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爱上冷艳女上司小说最新章节全集列表

2021-11-23 08:47 · 新商盟

曹兴国慌了,想也不想就大叫:“夏安,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来人,给我把他剁碎了喂狗。”

“等等,麻烦你下看看你爸吐出来的是什么血,别跟疯狗似得,一有点风吹草动不对劲,就发狂咬人。”

夏安是所有人中唯一淡定的那个人,那染红了棉被的鲜血虽红,但有很多小块的淤血,与鲜红的血相比,这些黄豆大小的淤血,是暗红色。

被夏安这么一说,所有人才反应过来,而刚吐了血的曹东升也连忙开口,声音有点虚弱:“兴国,我没事,刚才醒来就感觉胸前很闷,快要喘不过气来,这口血吐出来之后,现在整个人感觉浑身舒畅,很舒服。”

“舒服就好,舒服就好,不过爸,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再做一次全方位的检查吧。”

这话,充斥着对夏安很明显的信不过,哪怕夏安用谁也不知道的手段让他爸醒了过来,正因如此才要检查,免得夏安偷偷摸摸动了什么手脚都不知道。

夏安没吭声,一个人默默坐着。

黄正青依旧不相信夏安刚才的话,亲自陪同,亲眼看着曹东升做检查,所有人来来去去进进出出,没有一个人跟夏安打招呼,仿佛,整个世界都将夏安给抛弃。

当检查结果出来之后,终于有人才想到了夏安。

只不过曹兴国并没有谢意,而是冷哼:“我爸人已经确认没事,算你命大,我们之间的恩怨两清了,你可以走了。”

“等等,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这个小兄弟,昨天晚上我在浴室洗澡摔了一跤,磕到了脑袋,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出血,痛也就痛了一会,没当回事,可今天早上醒来就感觉整个人不对劲,之前门砸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天旋地转失去了意识……你啊,给我向小兄弟道歉,还有道谢。”

“爸!”

曹兴国不服气,不甘心地叫着,凭什么啊。

他没有找夏安的麻烦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他反应够快,那倒下了的门,运气差说不定都会被当场砸死。

“不必了,恩怨两清对于我足够了,云江够大,但愿我们后会无期。”

夏安不愿意在这里多做纠缠,怕去晚了赶不上飞机,转身就走,楼梯口,黄正青追了上来:“等等夏安!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告我究竟是如何医治好曹老爷子脑袋里的淤血,我可以想办法替你弄来一张无烟之城的邀请函,如何?!”

“我已经说了,用银针!”

“不可能,银针根本做不到。”

“你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别人做不到,还是那句话,你的针可以,但医术差了点。”

“那你能不能施展给我看一次,否则我还是不能相信你的话。”

夏安冷笑了下。

“你信不信与我何干。”

“想让我施展给你看,你没资格。”

夏安停下的脚步再次迈出,迅速下楼头也不回,语气冷漠让黄正青攥紧拳头,十年了,十年来他是头一次被人如此羞辱。

可想着曹东升奇迹般的康复,浑身的力气又仿佛一下子被抽空,忍不住心生一念质疑自己:是否真如夏安所说,医术差了一点?

很快又否定这个念头。

毕竟他可是云江中医协会的会长啊。

连忙去翻寻夏安刚才来的就诊记录,打算调查弄清楚这个夏安,究竟是何方圣神,竟敢如此猖狂地羞辱他。

如果夏安得知黄正青这般念头,一定会感到很委屈。

他只不过是实话实说,他不可能为了一张邀请函去违背在师父临终前的誓言。

走出太医堂大药房门外,一个人急匆匆跑着出现在他面前,递上一张邀请函:“这是曹四爷给你的,还有一句话带给你:以后做人做事都小心谨慎一些,否则真得罪了人,闯了祸,想后悔都来不及。”

