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至强王者归都小说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2021-11-19 21:21 · 新商盟

“在北江市,能打的,老子照样能把你丢到局子里去!”

他稍稍镇定了一下,脸上恢复了笑容,只是惨白还在:

“诸位,今天的商业合作会议以遗憾而告终,现在诸位请回吧!”

他瞥了一眼地上石螺的尸体,淡淡的说道:“把尸体送到石家去,顺便告诉他们今天大厅的事情。”

“是。”

周山看了一眼身边的保安,淡淡的说道:“马上打电话给马队,说是有歹徒入室杀人……具体的,你懂的。”

“是!”

………

“大少爷,你赶紧跑吧,杀了石螺,你会很大麻烦的。”

出了别墅的门之后,千伯赶忙的走了上去,拉住左擎宇的手,说道:“我还能撑住,你赶紧走吧。”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快步走上前的时候,在人群中的黑脸,大腿上的肌肉已经紧绷,像是一条随时都扑上去厮杀的老虎一样。

但他看到左擎宇轻轻摇头之后,紧绷的肌肉也是松懈了下来,走了上去,拉开了车门:“统领!”

统领这个名词,是内部专用的,外部人是听不懂的,所以千伯根本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

“大少爷,你还是赶紧走吧,离开北江,好好找一户人家娶妻生子,要不然……”

千伯眼神忧虑,他很怕这个大少爷也是遭到了其他家族的毒手。

“没事。”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看了一眼肖翔,淡淡的说道:“查到了什么没有?”

“统领,我打听到说秦筱似乎是被姜家的人带走了!”

姜家,北江市又一大的豪门,其底细并不比周家差多少。

“哦?”

左擎宇微微一皱眉,看向身旁的千伯。

“大少爷,你……”

千伯吓了一跳,还以为左擎宇这又要跑到姜家去杀人呢,这样做的话,可是会……闹出大事情的啊!

到时候,哪怕是出了北江市,只怕也……

“先去云海别墅吧。”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

军部的东西,不方便透露给千伯,但怎么说,也要给他一个落脚点。

“是。”

云海别墅,是左擎宇这十四年来,麾下的唯一一座别墅,乃是秦家家主秦天成当年在他离家入伍之际,归在他名下的。

车子离开了市中心,往东边而去,最后停在了一栋高大的别墅之前。

“有人在里面?”

左擎宇扫了一眼,看向千伯,问道。

“没有人啊……”

千伯也觉得奇怪,这个别墅自从大少爷进入部队之后,就没有再住过人了,怎么看着大门都是开的?

“进去看看。”

左擎宇下了车,肖翔和黑脸影形不离的跟在他的身后,而那病秧子,依然是坐在车上,话都不说。

这让千伯觉得很奇怪。

两个精壮的男子,再加上自家气质不凡的大少爷,怎么会那一个病秧子,混在一起了呢?难道都是部队里的吗?

“终于把这些鬼东西丢出去了,呸,这死了的秦家人,也浪费了这么好的一栋别墅。”

像是丢垃圾一样,把两块墓碑从手里丢在别墅院子垃圾桶里,女子还在落地的墓碑上,吐了一口唾液,脸上露出极度嫌弃之色:“要不是这云海别墅,是北江市最豪华的别墅之一,我还真不见得跑到这晦气的别墅来住。”

“捡起来,擦干净。”

淡淡的声音,从微笑收敛的左擎宇嘴里响起,这一气质不凡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加上那话语声音,顿时吓到了周雪,她赶忙的退后到门边上,半关着门,指着左擎宇,问道:“你是谁?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周家的地盘,你跑过来找事,可是挑错了地方。”

她以为是有人跑来,想要泡她,毕竟,当初她也算得上是北江大学的校花了。

至于说抢别墅,她还真没想过,尤其是,如今周家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豪门。

“周家……”

左擎宇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

他蹲下身子,捡起那两块墓碑。这是他的养父秦天成和二弟秦云的墓碑。

“喂,你跑过来做什么?”

