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御医途(全文免费阅读)神御医途【全章节】神御医途

2021-11-22 07:12 · 新商盟

“兄弟们,干他!!!”

不知谁叫了一声,剩余的混混们全都冲了上来,挥舞着武器,没头没脑地砸向沈毅。

“小心!!”沈瑞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

“啊~~”屋内的林惜弱惊慌地捂住嘴巴。

“哼~~找死!”

沈毅冷哼一声,一脚将黄毛踢飞,如虎入羊群般冲过去,在沈瑞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三拳两脚就把这些人打趴在地上,哀鸿遍野。

这十年来,沈毅所对付的人全是世界上最凶狠最强大的罪犯,眼前这些乌合之众给他做热身运动的资格都没有。

“*你老”黄毛提着钢管砸向沈毅身后。

砰~~

沈毅一记神龙摆尾将黄毛踢飞。

黄毛倒在地上,胃水都吐出来了,刚才那一脚实在太重,简直就像被一辆货车撞倒一样,他心中升起恐惧,这人的身手也太恐怖了吧?这样的力量还是人的力量吗??

他想逃走,但下一刻,他的脸就被一只大手狠狠掐住,无法动弹,然后他就看到一双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眼神。

明亮、冷酷、无情、锋利,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皇俯视众生,让他全身发颤。

“你你是谁?我我告诉你,我是城南东哥的人,你你要是敢”黄毛惊恐地问道,刚才的嚣张气焰已不翼而飞。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得黄毛的脸肿成猪头。

“你你敢打我你”黄毛彻底懵逼了,寻常人一听到东哥的名字就吓得脸色发白,谁知道眼前这人竟然脸色都没变化一下。

“这是你打我爸的那一下,我这人很记仇,你打我家人一下,我就十倍还给你。”

沈毅一字一顿地说完,还没等黄毛反应过来,啪啪啪,接连九下耳光,重重地甩在黄毛脸上。

黄毛脸部火辣辣的痛,牙齿混在血液里被打出来,模样别说有多凄惨了,偏偏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面对冷酷如冰的沈毅,他完全不敢反抗。

“东哥是吧?没听说过,你回去告诉他,我叫沈毅。”

沈毅将黄毛扔到门口,朝那些还有力气活动的人冷声说道:“带上他,滚!!!”

其余人闻言,如蒙大赦,抬着黄毛屁滚尿流地走了,连狠话都不敢留一句。

“什么年代了还收保护费?真特么没出息!”

沈毅将地上的钢管全都踢出门外,转身来到沈瑞身边,关切地问道:“爸,你没事吧??”

“不用你管,我没有你这个儿子,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沈瑞发疯一般把沈毅推开,怒视着沈毅,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你回来干什么??又想出风头、称王做霸是吗?又想带着几十个人满大街砍人是吗?”

“爸,我”沈毅解释道。

“滚~~~~”

沈瑞不由分说,用尽全身力量,把沈毅推出门外,然后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

“爸!!”

沈毅连续叫唤了几声,里面都不回应,父亲好像是铁了心要赶他走,父亲越是如此,他就越内疚。

他知道,父亲是在为他担心,怕黄毛那些人来报复他,打算自己扛下这件事。

“爸,我不会走的,这里是我的家,我会保护好它!更要保护好你!”

沈毅从邻居处借来一张凳子,端坐在门口,他和父亲一样,很多话都藏在心里说不出来,都是通过实际行动来表达。

黄毛那些人肯定会来报复,就算父亲再怎么赶他走,他也不能离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附近来来往往的邻居全都聚齐了过来,有些人认出沈毅,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大部分人立即离得远远的,怕殃及池鱼,因为黄毛那些人发怒起来是没人性的。

“那些人一定会回来的,孩子,你快点走吧。”邻居张爷爷劝说道。

“谢谢爷爷。”沈毅微笑拒绝。

他走了的话,父亲等人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响起,一辆辆黑色摩托车如军队般浩浩荡荡冲向这里,巨大的轰鸣声震得人耳膜嗡嗡响。