来人说完就走。

这是一张无烟之城宴会的邀请函。

夏安大喜,这可是他眼下梦寐以求的东西,看一看时间,距离无烟之城的宴会还有一段时间,来得及。

他还赶得上。

连忙拦车去举办宴会的地方,与此同时,太医堂大药房楼上,曹兴国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

刚才送邀请函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四爷,都按照您吩咐的做好了。”

“下去吧。”

曹兴国摆手命令,随后掏出手机打电话,他给的邀请函自然是真的,作为云江道上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完全有资格获得邀请函,只不过并不会亲自去,而是足够分量代表他的人。

与无烟之城的宴会相比,亲自陪父亲看病更重要。

……

夏安给林雪媃打电话,说自己弄到了无烟之城的邀请函,自然是被林雪媃给当成了冷笑话。

连她都费尽心思弄不到的无烟之城邀请函,夏安怎么可能弄得到。

这话,简直比愚人节的笑话都虚假。

对于林雪媃的不相信,夏安一边往宴会举办地感,一边将邀请函拍给林雪媃,好几张照片,都以最清晰的角度。

不一会儿,林雪媃打来电话。

夏安笑了,很开心,觉得是林雪媃相信了他的话,只要林雪媃愿意等他来,那么就不用以那个叫王朗的家伙女伴身份出席,并且还会对他心存感激,这是让林雪媃对他产生好感的大好机会。

夏安脑子里甚至已经连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可电话接通之后却听见林雪媃冷冰冰的声音:“你胡闹够了没有,你以为弄一张假的邀请函就可以进去了吗?就算再逼真也没用,每一张邀请函都有特殊的二维码,根本仿造不出来,所以别给我出来丢人现眼,还有,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不在乎,可你现在弄得我妈,还有那么多人知道,想干什么,觉得委屈想让我跟我们家丢脸吗?”

“雪媃,你好了没,时间不多了,这个时间点可是晚高峰,我们早点去,免得堵车耽搁太多时间。”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浪费时间瞎扯,这件事情等我回去了再跟你算清楚,你给我等着。”

林雪媃的语气带着怒意,夏安违反合同找女人也就算了,她还是能理解一个正常男人的生理需求,可如此公然带到小区,还差点弄得满城风雨,接到她妈电话的那一刻,都有种想要撕了夏安的心。

车子上。

被强挂电话的夏安十分愤怒,那个混蛋女人果然害得他被林雪媃误会了,而且,林雪媃的反应,那言语中的愤怒都比他预想中的强烈,令他更加不安担忧。

心里面一遍又一遍诅咒着陈萱。

但这些终归于事无补,必须跟林雪媃解释清楚。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云江大酒店门口停下,夏安连忙走进这给人富丽堂皇的大厅,一个姿色不错的女服务员连忙微笑着迎了上来。

说明来意后,带着夏安走到电梯口。

随着电梯在8楼停下,走出电梯的夏安来到了宴会入口,这里站着两排服务员都是女的,等待着招待拥有邀请函的来宾。

一眼,夏安一眼就看在众人服务员中,哪怕并没有刻意化妆打扮依旧最漂亮的短发女人,还有胸前的牌子。

“陈萱?!你这个还惨了我的女人,真是老天有眼啊,之前你想要整死我,现在该轮到我回敬给你。”

一路上不安愁容的夏安,在这一刻,终于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同时也看到了跟林雪媃解释清楚误会的希望!

“美女,我们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夏安笑着站在了陈萱面前,而早已经看见夏安的陈萱,放下挡着自己脸的手,挤出微笑:“这位客人,请出示你的邀请函。”

“邀请函在这里,只不过,你的笑容有点假,还有你的态度,你们经理呢,我要投诉你。”

夏安带着笑容的话,顿时让陈萱有种想要掐死眼前这个男人的心,心里面更郁闷,跟这个混蛋男人怎么会这么冤家路窄,还在如此重要的地方碰上。

“先生,不知道现在您满不满意。”

陈萱努力表现出讨好的笑容,声音很甜很酥软,仿佛要将人给融化了一般,心里面却已经拿刀将夏安剁成了十八段,把骨头碾成粉。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笑着出现在夏安面前:“你好,我是这儿的服务经理,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吗?”

