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1-20 09:33 · 新商盟

“我真不是来捣乱的,我找老曹!”

“老曹?”苏雪疑惑了一下“我们这里没有人姓曹,你快滚出去行吗?把地板都给踩脏了。”

罗灿摇了摇头,想跟她解释恐怕是解释不清楚了。

于是罗灿便直接迈着步子往公司内部走了进去。

“哎哎哎?你他妈脑子有坑是吧?让你出去你没听见是不是?竟然还硬闯?”苏雪无比气愤的吼道,她也不敢伸手去拉住罗灿,因为她嫌弃罗灿身上实在是太脏了,又脏又臭,拉他绝对会脏了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一些听到骂声的公司员工也纷纷走了出来。一名公司的小领导见状,两个大步走过去拦在了罗灿的跟前。

“王总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臭要饭的又脏又臭,还硬闯咱们公司,说要找什么老曹?”见到领导来了,苏雪赶紧跑到了领导的旁边苦诉一番。

王总监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了罗灿一番,还不出一秒钟便露出了无比嫌弃的神情,“你不是我们公司的保安啊?谁放你进来的?请你立马出去。”

这个王总监态度比苏雪稍微好一点,最起码他还会说一个请字。只不过那姿态和这个请字没有多大关系!

“臭乞丐,你没有听到吗?快点滚出去!”苏雪赶紧补充了一句,一方面是在总监跟前表现一下,另外一方面也是强调了一下自己对罗灿的嫌弃。

罗灿眉头紧皱,现在罗生堂的风气都这么坏了吗?

这种人怎么也能进来做员工?

作为一条看门狗就应该好好的看门,而不是对着刚回家的主人乱叫。

“我在重申一遍,我不是来捣乱的,我找老曹。”罗灿冷声道。

这是,其中一名员工不禁弱弱的说,“老曹?他该不会是找曹总裁的吧?”

一时间,在场所有员工都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苏雪和王总监笑的声音是最大的。

苏雪弓着腰捂着自己的肚子,指着罗灿大笑道,“哈哈哈,哪儿来的疯狗在这里乱叫?他能认识曹总裁?他要是认识曹总裁,我就认识米国总统了!”

“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傻B崽子?还好现在吹牛不要钱,不然的话这小子估计得负债千亿啊!哈哈哈。”

周围笑声一片,但却没有影响到罗灿一分。

罗灿面无表情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老曹的电话,“喂,老曹!你让我过来也不亲自接一下我?一分钟之内我要是没见到你人,那你以后都别想再见到我了。”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员工们不禁再次哄堂大笑起来。

苏雪轻蔑一声,冲着罗灿不屑道,“这疯狗心理素质还挺强大啊,竟然在这里自编自演起来了。摇人儿啊?哈哈。就你这行为道德,活该你是个臭乞丐,活该穿这么烂在街上要饭!我告诉你,就算是吃屎,你都抢不到热乎的。”

王总监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耐烦的冲着苏雪说道,“呼叫一下门口的保安,让他们把这疯狗给扔出去,别毁了公司的形象。”

“好嘞!”苏雪笑了笑,拿起对讲机非常嘚瑟,“看姐教教你什么叫摇人儿。保卫厅保卫厅,这里是前台。有条疯狗在大厅里面撒野,赶快来把他清理出去!”

“收到!收到!”

“叮~”

电梯从三十二楼缓缓降落至一楼,这一边,老曹已经带着自己的贴身秘书从办公室赶到了大厅。

可没想到,此时他竟看到了两名保安正在托拽着罗生堂的唯一继承人——罗灿。

这一幕不禁让他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混账,你们在干什么?还不赶快住手?”老曹赶紧怒喝一声,朝着罗灿的方向冲了过去。

两名保安一看,顿时有点傻眼了?这不是总裁大人吗?他怎么从办公室下来了?

“曹总裁好!”两名保安赶紧松开了罗灿,稍息立正,恭敬的敬了个礼。

“啪,啪!”

两个大耳刮子直接抽打在了两名保安的脸上,顿时打的他们一脸懵B。老曹只感觉自己的手掌都有些发麻了,不过还是恭敬的对着罗灿陪笑道,“大少爷,您没事儿吧?”

大……大少爷?这臭乞丐是罗生堂的大少爷?

一时间,周围众人都有些傻眼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坏了。

苏雪捂着嘴巴有些不可思议的指着罗灿说道,“总裁?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刚才说……这,这疯狗是咱们集团的大少爷?”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抽打在了苏雪的脸上,老曹的贴身秘书甩了甩手神情不悦的说道,“有你这么跟总裁说话的吗?有你这么形容大少爷的吗?”