看着左擎宇面色不善的往自己走来,周雪也是被吓得不轻,脸色有些发白的,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喊着:“我告诉你,我可是周家的人,你敢对我……”

“吵死了!”

一个耳光迅雷般的打在了她那张白嫩的脸蛋上,身体像是沙包一样的飞摔在了地上,脸上的五指山已经变得紫肿了起来。

“你……”

周雪呸了一口吐出了血水,还有几颗泛黄的牙齿从里面掉了出来。

她抬起手指着左擎宇,想要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被一把撞开了别墅大门的黑脸,一脚踩在了脸上。

“别让她跑了。”

“我先祭拜父亲和二弟。”

左擎宇在别墅里抽出两张纸巾,把墓碑擦拭干净后,放在了门前,祭拜了三下。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北江市可是周家的地盘,你这样做……啊!”

看着黑脸要把自己押跪下,顿时周雪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些人不知道周家的厉害,赶忙的喊道。

但她的话,并没有说出多少,便是被肖翔一脚踩在了脑袋上,额头彭的一声磕在了地上。

清晰的血痕从她的额头滴答落在地上。

看着流出的血迹,周雪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血?

“你们死定了,我一定要让你们走不出这里……啊!”

肖翔面无表情的又是一脚踩了上去,对于这样的女人,他觉得用手扣着都嫌脏。

“第三个头。”

周雪被黑脸扣押跪在地上,脑袋被肖翔踩压了三次,向那墓碑磕头祭拜了三次。

左擎宇缓缓转过身,淡漠的眼睛看着周雪:

“三个头磕了,该送你,上路了……”

他的手上多出了三根点燃的紫香。

周雪大惊失色:“你,你,这是法治社会,你……还真敢杀人?”

在话语落下的瞬间。

紫根进,血红出。

周雪的喉咙瞬间被刺穿,染红了紫香。

“父亲,二弟,擎宇没有拿一只公鸡的血给你们祭拜,暂时将就用着这黄眼狗的血了吧。”

轻声落下,左擎宇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走进了别墅:

“送到周山的家里去。”

“是!”

周家。

周山刚准备去找姐姐周燕,可才走到一楼的他,全身骤然间冰凉了起来。

他的妹妹周雪死了!

被人刺破了喉咙!

尸体被丢到在了他的别墅门口!

“她不是去云海别墅了吗?怎么会死了?”

手下回答道:“是今天那个秦家的少爷,杀的……”

脚上升出一股凉气,周山再也坐不住了。

杀他妹妹周雪,这似乎是让他感觉到死亡来临的恐惧……三天后,死的人就是他了!

“马队来了没有?”

问话刚一落下,便是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警服的男子,他剃着板寸头,似乎带着一股硝烟的气息,眉间有着几分颓色。

他正是北江市警局刑侦队长,马天。

“周总,你说这里有人行凶?”

周山朝着手下挥了挥手:“带马队长去取证。”

马队挥了挥手,身后便是走出几个人立刻跟上去取证。

“具体说说什么事吧?”

周山走上前递给他一根烟,说道:“马队,我知道是谁杀的。”

“哦?”

马队眉头一皱:“那你们,为什么不把凶手控制在现场,反而让他跑了?”

周山苦笑道:“那个杀人狂把我们雇佣的保镖都废了,还杀了石家二爷,还有我妹妹周雪。”

“什么?又杀了一个人?”

马队两根手指掐掉还没抽几口的烟,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死了两个人?”

每一起命案都是非常大的案件,而在这素来安逸平静的北江市,一天之间竟然……出现了两起命案?

这是怎么回事?

“马队长,这个杀人者是已覆灭的秦家大少爷,他这一次回来突然杀人,有报复社会的嫌疑,我建议马队,还是速速去逮捕凶手。”

周山心中更怕的是,万一左擎宇知道警察要抓他,立刻跑来杀他的话,那可得不偿失了。

“他现在在哪里?”

