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我的冰山美女老婆》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2021-11-22 20:18 · 新商盟

“叶山河,你这个混蛋给老娘过来,你把我的浴袍怎么了?”

浴房里,一冷艳女子正拿着一条浴袍在抓狂。

冷艳女子身材婀娜多姿,裸露的两条玉臂如牛奶般白皙晶莹。

艳红的小嘴唇很是诱惑,丰满的身前呼之欲出,快要将身上单薄松垮吊带裙给撑破了。

给人一种火辣辣的诱惑!

这个冷艳的女子正是江源市的商界女王——沐画音!

江源市知名的雅图集团,正是沐画音一手创办。

雅图集团的发展历程仅有三年,如今却跻身成为一个跨越数个领域的百亿大集团!

沐画音是无数男性心中的完美女神,却是出了名的冷,那种冰冷的气息源自于骨子里,她的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是一个让所有男人想要征服又无法征服的女人,就是能靠近沐画音的男人都是少之又少!

但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这个令人难以靠近的冷艳女王如今已经结婚了!

而且还是嫁给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叶山河。

这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会让多少男性同胞黯然神伤,一夜之间,叶山河恐怕会成为执垮、富二代们的男性公敌!

“老婆,你干嘛这么凶啊?我这不就是没找到抹布来擦脚,才用一下你的浴巾吗?”

叶山河走了出来,一屁股几坐在了沙发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而叶山河这种态度,立即就让沐画音再次发飙了!

“谁是你老婆?别臭不要脸了!我说过,你可以住在这里,但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不许碰!”

沐画音恶狠狠的盯着叶山河怒喝道,她凶恶起来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冷艳。

“咱们这不是结婚了吗?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你的浴巾我有一半的财产权!”

叶山河软硬不吃,别人会怕这个女人,叶山河绝对不会怕,得罪起来简直就是不知死活的那种。

说起来跟沐画音结婚也是无奈,自己那老爹跟沐画音的父母,为了逼自己这两人结婚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给用上了。

要不是沐画音的母亲身体不好,又是以死相逼,沐画音就是去跳楼也不会答应的。

当初沐画音的父母将叶山河都给夸上天了,总说叶山河如何如何好,然而实际上呢?

这家伙总是吊儿郎当的,胡子拉拉碴碴的也不刮,不去工作花钱还大手大脚的。

关键是这货花的是自己的钱,有时候沐画音都觉得是自己在包养小白脸。

自从这个叶山河出现之后,沐画音都快要烦死了,只要一提到这个人,沐画音的脑子尽是他的缺点。

叶山河就是个黑洞,沐画音在叶山河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亮点。

“那个老婆,我没钱了!”

沐画音没再跟叶山河提浴巾的事情,叶山河倒是当即伸手要起钱来了。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从领证开始到现在你就没挣过一分钱,我是不会再给你钱了,像你这种窝囊废饿死了对社会还能有点帮助!”

沐画音指着叶山河大骂一通,一脸的看不起,觉得叶山河这种人简直就是社会的糯米虫。

嫁给这种人,还不如让沐画音嫁给泥水工人呢,好歹懂得持家。

“真不给?”

叶山河再次问道。

“想要钱自己打工挣,就怕你这种废物连流水线的人都不愿意要!”

沐画音越说越离谱,实在是忍够了,本来公司那么出来一些事情,沐画音心情就不好。

一回到家还要面对这种一无是处、整天花天酒地的窝囊废。

“打工?打工是不可能的,反正我就赖上了,大不了跟我岳父岳母通通话!”

叶山河一脸无赖的说道,他知道沐画音的弱点就是她的父母,而这也是叶山河的挡箭牌。

谁让你们要硬把女儿塞给我的?不给花钱,我还不能反馈一下意见吗?

“你...叶山河你个混蛋、人渣!你不是男人!”

沐画音被气炸了,这家伙竟然拿爹妈来威胁自己,沐画音最怕的就是母亲上吊威胁的手段了。

“从明天开始,到我公司上班,抵债!你要是敢不来的话,老娘跟你拼命,绝对拿刀捅死你这个王八蛋!”

沐画音拿叶山河没办法,最终将一张银行卡扔给了叶山河,并且也做出了威胁!

这是最后一次,若不来公司好好上班,沐画音就是冒着杀人犯的风险,也要宰了这混蛋。

“凶什么凶啊?去就去,就怕你这小公司容不下我这尊大佛!”

