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男生拉到教室做那个(图文) 性饥渴的老头小说

2021-11-22 08:18 · 新商盟

深冬的J城,簌簌大大雪纷飞,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大雪似乎要覆盖城市的一切。

  车灯在白雪中忽明忽暗渐渐靠近,来到傅氏庄园的必经之路。

  一道瘦弱却又显几分笨重的身影从角落闪出,挡在黑色的迈巴赫之前。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子乍然停下,季南初双手扶着肚子的站在车前,白色的婚纱和挽起鬓发全蒙上了薄薄的一层雪。

  “季南初,想死滚远点,别脏了我的车子。”

  一身黑色定制西装的傅时漠走出来,仅仅二十五六的年纪,却有一种阅尽千帆的深沉内敛。

  纷纷雪花中,如若神祗,更显冷漠疏离。

  一开口,刻薄而又恶毒。



  “时漠,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刚刚妈来电话,要我们赶紧去酒店了,不能让爷爷等急了。”季南初仿佛没有听到傅时漠的话,面上波澜不惊的看着傅时漠。

  “拿爷爷他们来压我?”顿时,傅时漠俊容上比满天的雪花还要冻上几分,冷气逼向季南初,深黑的瞳眸里,透着蚀骨的冰寒。

  “我没有。”季南初的眉头皱紧,抚着小腹的手曲了曲,想要解释,却又还是把话咽回去了。

  “反正你这么有心机有本事,凭着一个野种让爷爷同意你这种卑劣的女人进入傅家,那今天的婚礼,你和他完成也没什么问题。”

  傅时漠的视线落在季南初隆起的小腹,冷漠的脸上漾起诡异的讽笑。

  “时漠,孩子是你的。”野种二字,深深的刺激到了季南初,她下意识的反驳。

  “我的孩子?季南初,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傅时漠只有过一个女人,那就是苏昕。”傅时漠沉稳崩裂,修长的指尖掐住季南初瘦的一折就断的脖子摁在车边上,手劲之大恨不得当场掐死季南初。

  “停、停手!”季南初雪白的脸充血涨紫,脖子被掐的青筋突起,一手拍打着傅时漠,一手护着肚子,却撼动不了傅时漠半分,只能脱口而出:“你就不想知道,爷爷为什么非我不可吗?”

  傅时漠双眸猛地一愣,却还是将季南初甩开。

  虽然只是穿着平底鞋,但是季南初还是被滑了一下,扶着车子堪堪站稳,喘了一口气看向傅时漠:“这是傅家的隐秘,傅家有传男不传女的罕见病,和不合适基因的女人生的孩子,母子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这就是为什么你父亲死了三任妻子,最后娶了你母亲的原因。”

  “只有我季南初,才能和你结婚,才能生下你的孩子。”

  “可笑!”傅时漠黑眸一缩,面容更阴沉了几分:“我傅时漠要找什么女人不可以?”

  “你找是女人可以,但是傅爷爷要重孙子却不容易,尤其是想要高达百分百的吻合率,却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况且,傅爷爷已经八十了,他为什么要放着现成的不要,还要花时间冒风险找次货?我肚子里的,是他最想要看到的重孙子。”

  季南初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就是我的本事,命中注定你和苏昕无缘,只能娶我季南初。”

  最后一句,让傅时漠脸色更加阴郁狰狞,双手握的咔嚓作响,最终拳头一松,目光却更加阴沉冷鸷的盯着季南初:“除了娶你,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可我除了嫁给你,什么都不要。”季南初的语气很轻,却带着不可撼动的坚决。

  傅时漠脸色又变了几分,双手扣住季南初纤细的肩膀,深黑的眼眸冷光乍现:“季南初,你就这么缺男人吗?哪怕我爱的是苏昕,你也非要横插一脚?我傅时漠只会和我爱的女人结婚,那就是苏昕,什么困难什么人都无法阻止!”

