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冷艳女上司全文免费/爱上冷艳女上司小说在线列表

2021-11-20 21:33 · 新商盟

啪!

很响亮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夏安脸上。

夏安很委屈,刚要解释,耳边就已经响起了丈母娘的怒骂:“你个白眼狼,吃我们家住我们家,每个月还要让我女儿拿钱养你……你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废物,让你烫件衣服都弄不好,这可是我最贵最好的衣服,那些大大小小的宴会全靠它才撑场面……”

越说越气,越想越怒,光嘴已经无法发泄,因此便开始对夏安拳打脚踢。

夏安不敢还手,结婚一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打骂。在这个家里他没有任何地位,甚至丈母娘养的一条宠物犬都比他强。

他是林家的上门女婿,对林雪媃一见钟情,但不同的是,并非长辈逼迫,而是林雪媃花钱用合同找的他。

更重要的是,在情不自禁喜欢上林雪媃之后,他一直想着,用自己的真心去打动林雪媃,尽管林雪媃到现在都瞧不起他,一直将他当成佣人般差使。

一直等徐梅打累了,林雪媃都没有开口替夏安说上一句话。

十几万的衣服啊,简简单单的熨烫一下,这种事情夏安都已经做了快一年来,怎么会出现将衣服烫出一个大洞的低级错误。

对于员工一向严厉约束的她,也有一种想要狠狠训斥夏安的念头。

对于她,夏安并非她的丈夫,而是一个必须时时刻刻履行合同的员工。

“叮咚~~”

门铃按响,林雪媃将门打开,一个英俊的男子站在门外,一双眼眸直勾勾盯着林雪媃。

瀑布般的秀发垂落腰间,凸显出那高挑完美的身材,哪怕穿的只是一双普通鞋子,仍然无法遮掩那双白皙如玉的细腿。

她很美,还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让男子恨不得立马将林雪媃占为己有。

“王朗,你怎么来了?”

“无烟之城的邀请函我弄到手了,不过只有一张,邀请方十分严格,你看看吧,如有愿意的话,就跟我一起出席吧。”

林雪媃一愣,紧跟着仿佛见到什么宝贝似的,一下子将邀请函给拿了过来,邀请人上写着王朗,后面的内容是女伴或父母!

“女伴?”林雪媃皱眉。

王朗无奈苦笑:“无烟之城你也知道,总项目工程一千多亿,工期五年,省里面高度重视,加强了我们这些民企资本进入的门槛,要不是我舅舅大小是个处长,这邀请函我都弄不来。”

林雪媃自然知道,对于邀请函她做梦都想,可有能力又干劲,但没有关系资金对方根本看不起。

这是一个机会,这么大的蛋糕哪怕最终吃不到一小块,去见识见识也不错,说不定可以结交一些平日里,根本没有机会见到的大人物。

“好,就以你的女伴身份出席,谢谢!”

“不用,我也是为了自己,不过,你家里不介意吗?”王朗看了眼林雪媃的母亲,至于夏安,直接无视。

徐梅连忙笑道:“不介意,不介意,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介意呢,雪媃,你赶紧打扮打扮跟王朗去吧!”

“行,我知道了,夏安,你跟我进来!”

夏安连忙起身跟着进了卧室,他看似被打得很惨,可身上的伤并不严重,都是些两三天就会好的皮肉伤。

关上卧室的门,关上房门,林雪媃直言道:“从今天起,出去在人前你不能说是我丈夫,司机保镖都可以,懂吗?”

“为什么?”

“因为无烟之城的邀请函,一旦我以王朗的女伴身份出席,那么整个云江上流社会都会知道,他这么帮我,我不想让他难看,反正我们也只是合约夫妻关系。”

“不就一张无烟之城的邀请函嘛,我也可以弄到手,更何况,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有钱了,以后就算你不上班,天天逛街美容,买奢侈品我也养得起你!”