叶山河接过沐画音扔出的银行卡,冷淡的说道。

不过叶山河还真心是有点害怕这个女人,万一自己哪天喝醉酒回来,真被这个女人捅刀子怎么办?

“滚!最好记住你的话,明天见不到你人,以后睡觉前最好防着点!”

“谁怕谁啊?你老公我要去嫖了,拜拜!”

叶山河不甘示弱,说完当即就甩门出去了,敢这么明目张胆跟老婆说去嫖的,估计也只有叶山河了。

而沐画音自然是被气得不轻,这辈子摊上这种男人,自己算是彻底完了。

这种人一无是处,还吊儿郎当的,而自己却是集团总裁,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要是让圈子里的人知道自己嫁给这种男人,自己还有脸见人吗?像叶山河这种人根本就配不上自己!

想了想公司的事情,沐画音更是头痛,昨天公司几份机密文件被失窃了,却查不到丝毫的蛛丝马迹。

沐画音去调查了监控,以及相关人员,皆是得不到可用的线索,如今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公司出了内鬼。

却没有内鬼的怀疑对象。

这一夜叶山河喝得很晚才会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时,发现已经快中午了。

叶山河才想起来,答应了沐画音今天要去雅图集团报到的,但很显然这个时间点叶山河已经迟到了。

叶山河不敢不去,万一这小妞半夜真拿刀来砍自己怎么办?

于是叶山河匆匆出门就打了辆车,去到雅图集团时,叶山河发现集团公司的人正赶往食堂吃午饭。

“那来的掏粪工?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在保安亭值班的保安敲了敲棍子,冲着叶山河喝道。

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叶山河的衣着,牛仔裤早已经旧得完全褪色了不说,上衣还脏兮兮破破烂烂的,就连胡子也是拉拉渣渣。

见到这种人,保安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叶山河是个乡下来的掏粪工,眼神之中一脸的嫌弃样。

“我是来报道的!”

叶山河点燃了一根香烟,之后又给保安递了一根,他并不在意保安的话。

“就你?我们雅图集团可是高端上档次的上市公司,就连清洁工都最低是大专水平,哪来的滚哪去,我们不收掏粪工!”

保安没有去接叶山河的烟,嫌他的手脏,更看不起他的甲天下,不管言语还是眼神都是在鄙视叶山河。

“是你们总裁叫老子来上班的!”

叶山河面色有点不好看,自己是胡子拉碴了一点,但也还不至于被一个小保安给鄙视了,于是直接冷声说道。

“噗...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乡巴佬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呢?我还说是天王老子让我来这上班的呢!”

保安一脸的嘲笑,显然是不信叶山河的话,觉得这家伙完全是来搞笑的。

“真不让进?”

“我怕乡下人脏了我这地方,乡下人得有自知之明,搬砖、掏粪这种苦力、肮脏活才是你们干的!”

保安一脸的嫌弃,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不去搬砖、掏粪,来这发什么春秋大梦?

这种人保安见多了,一脸的穷酸样,见着就烦,比苍蝇还讨厌。

叶山河并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手机拨起了沐画音的电话,表示可不是自己不想来上班,而是保安不让进。

而见到这一幕门卫就笑得更厉害了,都快笑得趴在桌子上了。

叶山河有些火大,实在是不想惹事情,不然就去抽死这门卫了。

“掏粪佬,别在这装模做样了,是不是想打我们总裁的电话?你要能接通我就给你跪下!”

门卫将那电棍晃来晃去笑个不停,语气中除了嘲讽就是鄙视。

偏偏叶山河打出去的电话没人接,叶山河真想骂人了,这皮娘肯定是故意不接的,现在肯定在上面看自己出丑呢!

“怎么了?是不是想说打不通?电话没人接?这种装模做样的人老子见多了,赶紧给老子滚!”

保安的语气变冷了,竟然还出脚踢叶山河,这种保安太没职业素质了,叶山河实在不想忍了。

既然沐画音那皮娘想看自己热闹,故意不接电话,那叶山河自然也不会客气了!

“小小看门狗也胆敢对我出狗脚?你这是欠抽!”

“怎么还想跟我干架?一个农民工也就那点挖粪的力气!”

保安面色更冷,拿出电棍就想打叶山河,自己可是军校出身,教训一个农民工还不是一顿虐打?

正是因为叶山河是农民工,没权没势的,保安才敢这样无所顾忌!

“啪啪啪!”

保安很快就被打脸了,叶山河轻易躲开电棍不说,反手就是几个大巴掌抽在保安的脸上。

叶山河没有留住力气,将保安的牙齿都快给扇飞了,一嘴的血沫,脸火辣辣的疼!