  又是苏昕……

  季南初早有准备,但是仍旧在傅时漠温柔的吐出‘苏昕’二字时,心依然如同被车子碾压一样,只觉被压的沉重的喘不过气来,眼眶胀痛,控制不住热流涌出。

  压住喉间的梗痛,艰难的吸了一口气,视线模糊的看向傅时漠的眼,颓然的垂眸哑着声音道:“傅先生的深情令人感动,那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苏昕至今没有出现吗?”

  “原来是你!说,她在哪里!”傅时漠神色骤然一变,双眸迸出犀利的寒光,双手愈加用力的捏住她的双肩。

  “领完证,我告诉你。”季南初咧开嘴笑了笑。

  “不说?你以为有我爷爷当靠山,我就会妥协了?”傅时漠动了动脸颊,却松开了手,一字一句如刀刃般锐利:“我今天就偏不和你结婚。”

  “傅时漠,你不能走!”看着傅时漠拉开车门上车,季南初连忙拦着,却傅时漠冷漠甩开,“滚开!”

  本来已经腹中绞痛的季南初,根本经不住傅时漠这么一甩,虽然扶住车子不至于跌在地上,但是肚子也碰撞到车边,痛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傅时漠,你等一下,我肚子痛……”引擎发动的声音让季南初一惊,可她已经站不稳了,只能哀求的看向傅时漠。

  “还装可怜了?你就是用这一张楚楚可怜的模样迷惑我的爷爷吗?”傅时漠冷笑,冰冷疏离的双眸却弯了起来,朝着季南初笑着:“季南初,你说你肚子里面的野种死了,你嫁进傅家的梦还能不能实现?”

  季南初一愣,未等她反应过来,傅时漠就发动倒车,她顿时失去支撑,还没来得及站稳,就看到黑色的迈巴赫朝着她丝毫不停歇的驶来。

  双手只来及护住腹部,瞳孔剧烈的收缩,下一刻,身子被弹开,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砰——

  剧痛从肚子蔓延至全身,季南初几乎晕厥过去。

  “痛……”一阵阵收缩的剧痛让季南初痛苦的叫出声来,精致修饰的妆容掩饰不了季南初血色尽褪的脸,双手紧紧的抱着肚子,喘着气的看着傅时漠:“傅时漠,你别走……我的肚子好痛……快送我去医院……”

  傅时漠没有感情的双眸扫向她的隆起的肚子,走近季南初。 铮亮不染一丝尘埃的皮鞋在雪地中发出嚓嚓的声音,像一把刀,磨在季南初的心上。

  “想我救你肚子里的野种,可以,告诉我昕昕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季南初撕心裂肺的哭求,心里面只有无尽的悔恨。

  身下涌出热流,开始失血的季南初觉得自己的身体比雪还冷,她查过孕妇的各种反应,她现在是出血早产,甚至可能难产……

  “不见棺材不流泪?”傅时漠微微一笑,深黑的眼底如嗜人的黑洞,似有一丝异样,却瞬间消失不见。

  对上傅时漠残酷的笑容,季南初的心凉透了,她从他的眼里,看到的只是冷漠绝情,几年的真心,他从未放在心上。

  季南初认清,攥住傅时漠的手一松,朝着刚刚甩掉的手包伸去,如同垂死在陆地上的鱼,艰难的朝着扑腾着,力度越来越弱。

  似乎看穿了季南初的想法,傅时漠一脚拦在季南初的手边:“想要打电话求救?”

  “你、你想做什么?”

  季南初颤着声音问,瞬间就崩溃了,压抑许久的委屈如缺堤般汹涌而至,泪水哗哗的眼里满是惊恐。

  傅时漠却只是冷眼看着,弯身,将手包拿起来,拿着季南初的手机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在季南初触手可及的时候收了回来,朝着前面的山边扔了下去。

  “不!不要,傅时漠,他是你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季南初无助的伸手出去,然而却仍旧什么都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机掉落山中。

  季南初脑袋瞬间空白,空洞的双眼看着傅时漠空荡荡的双手,她早该知道,傅时漠不爱她,不光如此,还恨不得她死在这里。

  所以他亲手断绝了她一切的希望。

  “季南初,你搞清楚一件事,我傅时漠只会要苏昕给我生下的孩子,至于你肚子的就算是我的,我,也,不,会,要!”