“总裁,对不起,对不起,我……”苏雪一脸委屈,一边鞠躬一边道歉,就差没跪在地上磕头了。

“罪过,罪过呀!”罗灿双手合十摇了摇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己早就提醒过他们了,谁让他们狗眼看人低,死活不听劝呢?

“大少爷,您没事儿吧?咱们上楼谈吧?”老曹一点儿也不嫌弃罗灿的脏衣服,皱皮的老手恭敬的靠在罗灿的后背上,半弯腰的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曹总裁,您,您没搞错吧?这臭乞丐是大少爷?”王总监有些不解,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老曹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怒吼一声道,“住口!他可是罗生堂的大少爷,还愣着干嘛?你们都被开除了。收拾东西回家吧!”

老曹这一席话,顿时把在场所有员工都给吓傻了。

王总监整个人直接呆呆的瘫坐在地上,而苏雪迅速朝着罗灿扑了过去,再也不嫌弃他又脏又臭了,一边哭一边道歉说,“大少爷,我错了,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罗灿无奈的摇了摇头,老曹恭恭敬敬的弯腰说道,“来,少爷,您先请!”

“你们两个保安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们丢出去?”老曹指了指那两个保安说道。

不多时,两人身后便传来一阵阵哀嚎哭诉声,而罗灿已经和老曹走上了电梯,往办公室赶了过去。

“老曹,可以啊!我走的时候还是我爸的管家呢。这才几年啊?现在都变成总裁了!”办公室里,罗灿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老曹秘书现磨的咖啡调侃道。

老曹从抽屉里找出了一份合同,递给了罗灿笑道,“大少爷,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只是帮小少爷打打下手而已,总裁也只是个表面上的名号。”

“嗯?我爸他把产业过继给我那傻弟弟了?”罗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不过看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样子,却没有一点儿悲伤的样子,反而是非常的开心。

老曹笑了笑说,“大少爷您开玩笑呢!小少爷的智商只停留在十岁,老爷怎么可能把家业过继给他?只能等着您来继承。”

说话间,老曹那肤白貌美,胸大腿长的秘书敲门再次送了一杯咖啡进来,不过这杯咖啡是给老曹的,加了奶的。

罗灿不禁笑了笑摇头道,“老曹,五六十岁的人了,注意身体啊!”

老曹顿时老脸一红,赶紧解释道,“少爷,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您不是要钱吗?只要您把这份继承合同签了,以后整个罗生堂的产业以后都是您的了。别说是二十万,二十亿那也只是毛毛雨啊!”

罗灿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有些忧愁道,“老曹你懂我的,我根本就不想继承老爸的产业。谁让我老爸当年那么狠心,对我老妈都能下的去手!我离开家族的时候就说过,永远都没有他这个爸爸。”

老曹急忙为老董事长解释道,“大少爷,老爷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当初他也不想害你母亲啊,只不过……”

“行了行了!”还没等老曹话说完,罗灿就打断了他。

罗灿恨他爸,也不想提他爸。

当初父亲为了金钱,亲手害死了母亲,这导致罗灿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心理阴影。他不但恨他爸,更是厌恶金钱,钱才是万恶之源。

可罗灿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为这个万物之源而低头了。

“老曹,别的先不说了。今天来找你目的很简单,借我二十万用一下。”

老曹喝了一口奶咖,尴尬一笑道,“不借!”

“你再说一遍?”罗灿瞪了瞪眼,看上去有些凶狠。

“少爷,您就别为难我了。不是我不借,是我不敢借啊!您签了继承协议,二十万还不就是一粒沙吗?”老曹耐心的说道,对于罗灿的这种极端想法,必须要循序渐进的引导才行。

“你确定你不借?”

“不借!”

“好,那咱们后会有期!”

…………

罗生堂大厦门口,罗灿笑眯眯的提着一个蛇皮袋,里面装着整整二十万现金。

“大少爷,那继承仪式……”老曹拿着罗灿刚刚签了字墨水还没干的合同,脸上已经笑出了褶子。

“等我有空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不用送了。”罗灿提着蛇皮袋走到了马路边,打了个出租车就赶紧往医院赶了过去。

办公室内,老曹拿着手机颤颤巍巍的把合同的照片拍了下来,发给了老董事长,并配上文字道:“董事长,太好了,少爷已经签字了!”

很快,那边也回了一个消息过来,“是吗?太好了。马上通知全球的家族产业,让那小子继承家业!这样,我死也可以瞑目了。”

“叮咚~”

不出一个小时,整个世界的罗生堂产业股东以及基层领导们全部收到了一条邮件,即日即时起,罗生堂所有产业将由董事长长子——罗灿正式继承。

这一天,全世界各行各业都炸开了锅。

回到了医院,罗灿提着蛇皮袋赶紧跑到了雯雯的病房。

果不其然,此时思雅和张鹏正坐在雯雯的病床边上有说有笑,很是开心。

“吱呀~”

罗灿直接推门而入,思雅和张鹏见状同时站起身来。

思雅看着罗灿抿了抿红唇冷声问道,“东西带齐了吗?咱们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吧!”