张爷爷吓得脸色发白,连忙躲得无影无踪。

足足有二十辆摩托车开进小巷,把这里围的水泄不通,每辆车上坐着两个穿着黑色皮夹克、凶神恶煞的青年,基本上每个人都拿着钢管、链条、西瓜刀等凶器,刚才的黄毛在其中一辆摩托车上,脸部和手包扎着绷带。

带头那人与众不同,他戴着墨镜,脖子上挂着金光闪闪的大粗链子,他穿着无袖皮夹克,手臂上纹着狰狞的老虎纹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善女。

“城南东哥,大家快躲起来,他们很残忍的。”

“这下老沈家惨了,惹到这些凶人。”

“快回去,不要出来!”

城南东哥,这一块势力最大的混混头目,有着五十手下,以收保护费为生,横行霸道,嚣张跋扈,据说和某个大人物有关系,只要不打死人,警察都不敢管他。

一时间,邻居们全都躲了起来,街上就只有机车党和沈毅对峙。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这浩大场面吓坏了,但沈毅却一点都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那深邃如星空的眼眸,波澜不惊,镇定自若,甚至还带着点不屑,如帝皇的姿态,冷冷地看着这群人。

“东哥,就是他!”黄毛用恶毒的眼神看着沈毅。

“你敢打我的人??活腻歪了是吗?”东哥下车,气势汹汹地逼近沈毅。

“你怎么不问问,他为什么敢打我爸?”沈毅反问。

“老子喜欢!”

东哥说着说着,忽然冲过来,一记钢管就砸向沈毅的脑袋。

寻常人的话,肯定会中招,谁能想得到他说着说着就动手?

然而沈毅并不是寻常人,他一把抓住钢管,闪电一拳将东哥的墨镜打碎,强大的力量将东哥击退了好几步,左眼迅速肿起来,睁不开了。

“敢打我,兄弟们,打死他!!!”东哥怒吼。

“打死他,把他家那老不死的也抓起来,打残他!”黄毛也趁机叫道。

“杀!!!”

足足有三十多人冲了过来。

看着自己的手下把沈毅淹没,东哥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人影翻飞,惨叫连连,沈毅如人形暴龙,一下子冲破人群,所到之处,人仰马翻,那三十名手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这么猛,这特么到底是谁啊?”东哥双手都哆嗦了,沈毅这么能打,出乎他意料,让他感到恐惧。

“我是东兴火山,谁敢动我大哥?”

就在此时,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一个魁梧壮硕的光头佬带着三十多人从左侧冲进巷子,浩浩荡荡,气势磅礴,如虎入羊群般,一下子就把这些黑夹克冲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我是东兴小刀,谁敢动我大哥?”

右侧,一个油头粉脸的帅哥带着二十多人冲进来。

“我是东兴洪水,谁敢动我大哥?”

“我是东兴三鹰,谁敢动我大哥?”

仿佛连锁反应,一群群凶悍的汉子四面八方涌进来,足足有一百多人手持器械,一个个都目露凶光,气场强大,如一排排慑人的铁血军队,黑压压一片将东哥这群人围在中央,震得东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天啊,东兴!

东哥和黄毛吓肝胆俱寒,差点软倒在地上。

东兴是一个庞大的社团,控制着一大半洋城的娱乐行业,火山、小刀、三鹰、洪水都是东兴统御一方、赫赫有名的十大天王之一,在他们面前,城南东哥连提鞋都不配,而眼前这个沈毅,是这四大天王的老大??

东哥脸色像吃了狗屎般难看,肠子悔青了,想抽死黄毛的心都有,惹什么人不好,你特么惹到这样的狠人还坑了老子?什么玩意?

还有沈毅,你明明就是大人物,干嘛不说出来,还扮猪吃老虎,这特么不是坑人吗?

东哥吓得腿都发软了,这样的大人物恐怕就是他背后的那个人都惹不起啊。

“大哥。”

光头佬、小帅哥等四人推开众人,来到沈毅身前,态度恭敬。

“火山,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的?”沈毅蹙眉,神色复杂,这四个人是十年前在街头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大哥,幸亏我有人在附近,一收到你的消息我就带人过来了。”小帅哥小刀说道。

“还愣着干嘛?你们都哑巴了啊,叫大哥!”光头佬火山扯开大嗓门道。

“大哥!!!”