目光看了好几眼夏安手中的邀请函,并没有怀疑真假,也没有因为夏安衣服一般而提出质疑,担心万一遇上个扮猪吃老虎的有钱人,反正待会进去要验证,所以现在不要把人得罪了就行。

更重要的是,他是来替陈萱打圆场的。

“有,待会进去之后,我想要一个贴身服务的服务员,就她怎么样?”夏安露出坏笑,一副谁都明白,他待会一定会好好修整这个陈萱,该怎么故意刁难,就一定不会客气。

“这……”

经理有些为难,陈萱身体特殊并非这里的服务员,来自刑警队,带着特殊任务扮演服务员身份,安排在门口招待,是用于辨认送恐吓信的嫌疑人。

当然,陈萱走了还可以换一个,但问题是,万一进去之后故意为难动静太大,打草惊蛇怎么办?他也有些不敢替陈萱做主,这可是一位副队长啊,这么年轻的副队长,没有点身份背景怎么可能担任。

“经理,我是服务员不是他的丫鬟,更何况我们这儿不提供贴身服务。”

“既然如此那我就投诉,向你们酒店投诉,向主办方投诉,让今天所有来参加宴会的人好好看看,你们的服务态度。”

夏安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而他这话的威胁比他想象中的跟可怕。

“你这个混蛋,人渣,禽兽给姑奶奶我等着,下次落到我手里,一定让你跪着唱征服。”

陈萱心里大叫,不敢让事情闹大的她只能憋屈地选择低头。

“你想怎么样?”

“道歉,把你诬陷我的事情解释清楚,然后,我突然间有点肩膀酸,你替我按摩按摩,要按摩得让我满意舒服,我们之间的账一笔勾销。”

与报复相比,夏安更在意向林雪媃把误会给解释清楚。

“好!”

这个字几乎从陈萱牙缝里挤出来,并没有敷衍,她其实也有点后悔了,觉得自己有些冲动去破坏别人的家庭,把事情解释清楚之后,换一个,或者好几个可以更好报复这个夏安的办法。

有着想要捶死夏安的心,却只能小心翼翼,每多用一点力都要问夏安满不满意。

“喂,你说,刚才那个经理是不是眼瞎啊,怎么就看上你这种女人,要换成我,就算全世界女人死光了,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夏安故意说道,他误以为经理是陈萱的追求者。

陈萱呵呵,要是全世界女人死光了,就夏安这种男人,连跟她站在一起呼吸的资格都没有。

算了,要大度,我不是那种很小气记仇的人,为了这种男人,不值得……

心里却又默默给夏安记上一笔。

没一会儿,林雪媃与王朗并肩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精心打扮的林雪媃一身黑色紧身又性感的礼服,像一个黑天鹅公主,冷艳又无比性感。

夏安连忙迎了上去,献宝般拿出自己的邀请函:“雪媃,你看,这是我替你弄来的邀请函。”

林雪媃皱眉,想要呵斥夏安,为什么要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一个连上流社会基本礼貌都不懂的人却跑来这里,还有这衣服打扮,丢人现眼也就算了,万一冲撞了大人物,那可是会把她一同连累了啊。

不过在看见夏安的邀请函后又忍不住了,接过来打开,还真有二维码。

“咦,这邀请函跟我的似乎不一样啊。”

王朗疑惑开口,刚才,在看见一模一样的外观邀请函时,心里面顿时有种很不爽的念头,诅骂夏安这个废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废物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邀请函?捡来偷来都想过。

惊呼的他打开自己的邀请函,果然,格式上有些不一样。

王朗一喜,这莫非是假的?林雪媃连忙收起夏安的邀请函,冷怒竭力压低自己的声音,如刀冰冷锋利地刺在夏安身上:“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弄来真的邀请函,胡闹够了没?最后再说一次,给我滚。”

假的?

