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我的绝色大小姐小说最新章节

2021-11-23 09:46 · 新商盟

被叶轻雪认真的眼神看着,王熙心底的某处快速被触动了。他从来没有恋爱过,只知道事业,责任。

以前除了工作,心里偶尔想的就是林可欣,和林可欣没什么感情,但林可欣是他的未婚妻,想着将来结婚了一定要对林可欣好。

后来林可欣找他强行退婚,让他对感情这方面很失望,结婚两年从来没给过叶轻雪好脸子,认定了天下乌鸦一般黑。

眼睛重见光明后,看见叶轻雪也只是生起了调戏之心,自己的老婆,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却没想到叶轻雪对他这么好,让他的心里越来越感动了。

大概除了他的父母,只有叶轻雪对他这么好了。

“你这算是对我承诺什么,故意让我心里感动吗?”王熙尽量躲避开自己的软肋,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他不介意和叶轻雪发生什么,他只怕自己真的爱上叶轻雪,一个人一旦有了弱点,在敌人面前便会脆弱不堪。

谈感情,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为什么要让你感动?”叶轻雪的声音有点冷。

和王熙想的一样,他的玩世不恭再次把叶轻雪得罪了。

“我只是说话算数而已,我答应了你明天带你去陈家,就会带你去陈家。他们被利益蒙蔽了眼睛,我不喜欢像他们那样。我的良心没法让我把你抛弃,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想再在你的痛处撒一把盐。既然叶家把我嫁给了你,我便会安分守己的当一名好妻子。”叶轻雪冷冷看了王熙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你想做锦绣集团的副经理吗?我可以帮你。”王熙说。

锦绣集团,明海市叶家的公司。

“你帮不了我。”叶轻雪的背影对着王熙,想了想离开了。

“………”王熙………

他这是被叶轻雪轻视了。

王熙是个商业天才,不但在国外名校有着双硕士的学位,而且深谙为人处世之道。他知道各种公司崛起的案例,如亲人合开的家族企业,朋友合开的上市集团,也懂得打理维护好每个内部混乱的商业巨轮。

叶家这种家族企业,对他来说只是小场面,他有信心轻松在叶家玩转。就算他之前眼睛没治好,他也有能力把叶家这群亲戚玩得团团转,只是他之前没有心情与叶家见识而已。

明天是陈家办商会的日子,估计叶轻雪一家都出门做准备了吧。

王熙走进了叶轻雪的房间,想着怎么做能帮上叶轻雪。

便坐在叶轻雪的桌前,他翻开了叶轻雪明天在商会现场的发言稿。

“质量很一般啊,连我初中时写的作文都不如。”王熙撇撇嘴巴,感觉叶轻雪的稿子入不得法眼,“全是口水话,中规中矩,毫无营养,听说明天陈家办商会请来了市里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的发言稿只会让人打瞌睡而已,怎么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呢?”

有句话叫小富由俭,大富由奸。

讲的是小商户做买卖,便要精打细算,如何从一个小店的日常省钱,小商户做买卖讲的是诚信,口碑,新老客户的支持。而像他们这种大商户做生意,便要富贵险中求,风险与回报同在。

首先是人设,给生意场上所有同行定位一个形象,这个人很坏,我们做生意不要坑他,这个人很凶,我们不要触犯他的利益。接着是家族或者公司的品牌,这个家族不错,听说过,这个公司很有名气啊,值得合作。很多公司一掷千金请明星来代言,就是为了公司的品牌,在同行和百姓心里留下一个什么形象。

王熙之前没有钱,就只能买一身行头包装自己,利用沈佳瑶引起别人的注意,随手送出一辆奥迪车为自己宣传。

所谓的奸,不是恶,不是只坑害百姓赚钱,而是不要脸的意思,为了自己公司的品牌拼命炒热度,逮到一个机会就使劲的炒,例如国外最大的摔跤平台,公司老板为了热度,往往亲自上台被摔跤手们打。

每次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但是那摔跤平台也因此一年比一年大火。

例如苹果集团的创始人,很多人都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将叶轻雪的发言稿撕了揉成一个团,顺手扔进垃圾桶,紧接着王熙就拿起桌子上的圆珠笔写了起来。

陈家举办的商会,市里各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来,怎么也要利用这种场合出出风头,不然岂不是白来了?