  傅时漠绝情的嗤笑,落在季南初腹部眼神闪过森森的狠光,转身回到车上。

  恐惧蔓延至季南初全身,她的脸色越加惨白,身下的血也越来越多,她朝着傅时漠哀求:“不,不要,我不和你结婚了,我不和你结婚了,傅时漠,求你送我去医院……”

  季南初慌了,她也放弃了,她始终比不上傅时漠的残忍,始终不如他狠心。

  傅时漠对她多狠心她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却不能伤害她的孩子。

  “晚了,我现在就去酒店,真是这么命中注定你能活着,那我就和你结婚。”傅时漠冷笑,毫不留情的开车离开。

  “不——傅时漠你回来——你救救我的孩子——你不要这么残忍——”季南初撕心裂肺的哭求,心里面只有无尽的悔恨。

  因为她的执念,害了自己的孩子!

  雪越来越大,似乎有一种将她完全淹没的感觉,季南初拼命的喊着救命,然而这条路去向只有一个傅氏庄园,大雪天气,人烟罕至。

  身体像冰一样冷,最后一声微弱的救命喊完,季南初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模糊了,眼前飘过妈妈去世时的绝望,看到父亲逼她代替苏昕嫁给傅时漠,还出现了许久未见的苏昕,她一脸害怕跪在她的面前。

  “南初,我不想死,你救救我好不好,我不想死,傅家有遗传罕见病,嫁给他们的女人,都活不过一年……”

  “南初,傅家说我嫁给时漠,还一定要一年内生孩字。”

  “南初,这样我会死的,我会被他们害死的,我不想这么年轻就死了。”

  “南初,我知道你爱他,你来代替我嫁给他,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季南初的耳朵嗡嗡的,下一刻在她耳边响起了傅时漠温柔的呢喃,却又在瞬间就绝情的将她推向万丈深渊。

  季南初觉得自己一定是死了,所以看到生前所有的过往,她还看到,苏昕冲着微笑:“南初,感谢你,以后我会带着你替我生下的孩子,和时漠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的。”

  季南初张张嘴想拒绝,最后却化成一道绝望的笑。

  是啊,傅时漠恨不得她死,她何必留在这里当碍眼的第三者。

  成全他们,成全自己。

  三年后。

  季南初做了一个冗长而又绝望的梦,有拼尽全力无法挽回的母亲,逼迫她替嫁苏昕出嫁的爸爸,将她丢在雪地里任由她自生自灭的傅时漠。

  “孩子……救我孩子……”

  “季总,季总你怎么了?”

  睡梦中的季南初被助手朱莉叫醒,猛地一睁眼,梦境消失,季南初睁开眼,看到的是傅氏集团的总监办公室。

  “季总?”季南初泪流满面的样子让朱莉有些担心的开口。

  在人前,季南初永远都是高冷女王,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脆弱的时候。

  “我没什么事,做了个噩梦而已。”季南初飞速的抹掉脸上的湿气,恢复一贯的淡漠冷静,冲着朱莉弯了弯嘴角:“怎么这么晚还在上班呢?”

  “季总,已经早上了,你一夜都在加班吗?”朱莉抿着唇说完,却又像是

相关文章:

【火爆新书】冷婚娇妻全文阅读/冷婚娇妻免费全集

在非洲工作解决生理需求&极限扩限扩宫小说

两人契合处发出羞人的啧啧声/粗长冲撞喷射

多肉小说很黄细节,快点,【完整】《邪性总裁的甜宠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孕来是你:契约总裁有点萌》全集章节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