林雪媃笑了下,一个每个月伸手问她要钱的人,为了钱,连那种尊严都可以舍弃的不平等合约都愿意签的人,竟然说有钱养她,这话真的是越听越可笑啊。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面时,夏安连治病的钱都没。

“要做梦就等天黑吧。记住,合同范围之外的任何事情都跟你没关系,懂吗!对我,不要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或许我的话有点伤你自尊心,可这是事实,你,夏安!根本就配不上我……”

林雪媃说完转身离去。

夏安哑口无言,他每天小心翼翼又无微不至,在这个家里,他可以为了这个女人毫无尊严地活着,只因为心中那份由不得他控制的喜欢。

哪怕维持这样的关系十年,二十年,一辈子他都愿意。

刚才,他并没有说大话,将那件十几万的衣服烫破,是因为他看到了一则新闻。

最具权威的华夏新闻。

天石药业在三天前宣布,对于胃癌,肠道癌,肺癌等十余种癌症的特效药已经通过临床试验,通过国家药监局,目前所有生产线全部投入,先满足国内所需。

同时扩建工厂,要达到足以稳定全世界癌症患者的药物所需。

十几分钟前,华夏新闻宣布,天石药业的癌症特效药,国家将拨款五百亿将其纳入医保,而这是第一批拨款,保证所有癌症患者都吃得起特效药。

他本来是豪门富三代,因为天石药业被赶出了夏家,而根本原因在于他意外去世的父亲,只不过是他爷爷年轻时候的私生子。

被赶出夏家的他全身上下只有两百块。

“叮铃铃……”

打破卧室寂静的手机铃声,将夏安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看了眼接起,陌生的电话中却响起他很熟悉的声音:“夏安,后天是你堂妹25岁生日,回来一起吃顿饭吧。”

回来?

“是因为天石药业吧,你们把我赶出夏家的借口,现如今却成了我回夏家的依仗。癌症特效药,苹果靠着一部手机成为了万亿巨头,那么天石药业呢,七八年之后也能达到价值万亿吧,而是万亿的美金,我,凭什么回去?”

“一年前你们毫不留情地将我赶出来,一年后一句话就妄图让我回去,我夏安是你们呼之则来,招之则去的狗吗?”

“血浓于水啊,夏安,我们知道错了,回来吧,你堂哥出事了,至少十年,这还是我们努力之后的结果,否则死缓,他就算出来也废了,而你是夏家唯一的男丁,让你回来是成为夏家的继承人,并非完全因为你在天石药业的哪点股份。”

巧合?

夏安皱眉,从两年前开始,他用父母遗留下来的钱和资产,陆陆续续投资,至今拥有着天石药业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第二大股东,但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除了他只有天石药业的核心高层。

所以,他大伯的话应该是真的。

成为夏家的继承人,与之相比,他宁愿守在林雪媃身边,反正这辈子他都不会缺钱。

“被夏家赶出来的那一刻,我就跟夏家毫无关系,至于继承人,我没能力,也不稀罕,你们爱找谁就找谁,别来烦我!”

夏安直接挂了电话,刚想打电话找天石药业的核心高层,有没有无烟之城的人脉关系,哪怕只能弄张邀请函都行啊。

至少这样,林雪媃就不会以另一个男人的女伴身份出席。

正当这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是他名义上的丈母娘。

沉着脸,手里还拿着东西。

一张银行卡,一张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书。

“夏安,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我不希望你成为我们家雪媃的阻碍,我也不管雪媃为什么会选了你这么一个废物男人当上门女婿,今天你也看见了,像王朗那样的人才配得上我女儿,才能给雪媃带来幸福……”

“妈,我……”

“别,千万别叫我妈,我心里面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女婿,这卡里有一百万也算我的一点心意,签了字你拿钱走人,我们好聚好散,可如果你贪心不足的话,我一样有办法让你从这个家里滚出去,并且一分钱都拿不到,这一次不再是威胁,因为我的耐心已经被耗光了。”

“妈,除非雪媃亲自开口,否则我是不会跟她离婚的。”

夏安语气坚定,被夏家赶出来之后他还欠了一些钱,到现在都没有还清,因此哪怕对林雪媃心有爱慕也不敢表露。

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觉得自己有资格去追求林雪媃。

可这话在徐梅看来,夏安这是贪心不足啊,看不上她这卡里的一百万,想要更多。

气得她抬起手就是冲着夏安一巴掌扇过去,见状的夏安连忙用手臂挡住,然后起身就跑。

想跟林雪媃结婚在一起,徐梅就是他未来的丈母娘,哪怕会让徐梅生气,但也不敢彻底得罪,更别说还手。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任由徐梅打骂的原因之一。