一百多人齐声呐喊,这情形仿佛各路诸侯前来朝拜帝皇,骇人气势直冲天际,把东哥那批人震得面如土色,胆子小的,甚至直接就屁滚尿流了。

“大哥,打算怎么处置他们?”火山问道。

东哥等人闻言,顿时紧张忐忑地看着沈毅,眼神充满恐惧,因为只要沈毅一句话,他们就死定了。

“对不起,对不起,沈大哥,我们错了,我是专门带他过来给你道歉的。”

东哥陪着笑,点头哈腰,猛然拍了黄毛脑袋一下,呵斥道:“我草尼玛的,惹什么不好,惹到沈大哥,吃屎吧你,还不快给沈大哥道歉!!!”

“是是是,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请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黄毛点头如捣蒜,还狠狠刮了自己几巴掌。

“我草尼玛,这样想糊弄我们?”

火山一脚将黄毛踹倒在地,道:“别特么以为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沈大哥还没说话,那就按照江湖规矩来,用哪只手打人,自己就把哪只手砍掉!!”

砍手?

黄毛脸色刷的一声,苍白如纸。

“算了,火山,让他们走吧。”

沈毅拉住火山,朝东哥他们说道:“今天这事一笔勾销,以后你们不许踏入这里半步,滚吧。”

“是是是,多谢大哥。”东哥等人闻言,大喜过望,连忙转身就跑,恨不得爹娘多生几条腿。

“不行,大哥,这件事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算了??”火山脾气暴躁,也最记仇,别人犯他一尺,他还人家几丈都不肯善罢甘休。

“让他们走!”沈毅沉声道。

事情一笔勾销就再好不过了,他现在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不想和那些人纠缠不休,更不想卷入什么帮派斗争之中去。

火山等人见沈毅如此,不敢多言,指挥手下让开一条路,让东哥等人全都离开。

“火山,小刀,三鹰,洪水,这回谢谢你们。”沈毅道。

“大哥,摇旗吧,我们想跟着你继续干一番大事业!”一旁沉默不语的洪水忽然说道。

“没错,大哥,在东兴我们只想跟你,摇旗吧!!”火山等人附和道,眼神炙热。

摇旗,是社团的专业用语,意思是成立帮派,让昔日的小弟加入。

“跟什么跟?”

沈毅自嘲般笑了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现在只想做一个好儿子,你们要跟着我学好,非常欢迎,社团那一套我不玩了,你们走吧。”

“大哥,我们真的想跟你!”火山等人道。

“我说过,我不玩了,你们走不走?”沈毅沉下脸,盯着火山四人。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

火山等人面面相觑,最后无奈地带着手下退走了。

一场轰轰烈烈的闹剧谢幕,巷子里又恢复了安静,沈毅坐在门前,半天都没有等到老爸老妈开门,不由苦笑起来。

他原本想独自解决这事,没想到火山等人会突然出现,还闹出摇旗什么的,这下好了,老爸对他的误会恐怕又加深一层了。

“要做一个普通人的好儿子,很艰难啊。”沈毅感慨连连,坏事易为,好事难做啊。

“看见没有,那个沈毅啊,听说以前他是混黑shehui的,刚才那些人全是他手下。”

“哇,好威风啊~”

“威风个屁,你不知道十年前他做的那件事把他爹害得有多惨吗?你可千万别学他。”

“我觉得他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这些天还出去找工作了呢。”

“黑shehui还找工作,笑死人啦。”

巷子里陆陆续续恢复了热闹,议论纷纷。

沈毅听力敏锐,将这些全听见了,不禁愧疚起来,十年前他确实把父亲害惨了。

“大哥!”