“操你娘的,我特么跟你拼命!”

保安有些发飙,竟然被一个农民工打成这样,自己还用混吗?保安当即就打出了一套军体拳来。

但是保安的军体拳着实欠缺火候,叶山河不闪也不躲,一出手就将保安的手腕给抓住了。

然后卡擦一扭,当场废了保安的手。

“啊…嘎!你大爷的!”

保安捂着手,叫得撕心裂肺就像是杀猪一样,痛得死去活来,看着叶山河的目光都快能吃人了。

叶山河没有一点心里负担,是这个保安最先招惹自己的,高眼看人低不说,还出狗脚踢人。

好歹自己曾经也是杀手之王,被一个保安欺负,还不得被行里的人笑话了?

“老子就是要抽得你喊大爷!以为当上个保安就很了不起吗?说白了就是条看门狗!啪!”

叶山河嘴里抽着甲天下,右手直接就将保安的衣领给提起了,当场又是几个巴掌。

将保安暴打得鼻青脸肿,这回是被打得真的连妈都不认识了,就是爷爷奶奶来了都不管用!

“哇哇!别打了!别打了!我让你进去!”

保安被彻底打服了。

“你这种人就是欠揍,非得要用暴力才能解决!带我去见你们总裁!”

叶山河将烟头扔掉,冷声说道,感觉胖揍一顿这保安,心情尼玛好多了,一片舒畅!

“站住!胆敢袭击保安?臭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这时一群保安刚好从食堂回来,看到了这一幕,当场就将叶山河给包围住了。

“话我只说一次,我只是来面试的!你们若还继续挡道,今日我不介意闹一闹你这保安部!”

叶山河不想罗里吧嗦的了,当场就放下狠话来。

“哟呵?臭乡巴佬挺嚣张的啊?且不说我们这些保安个个都是军校出身,单凭数量上就能虐死你!弟兄们抄家伙,干死这个臭要饭!”

一群保安说动手就动手,不是拳打脚踢,就是电棍伺候。

叶山河微微一笑,就这种小喽啰,来再多也只能被自己虐打,你以为杀手之王的名号是摆设的吗?

“你们这帮兔崽子在干什么?都给老子住手!”

这时一个身高马大的壮汉走了来,当即制止住了争端,这人身份显然不低,他一出声那些保安就都停止住手中的动作了。

这人是保安部的副主任。

“老大!这回不是咱们惹事啊!是这小子他当众打保安,不教训一顿这小子咱们保安部脸面挂不住啊!”

一个小头头当即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啪!一群保安打一个人,你们也好意思?这是在给我保安部丢脸!小六你来说说到底是什么回事?”

保安副主任一巴掌就朝着出言那人的脑袋扇去,一脸的火大,而后又看向了被打之人小六问其缘由。

保安副主任的举动叶山河看在眼里,并非是做作,对于这个人叶山河有几分好感。

但也所幸保安副主任及时制止,否则叶山河将会吊打整个保安部,今后他保安部门就得换换人了。

“抽烟不?来一根!”

叶山河给保安副主任递了一根烟,这个人讲点道义,叶山河觉得此人不错,可以结交一下。

“多谢了,我的人没伤着你吧?”

保安副主任并没有嫌弃叶山河的甲天下,欣然接过,并关心了一句叶山河。

“没事!这不还没开打吗?”

叶山河耸了耸肩说道。

那个叫小六的保安如实将情况说来,叶山河也做了几句补充。

十来分钟后,保安副主任基本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啪!保安部是保卫公司安宁的,可不是让你来招惹是非的,被打也是活该,怨不得别人!”

保安老大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当即就是朝着小六一巴掌招呼过去,保安副主任很火大,这种人只会败坏保安部的名声。

“你们这些兔崽子给老子听好了!我们保安的指责是保卫公司安宁!别人来闹事,咱么可以拳脚电棍招呼,不用跟他废话!

出了事情老子给你兜着,但你们若是招惹是非,也别老子帮着外人抽死你们!”

保安副主任盯着一群保安喝道,在场的保安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小兄弟,不知道贵姓?”

训完了保安们,保安副主任又立即看向叶山河问道。

“姓叶,名山河,今日是来贵公司应聘的!”

“哦?看你这身手,肯定是应聘保安的吧?你不用去面试了,明天直接来上班吧!其他的我来给你安排,对了我姓王,是保安部的副主任!”