追着夏安打的徐梅怎么也没想到,她恨不得赶出家门的夏安,身手异常灵敏,身轻如燕,在卧室里上蹿下跳,她愣是追了好几圈,连夏安的衣服都没被碰到一下,最终眼睁睁看着夏安跑出卧室,直奔大门消失在楼梯间。

“跑!你这个废物,有本事就跑了一辈子别踏进我们林家的大门半步。”

累到不行,气喘吁吁的徐梅双手叉腰在门口叫骂。

夏安很急,所以跑得很快。

当他跑到楼下,一个穿着白色有卡通图案的短袖,牛仔裤的女人忽然间跑了出来,齐肩的短发加上好看的五官,是一个姿势不错的美女。

当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二十公分左右,夏安从未想过这地方会窜出一个人来。

不好!

急着寻求无烟之城宴会邀请函的夏安惊慌大叫,近在咫尺的距离想要躲开几乎很难,连忙大叫一声:“小心!”

他停下了,可同样急跑有事的女人却刹不住脚步。

“砰!”

相撞的刹那,短发女人整个人向后摔去,就在这关键时刻,夏安没多想伸手就往女人伸手抓去在半空中反转,让自己的身体朝下。

落地之后,夏安忽然间发现,自己一只手抓住对方的右臂,另一只手慌乱之下不小心抓到了胸前的衣服。

原本是抓衣服,可现在短发女人被他支撑着,抓着衣服的手,自然触碰到不该触碰的地方。

“臭流氓,你给我放手!”对方的一声羞怒叫骂,让意识到不对的夏安赶紧松手,然而他这一松手,失去支撑的短发女人自然一下子摔在了他身上。

那长发女人摔下去的位置不偏不倚,诱人的粉红润唇压在了夏安的嘴唇上,随即一阵异样的感觉,如触电般。

亲了?

自己的初吻对象竟然不是林雪媃,而是一个完全谋生的女人,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

夏安心慌,感觉自己做了很对不起林雪媃的事情,连忙将身上的短发女人推开,起身后撒腿就跑,这事也不能被周围邻居看见,万一有个长舌在晚上跳广场舞的时候,随口跟他丈母娘徐梅一说,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更不想在这个女人反应清醒过来后,自己被纠缠上!

“你个混蛋,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王八蛋。”

身后的暴怒让心虚的夏安,那飞奔的速度比刚才还快,眨眼间人就消失了踪迹。

确定短发女人并没有追上来,松了口气连忙掏出手机打电话。一个他许久都没有打过的电话,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通,心里面没底。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关机?

继续打!

可无论夏安怎么打,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去附近的营业厅查了下,这个号码已经停用快大半年了,里面倒是还有余额,至于为什么始终关机,那得问机主了。

不甘心,又上网搜索天石药业的官方联系电话。

打进去一直都在占线,足足一个小时才好不容易打通,当即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您好,我是天石药业的客服,请问有什么能帮助到您的吗?”

“我叫夏安,是你们天石药业的股东之一,麻烦找一下你们领导……”

电话中,夏安一连说了几个名字,把客服给说得一愣一愣的,只不过,由于天石药业的王炸,很多千奇百怪的电话邮件都出现了,每个部门都高负荷运作,都有领导在岗监督。

客服连忙向客服部的经理汇报情况。

就在一旁的经理,闻言皱眉,脑子里全都是:夏安是谁,没听过啊,应该又是一个脑子有病的。

“挂了,别理会,以后但凡有这种傻逼的电话打进来一律秒挂,真当我们是白痴啊,股东,要是股东的话怎么会没有他口中那些领导的电话?装逼都不会带脑子……”

所有客服一听这话,很有道理,真是股东怎么会打客服电话啊。

于是乎夏安被挂了电话,再打依旧占线,这次运气好,五六分钟打通,刚重复了之前的话,还没说完呢,就传来男性客服不耐烦的声音:“你是股东,我还是你祖宗呢,麻烦你出来骗人带点脑子好吗……”

嘟嘟嘟~~

听着又一次被挂断的声音,夏安恍然大悟,的确,用这种方式任谁都会被当成骗子。

天石药业远在福州省那边,坐飞机一来一去也最起码要两天,可无烟之城的宴会就在今晚,并且距离宴会正式开始只剩下不到五个小时,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怎么办,去求夏家?