又有一群人过来了,带头的是一个打扮得体,一看就是上层成功人士的高富帅。

“你们走吧,我说过,我不玩了!”沈毅没好气地把这人赶走。

“这已经是第五批来找他的人了。”

“那个人我认识,是一家夜总会的老总,平时可威风了,去到哪里都受人尊敬,没想到也是沈毅曾经的手下啊。”

“沈毅哥哥好厉害啊~~”

邻居们议论纷纷,有不少漂亮的邻家小妹崇拜地看着沈毅。

这一天,来看沈毅的人群络绎不绝,有人来试探,有人来投奔,有人来邀请,每一群人的带头人都是大有来头,但对此,沈毅只有一句话:我不玩了!

“蹲在外面好看啊?进来!”

许久后,也许是沈毅坚持从良打动了父亲,大门打开,父亲冷冷的话语飘了出来。

沈毅大喜,屁颠屁颠地走了进去。

市中心人民医院,心血管科。

“那个青年人到底是谁?怎么会那么厉害?这个药方真的有用?”

美女医生张敏正看着一张药方发呆,脑海里盘旋着今天上午在火车站的事情,尤其是沈毅那特殊的手法,让她琢磨不清原理。

四天前,她带了病人回医院住院治疗,一系列检查下来,诧异地发现,这患者之前就住过院,患有严重的器质性心脏病,但现在每天都熬中药吃,已经有痊愈的倾向。

这简直是医学奇迹!

科室主任当时就赞叹不已,说自己行医二十几年,都没见过这样的奇迹!

张敏详细地看了病人的资料,并咨询了病史,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好结果,绝对是因为那个年轻人的特殊治疗。

于是,她从患者家属那里要来沈毅写的药方,在认真地仔细斟酌。

可惜,她学的是西医,对中医根本无法理解.

但她是个医学狂,只要是医学她都会花时间去研究,尤其是华夏的中医,她抱有很浓厚的兴趣。

“我看不懂,杨教授应该能看懂呀。”张敏拿着药方,来到了中医部,直接拜见了医院的中医泰斗杨善。

杨善,华夏国内二十大名医之一,也是全国中医协会的副会长,学究天人,博学多识,如一部会移动的人形中医教科书,是市中心人民医院泰斗级人物,也是医院的副院长,很是厉害。

“这药方是谁写的?”

号称中医圣手的杨善看见药方后,脸色瞬间变得很精彩,满面敬佩、崇拜,激动地颤抖起来,忘形地拉着张敏的手,说道:“小张,你一定要介绍那个大师给我认识,我从来没见过有人用药如此精妙,太厉害啦!不行,我要抄下来,这是千古难得一见的良方啊~”

这个老人激动得胡子都在抖动,小心翼翼地捧着沈毅的药方,如同捧着绝世宝贝一样,认真地抄写着。

“真的有这么厉害?”这一幕看得张敏有点懵笔,难以理解。

连博学五车、如同人形中医教科书的杨教授都要这样珍之又重地对待?

可这药方只是那个年轻人随手写的啊,随手一写就能让杨教授这么激动,那个男人的医术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啊?

“小张啊,中医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精髓国粹,博大精深,只可惜中医传承没落,才导致了西医横行华夏的场面。”

杨善抄写完药方后,边郑重其事地说道:“这药方各种药材都很常见,但组合在一起却给我一种很玄妙莫测的感觉,仿佛有能治百病的效果,如果我能研究成功,我的医术肯定会更上一层楼,所以,那个大师你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

其实杨善并没有说实话,这药方是有能治百病的可能,最让他感兴趣的是,抄写完药方之后,他忽然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从这药方里,他看到了几十年前那个老神仙的影子!他的一身享誉华夏的医术,不过是神秘莫测的老神仙随意指点一个月的结果,他想找到老神仙的线索。

治百病?

张敏微微蹙眉,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神奇的药物?

正思索间,张敏的眼神不经意地落到了窗外,神色一变,“是他!”

