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何所寄全文章节/深情何所寄小说无删节免费

2021-11-19 20:17 · 新商盟

在她的淫|威下穿上了一条性感的裙子,别提多别扭,就像在正式的场合穿着居家服一样。

他看完我爸后,我妈就拉他到沙发上坐。她一个字都没提我们要离婚的事,对他还是笑呵呵的,问他一些工作和生活中的事。

我妈说:“我跟寄悠商量好了,你们今年就生一个孩子,她也同意了。”

我看见他的表情僵了一下,看吧,这就是要离婚的男人的表现。

我满眼火气的瞪着他,他却平淡的说:“看天意吧。”

我妈又说:“哪儿能看天意,还不是看你们自己,你们努力一下,我一直盼着抱外孙呢。”

我看见陆震霆有点儿烦躁了,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找了个借口:“妈,我先上楼去换衣服。”

“好,换一套舒服。”

这是亲妈吗?让女婿换衣服不让女儿换衣服,担心女婿不舒服,就不把女儿放在心上了?看来这才是她亲儿子吧,我是捡来的。

就在这时候,我妈说:“寄悠,你不是也想换吗?一起上去。”

这……时候才想起我了?但我看见陆震霆的眉头敛了一下,好像是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我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直接说:“我穿这身挺好的,换什么换?”

我妈又掐了我一把:“在家还是穿家居服舒服。”

真是说白的是她,说黑的也是她。我只好在她的淫|威下,和陆震霆一起上楼换衣服。

我家的房间里都有我们的衣服,因为我们有时候也在这里住。

陆震霆拿了衣服就向洗手间走,然后还锁上了门。

我:“……”果真是要离婚的节奏!换个衣服还锁门背着我!!我气得把衣服扔在床上,等他出来后我也去里面换,恶心恶心他!

哪想,他出来后看也没看我,径直朝隔壁的书房走,当我是空气。

我气得都要喷火了,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把门摔得砰砰响,但他依然像没看见一样。

这男人啊,心里没有你,眼里就不会有你。

我刚换完衣服出来,我妈就来叫我们吃饭。我这次没管她如何拿眼瞪我,直接走下楼了,才不伺候那大爷。

我气呼呼的坐在饭桌边,拿起碗筷直接开吃。我妈这时候走过来拍了我一把,教育道:“还有没有点儿规矩?”

我反嘴道:“怎么没规矩了?这是家里,又不是外面,这里又没外人。”

老妈被我呛得说不出话,只是对陆震霆笑笑。

他一张冰山脸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开饭了,我不快的闷头吃着,老妈和她儿子快乐的聊着,爸爸偶尔也参合几句。

我闷闷的拿起手边的一碗汤喝,喝了两口,感觉味道有点儿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继续喝。

我听见老妈也在招呼陆震霆喝汤,还十分热切:“震霆,喝的看看,这是我下午熬的,不知道好不好喝。”

陆震霆又是不情不愿的喝汤,我实在看不下去,他要觉得在我家待着不高兴就回去啊。

就在这时候,老妈手中的汤忽然洒到了我衣服上。我惊得哗啦一下站了起来。

老妈连忙道歉:“哎哟不好意思,手滑,你快上去换件衣服,这脏衣服穿着多难受。”

一碗汤全洒在了我衣服上,当然不好受。我郁闷的敛着眉上楼,但我觉得挺奇怪的。家里开着空调,为什么还觉得热呢?难道是刚吃了饭的原因?可是为什么喉咙又觉得干呢?身体里像是要喷出火。

我快步的向楼上走,想着去房间洗一个澡,再喝一杯冰水就不热了。

我急着进去洗澡,也没有将房间门反锁。等我洗完出来后,发现陆震霆站在房间中,他正在解领带。看着他修长的脖子侧着,我的喉咙忽然一紧,更加的热了。

我撇开眼说:“你来干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那双眼里似乎带了某种占有的力量。但他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撇开了眼。

我心中来气,但也没有跟他争什么,急着出去喝冰水呢。谁知道快要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腿一软,人直直的向前载去。

我吓得瞪大眼睛,他却眼疾手快的,长手一伸,直接将我接在了怀里。

我就这样扑在他怀里,肌肤相触的那一刻,我的脸像火烧,我感觉他身上的温度也不低。

我的心在这时候跳得很快,大脑告诉我要离开他的怀抱,但是手脚却不停使唤。我的脸贪念的在他的胸前蹭了蹭:“我热。”

我感觉他下面顶着我,我更热了,那个地方强烈的需要被占有。

就在这时候,他一把推开了我。我被狠狠的摔在了床上,忽然就醒了。

明白过来后,我又是委屈又是气愤,红着眼说:“陆震霆你推我?”