如果至少被夏家赶出来他倒也可以原谅,可因为他爸是私生子的身份,夏家的诸多行为,诸多累积早已经让他的心凉透了。

不去无烟之城的宴会并不代表会就此失去林雪媃,哪怕花费时间向林雪媃证明自己,夏安也不愿意跟夏家在牵扯上任何关系。

“算了,买机票去福州吧,唉!都怪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多留几个号码,搞得现在这么麻烦。”

自言自语的夏安准备打车去机场,一摸口袋才发现自己钱包没带,身份证在钱包里,这年头没有身份根本没办法出门,只能选择回去拿。

忐忑不安的他已经做好被丈母娘徐梅训斥,打骂一顿,开门见家里没人便松了口气,连忙拿上钱包飞快下路去打车,却见丈母娘徐梅人在小区马路边等车,忽然间一辆摩托车疾驰而过,坐在摩托车后面的人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徐梅的包。

徐梅死抓不放,代价自然就是整个人摔在地上,皮破血流,大叫着:“抓贼啊!抓贼啊!”

见状的夏安连忙上前搀扶:“妈你没事吧!”

想着七万多的包被抢,里面还有现金化妆品,又急又怒的徐梅见夏安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说显风凉话,气得她抬手就给夏安一巴掌:“刚才你眼瞎看不见啊,不知道替我把包给抢回来吗?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东西找回来,你就别想进我们林家大门半步。”

“妈,人都跑没影了怎么追啊,报警吧,就算东西追不回来也没事,过几天我给你买更贵更好的。”

一听这话,徐梅更来气,夏安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她女儿花钱买的,别说七万了,就算是七百块的包,那也是她女儿的钱,她们林家的钱。

她很佩服夏安竟然说出如此恬不知耻的话,怪不得,怪不得给他一百万都不愿意走,想着刚才自己教训夏安却跟猴子一样乱闯跑,更气,一巴掌不解气,抬手又是一下。

不过,这一巴掌还没有落在夏安脸上,就被一只精致的女人手抓住手腕,似乎这一幕连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夏安抬头,却看见刚才跟他在楼梯口相撞,不小心亲到嘴的短发女人,漂亮的脸上此刻正似笑非笑,让夏安内心猛然一颤,惶恐不安。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这女人恐怕不是看不下去站出来替他说句公道话,而是来搞事情的……

夏安的第一念头就是想要捂住对方的嘴,可已经来不及了,在他面露惊愕的那一刻,短发女人已经开口。

“动手打我男人问过我同意没有,要不是看你年纪大,又摔得这么半死不活的样子,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五指用力,陈萱可是练过的,因此手劲有点大,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徐梅捏得很痛,但并没有进一步过分,毕竟跟她有恩怨的是夏安,于是乎松手轻轻推了一下徐梅,转身就去抓夏安手臂,一副挽着的样子。

“亲爱的,干嘛在这种更年期的老女人面前委屈自己啊,这事又不是你的错。”

心里面,陈萱在冷笑:跑啊,让你跟我耍了流氓就跑,现在,可是老天爷在帮我找你算账,你这种禽兽人渣就是欠收拾。

“夏安!”

徐梅气得脸都白了,整个人更是要被气炸,双眸仿佛要喷火。

“好啊,夏安,你吃我们家用我们家,还拿我女儿的钱在外面养小三,你是真够对得起我女儿啊……”

“妈,这女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夏安,你都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该不会不想承认负责吧,她林雪媃有什么好的,不就比我胸大一点嘛,你要是喜欢胸大的,我可以去丰胸啊!”

“呵呵,你们要是不认识,她知道会你名字,怎么会知道我女儿的名字?”

夏安苦笑,你们一家在小区里都是名人了,托你的福,我更是所有人眼中心怀不轨的白眼狼上门女婿……我的名字是你刚刚告诉她的,傻子都能猜到!

这是解释不了了,只能转身对短发女人哀求:“美女!仙女!我错了,刚才不应该撞了你就跑,可我是真有急事,求求你别害我好了吗,只要你把误会解释清楚,我给你下跪道歉都行!”

啪!

夏安又挨了一巴掌,他能躲,但不敢躲,现在只求这个女人消气把误会说清楚。

一旦所有人认定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在林雪媃那没事,但以后想要让林雪媃喜欢上他,跟他在一起,恐怕更难了。

可挨了这一巴掌之后,陈萱却怒吼着:“你这个不负责任的渣男,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从今往后我们一刀两断,在没有任何关系!”