她竟然看到了沈毅,让她奇怪的是,此时的沈毅身上穿着的还是医院的保安服,正慢慢地朝医院的内部走去。

“谁?”杨善疑惑。

“写这药方的人。”张敏道。

“什么?快带我去认识他!!!”杨善大喜望外,激动得站了起来。

“改头换面的感觉真好。”

穿着一身保安制服的沈毅精神奕奕地在医院里巡逻,自从他来保安科报到后,老爸终于肯和他聊天了。

和这个相比,曾经一把西瓜刀砍完半个洋城的辉煌简直就是渣,家庭和睦,父子和谐,才是最重要的。

医院,是人世的缩影。

单单一个早上,沈毅就见识到了不少事情,有病人家属因为各自付出治疗费的不同而大打出手、有人为了省钱狠心地签了放弃治疗的单、有人倾家荡产都坚持患者治疗、还有人刻意把已经死了的人送到医院然后等医生发现死人后就开始医闹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人间百态,尽现于此。

“快,快去叫主任过来抢救!!!”

“可是,主任好像不在,办公室没人,怎么办?”

当沈义巡逻到心血管科时,发现此时的科室乱成了一片。

一个前几天才入院的病号病情突然加重,必须手术治疗,去放射科做PCI治疗,只是现在要做这手术的人太多了,医生根本忙不过来。

“嗯?”

沈毅一看,顿时皱眉,这个病人他认识,恰巧是他刚从火车站出来时救的病人,此时的那个老人病情比之前更严重了。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除却一个手足无措的实习生在抢救之外,没有一个有经验的医生在。

“怎么会加重?”

沈毅思索,他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这位老人有他的一缕真气辅助,理应慢慢康复,没理由会加重!

他想上去仔细观察,但却被家属拦住了。

“不要妨碍医生抢救!”家属瞪了他一眼。

沈义苦笑,以他的眼力,可以看见老人生机正在逐渐减少,估计不出三个小时,患者就会没命、

“病历本给我,我去找主任。”

沈毅顺手就拿起病人的病历本,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主任办公室,在途中翻看起来,看着看着,他愁眉紧锁起来。

治疗医嘱很谨慎,前面几天完全没有问题,但今早却突然加入了一味药,从西医角度看。没有错误,但从沈毅的角度看,问题很大,因为这味药和他所开的中药有所冲突,两者一起用,不出半天,患者就会死亡!

“林主任,这事就要麻烦你了呢。”

“没问题,我办事你放心,嘿嘿嘿”

当沈毅来到办公室时,门是紧闭的,但以他敏锐的听力,却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是娇滴滴的女声。

沈毅凝聚眼力,透过门上的花边玻璃看去,玻璃是磨砂的看不透里面,但他却一下子看穿了,当他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差点愤怒地砸门。

只见办公桌上摆着一个很大封的红色纸包,鼓囊囊的,而在办工作后面,一个长发垂腰、身材玲珑的少妇背对着沈毅,坐在林主任大腿上。

“死鬼,这么猴急~”少妇欲拒还迎,如水蛇般缠着林主任。

外面正在抢救,主任却在这里偷&情!

“视人命如草芥,一对狗男女!”

沈毅不觉捏紧了拳头,砰地一声,一脚把门踹开。

“谁?”

正准备享受的两人连忙分开,林主任连忙站起身来,顺势将红包放入白大卦中,神色有些慌乱。

相反,那少妇见只有沈毅一人后就恢复了冷静,上下打量起沈毅,不由双眼发光。

沈毅相貌英俊,棱角分明,眉宇间英气迫人,穿着保安服的他有一种阳刚铁血的气息,这英姿能令绝大多数的女人芳心暗动。

被撞破好事,林主任又惊又怒,怒视沈毅:“你是谁?来了多久了?”

“我叫沈毅,是医院的保安,来了有一会了,该看的我都看见了。”沈毅道、

“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你绝不能说出去,知道吗?”林主任瞪着沈毅。

沈毅冷笑不语。

“妈的,你要是敢说出去,信不信我让你这里混不下去!??”见沈毅不动于衷,林主任怒道。

“我混不混得下去,这事另说。”

沈毅将病历本扔在桌面上,沉声说道:“15床患者病情加重,人命关天,我想林主任应该去看看。”

“好,你有种!”

林主任闻言,脸色一沉,愤怒地瞪了沈毅一眼,拿起病历本气冲冲地离开。

“这位小帅哥,你究竟来了多久呢?”