好好的不能松开我吗?是有多嫌弃这样推我?我越想越委屈,竟然流下了眼泪。我又热腿又没力气,还这么难受他居然推我?

我看见他一脸的烦躁,扯了扯领口后,他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他推了我就想走?我更加不满,坐在床上大哭道:“你给我站住!”

原本已经到了门边的他,站住了。

我当然不肯让他离开,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直接揪住他的衣服,哭着说:“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想打我?”

他不快的敛着眉,甩开我的手:“没有。”

“那你就是想打我,不然你推我干什么?”我两手抓住他的腰,把他按在门上。虽然我已经快要热炸了,但这事儿必须说清楚。

我看见她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我也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下一秒,我的动作把我自己都惊呆了。

我抽出他裤子里面的衬衫,直接将两只手贴在他腰上,并且滑动着。

他愣了,一动不动,惊愕的看着我。

我也愣了一秒钟,但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的肉好冰,我需要这种温度。我的手直接向他的胸脯摸过去。

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说:“你干什么?”

我又愣了,下意识的说:“摸你啊。”

下一秒,他直接掀掉了整个衬衫,靠在门上说:“这样才方便。”

我看着他大片大片的肌肤,就像看到了雪一样。整张脸又贴了上去,还在上面不停的蹭着。但是我也热啊,我不舒服的动了一下。

他眼眸沉沉的看着我说:“叶寄悠,这是你自找的。”

我只是想要他帮我解火,勾着他的脖子,迫切的说:“快帮我。”

我意识到我可能是吃了什么药,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要他帮我解火,我不受控制的来找自主权,掐他,挠他,咬他。

我每抓他一下,他就像要把我刺穿一样。这种暴力式的冲刺,竟然让我很愉快,我希望他更猛烈更狠一点儿。

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多久,我累到没有力气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这是我妈家。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我一阵头痛。怎么就……缠绵起来了呢。

想到昨天的反应,我瞪大了眼睛,吃了药!我也没吃什么,就在家里吃了饭,谁在饭里下药?

联想到老妈,我又头痛的皱眉了。为了我和陆震霆不离婚,老妈真是连女儿都豁出去了。

我动了一下,发现四肢百骸疼得像断了,特别是下面,好像裂开了。

我烦躁的敛着眉,陆震霆这时候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他还是西装革履,不过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一套。

他像是随时可以出现在会议桌上一样,时刻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我撇开了眼,他昨晚太过分了,弄得我全身都疼。不是要离婚吗?干嘛还要我?

突然,我想起他在霖市待了三天,和别的女人缠绵,立刻瞪向他。

他还是一脸的冷漠,似乎没有看到我的怒火。

“把水喝了。”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陆震霆,你还有脸碰我?”我狠狠的讽刺他。

他脸色平静,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一双眼深沉不见底:“好像是你主动的吧?”

这声音清冽,还带着点儿讽刺。

“你……”我一时又卡壳了,想起来我勾着他,让他帮我解热,脸又红了。但我不肯认输的说:“那你应该推开我啊。”

他勾起了嘴角,似笑非笑:“投怀送抱,我为什么要推开?”

“你!”我再一次被他气得说不出话,顿了一秒愤怒道:“你还真是来者不拒啊,上了这么多女人,也好意思来碰我,你让我感到恶心。”

他似是心情很好,脸上带着寒魄的笑意:“上了……很多女人?多少个?叶女士你帮我数数。”

这人真是不要脸,这种事还和我讨论。我气呼呼的说:“你上了多少个女人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的眼睛。”

他又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走到我床边,把水放在床头柜上说:“喝口水吧,昨天晚上你嗓子都叫哑了,不疼吗?”

我却只想到他上了别的女人又来和我亲热,满肚子的怒火,拿起床上的枕头扔向他:“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让我恶心,我要去洗澡,以后最好不要碰我。”

我却只想到他上了别的女人又来和我亲热,满肚子的怒火,拿起床上的枕头扔向他:“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让我恶心,我要去洗澡,以后最好不要碰我。”

他却没有躲,捉住我的手说:“叶寄悠,你以为我出差去干什么?”