陈萱抹着眼泪哭啼着转身就跑,跑了很远很远,确定没人才停下,拿出化妆盒淡淡一笑:“这个叫夏安的,害得我妆都花了,不过,我们之间也两清了。”

脑子里不经意浮现不久前的画面。

另一边,夏安心里面冒火,如果不是徐梅强拉硬拽着他,很想追上去弄死那个陷害他的短发女人,自己又不是故意的有必要这么狠毒?

至于徐梅,表面上很火,可心里面却很高兴,这么多人看着呢,夏安想要否认都不可能,现在,她终于可以让女儿跟夏安离婚了。

终于可以让这个只会吃软饭,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废物从林家滚出去。

想起身却很痛,只能强拉硬拽夏安搀扶自己起来,并没有选择去医院,而是附近一家很有名的太医堂大药房。

她摔破皮,扭伤了脚,去医院弄不好会留下疤痕,而太医堂大药房有祖传的药膏,可以让一般的伤口愈合而留下任何疤痕。

虽然年纪大了,但徐梅也不想在自己精心保养的一双白皙大腿上留下显眼难看的疤!

先使唤夏安,等女儿回来了再用这件事情让他们离婚,让夏安滚出去。

……

半个小时后,徐梅身上的伤口贴上了药膏,期间警察来过,询问了刚才被抢劫的过程,细节等等。

徐梅心情很差,医生告诉她伤口有点儿大,留痕的可能性很大。

更何况身边有个令她怎么样都不顺眼来气的夏安。

“走开,劝你还是自己回去把东西收拾好从我们林家滚蛋吧!”

没有作用了就一把推开搀扶她的夏安,很用力。见她浑身不少上,腿还扭伤,夏安只能任由这位丈母娘用力一推,身体自然会往边上撞去,撞上了太医堂的门,而这个门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门已经坏,请勿触碰!

撞击力让坏了的门忽然间倒下,只听——

“爸,小心……砰!”

钢化玻璃门四分五裂,要不是那个中年男人反应迅速,恐怕门已经砸中了那位被扑倒在地上的花甲老人,后果自然十分严重。

可中年男人想要搀扶起自己父亲,却发现他父亲晕过去了,怎么叫都没反应。

“医生,医生,快,快来看看我爸……”

这一幕让徐梅有些慌了,这七八十岁的老头可是很容易摔出事情的啊,家里虽然有钱,可这要是莫名其妙赔出去几十万,心里面很不乐意。

当医生将晕倒的老人抬去医疗室,中年男人并没有跟上,而是怒瞪夏安:“我爸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要你偿命。”

下一秒,四个保镖样子的人一下子将夏安围住,还有徐梅,凶神恶煞。

太医堂大药房本事中医世家传承,随着时代发展,引入了不少西医的手段,因此这里除了中药还有很多西药,包括一些现代化的医疗设备。

占地五千平方米大小,上下四层的太医堂大药房,可谓是五脏俱全。

不一会儿,一个医护人员疾步走来:“曹先生,黄医生让我告诉你,老爷子情况有些不妙,具体情况需要看检查,不过,以他的经验希望你能提前做好心里准备,我们太医堂已经替你联系后了大医院,不过,我们云江的医疗设备虽然够了,可医生的水平差了点……”

这位曹先生越听越阴沉,低沉着:“我知道了。”

然后又冲着夏安道:“我爸要是出事,我一定会要你偿命,我曹国兴说到做到!”

曹,曹国兴?

徐梅一惊,立马惶恐,这个曹国兴在云江太有名气了,整个云江的娱乐场所有三分之二都是他的,年轻时候是个穷小子,能有今天是靠道上混的狠辣以及收买人心的种种手段。

这种人何止招惹不起,连碰都不敢去碰一下。

慌乱的徐梅大叫:“跟我没关系,这事跟我没关系,门是他撞倒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跟我没关系,要偿命拿他偿命,欺负我一个妇人算什么男人。”

刚才的一幕发生太过突然,根本没人看清楚,不让徐梅走,是因为徐梅跟夏安一起的。

“去,看下监控!”