夏安不愿意相信,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莫非是曹兴国想要让他来丢人现眼?可不太可能啊,自己根本没有说需要邀请函干嘛,给假的,最多被人挡在门口。

陈萱已经走了过来,她是准备替夏安解释误会的,闻言,一下子拿过邀请函:“这应该是一份特殊邀请函,刚才我见过,不过需要验证一下。”

特殊邀请函?

林雪媃和王朗同时一惊,林雪媃看了眼王朗,明白其意的王朗当即表示自己没听过。

而陈萱的速度很快,已经验证通过了。

无烟之城的宴会,不单单邀请了一些有身份有资格的商人,权贵,还有表演节目助兴的特别嘉宾。

这就是特殊邀请函的存在。

曹兴国虽然有资格,可想要弄一张贵宾邀请函很麻烦,还有欠人情,为了夏安不知道,可特殊邀请函他正好有几张。

是替他那个所谓的‘红颜知己’,多拿了几张有备无患,顺手给夏安一张也没什么,为此打电话招呼一声,让酒店方安排一下,别让夏安这个特殊来宾登台演出就行。

只不过,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陈萱坏笑了一下,将夏安的无需表演改成了钢琴,想着让夏安这个走后门的待会出丑。

她倒要看看,这个同住一个小区,出了名的白眼狼,废物上门女婿究竟能表演出些什么花样,至于会不会搞砸丢人。

对此,她更期待夏安搞砸丢人的那一刻,脑海中浮现出她所期盼的画面之后,脸上的坏笑更加明显。

深呼吸,努力收起脚步轻盈地走到夏安身边:“邀请函没问题,不过你的名字已经登记上去了,这张特殊邀请函只能你自己使用,里面请吧,夏先生。”

“哦,对了,差点忘了!你好林小姐,我叫陈萱,就是那个在你妈面前自称夏安恋人的女人,其实那只是一个误会,这家伙得罪了我,所以我就趁机报复他,我跟你住在同一个小区,对于这种所有人都耳熟的白眼狼,废物男人,就算全世界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

夏安无语,心里面有一万头草泥马,弄了半天,一心想要参加无烟之城宴会的林雪媃,他喜欢的女人,还是要以王朗这个男人的女伴身份出席。

怎么会这样。

满怀窃喜而来,想要给林雪媃惊喜,让林雪媃心生好感的夏安,这一刻,有种深深无力的挫败感。

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难道自己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

正当这时,夏安的手机响起,是夏家的电话。

“夏安,你就真的不肯原谅我们?以夏家之主的身份作为对你的补偿还不够吗?”

“天石药业治癌药物的特效药成功,虽然可以为你带去很多很多钱,但有时候钱会给你带去很多麻烦,这个世界眼红的人太多,没有夏家,你守得住那些钱吧?这并非威胁恐吓你的意思,夏家虽然谈不上富可敌国,但华夏境内能比夏家有钱的,屈指可数。”

“我们知道你吃了很多苦,尤其给那个林雪媃当上门女婿,受了很多委屈,只要你回来,那些给你委屈的人,根本不需要你开口都会跪在你面前求饶。”

“……”

走到一边的夏安,对于这些苦劝他的话,冷冰冰地回答:“我不需要。”

“我姓夏,但与夏家没有任何关系,就算你们夏家断子绝孙也跟我,没关系!”

话未落,已挂!