“呃!”

叶山河一懵,这保安副主任主题也切入得太快了吧?不过自己还真不是来应聘保安的。

那个叫小六的,都是傻眼了,尼玛自己被这混蛋揍得这么惨,保安副主任非但不为自己出头,竟然还赏识上叶山河了。

小六觉得委屈坏了。

到头来自己是当了一回面试官吗?

而其他的保安自然也是跟小六一样傻眼了,但是却不敢出声反驳。

“你们是不是不服气?你要是能有山河兄弟这手段,老子直接给你加薪水!”

保安老大显然是看出了这群保安的心思当即说道。

“咳,那个王主任,我不是来应聘保安的!”

叶山河咳了一声说道,有些不好意思拒绝保安副主任的热情。

“啊?那你应聘啥职位?司机?还是电工?一会我跟他们说说去,这不是埋没人才吗?就你这手段,来我保安部保准你吃香喝辣的!”

保安王主任一时间有些哑然,很快又鼓动叶山河。

看叶山河的打扮怎么也不像是去应聘坐班职员,不是应聘司机多半就是电工那边的。

其他保安们都是傻眼了,尼玛自己家老大明摆着是要挖墙角啊,可这家伙明明还没有入职!

打了保安,还被老大挖入保安部,小保安们觉得尼玛太没天理了。

而叶山河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怪自己太牛逼了吗?这还没上班呢,就被挖墙角了。

“山河兄你只需点头,剩下的老哥帮你搞定,就你这身手,来日坐上我这位置也不是没有可能。”

保安王主任说道。

通过小六的描述,叶山河完全是在吊打小六,就连军体拳都无用,这种实力,多半跟自己差不多了。

因此保安王主任的话,绝对不是在敷衍坑骗叶山河。

“王主任,实话跟您说了吧,我是你们总裁命令我来的,你要是能说服她,那以后我就跟你混了。”

叶山河实话实说,还没上班就被挖墙脚,说实在的叶山河确实是没遇到过,但话又说回来,这货以前也没上过班!

“山河兄弟,如果你不愿意就直说,人各有志我不怪你,总裁那套就免了吧!”

保安王主任显然是不相信叶山河的话,也没有生气,说着给叶山河递了一根烟。

“叶山河,你跟我上去吧!”

而这时一位身穿紧身制服的女人突然来到了保安亭,面无表情的对叶山河说道。

“嘎!”

最先懵逼的是王主任,递出去的烟当即就掉在了地上了,小保安们可能不认识这人。

但保安王主任肯定认识,这个女人正是总裁的助理!

如此一来,叶山河的话可信度就高了,只是保安王主任不明白,总裁为什么会让叶山河当司机?

“王主任,改天有空咱们一起去刷火锅,那个我有事就先走了!”

叶山河笑了笑,将地上的烟捡起来点火就抽,也不嫌脏。

“行!我倒是想跟你切磋切磋!哈哈,去吧!”

王主任哈哈一笑,但是却觉得跟叶山河交兄弟是有些不可能了,总裁钦点的,职位能差到那里去?

至少也是业务经理、策划总监之类的吧?自己怕是有些攀不起叶山河了,当然这些只是保安王主任的猜想。

小女助理的带领下,叶山河总算是见到了自己那冰山老婆沐画音了,不过叶山河发现沐画音脸色不是很好。

显然有些事情让她失望了。

“小林,你先出去吧!”

沐画音茗了一口咖啡,将助理支开道。

“那个小林呐,也帮我打杯咖啡来吧!谢谢!”

叶山河冲着那助理看了一眼,忽然说道,结果被沐画音一瞪,这家伙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小林,给他打一杯咖啡吧!”

“好…的!”

林助理一阵愣神,立即出去打咖啡了,林助理能够感觉到几分火药味。

“你给我注意点!在公司里你我只有上下级关系!”

待到林助理离开,沐画音面色一冷道。

沐画音真怕被人知道自己跟叶山河的关系,有这种窝囊废做老公,沐画音觉得丢不起这人。

“你高高在上,我就是说了也没人会信!”

叶山河幽幽道,也没怎么在意,一直被沐画音小看,叶山河早已经习惯了。

“这件事情,咱们先不提,第一天到公司上班,你就是打保安,挺厉害的啊?”

沐画音这是开始问罪了,保安亭那里发生的事情,沐画音比谁都清楚,她全都看见了。

“那当然,你现在才发现老公的厉害啊?只可惜我没被保安揍成,让你失望了吧?”

