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住的美女 被强奷到舒服的视频/奇门医圣

2021-11-22 14:26 · 新商盟

 “方家被人借运。本阴差路过此地,观坟中阴人有德,特埋下转运坛一只,以助其后人转运。开坛之日,便是方家转运之时。照着此图把压在坟头上的那五块厄运石去掉,方家晦气便彻底的去除,从此方家如日中天,人丁兴旺。届时,方氏曾孙受封万山巫王,精通医、武、道、卜等神术,并由镇山之蟒为其护法,入山不受人侵鬼扰。”

  方小宇照着牛皮卷轻声朗读起来,心里无比的激动。

  他仔细朝结构图一看,在坟地的五个方向,分别画了五个圈圈,不用说,那肯定就是厄运石的埋藏地。

  他拿起铁锹照着图中所示,刨起土来,没多久便刨出了五块拳头大的石头。石头上刻了符文,分别用红油漆写了“衰、寡、病、灾、穷”。

  看到这几块石头,江小宇不由得火冒三丈。

  他现在算是明白,自己家为什么这么穷,这么衰了。两个叔叔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一个丧妻,一个光棍,老爸体弱不能干重活,老妈更惨,得了尿毒症。

  他读书成绩不错,可中考的时候拉肚子,结果进了最差的乡镇中学。高二时,又因撞破了校长和女老师的好事,校长天天找碴,他气不过和流氓校长干了一架,被开除了。

  原来,这些都是被人做了手脚啊!

  想到这些,方小宇心里就来气,拿起五块厄运石,用锄头砸了个粉碎。

  “祖爷爷,请你作证。方小宇从今往后,要振作,不再当穷人。我要活出个人样来。”

  方小宇对着坟头再次磕了三个响头。



  话刚说完,忽见坟包上冒起了一阵青烟,紧接着,无数像文字一样的东西飞进了他的脑海里。

  突然间,他觉得脑子里多了许多神神乎乎的东西。

  “奇经八脉、人体三百六十穴、药性十八反、奇门遁甲术,面相十二宫、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九大风水改运阵法、天罡七星步、九龙化骨水……”

  一时间,他像是被人强行灌入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东西。有命理、风水、相术、针炙、推拿、医药,甚至还有一些道法知识。

  “还真是祖坟冒青烟了啊!现在我是大巫王了。”方小宇兴奋地自言自语道。他把地面上的牛皮卷、坛子和布袋子都捡了起来,带上工具便朝山下走去。

  刚走几步,便从草丛里钻出一只野兔子。

  兔子见到了他,飞快地朝前跳去,跳了一阵后,撞在一棵松树上,“突”地一声,便倒了下去。

  方小宇跑过去,见兔子浑身微微颤抖着,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心里禁升涌起一阵同情心。

  突然,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似的。

  “用雷气为兔子疗伤。”

  念头一动,方小宇便试着提起体内雷气对着兔子的背部发了一掌。很快,奇迹出现了,兔子的腿蹬了两下,抬起头,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脑袋上的血也不流了,迅速结了痂。

  兔子裂嘴朝方小宇眯眼一笑,“蹭”地一下,便跳走了。

  方小宇扬起自己的手掌仔细看了又看,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五雷掌”三个字。没错,这就是道家气功里的五雷掌,可以用来替人疗伤治病,也可用来驱魔斩鬼。

  现在他的体内已经有了雷气。

  方小宇站了起来,准备赶路,却意外地发现在前边不远处的松林里,有一大片的松乳菇。

  “发财了!老子转运了。”方小宇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松乳菇值钱,光镇上都卖到了五六十块钱一斤。

  这段时间村里的男女老少,全跑山上来找松乳菇了,厉害的,一天能卖一两百。

  方小宇一口气便将松林里的松乳菇全采完了,装了满满一蛇皮袋,他用手掂量了一下,少说也有二十来斤。算五十块一斤,都有一千多块。

  他哼着小曲朝自己家的果园走去,把锄头和铁锹放进了土砖屋。

  他在竹床上躺了下来,决定先休息一会儿再回去。

  谁知刚躺下,便有人推开门进来了。方小宇抬头一看,是苗秀花进了屋子里。

  苗秀花鬼鬼祟祟地朝四处望了一眼,立马把屋子的门关上了。

  “小宇,总算看到你了。吓死嫂子了。对了,你的衣服呢?咋不见了?那大蟒蛇没把你怎么样吧!”

