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了一点血又没有了_破膜后高清图

2021-11-22 19:16 · 新商盟

已经做了整整三年的按摩师,这一行多与人的身体接触,在民间是下九流的行业,或许是我命里注定得靠这一行吃饭,老天给了我夏留这个名字。

平时我的活不多,大多都是一些工作压力大,经常久坐的职场女性来放松,当然也有一些年轻貌美的少妇来寻开心,找乐子,用我们这的话就是“打彩”。

为了生存,大多的按摩师私底下都接了活,技术好的给别人做私人按摩,长得帅的干脆就被富婆包了,而像我们这样没样貌的人就学起了催乳师!

这一行可没那么轻松,我要面对各种波涛汹涌的壮观场面,运气不好的,遇到一些总觉得我在占便宜的主儿,态度不好也就算了,连钱都不想给,还说什么,免费让你摸了半天还给钱?

当然了,我也遇到过很多善解人意,老公常年不在家的,这些主儿不仅好伺候,还往往让我做些“荤事儿”。

像这样的事儿还发生过不少次,尤其是我刚入行的第一单生意。

那个时候,是我事业的低谷期,按摩院一个星期连个人影都没见,我急着交房租,兜里就剩下点吃饭的钱。

看着别人不干活,还照样活的乐呵,我心里不是滋味,想着是不是要改一行,跟其他人一样去厂房里上班,也总比在这闲着,混吃等死强。

就在我准备辞职的时候,有个曾一起培训的女性朋友找到了我,其实也算不上朋友,就是见过几面。

她说有个客户产后需要护理,但点名要男性,于是就想起我来了。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本来就缺钱,要是能做下这单生意,没准我的房租就有了着落。

我按照她给的地址来到了文化小区,要说这里高档吧,距离别墅还差几个档次,所以很多的富豪在外面养小三,就将她们安置在这里。

我来到了六楼,按了下601的门铃,在门口忐忑的等待了片刻,才有人来开门。

当门打开的时候,我抬头看了过去,一个娇俏的身段,映入了眼帘,我顿时惊呆了!

这个女的约摸着也就二十来岁,但一张脸却是少有的精致,让我惊讶的是,这竟然是我大学里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班花,徐雅雅。

在大学的时候,徐雅雅一直是我们这些单身狗议论的对象,都说她高不可攀,有很多有心思的人只能望而却步。

人家有人家的资本,也有很多的传闻,据说她早就被某个富豪给包了,平时都穿着名牌衣服,包包,连施华洛世奇的高跟鞋都有十几双!

出入校园都有高档奔驰车接送,议论自然就多了起来。

像我这样没背景没身份,学习又差的,根本入不了她的眼,徐雅雅并没有认出我是她的同学。

此刻的她,只穿着宽松的薄纱睡衣,一头黑色顺滑的头发披肩洒落,我看的有些失神。

“是王姐让你来的吧?”徐雅雅请我进去,房间的格局摆设尽皆在我的眼中展现。

不得不说,漂亮女性独自生活的地方,大多都是杂乱无章的,我看到了不少花花绿绿的衣服,透明的,豹纹的,随手就丢在沙发上,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世界大战。

这与我印象中的班花不太一样。

徐雅雅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将沙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顺手给我倒了杯茶。

我四处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孩子,这不由让我心生疑惑。

一般催乳的大多都是刚刚生产没多久的小辣妈,可这房间里连半点孩子的影子都没有,玩具衣服的更是毛都没见着。

我心里有些疑惑,不断的揣测着徐雅雅找我来的意图。

“听说你既会按摩,又会这个部位的护理?”

徐雅雅悠闲的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身体稍微一侧,大片光滑的肌肤就露了出来,偶然间还摆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坐姿,连说话的口气都带着几分我说不清的味道。

不过她的声音很冷漠,看着我的眼神带着几分趾高气昂的感觉。

这也难怪,能住在半高档小区的,身价起码在百万以上,我一个不入流的按摩师,自然入不了她的眼!

我点了点头,按摩的手法与护理我都是有技师证的,专业没的说,对自己的技艺我还是很自信的!

