帮你赚钱的那个。”王熙微笑着说。

“还不滚,也不跪下是吧?”韩少杰眯着眼睛叼着烟,又要从钱包里拿钱。

王熙心知肚明,这韩少杰肯定又要用钱打他了。他的钱很轻,攥成团打在脸上也不疼,只是有点刺痛。

他怎么可能傻乎乎的继续让韩少杰打?

论身份,韩少杰和他相比是远远不如的,他之前可是京城四大家族的少爷,家产碾压韩家十倍。

他没再理韩少杰,转身向酒会深处的包间走去。

“臭要饭的,在我们这么高档的酒会,居然还敢戴着墨镜,我去教训教训他。”韩少杰发出一声冷笑,推开身边左右两名美女,便跟着王熙向包间走去。

“韩大少,加油啊,一定要打死他。”秦书豪说。

“你连他都不如,都是要饭的,人家比你有野心,一千万都看不上,你却连一百万都要不到。你是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在我身后起哄?等我教训完他,出来就教训你。”韩少杰一双眼睛发红,转过身子指了秦书豪一下。

秦书豪的脸色快速白了…………

沈佳瑶捂着嘴继续偷笑。

这边王熙已经走进包间了,大概十几秒,韩少杰也跟着走进了包间,顺便把包间的门反锁上了。

“说吧,你想怎么死?”韩少杰眼睛发红,狰狞的笑了笑。

“你真的不想听听我的项目吗?”王熙笑着看他。

“听你吗!”韩少杰大吼一声,向王熙冲了过来。

“疯狗。”王熙抬起皮鞋就是当胸一脚。

论打架,王熙在京城时还没怕过谁,富人最怕的就是子女被绑架,所以王家从小便请来华夏武术名家收他为徒,悉心教他武功。到国外后,王熙更是迷上了西洋拳和格斗术,之前为了试试自己的实力,去东京参加过K-1比赛,差点就拿到了冠军。

韩少杰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他猝不及防,被王熙一脚踹中胸口,当场就狠狠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定在了门上,差点被王熙踹得从包间穿出去。

韩少杰从小家里就有钱有势,一直是他打人,什么时候被别人打过?他看见王熙一脸的淡定,愣了愣,捂着胸口痛苦了几秒,大骂一声又向王熙冲来。

这是一条疯狗,王熙知道,想让这种疯狗公平对待自己,就绝对不能惯着。

他也不客气,一脚踹中韩少杰的膝盖,韩少杰才噗通一声摔倒,他便以皮鞋对准韩少杰的肋骨狠狠踢了两脚。

肋骨是人体七大弱点所在,被人结实得打中,滋味生不如死。王熙又是个练家子,这两脚每一脚都很有穿透力,直接震荡到韩少杰肋骨后的肝脏,韩少杰立刻痛得喘不上气了。

“居然敢用钱砸我?和我相比,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敢对我出言不逊,你们韩家也算富了三代,你也是个贵族了,你爸妈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吗?”王熙冷冷看着他。

“我草………”韩少杰还是不服,忍着痛踉跄爬起来,又要向王熙出手。

王熙快速向前踏一步,抱住了韩少杰的脑袋,当韩少杰努力挥舞双手要打他时,他将一只手臂横在韩少杰的喉咙前,另一只手臂别在手腕前,一招断头台快速让韩少杰窒息,脸上面无表情。

“………”韩少杰只感觉整个人痛苦的不行,身上顿时没有了力气,他咬着牙要继续打王熙,但怎么打都伤不到王熙。

十几秒后,他突然感觉到死亡的恐惧,心里快速变得害怕了,用力拍王熙的身体。

“服了吗?”王熙脸上没有表情。

“………”韩少杰轻轻拍王熙的身体。

“我感受不到你的诚意。”王熙说。

“………”韩少杰轻轻抚摸。

王熙这才松开了韩少杰,韩少杰躺在地上,赶紧贪婪的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你们这种人啊,就是家里条件太好了,爹妈给惯的。被你欺负的是我还好,如果是普通人怎么办?”王熙转身打开了包间中一瓶红酒,向高脚杯中倾倒三分之一,转过身子西装革履的摇晃酒杯,看着韩少杰冷笑。

韩少杰脸色难看的躺在地上不说话。

“包间里没有声音了,是不是那小子被韩大少打死了?”包间远处,酒会中的男女们目视着包间这边,不敢接近。

“他运气不好啊,招惹了谁不好,居然招惹到韩大少,咱们明海市的谁不知道,韩大少可是条疯狗。”

“就算不死,估计他也被韩大少打成了半死,以后没法在明海市混了………”有人惋惜。

“好!”沈佳瑶和秦书豪突然异口同声的大叫。

相关文章:

女朋友不听话带憋尿锁:高质量肉宠文到处做

【穿越重生】熹妃传小说在线阅读,熹妃传完整版

男技师打蝴蝶啥意思~打过的友情炮

巨龙摩擦红肿的花液溅|被摆成跪趴羞人的姿势公主

棱镜成像原理,全站仪棱镜原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