  苗秀花一脸心急地望着方小宇,她离开蛇王洞以后,心里一直不踏实,便在山下等待方小宇。后来看到方小宇进了果园,便跟了上来。

  “秀花嫂,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那衣服刚才把大蟒蛇的头给罩住了,现在没事了。”方小宇坐了起来笑着答道。

  “还说没事,手都受伤了。来给嫂子看看。”苗秀花在方小宇的身旁坐了下来,将他的手拽了过来,用手轻抚着。

  方小宇不经意地侧目一看,正好看到苗秀花雪白的香肩。

  “好白啊!”方小宇一时走神,莫名奇妙地道了一句。

  “啊!小宇你说什么?”苗秀花问,方小宇回过神来,显得有些尴尬,笑着答了一句:“我说你皮肤好白。”

  苗秀花毕竟是结过婚的人,她知道方小宇先前是有意看了她,倒也不是很介意。她从容地当着方小宇的面用手拉了拉短袖,特意向方小宇说明了下午的事情。

  “小宇,下午我和牛志鹏的事情。你千万别和村里人说啊!其实嫂子也有苦衷。毕竟牛志鹏借了五千块钱给我。那钱可是给孩子上学的。不过,你也看到了,其实我和牛志鹏啥也没做。唉!嫂子也是一时糊涂,我怎么能跟着他去那种地方拿钱呢!”

  苗秀花唉声叹气道。

  “嫂子!你放心我不会和人说的。其实,这事我是蛮理解的。女人嘛,总有寂寞的时候。寂寞了,就渴望有男人的关心。”方小宇随口答了一句。

  他知道苗秀花的男人离开家已经有六年多了,一个电话也没,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这么长时间没个男人在身旁,难免想找个伴。

  “寂寞你个头!”苗秀花白了方小宇一眼,“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臭小子,说得你好像很懂爱情似的。来,给嫂子说道说道。”

  苗秀花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竹床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听着这古怪的声音,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秀花嫂,你轻一点,别把我的竹床给坐坏了。” “哟!嫂子还能把你这床给坐坏了?”苗秀花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

  “我这不是怕人误会嘛!”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有啥好误会的?看把你给吓得。好了,嫂子走了,你过一会儿再出来吧!免得人撞见了,说闲话。”

  苗秀花留给方小宇一个妩媚的微笑,转身便出了门去。方小宇隔了一会才往村里走去。

  村民们见方小宇提了一大袋子东西回来,一问全是松乳菇,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

  松乳菇非常的难找,厉害的一天能够找个四五斤,有的人则一整天也才找个半斤,甚至找几只的都有。

  但方小宇采了一蛇皮袋松乳菇回来,怎能不让人羡慕?这事立马在村子里传开了,方小宇的家里围了一层子的人,许久才散去。

  方小宇的爸妈高兴坏了。母亲包玉芳手扶着腰从房间里出来,高是高兴,但一想到儿子为了自己这么辛苦,她的眼泪便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妈,你坐好,我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据说治疗尿毒症具有良好的效果。”

  方小宇让母亲坐下来,试着用雷气给母亲疗伤。起初,包玉芳只是抱着安慰儿子的心态,让他试一试,可过了五分钟后,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要舒服许多。

  “好点了吗?”方小宇一口气为母亲疗了十分钟的伤,感觉体内雷气不足才罢手。

  “舒服多了。小宇,你这是什么疗法啊!太神奇了,妈感觉很舒服,而且人也精神多了。”方小宇的母亲一脸高兴地答道。

  “以后每天我为你疗一次伤。”方小宇的心里有了信心。母亲的病不一定能够治好,但至少可以控制住,这样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赚钱,替母亲换肾。