罗灿没有搭理思雅,反倒是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张鹏,“你怎么在这里?”

张鹏瞧瞧向思雅的方向贴了贴,然后对着一旁的罗灿冷声笑道,“罗灿,你放心吧!雯雯的医药费我已经交过了。我也不奢求什么,我只是单纯的觉得雯雯很可爱,想做她干爹。”

“干爹!??”罗灿顿时把眉头紧皱了起来,“谁答应你说雯雯要做你干女儿的?”

“张鹏,我也没说过让雯雯认你做干爹啊!”思雅顿时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张鹏呵斥着疑惑一声?

罗灿冷笑了一下,从蛇皮袋里掏出了五万块钱放在桌上,然后把袋子递给了张鹏,“我女儿的医药费不劳烦你操心了,这里面有十五万,除了医药费以外,其他的就当是给你的利息了!”

张鹏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利息?他堂堂盛世房地产的贵公子会差这点儿钱?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思雅惊讶的看了罗灿一眼,他有钱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难道就是为了在张鹏面前装一下?

张鹏坏坏一笑,非常自然的伸出了自己的咸猪手轻轻拍在思雅的肩膀上劝说道,“小雅,你别生气。或许是罗灿刚去借了高利贷,心情不太好呢!”

“罗灿,你真的去借高利贷了?”思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罗灿一眼。

“小雅?”罗灿咬了咬牙,心里那个恨啊。这小子竟然叫自己媳妇儿的小名?而且还这么亲昵?是在找抽吗?

“我没有借高利贷,这些钱也都是正规渠道来的。十五万,一分不少,你点点吧!”罗灿直接一把将蛇皮袋丢在了张鹏的跟前。

十五捆红通通的钞票从袋子里落了出来,张鹏嘴角猛然抽搐了一下,拳头攥的死死的。

思雅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可是二十万啊?罗灿哪儿来的二十万?该不会是违法挣来的钱吧?要真是违法的钱,那事情恐怕就闹大了。

“十五万?再加上桌上那五万一共二十万。可以啊罗灿,一下子就有二十万了?谁借给你的?抢银行?”张鹏顿了顿,显得有些尴尬。

这十五万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所以他没有立马拿钱走人。张鹏还想搓一下罗灿的锐气,顺便在思雅面前诋毁一下他的形象。

抢银行?说不定真有可能。

“我钱怎么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现在你可以走了吗?”罗灿冷声说道。

左思右想,思雅还是决定站出来问道,“罗灿,你老实告诉我这钱是怎么来的?我们虽然穷,但也不能犯法!钱没有我可以陪你一起挣,但要是人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思雅冷静的出奇,看上去还是一副面若冰霜的样子。她害怕罗灿这些钱全都是违法来的,到时候他可就得被抓去坐牢了。那样的话,必定会给雯雯留下一个巨大的心里阴影啊!

“小雅,你还不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情。”罗灿拍了拍胸脯担保。

罗灿这么保证,思雅也暂时安心下来。自己的丈夫是什么样子,她心里是知道的。罗灿就算再怎么穷困潦倒,应该也不会为了钱去违法乱纪!

“鹏总,现在可以走了吧?”罗灿双手抱在胸前冷笑一声。

张鹏尴尬的笑了一下,原本他还想让思雅看看,看看她选择托付终身的男人究竟是多么的差劲?可没想到罗灿会来这一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二十万?反而弄得他下不来台。

张鹏捡起蛇皮袋,从里面掏出三万块放在了病床上,“我只帮小雅交了十二万,这三万我想我就没必要拿了!

说完,张鹏便朝着屋外走了出去。

之所以要放下这三万块钱,张鹏也是有目的性的。一来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差这三万块,二来是因为他想在思雅面前表现得正人君子一点,不贪小便宜。也能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送送你!”思雅前后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转身送张鹏走出了医院。

病房里顿时安静下来,罗灿静静的坐在雯雯的床边,看着已经熟睡的女儿,罗灿轻轻抚了一下女儿额头前的一缕青丝。

与此同时,他心中却也升起了愧疚。等过一阵子自己就把她转到好一点的医院去,千万不能留下病根。

没过多一会儿,思雅便从外面走了进来,“罗灿,你老实告诉我,这么多钱,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跟别人借的!”

罗灿并不打算直接告诉思雅自己是个超级富二代的事情,虽然自己已经签订了继承协议,但是在内心深处,他还是不想去继承家族的产业。

“跟别人借的?谁会借你这么多钱?”

“我找赵队长借的!”