“我管你干什么?种马!”我气愤的挣开他的手。

他顺势松开,表情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水我放在这里了,你嫌我脏,最好喝下,别让我在你身体里留下什么细菌,昨晚我射到了里面。”

想到“细菌”两个字,我快速的拿起水喝下。和这么多女人搞过的,万一有病怎么办?

他站在床边,表情淡漠:“不要再找人跟踪我了,我不是去会女人,你的那些探子,就算跟一年也不会查出什么。”

他知道我在找人跟踪他?我的脸突然烫了起来,好丢人。不过没有女人不会怀疑自己的老公离婚,不是因为出轨。

我又理直气壮的说:“跟踪你怎么了?抓住你的把柄对离婚有好处。”

“随你。”他淡淡的哼出两个字。

我突然觉得胃里不舒服,想吐。连忙跳下床,朝洗手间跑去,趴在洗手台边就吐了起来。

为什么想吐?难道是被病毒感染了?都是这个死陆震霆,我恨死他了。我抓着洗手台恨恨的想。

吐了一会儿,只把喝下去的水吐出来了,其他什么都没有。

走出来的时候,我脸色苍白。他站在房中还没走,蹙着没脸色也不好看。

我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看吧,我说吧,你在外面乱搞,传染给我了,我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说了我没有和别的女人乱搞。”他不耐烦的又重复了一遍,但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就像深林中刮出来的凉风。

我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我还是有一点儿高兴。

忍着痛洗刷完换衣服,老妈喜笑颜开的来叫我们吃早饭:“震霆今晚还在家里吃饭吧,我已经买好了菜。”

我瞥了他一眼,莫不是晚上老妈又有计谋,要把她女儿再卖一次吧。

老妈这时候掐了我一把,疼得我差点儿倒地。我只好在这种淫|威下帮助她说话:“晚上就在这里吃吧,家里都没有收拾。”

他淡淡的说:“再看,公司有事。”

他转身就向楼下走,边走边说:“吃完我送你去医院。”

老妈给我使眼色,问我为什么要去医院?

提起这事儿我又一肚子气,还不是她,给我下什么药,让我和他亲热。

但我没有把实情告诉她,只说:“去检查一下,看看我们是不是能生孩子。”

老妈立即笑了,高兴的说:“哎呀好事儿呀,快去吃饭,吃完就去!”

我无力吐槽她,吃饭的时候她又在叨叨让我们赶紧生孩子。我就瞪着陆震霆,生怕他说错,哪像他还是那副不在乎的表情,淡淡的应付。

我心里就又有点儿火了,果然是要离婚的男人,连孩子都不在乎。

坐在他车上的时候,我气呼呼的,一直侧着头看窗外。他一直看着前方,语气冷淡:“医生已经约好了,是齐修。”

顾齐修是他朋友这个我知道,我也没什么意见,用鼻孔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到了医院后,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完全没有顾及到我,就像是路人。

看看别的丈夫和妻子,要么丈夫扶着妻子,要么挽着妻子,要么并排走。只有他,像是我的仇人。

医院人很多,但因为他给顾齐修打了电话,我们就直接去找他。

我们到了一间监察室,顾齐修穿着白大褂,带着无框眼镜。他长得很周正,也很高,但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点儿冷漠。

他跟我打了招呼后,就叫我进去躺着,由女医生给我检查。

我进去躺下后,听见顾齐修说:“我们出去说。”

陆震霆“嗯”了一声。

我也没想太多,他们是朋友,出去聊天也很正常。

女医生给我检查后告诉我:“没有什么问题,我给你开一点儿药,回去擦一下,这几天就不要同房了,以免伤口感染。”

我又是一阵尴尬,连忙点头道谢。拿着她开的医药单就出来了,但是没有看见陆震霆。

我又在走廊上找了一下,还是没找到。

我就打他的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我有点儿烦躁,这两人去哪里了?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安全通道里有脚步声传来。

没过几秒钟,安全门打开,陆震霆率先走里面出来。

看见我后,他的脸色变了一下,顾齐修的目光也从我脸上移开。

这两人说什么话呢,要去这么隐蔽的地方。我探究着陆震霆问:“你们谈什么?”