“我最近这里有些酸酸涨涨的,很不舒服,想让你帮我看一看是什么问题。”

徐雅雅说到这里,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某个部位。

我顺着就看了过去,班花不愧是班花,人长得贼漂亮不说,这身段也得劲的很,跟经常找我按摩的三四十岁妇女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关键徐雅雅还围着自己的部位滑动了一圈,这个动作让我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凉气,这起码不得是个D,不,这都有椰子那么大了!

“咳咳,我可以帮你看一看,不过得需要脱掉衣服……”

我眼神一撇,明明这是正常的流程,我却觉得无比的心虚,仿佛在哄骗小姑娘脱衣服似得。

“你是师傅,这当然没问题,我,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吗?”

徐雅雅有些尴尬,尤其是在看到我兴奋与期待眼光后,厌烦的皱了皱眉,反正是很不情愿!

我狂咽了几口唾沫,跟小鸡啄米样的点了点头,同时我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期待与激动。

徐雅雅缓缓起身,将窗帘拉上,此刻光线较弱,再次看向徐雅雅便多了几分朦胧的感觉。

她靠着我坐了下来,左手轻轻一拨,那阻隔着文明发展的肩带,顺势就滑了下来!

第2章

随着肩带的滑落,一大片白皙光滑的皮肤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了眼前。

徐雅雅对于皮肤的保养应该是比较重视的,泛着些许淡淡的光泽,而那身前被睡衣包裹的沟壑也袒露了出来!

肩带只要往下再拉那么一丢丢,我就能看到两团雪白。

“你能不能转过去,我不习惯被人这样盯着!”

徐雅雅皱了皱眉,神色不悦的说道,并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肩带,防我就跟防贼似得。

我心里一阵妈卖批,老子就是做这一行的,啥没见过?何况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大学的时候就是个小浪蹄子,现在到我面前就开始装了!

但金主都这么说了,我岂有不避讳的道理,只能扭了下身子。

身后传来了一丁点脱衣服的动静,很细微,我还是听得很清楚,耳朵都竖了起来!

也不知道她在倒腾什么,翻箱倒柜的忙了两三分钟,才让我转过身来。

当我扭过头的一瞬间,徐雅雅已经将自己的上半身剥了个精光,波涛汹涌的场面,给予了我巨大的视觉冲击!

八成我估计错了,徐雅雅的这可是硬货,起码也有F,大就大吧,还很圆润,还不下垂!

但她用两截宽纸胶布遮盖住了小点点,有点美中不足!

盯着这浩大的场面,我哈喇子差点流了一地,干按摩这些年,遇到的大多都是一些软巴巴下垂的中年妇女,像她这样的可真不多见!

“你……你能帮我检查检查是哪里不对吗?”

徐雅雅对于我下作的眼神,是厌恶到了极点。

对此我也不在意,老子今天就算没赚钱,看这一回也值了!

“当然,当然可以,不过为了避免尴尬,我可以站在你的背后开始检查。”

当一名男性催乳师,是需要良好的口碑,如磐石一样的人品,我要是以职业之便,搞些下流勾当,以后甭想再吃这碗饭!

徐雅雅的眼眸掠过了一丝异样的神彩,点了点头。

我慢悠悠的走到她的身后,刚刚靠近,就闻到了一股异样的芬芳。

我起初以为从后面就看不到人家的隐私部位,谁能想到人家的货儿个头太大,况且又坐在沙发上,错开了很大的距离,我从上往下,一眼就看了个清楚明白!

幸亏徐雅雅没回过头来,要不然得有多尴尬!

我的手顺着徐雅雅的肩膀往下摸,这姑娘的皮肤光滑又有弹性,而她又是个比较敏感的人。

在我手指滑动的时候,徐雅雅的娇躯一阵颤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跟随着她呼吸的节奏,我的动作变得越发轻柔,渐渐的就要翻上那两座高峰了!

而就在此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徐雅雅立即站起身来,慌忙的开始穿衣服。

吓得我也慌不择跌,就像是偷情的老王,在寻找能藏身的地方。

“你慌什么,是我老公回来了。”

徐雅雅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适才重重的吐了口气,玛德,这一慌,连自己是干啥来着我都给忘了。

我可是个正规的按摩师,不是偷情的老王。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开门?”