叶山河一脸看穿沐画音的味道,刚才不接电话肯定是沐画音故意的,就是想让那个保安教训自己。

“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

沐画音虽然这样说,但说完却是头一扭开,一脸心虚,叶山河并没有说错,确实是如此。

只可惜沐画音万万没有想到,叶山河的身手竟然这么好,自己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更令人气恨的是,叶山河还被王主任看中了要挖墙脚,这家伙真有这么好吗?

“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没在意!”

叶山河躺在沙发上,懒懒散散的说道,而后又抠了抠鼻孔,直接抹在了桌子底下。

“你能别这么恶心吗?”

沐画音冷声道,这家伙实在是太没素质了,要知道沐画音可是有洁癖的,叶山河的动作,让沐画音觉得寒碜。

“老婆你别介意,忍忍就行,话说老婆你准备给我安排什么职位?副总还是总经理?”

叶山河可不怕沐画音,说着还拿了沐画音桌子上的苹果吃。

“公司专用司机!”

沐画音一冷道。

“什么?你这不是侮辱我嘛,以我的能力,你竟然让我做司机?”

叶山河当即就不爽了,嘴里的苹果渣直接喷出来了,尼玛这臭娘们根本就是看不起自己啊!

“就你这点能力,当司机怕也是勉强勉强,未必能胜任!”

沐画音一脸嫌弃道。

“臭娘们,不是我跟你吹,我可是抢手货!目前有好几家猎头公司在与我接洽,他们提供了诸如CEO、COO、CFO等职位供我选择呢!”

叶山河一本正经扯淡道。

“那然后呢?”

“就我个人的生活习惯来说,我不太能接受太累太辛苦的活儿,没有私人空间的工作,所以还没正式给予答复。”

“没能力就别在这装大头!赶紧去运输部给老娘报到,像你这种人,也就我这公司会委屈聘你!”

沐画音看着叶山河一脸鄙视,让这家伙去当司机,人家运输部那边还不知道会不会嫌弃他呢!

“司机就司机,臭娘们走着瞧,你就看着老公是怎么发光的!”

叶山河恶狠狠的说道,这小娘们一直看不起自己,令叶山河很不爽。

“后天我爸妈要来“考察”,你最好给老娘好好配合着点!”

沐画音不想跟叶山河提工作的事情,却是冷声说道,比起其他事情,显然眼下这件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你这臭娘们连床都不给我上,还想让我给你配合?休想,到时看我不给老丈人反馈一下意见!”

叶山河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很是憋火的说道,别的小夫妻,结婚有这么久,肚子都大了。

可他们呢?尼玛连处都还没有破!

当然只是沐画音没破而已,叶山河这货老早就破了。

“啪!王八蛋你敢?老娘一刀捅死你!”

沐画音冷若冰霜,一拍桌子,当即就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来,实在是这家伙老是在挑衅自己的底线。

“哟呵,你来试试?你老公我分分钟大喊一句:沐画音这小皮娘要谋杀亲夫!”

“你给我滚!”

沐画音简直就要冒烟了,这个混蛋软硬不吃,简直就是要把自己给气疯了!

被沐画音轰出,在林助理的带领下,叶山河去运输部报到了。

林助理跟沐画音一个性子,生起气来像发情的母狗不能惹,冷起眼了就像月经来了一样不能碰!

“穆经理!这是叶山河,安排来你这报到,记得“特别、关照”一下!”

林助理说完就走。

叶山河却是吸了一口凉气,这小妞将特别关照说得很重,看定是想让运输部的穆经理给自己点教训啊!

叶山河有些不爽,肯定是沐画音这皮娘的注意,这欺负人得欺负都老公头上来了,明天必须得向老丈人反馈一下才行。

叶山河暗自嘀咕,回去后必须得镇压镇压一番这个小皮娘才行。

“林助理,你放心,既然是您的意思,那我肯定得“好好关照”,嘿嘿!”

那穆经理自然是听出了林助理的意思来,穆经理本来就长得比较肥横,眼睛又小,眯着眼睛看叶山河目光都陷进肉里去了!

这小子肯定是那里得罪了林助理!

这穆经理是运输部的老大哥,叫穆廖康,为人很阴险,暗地里下属都叫他穆胖子,是个老油条,而且很好色。

而“关照”叶山河的事情既然能讨好上级,穆廖康自然也是乐意的。

“叶山河是吧?随我来!”