事关重大,如果这个嫌疑人真有报复社会嫌疑的话,那他们还真要速速去抓捕归案,以免危害社会。

“我妹妹周雪今天是在云海别墅,准备入住,可现在她的尸体被送到了我家门口……有可能那个人是在云海别墅。”

马队一挥手:“立刻去云海别墅。”

周山怕马队懈怠,在他转身之际,还喊声道:“马队,这个左擎宇如此嗜杀,指不定还是国际通缉犯,你们可要小心啊!”

“国际通缉犯!?”

瞳孔一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队长眼中浮现出了一抹冰冷,他顿住脚步,沉声道:“此事,本队长定然会全力布置抓捕,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看着远去的三辆警车。

周山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三天?给我三天的准备时间么?我只需要一点儿小手段,便是把能把你弄死。”

……

“在秦家覆灭前五个月,姜家似乎跟秦家提过亲,但被拒绝了。”

把千伯安排在别墅里,左擎宇和黑脸、右护卫肖翔回到了车上。

一直坐在车后排没有下的病秧子忽然开口说道:

“强制恢复网络上的信息,我查到了这一点。”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那就去姜家找找。”

“是!”

车窗升上,在黄昏的天空中,车辆往郊外姜家的老宅驶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从市中心急速开往云海别墅的一行刑警队,也是飞速行驶,恰与之错过。

“左擎宇,一岁时在秦家注册的户籍,是秦家的养子,归于秦天成的名下。”

“初中毕业时曾是北江市中考状元,并在一年之内学完了高中学科,在秦家的帮助下考入了部队之中。”

马队的副手是一个叫做冷冰冰的女警。

她看着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的资料,顿时小嘴微微张开,有些惊讶:

“这个人也不像是,报复社会的人吧?毕竟这么强的学习力,也是……”

她看着马队没有回话,顿时也是知趣的闭上了嘴巴,目光重新落在了屏幕上,却也是没有说半句话了。

“怎么不继续往下念了?”

马队睁开眼睛,看着她,淡淡的问道。

“马队,这个左擎宇,从十五岁入伍之后,信息就一片空白了。”

顿了顿,冷冰冰把电脑转过去,屏幕对着马队,说道:“不过,他的头像面部资料却是在十四年前更换的,根据时间上,应该是他入伍的时候。”

“你看这里……”

她指着屏幕上,显示着头像更改日期。已经是九年前的了。

“十四年前?”

眼神微微一凝,马队长沉声道:“一般情况下,未满十八岁的人头像都是在五年之内必定改一次的。”

“哪怕是入伍,也会更换。”

在马队知道的特殊情况下。

有两种情况是不会更换头像。

第一种是已经牺牲,户籍还没有注销的情况下。

第二种则是……如周山所言这般的,通缉犯!

“去通缉犯名单查一下左擎宇。”

冷冰冰立刻调开了通缉犯的查询系统,选择了名字查询,却是一无所获。

没有一个通缉犯是叫左擎宇的。

“杀机果断,这样的人,不是当过兵的,那就是通缉犯了。”

马队长一时也调不到左擎宇的资料,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有资料,那更好,直接抓不就得了?

“全速赶往云海别墅,包围别墅,不要让任何人离开。”

“是!”

……

姜家位于北江市的郊外,距离云海别墅大概有三里的路程。

天色渐渐的变得黄昏,仔细一看,却感觉天上的残霞,像是喷洒的血红,非常的绚丽。

车窗紧闭的奥迪车停留在了姜家门前,原因是前方都是人群。

“统领,这里似乎也在举办什么仪式?”

左擎宇扫了一眼,直接下车:“不管他们,我们直接进去。”

左擎宇的气质不凡,刚一下车,便是被诸多名媛看上,一个个眼中都是冒出了狼光:

“这是哪家的公子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看这车牌,好像是燕京的吧?莫非是燕京的豪门?”

“这家公子面生的很,不知道是燕京哪家的公子啊....”