思雅抿了抿红唇,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刚才她还真有点儿相信张鹏的话,以为罗灿去抢银行了。

“上一次你借了人家一万块钱还没有还,现在又去找人家借这么多。你赶快把钱换给人家,他孩子不刚上幼儿园,正需要花钱吗?”

“我答应了他,有钱了会第一时间给他的!”罗灿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头也不回的说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思雅这才开口说道,“阿灿,我真的希望你能理智成熟一点。这一次你找赵队长借,下一次你又找借呢?听我的话,把钱还给人家。”

罗灿仰起头闭上眼睛,随后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思雅,放心吧!相信我一次,好吗?”

思雅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下周我爸生日,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多少也能认识一些上流社会的人士。”

罗灿苦笑了一下。

思雅长的很漂亮,想事也很周到。

只是她不知道,现在她眼中的这个废物老公,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一企业罗生堂的唯一继承人。

现在的罗灿又何在乎于那些所谓的上流人士?成与败,也只不过是他一念之间的事而已。

罗灿之所以不愿意和上层人士交流,那是因为他厌恶金钱和地位,母亲之死留下的阴影依然还在他心中久久无法忘怀。

见罗灿一直默不作声,思雅只是握了握拳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罗灿,你永远都是这副德行,你就这么一辈子窝窝囊囊下去吧!”

说完,思雅有些愤怒的转身离开。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个废物老公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自己想帮他真的也是无能为力。

看见思雅的背影渐行渐远,罗灿这才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老丈人?呵呵,他能看得起自己吗?如果自己在他生日的时候出现,说不定他就会逼迫思雅和自己离婚。到时候思雅和雯雯,自己会同时失去掉。

下午的时候,雯雯便开始做手术了。

手术非常成功,在手术过后罗灿又陪了雯雯一会儿,直到小丫头睡着了,罗灿这才把她托付给护士,暂时离开了医院。

至于思雅,她公司有急事,早就在小丫头手术刚完的时候就回公司去了。

罗灿想着,自己还差赵队长一万块钱没有还,现在正好还有些余粮,可以拿去先还给他,不然曾丽丽又得说闲话。

辗转反侧,罗灿又打了个出租车来到了赵志租房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城中村,这可以说是一片贫民窟。住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很富有,不过刚一下车,罗灿就看到了一台奥迪车停在距离赵志家不远处的马路边。

和这片城中村比起来,这辆崭新的奥迪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罗灿倒也没怎么在意这些,迈着步子就准备往赵志家的方向走过去。

恰在此时,那辆奥迪车的车门打开了,一名身穿齐臀短裤的微胖女子从奥迪车上走了下来,跟着她下来的,还有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

车窗缓缓落下,一名油腻肥胖且猥琐的大叔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和那女子打了个啵之后就驾车离开。

“爸爸再见!”小男孩手里拿着一颗棒棒糖,站在马路边冲着那奥迪车挥了挥手。

这一刻,罗灿懵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并不陌生,正是赵志的媳妇儿曾丽丽。那个小男孩儿也是赵志的儿子,但罗灿不明白,他刚才为什么要叫那个大叔爸爸?

“曾丽丽!”双方相隔二十米左右,罗灿就直接指着曾丽丽怒喝一声,迈着步子朝她走了过去。

“罗灿?!”曾丽丽惊呼一声,眼神飘忽不定,明显心虚。

“刚才那男的是谁?”罗灿瞪了瞪眼质问道,虽然曾丽丽和他没啥关系,但赵志可是他最好的兄弟,这个事情他必须管。

“关你屁事!”曾丽丽白了罗灿一眼,不屑的说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自己女儿出事情了连医药费都掏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做一个父亲?废物,狗都不如。”

说完,曾丽丽伸手牵着孩子转身就要走。

罗灿一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怒喝道,“赵志每天累死累活的,挣钱养活你们娘儿俩,你们就是这么回报他的?”

“切,一个破保安队长能挣几个钱?”曾丽丽变得更加不屑起来,“看到刚才那辆奥迪车了吗?像你这种废物,辛苦一辈子你也买不起!我告诉你,刚才这事情你要是敢跟赵志说,我就让那个开奥迪车的男人找人杀了你全家!”

罗灿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怎么都没想到曾丽丽会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真是白瞎了赵志一个这么好的男人了。

钱钱钱,一切都是因为钱,钱就是万恶之源。这也是为什么罗灿厌恶金钱地位的原因。

今天这事儿,自己一定要想办法给赵志暗示一下,让他带着孩子去做一个亲子鉴定。=

相关文章:

【完本小说】冷情boss暖宠妻小说在线免费/冷情boss暖宠妻无删节

bl轮np高辣h失禁尿_啊唔好涨太深了花园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老汉玩丫头的小说_情深缘浅

真正排挤你的人就一个/太过优秀的人有时也会被鼓励

火爆新书【今世猛男】小说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