委屈?呵呵,他现在所受的委屈与夏家给他的委屈耻辱不值一提,他不会回去,这辈子都不会踏足夏家半步。

转身折返就将夏家的事情如垃圾般丢弃,一心想着这无烟之城的宴会,他究竟要不要进去……

电话并不长,算上来去也就不到两分钟。

不过两分钟也足够林雪媃与王朗通过门检进入宴会厅,可夏安却看见林雪媃依旧站在门外,除了王朗,还多了两男两女,有三个都是他认识的。

林雪媃的二伯,二伯母,以及堂姐林雯丽。

“夏安,原来你也在啊,我说,做男人做到你这个份上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自己老婆竟然还要以别的男人女伴身份混进这宴会,照你这么窝囊,是不是改天就连睡觉上床,都要别的男人来代替你啊。”

夏安一出现就被招呼嘲笑。

今天的无烟之城可是很重要的场合啊,林雪媃竟然以别的男人女伴身份出席,这行为就等同于出轨,在林雯丽一家人眼中,此时夏安的头顶上,完完全全是在绿油油地冒着光啊。

这事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了吧,可夏安呢。

“林雯丽,请放干净你的嘴巴……”

林雪媃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林雯丽打断,冷嘲。

“怎么,事情都做了还怕被人知道?就算你敢说自己跟这个男人清清白白,可谁信呢,无烟之城的宴会有多重要能来的心里面都清楚,无缘无故的,你要是不脱裤子这个男人肯这么帮你?”

王朗不敢说话。

他对林雪媃自然有想法,否则也不会如此献殷勤,对于想过没做过的事情当然不可能心虚,这种情况下要是心虚,只会让林雪媃对他仅有的好感荡然无存。

哪怕对于这一点很清楚,王朗依旧不敢开口,第一眼他就认出了林雯丽身边的男人,江都大酒店的徐峰俊。

他家境虽然不错,还有一个处长舅舅,可与这个徐峰俊相比的话,差距不是一点点。

但凡有点眼光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徐峰俊哪怕没有开口,与林雯丽这个打扮性感的女人关系很不一般,权衡比例不敢得罪徐峰俊。

哪怕林雯丽都如此给林雪媃泼脏水了,王朗也只敢很小声地开口:“误会,都是误会,我承认自己对林小姐有好感,一直在追求林小姐,但我们之间清清白白,今天的邀请函也是为了追求林小姐才费尽心思弄来的。”

“哼!追求,你不知道她有丈夫的吗?”

“知道,不过,我不认为夏安那种一无是处的男人能给林小姐幸福,如果能够早一年遇见林小姐,我决不能允许像夏安这么废物的男人做林小姐丈夫,哪怕是上门女婿他都不配。就算林小姐结婚了,我也有喜欢追求她的权利吧?”

啪!

二伯林德兴抬手便是毫无征兆地一巴掌扇向林雪媃,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谁也没有想到,直到林雪媃左脸颊上留下一个五指手印,包括夏安才反应过来。

“林雪媃,你要结婚,要找什么男人二伯我管不着,可你既已有了丈夫却与别的男人暧昧不清,还如此高调来参加今日宴会,丢得却是我们整个林家的脸,刚才那一巴掌是替我们林家打得。”

“你爸重病成了植物人,婚姻大事本应该由我们这些长辈来替你把握打算,可你呢,一意孤行找了这么一个东西当上门女婿,目中无人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也就算了,现在呢,你不但丢了我们林家所有人的颜面,还亲自打了我们所有人的脸……”

林德兴以二伯的长辈身份冷脸严肃地指责呵斥林雪媃,并且说到最后,手又毫无征兆地一巴掌扇向林雪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怒,在所有人看来,那种长辈对后辈的期待,在彻底失望之后的怒。

这一巴掌并没有刚才那般突然,可反应觉察到的林雪媃,却只能只能闭上眼睛,咬着牙打算挨这一巴掌。

这一巴掌,她根本不能躲,也不敢躲!

