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2021-11-22 15:27 · 新商盟

“放过我……”

奢华的浴室内,女人的身体完全被笼罩在那具颀长的身影下。

男人炽热的呼吸混合着淡淡的古龙水香气,铺散在她的脸侧。

她拼命想要挣扎,但是岩浆般的炽热几乎将她淹没,唯有面前的男人才是她的救赎。

直到最后,她放弃了抵抗,载浮载沉的状态另她渐渐窒息…...

“啊——”

秦慕萱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体还残留着梦中那股炽热的疼痛!

她狼狈的深吸一口气,一只小手轻轻扯住了她的手指,“大白,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一转头,软软的小孩子正一脸担忧的看向自己。秦慕萱摇了摇头,努力扯出一抹轻松的笑意,“起床吧,一会上学该迟到了。”

城北的幼儿园。



一辆黑色宾利停在路旁的林荫下,车窗半摇下来,露出一张刀雕斧琢堪称完美的俊颜。

男人冷眼看着园内天真无邪的一张张小脸,思绪却飘到了五年前的晚上,女人抓着浴缸边缘苦苦低求双眼泛红的模样。

对那种费尽心思想和他在一起的女人,他明明应该厌恶至极,可对她,偏偏生出一股莫名的情绪。

就在这时,耳侧传来助理恭敬的声音,“顾总,现在去接小少爷吗?”

“明天。”顾子衿收回视线,摇上了车窗。

男人晦暗不明的目光也被一同阻在了封闭的车厢内。

片刻后,车轮卷起地上的尘土,车子扬长而去。

……

幼儿园的餐厅内,午休的孩子们整齐的排好队等着打饭。而一个小男孩的到来,却让原本井然有序的队伍喧闹起来。

“秦小白,我要挨着你!”

“不行!秦小白是我的!”

小男孩朝她们笑着摆了摆手,走到排尾站好。瓷白的肌肤,一双大眼睛乌黑透亮,像是洋娃娃般精致的不可思议。

远处打好了饭的林霄气哼哼地看着那边的喧闹,拿着餐盘朝他们走了过去。

“砰——”餐盘整个扣在了秦小白的衣服上,汤汁瞬间在白半袖上晕出了一大片的褐色。

“秦小白,你会不会看路啊!往人家身上撞!”

餐盘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林霄插着腰,盛气凌人的看着他,“都怪你,我的饭都撒了,你去给我再打一份。”

小男孩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垂下的视线掩住了他的目光。

“喂,”见人不理他,林霄伸手推了他一下,“我在跟你说话呐。”

队伍里立马小朋友为秦小白打抱不平,“明明是你自己……”

“闭嘴!”林霄粗暴的打断他的话,“知道我爸是谁嘛?敢欺负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林霄的父亲是当地的高官,连老师都对他避让三分,平时在园内更是横着走。

“哼,野孩子就是野孩子,一点礼貌都没有。怪不得你爸不要你!”

秦小白突然抬起头,握着拳头朝他挥了过去。

……

秦慕萱放下电话,跟领导请了假就急匆匆赶去幼儿园。

秦小白又打架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

明明乖巧懂事的孩子,可是一去幼儿园就跟别的小朋友打架,问他原因又不肯说。

秦慕萱叹了口气。只要小白没受伤就好。

目光无意地扫到车座上的今日报纸,头版新闻“顾氏再创新奇迹,本市青年企业家顾子衿独家专访”,下面赫然配着一张男人西装革履的步履匆忙的路照。

如神祗般的尊贵气场,纵使是在人群中,也一定是焦点。

尤其是他的眼睛,微挑的桃花眼,幽深难测,无波无澜。黑眸像两潭深渊,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只一眼,就让人不禁对他俯首称臣。

秦慕萱移开视线。

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生赢家。

而她,不过是芸芸众生。

他们之间是云泥之别,即是五年前的晚上,他们曾有过肌肤之亲。

......

秦小白很讨老师喜欢,因此秦慕萱将孩子领走前,老师特意提醒了一句,“小白妈妈,林霄的父母都在市政当官,而且他母亲向来护短又不讲理,明天他父母来学校,你们好好道个歉,可千万别跟他父母顶着来啊。”

秦慕萱感激的跟老师道了谢,然后领着秦小白回家。

一路上,秦慕萱破天荒的没追问他原因。

直到开门进了屋,秦小白伸手扯住她的衣角,“大白,对不起。”

秦慕萱蹲下身子,直视他的眼睛,柔声道,“小白,你不是那么鲁莽的孩子,可是总在幼儿园跟小朋友打架,是很给别人添麻烦的。明天跟林霄道个歉。”

“我不要!”秦小白一反常态,态度坚决,“我绝不会给他道歉。”

秦慕萱揉了揉他的头,“告诉妈妈理由,毕竟是你先出手打了人家。”

打了高管的孩子。

秦慕萱咽下了后面的话。小白还太小,根本不懂高管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她懂。这么多年,她作为一个女人还带着孩子,尝过了太多的人情冷暖。

从前的棱角早就被这个社会磨平了,好多事,她只能忍让退步。

秦小白抿着嘴唇,垂下眼眸。

“你不想说就算了。”

秦慕萱起身要走,小白瘦弱的肩膀突然抽动起来,“不是的大白,他们骂我是野孩子,还说我没人要。”

他也不想给大白添麻烦。

大白已经很累了,他们需要花好多的钱,大白每天既要照顾他又要出去挣钱,这些他都知道。所以林霄把餐盘故意扣在大白给他新洗好的衣服上时,他忍了。可是他们不可以骂他是野孩子,更不可以说他爸爸不要他!