那少妇扭着水蛇腰,整个前凸后翘的身躯贴在沈毅身上。

“滚!!”

沈毅将女人推开,转身就走,这种女人简直让他恶心。

当沈义回到15号床时,走廊里已经挤满了人大部分人都是西装革履,气质凶悍,一看就是保镖啊、打手之类的。

带头的是一个混混打扮的年轻人,他急红了眼,正抓住那个实习医生的衣领叫道:“你特么赶快救人,救不回来,老子杀了你!!!”

沈毅环顾左右,没有看到林主任的身影,不由神色一冷。

“这位先生,你冷静一下。”沈毅过去将那年轻人推开,趁这机会右手搭在伤者的手腕处,说道:“患者心肌梗塞,右冠状动脉的已经完全阻塞,左冠状动脉的前降支和回旋支也差不多完全阻塞,必须马上进行PCI手术。”

话音刚落,便有一个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好一个保安神医,不用检查就能知道患者的病情?”

沈毅回头一看,赫然是林主任。

沈毅转身让开,他表面身份只是保安,虽然患者情况危急,不能有半点耽搁,但这个时候出手救人,他必然会暴露身份,到时候会更麻烦。

他需要等待时机!

“草!救人啊,还特么聊天??”

那名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厉声喝道:“要是李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就准备好等死吧!!”

“李老,哪个李老?”林主任有些疑惑地说。

“洋城李向阳的父亲,还能有哪个李老?”混混喝道。

林主任浑身一颤,李向阳这可是大人物啊,不能得罪,连忙吩咐道:“快,联系各个科室来做检查,我马上联系院长。”

李向阳是洋城常青藤集团的董事长,拥有上百亿的产业,来历更是大到惊人,每年都捐赠上百万至几千万的资金给医院,林主任当然不敢怠慢。

“愣着干什么,快去帮忙?”林主任一边拿出电话,一边对实习医生和护士吼了起来。

他们一起将伤者抬上推车,送入重症监护室。

对于大人物,医院的办事效率快到无法想象,不到半个小时,李老的各种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看着检查结果,林主任吃了一惊,在心脏那一块的检查结果与沈毅说的一模一样。

林主任吃惊的看了沈毅一眼,心想:这人难道有透视眼不成?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发什么愣,到底怎么样?”那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吼道。

“这个李老的情况不容乐观,心脏有好几条血管阻塞,要马上做手术。”

林主任没有说得很详细,其实就算做手术,请医院最著名的介入科专家来,恐怕也没把握能救回来。

“那特么还不赶快安排,叽叽歪歪什么?”年轻人怒吼。

“李老的病情太过严重,手术极为复杂,恐怕这里成功率不大,我个人建议,转院。”林主任说道,其实,他只是不想承担风险,这样的大人物要是死在他手上,那他这辈子都别想在洋城混了。

“转院?”

年轻人彻底抓狂,他猛然踹了林主任一脚,吼道:“这里是洋城最好的医院,你特么让老子往哪里转?快点安排手术!!!”

“这么复杂的手术,需要介入科专家任老才能做,我经验不足,恐怕”林主任捂着肚子,痛苦地说着。

这个时候,医疗报警器响了起来,李老的情况越发严重了,血压在拼命往下掉,随时都会没命,所有人都神色一变。

“快去手术!!!!!”年轻人嘶竭底里的吼起来。

只是林主任束手无策,他面色惨白的看着昏迷的李老,嘴里一阵阵的发苦,他没有学过PCI手术,除非是专家任老到来才有一线希望,他哪里有办法?

“我来做!!!”

沈毅一咬牙,站了出来,人命关天,就算暴露身份,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我来做!!”

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张敏从人群中走过来,在她身后,跟着杨善。

看见张敏,沈毅眼睛一亮,他认识这个美女,在火车站时候,就是他和这美女一起救这个李老的。

时机到了!

相关文章:

污力十足的图:艹死渣男们

Chara本子 chara本子资源

好痛~不要~轻一点/会议 桌下 含 舔

怎么吸女生的小豆豆~男友压着有节奏地顶我

男主比女主小撒娇粘人男主呆萌害羞的宠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