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奶小说 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2021-11-20 09:04 · 新商盟

而此时凤栖楼内。

自从虞歌进入房间后,安子仪便一直惴惴不安。虞歌不像其她青楼女子一般穿着暴露,反而束起了长发,衣裳得体。

就算她的面容隐藏在面纱下,安子仪也能猜到,那定然是一幅姣好的面容。

虞歌的双眸犹如秋水一般,荡漾着点点涟漪。修长的十指执起玉盏,曼妙的身段就算是宽松的长衣。也掩盖不住。

安宁侯看得入了迷,他并非好色之徒,却在此番佳人美景下移不开视线。

直到虞歌噗嗤一笑,安宁侯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小侯爷,你是虞歌的第一位入幕之宾,着杯酒,虞歌敬你。”



安宁侯倒是也不拘泥,径直的喝下虞歌递来的酒:“九死无悔意,愁思万缕一朝夕。”

“归鸟乘风远飞,拂袖独行不回首。”

安宁侯念出上句,虞歌便道出了下句。

刚刚不过一曲之间,他就将这首歌词记得深刻了。

“姑娘真是好才情,如此才气流落到此处,倒是委屈姑娘了。”虞歌微笑不语,早就听说安宁侯十分傲气,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即便他钦佩虞歌的才能,也还是对烟花之地有些不耻,他此番之所以来到凤栖楼,只是因为有小道消息称,在今晚能见到醉相思的谱曲之人。

安子仪一生别无所爱,唯独音律谱曲,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而虞歌之所以有把握请君入瓮,正是因为抓住了他这一软肋。

“不知姑娘可否把这曲子赠与本候,无论姑娘提什么要求,本候必然会全力满足。”

“小侯爷误会了,并非小女子不舍割爱,而是因为这谱曲之人,另有别人?”

“谁?”

“摄政王楚潇。”

上钩了!虞歌美眸中暗波涌动,她愿意为了他,褪去一切光环。

安宁侯却是如遭雷击般,如今皇位空闲,明王和摄政王两家独大,两位都是强有力可得皇位继承人选。

而安宁府一直处于中立的地位,如果此时他和摄政王走得近的话,难免会被世人诟病。

可是,醉相思的曲谱,是他一生所求!

楚潇将这件事全权的交由虞歌来办,并非相信虞歌,而是想和这事划清界限。

避免世人说他居心不良,拉拢安宁侯,觊觎皇位。

他想名留青史,成为一代明君,所以他只能设计,让安宁侯主动靠拢王府。

而安宁侯的弱点,便是音律,而他为了投其所好,从一年前,便开始着手安排。

直到见到虞歌的惊鸿一舞,这个计策,便在他的心中成了型。

安宁侯在听完虞歌的话后,便一直不语,面色阴沉的回了侯府。据侯府下人说,那晚,安子仪一夜未眠。

第二日,便让人备了礼物,去了王府。

而这一切,都在虞歌的预料之中,楚潇,再次得到了一大助力。

这些年,他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废王,变成了如今权势滔天的摄政王。这一路如鱼得水,却不知他是踩着多少人的尸骨上位的。

事情已经过去半月有余。

虞歌终于回到了王府,到了容园门口,却是讽刺一笑。这是她在王府唯一的栖身之地。

“主子,您回来了。”虞歌还未踏入容园,便听到了这一喜出望外的声音。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这是她这三月来,第一次由衷的展开笑颜。

随后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就朝她奔来,是酒儿,虞歌的贴身丫鬟,已经跟了她五年有余,对于虞歌来说,酒儿是如亲人般的存在。

酒儿扑过来紧紧抱住她,虞歌身上伤口隐隐作痛,却丝毫不责骂酒儿。

在王府,也只有酒儿是全心对自己好的人。

虞歌聪慧,很多事她都看得清楚,她只是不屑于计较,也不屑于和那群人斗而已。

到了容园内,虞歌还没坐稳呢,便听到酒儿嘴里嘟囔着,说主厅的那位主了。

主厅的那位,可是个大人物呢,刚来王府不久,便引来上百家丁满洛阳城搜寻她。

那个女孩入王府已经有三个月了吧。

而三月前的场景,至今还是历历在目,虞歌也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孩会对自己有如此深的敌意了。

因为她是灵笙,而她是虞歌,她们曾经,拥有着共同的姓。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灵笙竟然出落的这么美丽了。

是的,虞歌和灵笙,其实还有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身世之谜。灵笙是当朝宰相之女,大家闺秀,天真烂漫,无半点心机。

而她,只是红楼舞姬,供人取乐而已。

回府还没有多久,一盏茶还没有饮尽,有下人跑进来来通知虞歌,下月摄政王成亲,娶的自然是名满京城的灵笙。

虞歌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刚帮楚潇拉拢到安宁侯,他随后就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

事到如今,虞歌除了埋头苦笑又能如何,他是天生的王者,不容侵犯,他的决定,也不容置疑。

成亲典礼,那是她多少次梦寐以求都想要的。

如今这一天快到来了,只是主角却换了个人。

一晃眼,便到了这天。

摄政王的成亲典礼,举世欢庆,满城锣鼓喧天,遍地花红礼炮,十里红妆,光是流水席,就摆了三天三夜。

多么讽刺啊!