左擎宇丝毫不顾,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之后,缓步向别墅之内走去。

“先生请留步,请您说一下您的身份,这样您才可以进入。”

保安老早便是守在这里,别墅之中,不是同为豪门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左擎宇虽然气质不凡,但,气质不凡的人,也不一定是出自于豪门的。

外边的这一诸位,那一个的气质是凡的?都是一些一流家族的名媛大少,但,这些人,可没有进入别墅的资格,只能在外边攀谈凑凑热闹。

左擎宇单手拎起保安的衣领,在诸多大少的诧异目光之下,像是丢垃圾一样的把他丢了开。

别墅外的院子一共有数十,近乎一百来人,原本那热闹的攀谈声,也是在这一刻,彻底的凝固,陷入了死寂之中。

他,他,这个气质不凡的男子,他在做什么?

他,他竟然,他竟然把姜家的保安,当垃圾一样丢开了?

他这是在……找死吗?

还是……这个人,是一个疯子?

“站住!”

别墅门口的确是站着一个保安,但在其中,也是有着其他的保安存在,这也就是防止其他人硬闯进来的。

他们堵在门口,瞥了一眼左擎宇,眼中透露着一抹高高在上:“小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身为姜家的成员,哪怕只是姜家的保安,他们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因为,姜家可乃是与周家并列的北江市豪门,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比起寻常的中阶人流,高档太多太多了。

哪怕是一般一流家族的大少,看到他们后也得微微鞠躬行礼,表示对他们身后家族的敬仰。

可现在,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打他们的人?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脑子有问题?

“再挡路,我送你,去另一条路。”

左擎宇双手负背,一米九身高的他,哪怕是矮一个台阶,也能俯瞰着那保安。

“抓住他!”

当这么多人的面下,被这个小子威胁,保安队长感觉到自己的脸面尽失,顿时低喝一声。

可他话语刚吐出嘴巴,便是感觉到劲风传来,而后传来的是一阵天旋地转,脑门直接撞在了门墙上,双眼一翻白,竟然是直接被撞晕了过去。

别墅墙壁上,破碎的瓷砖,也是啪嗒的一声从上面落下,打破了全场的宁静。

“这……”

“一巴掌把保安队长扇飞了。”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左擎宇依然是站在原地,丝毫不动。

无数人,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现在,还挡吗?”

左擎宇收回左手,脸上微微一笑,看着那都在发抖的一众多保安。

一群保安噤若寒蝉,赶忙的退后一段距离,让左擎宇走了进去。

“这是……上门砸场子的啊?”

一群名媛大少面面相觑,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之色。

姜家矗立北江足有三十年载,可谓是北江的老牌豪门,比之起才称霸不到十年的周家,底细更加深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虽然同为豪门,但若是论底蕴……只怕姜家还在周家之上啊!

“这要出大事了……”

没有理会院子里名媛大少那惊悚的想法,左擎宇缓步走过了大厅。

别墅大厅没有人,二楼上传来一阵摇滚的音乐,似乎是在聚会般的。

抬腿走向楼梯,左擎宇四处扫视。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什么姜家大少,且让他先找到,要找的人了,再论姜家大少的事情。

这时,一众多别墅内的保安也是赶到,他们看到二楼上的主角,立刻喊道:“在这里,抓住他!”

左擎宇淡淡的瞥了一眼身旁的黑脸和右护卫肖翔,两人立刻意会,顿住脚步,如铁塔般的固定在楼梯间。

“我家统领有事,别打扰他。”

保安破口大骂:“我姜家的二楼可不是谁随随便便的人能上的,赶紧让你们那什么东西滚下来……”

彭!

黑脸淡淡的扫了一眼右护卫肖翔:“一拳能解决的事情,还需要废话吗?”