一个保镖连忙去照做,却被边上的医护人员告知:“不用了,大门口的监控昨天就坏了,说好的上午来修,结果到现在都没到。”

一听监控坏了,徐梅顿时松了口气,说话也变得很有底气。

“门是他撞倒的,很多人都看见了,别拿我这个无辜之人撒气啊,更别想试图敲诈我钱,我们家没钱……”

“你走吧!”

曹国兴沉思了很久开口,让徐梅如临大赦般飞快地离开,就连脚扭伤都看不出来,一转眼就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中。

至于夏安,反正都是要被赶出夏家的人了,最多出赔偿费呗,要怪就怪夏安自己站不稳,要是他自己占稳一点就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一个大男人被她推一下就撞上了门,真不愧是废物。

出钱,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另一边夏安苦笑,今天怎么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他被曹国兴的保镖压到了楼上,许久,检查报告出来了,六十多岁的黄医生,这太医堂大药房的家传继承人,凝重着脸色开口:“检查报告比我预想中的还要不乐观,脑部积累了大量淤血,加上你父亲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必须马上送大医院手术,不过手术风险很高,或许你爸救回来会成为植物人,最好的结果,也恐怕得半身不遂地躺在床上……”

曹兴国攥拳的手臂青筋暴起,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杀机,他的孝顺与他狠辣一样出了名。

“先打断这小子的一条腿,我爸要是一辈子躺在床上,我也让你一辈子躺在床上,我爸要是成为了植物人你也一样,他死,你陪葬!”

“等等,不如让我来试试如何?我也精通一些医术。”

夏安大叫,并非病急乱投医,而是不得不做出这个选择,他懂医术,但这么多年来从未在人前暴露过,因为这是对他师父的临终承诺。

除非事关自己生死,否则死后五年。否则这五年之内他必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也因为他师父的原因,才能不断拿钱投资之前谁也不看好的天石药业。

只是,夏安的话并没有让曹兴国,而是冷哼一下。

他来这就是冲着这太医堂大药房黄正青的名声医术而来,自幼学医,国内顶尖医科大学毕业,在医术上有种几十年经验和钻研的黄正青都说不行,真不明白,你这个毛头小子哪来的勇气。

试试?

把我爸当什么了,商场的衣服裤子,还是地躺上的货物,想试就试!

甚至,曹兴国连夏安的话都懒得回答,冲着愣住的手下呵斥:“你们还傻愣着干嘛,给我打,难不成还需要我亲自动手?”

没人替夏安开口说话,都害怕得罪了曹兴国,尤其是在曹兴国父亲生与死这种很严肃,没有半点可商量的事情上。

“你爸脑补淤血压迫神经才会造成他昏迷不醒,淤血导致脑部供氧不足,缺氧是致命的,因此哪怕送到大医院手术也九死一生,救活也必然会成为植物人,或者瘫痪在床上连屎尿都控制不住,黄医生不行是因为他没能力让脑部淤血疏通,但我有!”夏安大叫。

闻言的曹兴国连忙制止手下,惊疑地质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爸病情的?”

“从检测报告上瞄了一眼看见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更何况你也说了,你爸要是出了事情要我偿命,我就算拿你爸的命开玩笑,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对吧。”

曹兴国一边沉思一边看着黄正青,想请教这位有名的太医堂大药房传人来给点意见。

黄正青当作没看见,要是一般人他自然会发表意见,可里面躺着的是曹兴国的父亲,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念头,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乱说话,而惹上这无妄之灾。

曹兴国想着自己父亲的性格,如果让自己父亲来选话,成为植物人或者死,一定会选择痛快地死去。

他更不想让自己父亲遭罪。

于是乎点头:“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我爸要是有半点问题,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请求,如果医治好了你爸,你帮忙弄一张无烟之城宴会的邀请函,对于你,应该并不难吧。”

当然不难,可曹兴国很不爽夏安的要挟,明明是他在给夏安机会,竟然还不知死活地要挟他,整个人瞬间冰冷:“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这不是条件,而是请求。”

“就算请求你也没有资格,要么现在进去医治,要么我现在就让人直接把你剁碎了喂狗。”曹兴国冷冰冰的话,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夏安攥紧拳头又松开。

五年之约还剩下不到一年,他都已经忍了四年多了,再耻辱的事情也忍了,眼前的事情并没有到了毫无退路的绝境。

他的命是师父给得,一辈子只在临终前让他做这一件,他必须做到。

转身走进救治室,曹兴国跟了进来,黄正青让人将那些手下保镖挡在救治室门外,带着强烈的好奇想要看看,这个叫夏安的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耐,竟然敢在这里说出那样狂妄的话。

曹兴国的父亲曹东升正躺在救治台上,插着氧气管,身上还有一些银针。

“小兄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医疗设备。”

“银针!”