否则,二伯绝不会善罢甘休,现在还没有几个云江上流社会的人,要是闹大了待会人多,那真的是丢脸彻底丢尽了。

然而,就在二伯林德兴手即将落在林雪媃脸上时,一只修长的手突然准确无误地扣住了林德兴的手腕,顿时感到如被一把铁钳夹住了一样,冰冷而生硬。

林德兴挣扎却纹丝不动,就仿佛蝼蚁妄图在撼动人类的手掌般,无知可笑。

“你敢对我动手?”林德兴两眼一瞪。

林雪媃父亲在医院成了植物人一年多,又找了这么一个废物男人当上门女婿,本就看不起、藐视轻蔑的他,在女儿林雯丽找了个有钱有势的富二代之后,简直是把林雪媃和夏安看成了一坨狗屎。

仗着还是长辈的身份,教训起来毫无顾忌,反正真丢人丢脸,那也是丢林雪媃和夏安的。

林雯丽看热闹,强行拦下林雪媃就是故意炫耀,故意让林雪媃连这扇门都进不去。

至于她身边的男人,徐峰俊表现的很平淡,本来是被林雪媃的姿色给惊艳到了,现在,越看越觉得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很恶心。

“二伯说笑了,你是长辈我哪敢啊,只不过我只是以丈夫的身份在保护自己老婆而已,二伯你也是男人,有事冲我来。”

“男人?呵,你也配!”

林德兴冷很沉脸,对于他,都觉得夏安这话有种在羞辱他的意思,一直都没有将夏安放在眼里的他,想也不想抬起另一只手,又快又狠地一巴掌扇向夏安。

为了林雪媃,夏安不打算反抗。

只不过,这一巴掌却被林雪媃给挡了下来,冷着脸:“二伯,你够了,我知道你心里面在想什么,恭喜你,找了一个好女婿,只不过我们家的事情与二伯你无关,夏安,我们走。”

伸手拉起夏安头也不回地走了,放弃了她奔波许久,朝思梦想的机会,留下表情不一,心念不同的一群人。

电梯里,委屈,羞辱,让林雪媃那脆弱的坚强被击溃,在只有夏安的情况下,再也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这是夏安第一次见林雪媃哭,那个冷艳而又坚强,倔强又努力向前,可以委屈自己又坚守底线的女人,流泪哭泣的样子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让夏安情不自禁,第一次主动将林雪媃拥入怀里,本以为会遭到拒绝,没想到林雪媃反而双手紧搂住他的腰,“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欺负我,为什么你就不能一直像刚才那样站出来保护我,为什么我那么努力,甚至委屈自己却连门都进不去……”

林雪媃这个样子让夏安心里面很难受,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是多么希望有个男人可以保护、呵护她。

当即抱着林雪媃的双手更紧:“如果你愿意,以后我养你一辈子,保证不会让你出去受任何委屈。”

闻言的林雪媃猛然将夏安推开。

“够了,夏安,我知道你已经渐渐喜欢上了我,男人都一样,总是容易喜欢上年轻漂亮身材好的女人,不是吗?”

“其实这一年来,你的无微不至,为我做的那些事情让我很感动,让我对你不止一次产生好感过,也有喜欢,我给过你机会让你去公司上班,可你却只想着接送我上班下班,做我喜爱的饭菜,但我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一个站在前面保护我的丈夫……”

夏安愣住,他从未想过,林雪媃竟然对自己产生过好感,也喜欢过他。

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怎么蠢到一丝察觉都没有?

“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一定会站在你面前保护你一辈子。”

这话让失控之后强迫自己逐渐平复下来的林雪媃想笑,可在她看来明明很可笑的话,却因为夏安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严肃下,鬼使神差地呵笑了下。

“行啊,你要是有本事让我堂堂正正进无烟之城宴会的大门,我就相信你一次,给你一个证明能保护我一辈子的机会。”

相关文章:

农民工很黑很大&闻人含着方佳然奶

小宝贝你下面都出水了_如果一个女孩甘愿当备胎

不带套玩别人的新娘|宝贝在楼梯间做好刺激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

健身房里被撑的满满的|女朋友说只和前任做过三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