右护卫肖翔捂了捂脸,这个黑脸就是不喜欢说话,用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解决事情。

看到被一拳从楼上打下来的那保安之后,一时间,这些嚷嚷着要冲上去抓人的保安,也是戛然而止,一个个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

再也不敢说半句屁话。

欺软怕硬的本色,显露无疑。

且说左擎宇,他已经走到了一个房间之中。

摇滚的音乐,便是从这个房间中,传出来的。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正要推门而入的左擎宇,忽然间感觉到什么东西撞在了自己的脚上,低头一看,那是拖把。

接着,耳边传来了一道悦耳带着畏惧的声音。

他眉头微微一皱,直觉上,这一声音颇为的耳熟,像是,听过一样。

转头看向,却见到一个穿着清洁工服装,低着头的女子。

“对、对不起,我,我这就走……”

“不急。”

左擎宇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捏着她下巴,抬起她的脑袋来。

“筱筱?”

“你是………左大哥?”

女子面色有些诚惶诚恐,可当她看到左擎宇的面容之后,顿时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一把扑进了后者的怀里,低声哭道:“左大哥,你,你,你终于回来了,我,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你这是怎么回事?”

左擎宇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和这通话的时候,她似乎已经接替了秦天成的位置,秦氏集团的总裁。

可现在,她怎么成了一个……清洁工?

“啊?”

秦筱眼神一愣,旋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左大哥,你赶紧跑,不要再回来了,他们,他们要你手里的云海别墅……”

那应该是,周家了?

正当左擎宇要细问的时候,一道冷笑声传来:

“我当是谁敢闯进我的二楼呢,原来是,堂堂的秦家大少爷啊?”

在二楼洗手间那边,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男子之后,顿时秦筱的脸蛋变得惨白了起来,她死死的推着左擎宇:“左大哥,快走……别管我……”

既然来了,那别走了吧。”

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姜家的大少爷,姜成。

他走到左擎宇的面前,推开了房间的门,戏谑的说道:

“来来来,都出来见识见识,我们周围曾经的秦家大少爷,现在威风的回来了。”

一群男男女女从其中走了出来。

他们像是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打量着左擎宇:

“长得不咋地啊?怎么这样的小子,能成为秦家的养子呢?”

“嘘,别说,那可不当是养子了,恐怕啊,秦天成是要把他当做童养夫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什么?”

“姜家和周家都在部队里有点关系,然后呢,秦筱把别墅送给了周家,自己答应姜大少的要求,跑到姜家来做清洁工,就是想要让他们两个家族不在部队里为难这个大少爷啊。”

“哟,还真的是两情相悦呢!”

那一个青年戏谑的说道:“要不是秦天成把这什么养子当童养夫的,堂堂秦家公主秦筱,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左擎宇眼睛一眯,低头看着不敢与他对视的秦筱:“他说的,是真的?”

秦筱不敢说话,而那之前说话的青年,也是戏谑的笑道:“当然是真的,我堂堂顾大少爷,还骗你不成?”

他也是北江市的豪门大少之一,顾家顾元。

与姜家的姜成,身份相当。

左擎宇抬起头,看向姜成:“你让我妹妹,做清洁工?”

“哦不不不。”

姜成戏谑的笑道:“这是你妹妹求我的,可不是,我要求的。”

“毕竟,我这人嘛还是挺不错的,从来不强制别人做事。”

左擎宇面色如常,没有半分的变化。

他拉着秦筱的手,准备先把秦筱带出去,可姜成,却是抬腿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左擎宇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姜成:

“你似乎,跳得很欢快啊?”

姜成微微一笑,忽然间面色变冷:“闯我姜家的别墅,小子,你还真的是第一个啊!”

“我姜家,可不是让你们想闯就闯入,想离开就能离开的!”

顾元戏谑的笑道;“秦大少爷啊,你如果现在,跪下来求饶的话,我们兴许还高兴一番,让你们,就这样离开了呢。”

“哈哈哈。”

一群男女大笑道。

笑声中的嘲讽和不屑,甚至是如猫玩老鼠一样的戏谑,任谁都能听出来。

“吵死了。”

左擎宇往前走了一步,抬起手掌,一巴掌往那姜成的脸上,扇了过去。

“啪嗒!”