秦慕萱身子一僵,血液几乎凝固。

她蠕动着嘴唇想要安慰他,可是她根本动不了,眼圈却渐渐泛红。

秦小白直接扑到她的怀里,带着哭腔,“对不起大白,我再也不说了。”边说着,边踮起脚想帮她擦眼泪。

他很后悔刚刚的话,大白已经很难过了,他怎么可以让大白更伤心!

秦慕萱紧紧地搂住了小白的身子。

孩子特有的奶香瞬间填满了她的心。怀里的这个小人,是她努力奋斗的全部动力。只要他在,再苦再难她都可以坚持下来。

“小白,对不起。”秦慕萱埋首在孩子的肩上,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当年她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孩子已经成型了,本来想打掉,可走到医院的时候她放弃了。

那毕竟是一条小生命啊。

可她忘了,她可以给他一条生命,却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城北山顶的帝国古堡,顾家。

郁郁葱葱的树木环绕着这幢庄严奢华而又神秘的古堡,百年大族独有的尊贵辉煌显露无疑。

此刻,男人正坐在窗边的真皮沙发上喝着咖啡,暖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落一片金黄。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浏览最新的股市行情,修长的手指划过屏幕,金光在他的肩头跳跃着,好似一尊神。

“子衿。”他闻声抬起头,两个雍容贵气的女人走了过来。

虽然上了年纪,但岁月却没在她们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顾子衿的母亲顾夫人扶着顾老太坐在了他对面,顾老太继续说道,“等下你去把小家伙领回来,这样你爷爷看到了也能安心的走。”

顾子衿放下手中的东西,“好的奶奶。”

顾夫人补充了一句,“把孩子的母亲也接回来吧,他还那么小,突然离开自己的妈妈会不适应。”

想到秦慕萱,顾子衿眼中闪过一股莫名的情绪。他站起身,“我知道了,放心吧。”说完便离开了。

等人走远了,顾老太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像那种耍手段爬上男人床的脏女人,根本不配进顾家!”

顾夫人柔声安抚,“可孩子毕竟还小,之前又不知道子衿的存在,将他母亲带过来也实属无奈之举。等他适应这里,我们再把你妈妈送走。”

顾老太神情有些松动,语气却仍然不屑,“要不是老爷子病了,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有机会进顾家!”

当年秦氏集团经济危机濒临倒闭,向顾氏发来求助,顾子衿年轻气盛自然没将区区秦氏放在眼里,没想到秦家求助不成,竟然设计让女儿爬上顾子衿的床,想以此来威胁顾子衿收购秦氏。

顾家毕竟财大气粗,那些被秦氏收买要爆料的媒体统统倒戈,那场设计自然失败了。

就在前不久,顾老爷突然病倒了,唯一的遗愿就是希望顾子衿成家生子,看到顾家后继有人。

但顾子衿这么多年一直孑然一身,连绯闻几乎都没有过,万般无奈之下,顾夫人想到了当年的秦家小姐,更幸运的是,那女人当年怀孕了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接回顾家的子孙,便顺理成章了。

顾夫人耐心接着劝道,“妈,那毕竟是顾家的孩子,不管他的母亲多么不堪,他身上都留着顾家的血。”

“怎么就确定是子衿的孩子?那女人竟然能把自己送上子衿的床,难保不为利益再爬上别人的床!”

顾夫人递去一张照片,“妈,你看,跟子衿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肯定错不了的。”

顾老太接过照片看去,这才噤了声。

良久,她又开口道,“既然生下了孩子,又隐瞒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她恐怕酝酿了更大的阴谋。真是城府深的可怕。等她进来,一定要时刻盯着。”

顾夫人倒是没想那么多。

一个女人独自生下孩子就已不易,更况且这四年一个人将他拉扯大。

“妈,也许是我们多虑了呐?如果她真的想用孩子来威胁的话,为什么四年前不做?那样说不定能救他们秦家。而且这个孩子还是我特意调查,才知道的。她将他隐藏的很好。”

顾老太一脸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你啊,就是太善良。她当初能为了利益设计爬上男人的床,就绝不是等闲之辈。说不定你能查到小家伙的存在,是她故意为之。这样一个有心计的女人,我一定不会让她在顾家好过。”

……

另一边,秦慕萱领着秦小白去了幼儿园。

为了道歉。

林霄一家还没到,班主任善意的又提醒了她一遍。

过了一会,高跟鞋清脆的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一阵浓烈的女士香水传了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林霄嚣张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他的父母。

一进门,林霄就趾高气扬地抬手指着秦小白,“就是他打我。”

秦慕萱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对夫妻,林霄的母亲画着妖艳的浓妆,他的父亲则是满面油光、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

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不屑。

香味呛得秦小白皱起了眉,但他一声不吭的站在秦慕萱身旁。

过来的时候他答应了秦慕萱,如果不想道歉就保持沉默。

秦慕萱语气诚恳的先开了口,“我是秦小白的母亲,我为我的儿子打了你们的孩子道歉,真的不好意思。”

林霄的母亲却不想这么放过她,“一句不好意思就想让这件事过去吗?我告诉你,不可能!你知道我们家老林是干什么的嘛?打了我们的宝贝儿子就想这么简单了事?”

秦慕萱不卑不亢的应道,“林夫人,如果您的宝贝受了伤,我可以承担他的所有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您看这样如何?”

相关文章:

可以直接在包厢里干公主吗.嬷嬷两指撑开妃子花瓣开裆裤

舌滑跟舌推是一样的吗.妖精的尾巴同人h文合集

学校老师在班里_贵老妇小说

男人天堂a 学园天堂2

《霸道专宠:小娇妻,有点甜》(原文)无弹窗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