  夜晚,方小宇早早睡了。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一老头,在教他功夫,一会儿五雷掌,一会儿又说什么梅山神打。听得方小宇云里雾里的。

  第二天早上,方小宇被一股尿意憋醒了。起来一看,五点多了也没有了睡意,干脆照着昨晚梦中的情景练起了功,练着练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手掌隐隐有些热感。他明白这是雷气。看来,梦中老头教的是真功夫。

  方小宇收了功后,便骑着自行车去卖松乳菇。

  走到一半,他看到昏暗的马路上有一个二十七八的少妇挑着担子,打着手电筒正赶着路。他立马刹住了车,大声喊了一句:“秀花嫂!”

  “小宇!”苗秀花揉了一会儿眼睛才看清楚是方小宇。她有些惊讶地朝方小宇道:“小宇,这天黑乎乎的,你骑自行车咋也不打个手电筒呢?看得清吗?”

  经苗秀花提醒,方小宇不由得惊了一跳。是啊!天这么黑,按说他应该骑得很慢才是。可他可以看清路况。难道自己有夜视功能?

  他不经意地朝苗秀花嫂的胳膊上瞄了瞄,竟然连手上的细汗都看得清楚,心下便激动起来。他确信自己是真的有了夜视功能。

  方小宇见到苗秀花正喘着大气,赶着路,不禁有些同情起她来。

  “秀花嫂,要不我载你吧!你看你挑的这些芋头,少说也有七八十斤,到镇上还有十多里路呢!”

  苗秀花想了想:“可是,你这车上也坐不下我啊!”

  “没事,你坐前边的横杠上。把东西挂后边就是了。”方小宇道。

  “这样不太好吧!万一让村里人看到了多不好啊!”苗秀花有些脸红地答道。

  “现在天还没亮,路上人少,天黑,看到了也认不出来,再说我俩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方小宇笑着朝苗秀花道。

  “去你的,瞎说啥呢!”苗秀花白了方小宇一眼,却乐滋滋地放下担子上了车。

  她不会骑自行车,挑担子很累,有人载求之不得。

  方小宇也乐意,不知为何。想想,苗秀花文文静静的一个女子,这么多年来,在村子里默默无闻的,他心里竟有些莫名的同情她。

  在方小宇的印象中,苗秀花一直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她家要是有点啥好吃的,正好让人撞见了,一定会拿出来与人分享。路过她家的小孩,她还时不时拿出一些吃的给小孩。

  苗秀花虽然是个乡下女子,却特别的爱干净,每天都洗澡,皮肤保养得像城里的大姑娘似的,白白净净,身上也总留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闻着苗秀花淡淡的发香味,方小宇心中的好感更多了一份。

  “小宇,昨天的事情,你没和人说吧!”苗秀花突然问了方小宇一句。

  “没,没说呢!”方小宇答了一句。

  “那就好!”

  “秀花嫂,坐稳了。”车子的速度突然间快了不少,正往一个长坡冲下去。

  呼呼的山风贯耳而入,苗秀花坐在自行车上,不免有些害怕,吓得叫了起来:“小宇,能不能骑慢一点。”

  “秀花嫂不行啊!现在是下坡,载了两个人,根本就停不下来啊!”

  正说着,自行车碾过一块土疙瘩,整个车身像马跳似地晃动了一下,吓得苗秀花大声尖叫起来。

  “啊!不要……”

  “别怕,抱着我。”方小宇紧紧地握住了车把,飞快地向前冲去。苗秀花也顾不得多想,紧紧地抱住了方小宇的腰,闭上了眼睛。

  这个长坡足足走了两三分钟,才慢下来。苗秀花绵柔的身子贴在方小

相关文章:

宁馨幼师全文|有没有和老公朋友好上的

《入赘老公的幸运人生》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宠h粗大好爽太大了|美妇旗袍娇喘

美女口述又粗又大感觉*腐小说多肉困禁

我怕不要别怕我会轻轻的/试了好几次只进去一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