房门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秃顶,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起码有四十多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眼镜跟绿豆般大,深沉中带着几分张扬。

“我……”

徐雅雅刚想解释,中年男人一把便推开了他,径直的走到了沙发,在看到我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我身体不舒服,想请夏技师帮忙检查下。”

徐雅雅有些心虚,说话都没有了底气。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再找这些乱七八糟的人!”

中年男子沉着脸坐在了沙发上,挺着的啤酒肚比猪都肥!

这年纪,这身材,这长相的徐雅雅,怎么就找了个跟猪一样的人,我心里一阵唏嘘,真是美女配牛粪,白菜配猪!

“只是我身体有些不舒服而已,老公你最心疼我了,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吧?”

徐雅雅走到了他的身边,不嫌弃的依偎在了他的啤酒肚上,嗲声嗲气的说道。

以前就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场面,现在真真切切的就发生在我的眼前,可我还是一脸的懵逼。

“我当然理解,我的小宝贝,几天不见,你又丰满了不少,可想死老公我了。”

徐雅雅的老公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一双肥厚的大手不断的在某个部位揉搓着,还贴着那里,露出了一脸享受的姿态!

徐雅雅也有模有样的娇喘着,只是顾忌我的存在,低声说了句,这里还有人。

“那咱去卧室,这几天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说完这话,中南男人带着徐雅雅就走向了卧室,还不忘在她的翘臀上揉搓两把。

看他们走进了卧室,我的心情却始终没有平复!

这俩人胆子倒是挺肥的,卧室的门也没关,我虽然啥也看不见,但里面的动静却听得清楚的很。

里面先是两个人甜言蜜语了几分钟,而后那男人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后,之后就是一阵特殊又响亮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也就维持了不到两分钟,我就听到了那男人在喊徐雅雅小贱人,背着我找男人之类的脏话!

还有一阵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在打臀部,徐雅雅享受却又痛苦的娇喘着!

我全场就站在原地,一动都没动,直到徐雅雅满脸潮红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我老公睡着了,你能不能先给我检查一下,我有原因不能去医院。”

徐雅雅轻咬着嘴唇,瘫软的坐在了沙发上,我看到她的眼中带着一丝浅浅的失望与无奈。

仿佛有什么心事。

我一想到他们刚刚进去干了啥,心里就不是滋味,这年头只要有钱,那就是王道。

“行,我可以帮你检查,但要是你老公出来了,你得替我作证,我来这是上门服务,不是上门挨揍!”

玛德,这秃顶男看起来有权有势的,我可惹不起!

“你放心吧,他不会为难你的。”

徐雅雅话语完毕,果断的将身上的睡衣褪了下来!

第3章

徐雅雅脱衣服的动作显得干净而果断,在一瞬间,我便看到了她光滑细腻的后背,以及那刚刚交战过的痕迹!

这秃顶男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看到徐雅雅的身上到处都是牙齿撕咬过痕迹,尤其是在脖子和某些隐蔽的位置,种上了好几颗草莓!

秃顶男的一分钟虽然短暂,但该做的都做了个遍,也算是男人中的楷模了!

我低着头,双手往下慢慢滑动,徐雅雅比之前还要敏感,不断的搓着双腿,身体轻微的颤抖,而那性感的嘴唇也吐出了温热的气息!

我的手抵达了目的地,还真别说,这地方不仅大,不仅软,还格外的娇挺!

我这双手根本呈不下这么大的货!

当我搞到这里的时候,徐雅雅的呼吸更加急促,面上飞上了两抹红潮,看来刚才那秃顶男是一点都没把自己的小情人给满足!

我这看似是检查,实际上是在帮徐雅雅在过瘾!

我在这柔软的地方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有两个肿块罢了。

像这样的肿块都很正常,一般都是经期前出现,或者劳累过度。

徐雅雅之所以担心,八成是怕得了一些乳腺疾病。

“可能有点问题,有点乳腺发炎,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容易恶化!”

徐雅雅,以及他老公秃顶男,一看就不缺钱,好不容易找到一单生意,我不得往死里挣?

这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

我这话刚说出口,徐雅雅的脸色就变的,哪还有刚才享受的模样!