脸庞上传来的胀痛,让姜成有些错愕,他摸了一把自己的嘴唇,满都是血迹。

其他正在放肆嘲笑的大少们,脸上都是露出错愕之色。

他们,没有看错吧?

这个落魄的秦家大少爷,竟然,敢,扇豪门姜家大少的耳光?

哪怕是,秦家依然存在着,也没有这等魄力和实力把?

虽同名列于北江市豪门,但一个底蕴十多年的豪门,可敢与底蕴达到三十年的豪门争辉?

那不是自不量力,而是……自寻死路!

“好,好,好!”

姜成怒极反笑:“小子,今日若是让你走出这个别墅,我就不是姜成!”

他掏出手机,一把拨通了电话:

“立刻带保安上来!”

说完这句话,他便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左擎宇蹲下身子,捧着秦筱的脸:“辛苦你了。”

秦筱低头:“对不起,左大哥,是我没有保护好秦氏集团……”

“我会帮你把东西,要回来的。”

听了这番话,顿时那顾元冷笑道:“小子,只怕是你们秦家的秦天成从坟墓里爬出来,也不敢说这话。”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从我们豪门手里夺走东西啊?”

左擎宇瞥了他一眼:“似乎,你跳的挺欢快的?”

“那好,我先送你,上路吧。”

话语落下之间,在这诸多豪门大少惊诧的目光之下,左擎宇一巴掌甩在了顾元的脸上。

“啪!”

强大的劲力把他整个人都是扇飞,撞开了铁栏,彭的一声,摔在了楼下的大厅。

全场死寂。

没有一个人说话。

都是眼珠子瞪得老大,死死的看着,那从楼上摔在下,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如今却变成了一具冰凉尸体的顾元。

“你,你,你竟然敢杀了顾元?”

左擎宇抽回了手,淡淡的扫了一眼姜成:

“我来姜家,不为顾元,是为你。”

姜成忽然间有些不好的预感:“为我?为我什么?”

“秦氏集团的股份在谁的手上?”

姜成喉咙一阵的滚翻,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不知道……”

左擎宇微笑的看着他:“你不知道,那留着你,有什么用?”

啪!

又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扇了过。

彭!

诸多大少浑身冰凉的看着,面前带着微笑的左擎宇,目光看了一眼,一楼大厅下,那又多出来的一具冰凉尸体,顿时打了个哆嗦,一个个都是缩着脖子,再也不敢放肆。

这他妈的简直是一个疯子啊!

杀了一个顾元后,首先想的不是逃,而是……又把姜成杀了?

他这是……要捅破天了啊!

“告诉姜家家主,我给他三天的准备时间,把一切能叫到的人叫来。”

左擎宇拉着秦筱的手,往楼梯间走去:“三天后,我送他,去黄泉路上,跟他儿子团聚。”

楼梯间堵着的那群保安,已经全部被他的两个护卫放倒了下来。

“统领!”

“统领!”

两个人身上的硝烟气息让得秦筱有些畏惧,但她听到这两个人对左擎宇的称呼之后,顿时一双眼眸瞪得老大:

“统领?那是……部队里的称呼吗?”

她没有混过军部,所以不知道内部的称呼,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小职位了。

“现在我们去哪里?”

上了车,右护卫肖翔问道。

看了一眼病秧子,左擎宇见到他微微摇头,便是知道,并没有在网络上找到蛛丝马迹。

“左大哥,我……我有个高中同学聚会,你能不能带我去啊?”

秦筱有些害怕,她的左大哥似乎在军部有所成就,其高度,哪怕让她恢复秦氏集团总裁的身份,也没有与之对视的勇气了。

相关文章:

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心里隔着一层纱

我睡女朋友的床她和闺蜜.暴风雨湿衣女教师

【完整版】帝少独宠闪婚妻小说在线最新章节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各种男女gif过程动态图

狂猛战神完整版/狂猛战神无删节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