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被多人轮到站不起来|情深难度流年

2021-11-22 14:12 · 新商盟

顾倾墨没打算饿肚子。

端起汤碗尝了一口,鸡汤清香不腻,带着丝丝甘甜。

几个菜品都是他喜欢的,而且做得颇为合他心意,有那么一瞬,顾倾墨想问乔颜这是哪家的外送,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就是乔颜的心机,他不能让她如意。

反正底下安保出入有登记,让人查一下就知道是谁家送来的了。

乔颜吃得很慢,目光时不时落在顾倾墨身上,看得出来,她的手艺让顾倾墨满意。

她雀跃,哪怕顾倾墨不会知道这些都是她花了一下午准备的,哪怕她不能把这份雀跃显露出来,她只是微微扬了扬唇角,低头喝汤掩盖自己的喜悦。

没有亲密无间,间或夹着顾倾墨的冷嘲热讽,但对乔颜而言,这顿纪念日的晚饭,还算不错了。

毕竟,这大概是她和顾倾墨之间最后的一顿晚餐了。



铃声响起,是顾倾墨的手机。

看了来电名字,顾倾墨按下了免提接听。

曹若丰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倾墨,今晚上在哪家酒店上演恩爱戏码?”

不加掩饰的嘲弄在餐厅里回响,乔颜下意识咬住了下唇。

曹若丰是顾倾墨的至交好友,也是少数几个知道他们夫妻真实关系的人。

因为顾倾墨排斥她,乔颜很少跟他的友人来往,公开场合遇见了,简单问候两句而已。

乔颜不傻,那些屈指可数的交流让她品味出曹若丰对她就是面子功夫,但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赤裸裸的,亲耳听见这一切。

他们的态度,自然就是顾倾墨的态度,可以想象,顾倾墨在至交跟前提起她的时候,是多么的不屑。

顾倾墨皱眉,本就只靠着几样菜品,才勉勉强强和乔颜一道吃饭,现在被打断了,连食物都索然无味了。

看到乔颜眼底一闪而过的受伤神色,顾倾墨倒是愉悦了。

这几年乔颜的存在就是在恶心他,他能“回报”给她的当然就是这些。

是乔颜要跟他不死不休的,那就受着吧。

“在家呢。”顾倾墨随口答了一句。

曹若丰哈哈大笑:“怎么了?改戏码了?让我猜猜,‘素手弄羹汤,总裁夫妇撒糖忙’?这标题不错吧?”

顾倾墨嗤笑,看吧,乔颜之心,连他的兄弟们都一清二楚。

这样的事情,乔颜做得太多了,假惺惺的。

“开着免提,不如你直接问问她?”顾倾墨说道。

乔颜瞪大了眼睛,诧异望着顾倾墨,让她听着还不够吗?还要让她如此难堪?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曹若丰的声音已经传过来了。

他道:“乔颜,这些把戏弄了三年了,你够了没啊?你这深情恩爱戏,演得我都尴尬了,你还乐滋滋的?呵!你明知道倾墨只爱乔语,你还设计嫁给他,逼得乔语有家回不得,病死在国外,你不会做噩梦吗?不怕有报应吗?”

“够了!”打断曹若丰的是顾倾墨,他看着泪水盈眶的乔颜,冷声道,“你跟她提小语做什么?她是凶手,她怎么会有良心?”

乔颜强忍着眼泪,哑声道:“倾墨,我……”

“乔颜,”顾倾墨挂断了电话,“忘了小语。”

乔颜怔了怔,五味杂陈,瞬间又被顾倾墨的下一句话打翻了所有情绪,只余下腥味。

浓浓的血腥味。

她的心,千疮百孔,鲜血淋漓。眼泪直直落了下来。

乔颜在顾倾墨的眼睛里看到了恨意和厌恶,仿佛是在说,她没有资格为乔语掉眼泪。

呵……

那是她的姐姐啊,从小穿一条裙子、梳一样的辫子长大的姐姐啊。

她从小最喜欢的姐姐。

十二岁那年,父母双亡,伯父乔致远接手了乔氏,并收养了乔颜。

伯父严厉,伯母温柔,堂姐乔语陪伴她长大。

乔颜的学生时代还是幸福的,起码,当时的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三年前,乔语和顾倾墨结婚前夕,乔颜回到国内给姐姐帮忙。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倾墨本人,比照片上更英俊,更迷人,几乎是刹那间,乔颜对马上要变成她姐夫的人心动了。

乔颜觉得罪恶,她不能对不起乔语,不能对不起伯父、伯母,她只能把所有的心事都掩埋起来,不敢表现出分毫。

可乔语还是看懂了,一夜之间,乔语不见了,只给顾倾墨留下一句话,说她成全妹妹,她退出。

乔颜毫无准备地迎接了顾倾墨的怒火,她连替自己辩白都不力不从心。

新娘不见了,伯父伯母却想出了让乔颜嫁给顾倾墨的主意。

伯母抱着她哭了很久。

“不要让小语的退让变得毫无意义,颜颜你要做幸福的新娘,小语才会高兴。”

“媒体只知道是启诚要与乔氏联姻,并不知道顾倾墨要娶的是小语,颜颜你也是乔氏的千金,除了我们几个当事人,谁都不知道的。”

“外面看乔氏风光,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快挺不住了,要是现在解除婚约,股价肯定暴跌,启诚有损失,但我们乔氏是会倒的。”

“小语,乔氏是你父亲的乔氏,你舍得看着它倒闭破产吗?”

“你听伯母的,伯母让你风风光光嫁进顾家,婚姻靠经营,你是个好孩子,慢慢来,顾倾墨会接受你的。”

那些掏心掏肺的话彻底说服了乔颜。

她喜欢顾倾墨,她不愿意乔氏破产,以乔语的性格,放手的东西就绝对不会再捡起来。

她相信养了她十年的伯父伯母。

伯母帮着乔颜把顾倾墨骗到了酒店,那一夜,顾倾墨醉得厉害,在她身上驰骋时叫的都是乔语的名字,那么温柔,又那么残酷。

那是顾倾墨最后一次温柔如水,等他清醒之后,乔颜收下的“成人礼”只有“下贱”两个字。

是啊,乔颜下贱,用生米煮成熟饭的方式来逼顾家妥协。

顾倾墨甩门而去,下午时照片见报。

同一个房间号,顾倾墨和乔颜前后离开,新娘身份终于曝光,乔氏已故董事长的千金即将出阁。

彼时正值启诚布局扩张的紧要关头,为了名声,为了股价,为了平稳,顾家掌门人、顾倾墨的爷爷拍了板,认了这个孙媳妇。

盛大的世纪婚礼,青年才俊、如花美眷,乔氏并入启诚,乔致远夫妻给了最爱的侄女整个乔氏做嫁妆,笑容留在了媒体的头条版面上,硕大的鸽子蛋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只有乔颜最清楚,她陪嫁的乔氏千疮百孔,顾倾墨根本看不上。

下贱的乔颜,帮着她算计的乔致远夫妇,都是罪人!

远走他乡、不见踪影的乔语,成了顾倾墨心中永远的白月光

相关文章:

《惹火重生: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单根3代16G电脑内存条非常便宜能买吗?懂行人:买回来就是垃圾!

焊接永久阴环故事|呜咽承受肠壁

闻香识女|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道具文塞东西惩罚文

甜h养成/吃室友的大几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