叶家是经营电梯、防盗门、塑钢窗等业务的,被大家注意,才能拉来更多的生意啊。

王熙的文笔是叶轻雪无法比拟的,经验丰富,风格老练,字句一针见血,整篇发言稿语气抑扬顿挫,慷慨激昂,用了半个小时完成后,王熙才离开了房间。

估计叶轻雪昨天憋了一下午,写得就是这个。

当天晚上王熙躺在床上用手机看新闻时,叶轻雪推开门看了一眼,他背对着叶轻雪,叶轻雪以为他因为眼睛看不见难过,试着用手机的强光刺激自己,他在哭,轻轻摇摇头又把门关上了。

王熙还以为他偷写叶轻雪发言稿的事被发现了,她想感谢自己呢。

一夜无话。

第二天叶轻雪没有食言,早早的就把王熙叫醒了,让王熙洗澡换衣服,和自己一起去参加商会。

“熙哥,上座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在我和副市长的旁边,就等着你来了。”韩少杰也给王熙打了电话。

“不用这么刻意。”王熙淡淡道。

“得刻意点,我这些年在明海市惹祸不少,市长很讨厌我的,你来了把我和副市长隔开,也省得我尴尬。”韩少杰说。

“好吧。”王熙今天穿的不是很正式,一件普通背心和短裤,一双人字拖,全套下来花不到一百,也不知道这套衣服之前是谁给他买的。

他又戴上了一副圆片墨镜,看起来有点像算命先生。

“赶紧走吧,慢死了!”因为叶轻雪带了王熙,陈兰的心情差极了。

“特意花七千多做的旗袍,怎么看都觉得少点什么。难怪,带了个累赘!”

王熙心想,您那哪是旗袍啊,您那是工作服。

当王熙和叶轻雪一家走出房子时,陈兰突然心花怒放了,他们家住的是一楼,老刘办事效率很高,此时已经开着王熙给新买的迈巴赫过来接他们了。

明海市不是省会,却是本省最繁华的城市,4S店有现车,叶家又是大客户,现金结账再花点钱,一天牌照就能下来。

老刘之前开的奥迪被王熙随手送人了,送的谁他都不知道,此刻他一脸汗水正襟危坐在车里,心里想着怎么向叶轻雪一家解释。

王熙不喜欢他告诉别人眼睛的事,难道告诉叶家是他自己掏钱买的这迈巴赫?

“这怎么换车了?”叶山一头雾水。

“之前的车呢?”叶轻雪也感觉不对。

陈兰没说话,而是美滋滋的围着车子看了一圈,摸了摸车子一尘不染的漆面,又打开车门前座和后座都坐了一会儿感受了下,接着美滋滋的对大家说,“能拥有迈巴赫座驾,这可是咱们叶家老大的待遇。估计是咱们家这两年在公司表现得好,老爷子开始重视咱们了,特意给咱们配了新车让咱们体面点呢。”

“这两年咱们在公司做得是不错,但业绩也不过比往年多出百分之十五,说到工作,老二一家才做得更好,老爷子给咱们家配的这迈巴赫不太对吧?而且这明显是新车,味道还没散呢,这车真是给咱们的吗?”叶山有点怀疑。

“………”老刘坐在车里不说话。

“管那么多干什么?老二一家做的确实好,但不会来事有什么用?你看我,对爸那边多亲切?肯定是爸感受到我的孝心了,送给我的礼物。咱们家要是没有我啊,还真撑不起来。”陈兰得意道。