穆廖康豆粒大的眼睛眯成线,一脸的肥肉绷住,很是不善的说道。

叶山河倒也没有在意,这死胖子要敢玩自己,叶山河不介意弄死这死胖子。

“小鱼,这位是新来的员工,给她一张汽车学徒的入职书,嘿嘿!”

穆廖康带着叶山河进了事务室,当即说道,穆廖康直勾勾的盯着电脑前的小文员,靠得比较近,而且手很不老实。

那小文员长得挺漂亮的,亭亭玉立,水灵灵的一个小姑娘,她扶在键盘上的双手很白皙,手指很芊长。

关键是胸前的庞然大物,简直能跟沐画音一比了。

“好…好的!”

小文员很害怕穆廖康,低着头细声说道。

穆廖康走的时候还色眯眯的捏了一把小文员的腰。

叶山河倒是看出了一些味道来,这穆廖康是在打那小文员的注意,想来这小文员没少被欺负吧?

“叶先生,这是你的入职书,麻烦您填写一下相关信息。”

这时小文员将一份入职书递给叶山河说道。

叶山河看到小职员的手心在冒汗,显然是因为刚才的穆廖康引起的。

小文员长得很可爱,带着一种娇羞柔弱的感觉,此刻却更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小姐姐,你好,我叫叶山河!”

叶山河微微一笑道。

“嗯…我叫荷小鱼,你可以…叫我小鱼!”

荷小鱼小心翼翼的说道,声音并不是很自信,是个比较内向的女孩子。

“穆经理经常欺负你吗?”

叶山河点起了一根烟,一边填写入职书,一边说道。

“叶先生,那个…事务室内不许抽烟!”

荷小鱼低声说道,有些没底气。

“呃…啊?我这就熄灭。”

叶山河一阵尴尬,当即将烟熄灭了。

而对于叶山河问的问题,荷小鱼并没有回答了,显然是不想提。

叶山河很快就将入职书给填好了,交给荷小鱼过一下程序,叶山河便被一个大叔带到了维修车间里去了。

“以后这位李师傅就是你的师傅了,年轻好好学,努力点的话,最多半年就能转正了。”

那大叔拍了拍叶山河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叶山河有些懵了,这大叔带自己来的是维修车间,让自己做维修学徒,可自己好像是应聘司机的吧?

“那个大叔,您是不是搞错了?我不是做维修学徒的!”

叶山河提醒了一句道,觉得肯定是这位大叔搞错了。

“你刚才填的是汽车学徒的入职书,是这儿没错,汽车学徒除了修理汽车货车之外,还兼修一些机架之类的,穆经理入职前没有跟你说清楚吗?”

那大叔一蒙,自己这是按照入职书办的事,叶山河在填写入职书前,秒廖康应该有跟叶山河沟通清楚的才对。

大叔的话让叶山河有些明白了过来,做汽车维修学徒又苦又累,而且学徒的工资最多也就千来块钱,怕是远不够自己的开销。

这显然是穆廖康在“关照”自己!

“那死胖子的办公室在哪里?”

叶山河有些火大,不管是不是林助理、沐画音指使的,都得教训一顿这死胖子再说。

尼玛自己堂堂杀手之王去做司机就已经是在闹笑话了,如今竟然还让自己去给别人当小学徒、做维修更是离谱!

叶山河这可就不答应了!

“穆…经理,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穆廖康的办公室里,荷小鱼赫然也在,叶山河刚离开事务室,荷小鱼就被穆廖康叫去办公室了。

荷小鱼知道穆廖康是不怀好意的,但是荷小鱼怕丢工作不敢不来,穆廖康是运输部的经理。

货物运输车间、出差司机车间、机车维修车间,包括事务室,运输部的一切都受他掌控。

荷小鱼的母亲重病在床,本就急需钱,因而荷小鱼很害怕丢工作,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找你聊聊,快来坐!”

穆廖康笑眯眯的说道,他的绿豆小眼睛散发出贪婪的光芒,盯着荷小鱼的酥胸,像是一头饿狼。

荷小鱼下意识的退后,心里别提有多害怕。

“小鱼你别客气嘛!让你坐就坐,嘿嘿!”

穆廖康一脸淫邪的样子说道,忽然就从后面搂住了荷小鱼。

相关文章: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怎么样用嘴过夫妻生活

不要了不要了太满了【万古神帝】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你的奶好大好软让我揉揉_美女的沉沦【无敌邪少】

那夜他在我身上狂抽/女朋友太瘦做起来没感觉

旅游女朋友要求分床睡#老师你还要我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