“银针!!!”

黄正青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提高,这话是在开玩笑吧,他的银针之术可祖传的,还借鉴了不少医术苦心专研才有今天,如果用银针的话,这曹东升的病情他连十分之一的把握都没有,这个年纪连他一半都没有的夏安凭什么?

开口就想怒骂夏安胡扯,可转念一想,这关乎着夏安的生死,这个年轻人再怎么不知天高地厚,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吧。

伸手去拿多余的银针同时开口问道:“看样子小兄弟对自己的银针之术很有信心啊,不知道对于我这扎下去的几针,你有何高见啊。”

“你的针没问题,但医术差了点。”

这话差点让黄正青暴怒,任何事,任何人都是从无到有。

年轻时刚从学医到行医的他没少被人质疑医术,由于那时候自己年轻,学艺不精该被人骂,被质疑。

可自从当成了云江中医协会的会长之后,十多年的时间中就从未有人质疑过他医术问题,现如今被二十多岁的夏安说医术差了点,这让黄正青的脸色非常难看。

要是换个地方,他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好,很好!我黄正青今年五十八岁,正好行医四十年,今天我倒要看看,我的医术究竟哪差了点。你的本事又究竟有多牛逼。”

这番话,黄正青在很努力的克制,任谁都能够听出来,此时此刻的他比刚才曹兴国还有震怒。

“麻烦你们回避一下,我施针需要绝对的安静,哪怕稍微重一点的呼吸都会影响到我,这毕竟关乎到我自己的命,你们要是不回避,那我也没必要救他。”

“你……”

“要多久?”

曹兴国打断了黄正青怒气腾腾的话,夏安抬手:“十分钟。”

“所有人都出去。”曹兴国冷喝:“记住,你只有十分钟。”

几秒钟后,曹兴国最后一个从救治室里出来,将门关上,让人去后面的窗户守着,以免夏安跳窗逃走。

然而这救治室的门不到十分钟就打开了,夏安擦了擦额头的汗,面露几分疲倦地神道:“老天保佑,救治很成功,病人应该会在三到十分钟左右醒来。”

真的假的?

这个质疑的念头出现在所有人心里面,走进救治室,曹兴国朝着黄正青客道开口:“黄医生,麻烦你给家父检查检查,是否真如这个小子所说。”

黄正青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连忙给昏迷中的曹东升把脉,此时的曹东升身上所有的银针都已经拔掉,只插着氧气管。

“脉象平稳有力与刚才截然不同。”

黄正青语气有些吃惊,继续检查,吃惊的表情逐渐变成了震惊,转身冲着夏安,声音有些颤抖:“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只用了银针?”

“对!”

“不可能!”黄正青很肯定地失控大叫。

夏安不冷不淡瞥了一眼:“我刚才已经说了,你的针没问题,但医术差了点,这辈子也只能到这里了。”

“但,已经足够!”

这话差点没把黄正青给气吐血。

自己堂堂云江中医协会的会长,太医堂大药房的传承人,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如此羞辱,他怎能忍?可,可眼前的现实又该如何解释?

简直是狠狠打了他无处还手的一巴掌啊。

抱着最后的质疑,要对曹东升做一个现代医疗设备的检查,对此,曹兴国自然同意,只不过,检查还没有开始,救治台上的曹东升睁开双眼醒了过来,右手还慢慢抬起,整个人也支撑着想要坐起来。

“爸,你病才刚好,躺着,赶紧躺着……”

这话还没有说完呢,曹东升忽然间张嘴,毫无征兆地喷出一口鲜血,瞬间将盖在他身上的棉被染成了十分刺眼的红色……

相关文章:

螺旋果冻怎么使用方法:跪蹶sp

睡觉时摸男生下面有反应吗*阅读

一按遥控器女孩就蹲下|巨大粗长开嫩苞

(极品少年在都市)美女被强奸_被强奷到舒服的视频

药性发作浑身燥热bl:女生主动抱男生男生什么反应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