她的目光摇摇晃晃,而我的双手却还把持着这对大家伙,在不断的探索着,作为一个合格的催乳师,我必须得关注到每一个细节!

“有……有什么方法能治吗?”徐雅雅颤抖着嗓音,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臂,看她惊恐的模样似乎很害怕得病。

八成是受到了外界医疗广告的影响,现在的人有点反应就得去医院检查,那费用简直高到吓人!

但为啥徐雅雅不去医院,非要找我这样的催乳师,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有办法,只是有些繁琐,还需要配合着专业的按摩手法,只要一个月就没啥大问题了。”

在按摩院,为了将那些即将过期的精油大保健什么的给推销出来,我早就练就了能将死人说活的口才。

经过我这么一铺垫,徐雅雅彻底慌了神,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把我当成神了!

“不过这个护理费用嘛,就……”

我搓了搓手,最近穷的叮当响,都没钱交房租了,要是还不能搞点钱,明天就得去厂里上班!

徐雅雅是个明白人,听到我的暗示,就从桌上的钱包里抽出了一张卡,递给了我。

“这里面有五万块钱,算是预付的,如果你能给我治好,我再给你五万!”

五万!

我干一年的按摩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钱!

我接过银行卡,手都在哆嗦着,别说房租,以后的吃喝都有着落了。

此刻的徐雅雅竟然忽略了一个问题,她上半身的睡衣早已滑落,那白花花的地方就在我的眼前。

虽然看了不止一次,但我的眼睛已经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徐雅雅脸蛋红了红,立即将睡衣拉了上来,春光无限的地方,披上了一层薄纱!

“你放心,我肯定能帮你治好!”

我打着保票,暗道这钱真好赚,忽悠两句,五万就到手了。

今天,秃头男在家,客厅里不方便,等会那头肥猪要是醒了,看到我在他老婆的身上上下齐手,不知道得做出啥冲动的举动。

拿了钱,我赶快就溜,之前房东打了俩仨电话,我都不敢接,现在我都敢主动打了。

第二天的时候,按照约定的时间,我早早就来到了徐雅雅的家,给她做按摩。

今天的徐雅雅,穿着一身简约风尚的衣服,怎么个简单法?上半身紧身T恤,下半身裹臀短裙,平时不出门的她,今天进行了一番精心的打扮。

站在那里,就算是二三线的小嫩模也不过如此吧。

徐雅雅是个干脆的人,没跟我过多的客套,就带着我来到了客卧。

客卧只有一张床和桌子,显得有些空荡荡的,这里经过阳台,我看到那上面挂着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里衣。

正随着微风,轻轻的向我招手。

“你平躺在床上,我帮你疏通下经络。”

我也没打算耽误事,主要是怕秃顶男又突然回来!

徐雅雅脸蛋微红,平躺在了床上,本来就穿的是裹臀短裙,刚一躺下,那粉色蕾丝的小裤裤顿时如雨后春笋样的,展露出了一角!

我倒吸了口凉气,从头到脚丫打量了一遍,一双紧致的玉腿几乎没有瑕疵,八成是太紧张了,两条腿交缠在一起。

我尽量的目不斜视,要不是徐雅雅求医的渴望太大,这场面我就遇不到第二次了!

“把上衣脱了。”

我面色一肃,故作高深的说道。

徐雅雅没有犹豫,双手缓缓的摸到腰际,将紧身的T恤往上一捋,那两团就弹出来了!

怪就怪徐雅雅的柔软太大了,T恤根本藏不住,看到那澎湃的地方,一股无名的邪火直往脑门上窜!

我竭力的压制着心中的躁动,将目光从那娇柔挺拔的地方挪开。

当T恤褪下来的时候,被白色里衣阻挡在内的柔软,随着心跳和呼吸,一颤一颤的。

我想要以中医定穴的方法按摩,还真有点拿不定手。

相关文章:

小说[毒妃当道:皇上,请接招]全本章节阅读~

紧致含不住h1v1,按住腰往上顶弄 滚烫

穿越之医女传奇小说(无删减全文火热上线)

车上他的那个顶着我了:按住腰往上顶弄 滚烫,太深了埋在里面不出来

我帮室友口了,污到下面滴水的文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