当初虞歌进王府时,却只有他的一句:“我带你回家。”

只一句话,她便心甘情愿的为了他赴汤蹈火。

现如今看来,她就像个笑话!

大堂的一对新人正在行礼,摄政王英俊冷酷,灵笙娇小可人。宾客说着恭喜的话,赞誉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两人站在一起,就是天生的一对,无论是相貌还是家世,二人皆是上上之选。

如此佳偶天成,肯定会是洛阳城的一段佳话。

按照礼制,她得给灵笙敬酒,可是,就连这样的机会,楚潇也没有给她。

“风尘之人岂能上得台面。”短短几个字,如冰锥一般的刺入她的心底,深深恶寒,她是红尘之人,他知道。

是他救她出红尘,也是他,为了利益,再一次的把她推入这个火坑。

但是虞歌不悔,也不怨。

至少是他,给了她灰暗的人生带来了一缕光,他是第一个对她说“回家”的人,虞歌只能感激他。

她不怒,反笑。满堂宾客皆失神。

“不愧天生狐媚样子,勾人得厉害。”虞歌略微失神的看向楚潇,不敢相信,这话竟然也是出自他的口。

而此时旁边的灵笙,在喜帕的映衬下,面容却是越发动人了。

楚潇此时是佳人在侧,面目含笑。

摄政王楚潇娶灵笙,不过因为她是宰相之女,她乖巧懂事,是他当初的倾心之人。

是做摄政王妃的不二人选。

可是在看到虞歌一脸无关紧要时,他莫名心中一紧,平静的心就像被投入了一枚石子,溅起层层涟漪。

怒意席卷而来,直冲心头,一向冷静的他,竟然说出了如此不堪入耳的话。

而虞歌自然不知道此刻楚潇的的心灵历程,她只觉得心口疼得厉害。好似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王爷~”灵笙柔声撒娇,轻拉楚潇的衣襟,好似在为她求情。

若是虞歌不了解灵笙的话,也定会觉得这个女子好生知书达理,温柔善良。

皮相这东西,是最容易魅惑人心的。长着一张好看的脸,骗起人来,容易多了。

“看在笙儿的面子上,你滚吧,今晚本王大婚,不想看到你这么肮脏的东西。”

她变得肮脏,还不是因为他?

当初有求于她时,天天把她宠上天,那时候怎么没想到她是个肮脏的舞姬?男人心,终究是捂不热的。

虞歌对着摄政王和灵笙大大方方行了个礼,就转身出了大堂,背影傲人不容睥睨。

楚潇连最后这么一点体面都不给她,这段情,终究是她输了个彻底。

虞歌在酒儿的搀扶下回了房间,这王府这么大,这么富丽堂皇,成百上千的护卫家丁,可是却装不下小小的一个她。

她已经很累了,这么多年,她自己都数不清,为摄政王笼络了多少王权人士和江湖侠客。

她以为,这些付出,他会看在眼里。

可是没想到只是一厢情愿,虞歌感动的人,只有她自己,而这一切在摄政王眼里,只会觉得无比恶心!

夜色渐浓,清风拂过,虞歌只感觉脸上一片冰凉,纤纤玉手抚上脸颊,湿润触感从指尖传来。

这是什么?

泪吗?

这是自己第二次哭吧。

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哭了呢,第一次哭,是因为母亲去世。

那是多美艳的一个女人啊,为了那个男人甘愿放弃自己的一切,去夹缝中生存,可是最终,母亲又落得了什么下场呢?

她本以为,楚潇和那个禽兽父亲不一样。

未曾想,还是步入了母亲的后尘。

“天下男儿皆薄幸,歌儿,你要记住,你只能爱自己。”母亲临终前的话还历历在耳,虞歌怎么就昏了头,去相信所谓的“情”字呢?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片嘈杂声,然后房门就被猛的推开。

一个浑身酒气的黑影晃晃悠悠向她扑了过来!

相关文章:

他把我做到不能下床/a一恃级大黄级a一恃i

《直到天雨,方知爱你》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校花小说h系列全集,高辣肉多在线阅读,《顾先生宠妻有度》-[完整版]

女主做羞涩任务高肉,污男污女晚上做什么事情

乳夹 震动 绳结 调教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