“没什么。”陆震霆淡淡的回答。

我低头看见他西装裤的口袋鼓鼓的,里面就像装着什么东西。

他发现我在看,自然的把手放在里面,就像是在掩饰什么一样。

我很好奇,但又不好当着顾齐修的面问,这样会显得我管得太多。我故作镇定的移开眼说:“你们谈完了吗?”

顾齐修说:“谈完了,我先去上班。”他又对陆震霆说:“有时间再联系。”

陆震霆随性的点了点头,他又对我点头说再见。我客气的对他说:“有时间一起吃饭。”

他应了一声就走了。

陆震霆看着我手中的取药单说:“单子给我,我去拿药。”

我也没有和他客气,就给他了。

他在二楼药房排队拿药,我就在后面的椅子上坐着。

俞之的电话这时候打来:“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我心累的说。

她又好言相劝:“别太冲动,有事慢慢说,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人。”

我挑了一个白眼:“肉眼是看不到人的好坏的。”

俞之那边有事,也没有和我多说,嘱咐了我几句就把电话挂了。刚好,陆震霆取完药,我们就一起离开。

这一次是我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

下手扶电梯的时候他说:“我送你回家。”

我没有反驳,今天再休息一天,明天去剧组。昨天晚上的事,让我浑身酸痛。

刚刚要上车的时候,他冷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离婚的事考虑好了吗?”

我的火噌的就上来了,昨晚才刚做过那事,今天就提离婚,真是拔diao无情。我气得咬牙切齿的说:“没有考虑好。”

我转身就朝路边走:“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刚好开来一辆计程车,我拉开车门就气匆匆的上车,让司机开车。

我越想越生气,狠狠的砸了几拳车座椅后,气呼呼的干坐着。

我妈见我一个人回来,还一肚子的气,问:“怎么了?”

“他要跟我离婚。”我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上楼。

回到房间后,我发疯的把他的衣服全部从柜子里扒拉出来,扔在地上。

“离婚!先让你无家可归!”我简直气疯了。

我听见我妈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震霆,怎么又在提离婚的事?寄悠哪里不好?你说,我们让她改。”

“她……”

我竖起耳朵也没有听见他说什么,只听见我妈妈努力的干笑着:“这都是可以改的,我和她好好谈一谈。她不想和你离婚,你没看见她刚才回来伤心的都哭了。”

谁哭了?我妈真会瞎说。

我听见陆震霆说:“我先去公司。”

又听见我妈说:“晚上早点儿回来,被太累了。”

之后我就听见他的车子离开的声音。

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我突然就像失去了思想的木偶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多久,我就听见我妈气呼呼的脚步声,她跑到房间来径直揪着我的耳朵,恶狠狠的说:“震霆都说了你不能满足他,我都说了让你不要把所有的时间投入在拍戏上,家庭才重要,你就是不听。要是他和你离婚了,你就没我这个妈了。”

我疼得吸气,但又没话反驳,这果然不是亲妈,不过我不肯认错,找借口说:“他在家的时间也不比我多。“

“那你就不能去他公司?出差就跟着他?我看你是要我每天都给你下药。“

提到下药我就又一肚子的气:“你还好意思说,你哪里来的药?赶紧给我扔了,这不是什么正经药。”

老妈松开我的耳朵说:“不想我给你下药就主动点儿,这事儿你又不吃亏。”

我是不吃亏,可是他睡了我就跟我离婚那我就亏大了。

老妈气势汹汹的说:“赶紧给我把地上的衣服收进柜子里,中午之前没弄好,你就不许吃午饭。”

我看见一地的衣服,瞬间泄气。

老妈又说:“中午给震霆送饭去。”

“他又不是……”我的话还没说出来,老妈就拿眼瞪着我,我就没往下说。

老妈转身下楼的时候我问:“他刚才回来干什么?”

难道还怕我自杀?这样想想,他也不是没有良心。但老妈的回答,更加让我感动。

老妈很铁不成钢的说:“他来给你送药。”

相关文章:

热文《婚情难负:前夫请走开》小说【电子版阅读】

腰身猛地一沉他冷冷/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

我要吃你身上的馒头:捏胸上两颗樱桃的滋味

男生被绑架虐蛋_寡妇的批很痒

完结版 许星辰邵怀明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