“你的能力确实比我强。”叶山轻轻点头。

“咦?这车后面只能坐两个人。”陈兰突然盯着车子后排说道。

“咱们有四个人,老刘开车,车子前后只有四个座位,怎么坐?”叶山皱皱眉头,也发现了问题。

迈巴赫的后座中间有扶手,只能坐两个人,这个细节王熙和老刘都没有想到。此刻眼看着这车后座只能坐两个人,叶轻雪一家显得有些为难了。

“王少爷,这车花了二百八十万。”老刘向王熙使眼色。

“剩下的钱你拿着就好了。”王熙说。

老刘和王熙的对话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懂,老刘的意思是王熙给他的三百万,还剩下二十万,王熙的意思是赏给他了。

“他就算眼睛好了,也不是什么少爷了,你居然叫他王少爷,他受得起吗?”陈兰冷笑一声,接着赶紧坐进车子后排的座位说,“太好了,咱们这车子没有多余的座位,正不想带王熙去丢人呢,看来王熙今天也是运气不好,注定是不能跟我们参加商会了。”

“让王熙骑在车子中间的扶手上,反正这车子也挺宽的。”叶山说。

“这是老爷子送给我们的车,被他弄坏了怎么办?”陈兰脸色一变。

“我打车吧。”王熙说。

“我陪你。”叶轻雪说。

“兰姐,其实让王少爷骑在车子中间的扶手上也是可以的,咱们家这新车够宽,或者让王少爷和山哥硬挤在一起,也是可以坐下的。”老刘额头带着一抹汗水,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心想陈兰还真是不识趣啊,王熙的眼睛已经能看见了,崛起只是时间问题,这车子都是人家买的,她居然不让人家坐车。

“这么好的新车弄坏了怎么办?轻雪愿意和王熙打车,就让他们打车吧,开车。”陈兰面无表情的说。

“兰姐?”老刘偷看王熙。

“让你开车,不想干了吗?”陈兰命令。

老刘看见王熙向他点了点头,只好开车,他现在才给王熙做事,就从王熙这得了七十万的好处,在他心里,王熙已经是他的老板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找车。”叶轻雪看着车子开走,无奈的看着王熙。

“我们一起去吧。”王熙说。

和叶轻雪向小区外并肩走着,王熙有时候手会不小心碰到叶轻雪的手,感觉叶轻雪的手很凉,她的玉手洁白,手指纤长,如果握在手里会很舒服,王熙在心里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握住叶轻雪的手。

叶轻雪不喜欢说话,他们找到车去商会的路上都没有说话。

陈家举办的商会叫明海市商业研讨会,地点在明海市的香格里拉酒店。这次的商会有一半是官方性质,市里会来很多官方人物,明海市的很多企业也会派来重要人物。本次商会的主要目的与之前酒会的目的差不多,大家聚在一起开会研讨,看看怎么在未来赚更多的钱,怎样为明海市的未来做出贡献。

这次商会的举办为演讲报告形式,犹如召开官方的代表大会一般,主席台上摆放着十二张桌椅,下面是阶梯座椅,商会地位最高的坐在主席台上,阶梯座椅也是按身份和影响力大小,从第一排一直到最后一排。

这种商会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只有被陈家和官方邀请的人才能参加,王熙和叶轻雪到时,陈兰和叶山已经到了,此时陈兰正和一个身材差不多的女人聊天,两个人都穿着新买的旗袍争芳斗艳,在她们身边是一群地位较低的小企业夫人。

叶轻雪带着王熙进小礼堂看了一眼,叶家本身也不是什么大财团,只是明海市的三流家族,因为官方有亲戚,家里也确实有几千万才被重视。王熙看见每个座位的后面都贴着人名标签,陈兰和叶山坐在第三排,叶轻雪和王熙的名字在最后一排。

主席台上一共十二个座位,每个桌子上都放着一个名字标牌,最中间的座位是本次商会举办者,陈家家主陈勇,陈勇右边的座位是副市长,接着是王老师,韩少杰。

王熙看见王老师三个字没好气的笑了,估计韩少杰才和他见过一面,连他叫什么名字还没记住,就随便弄了个王老师的名牌摆在上面。

“怪不得陈家这两年生意越来越好,已经摆脱了咱们叶家的竞争,进入身家上亿的二流家族级别了,他们很会为自己造势啊,居然为自己举办了这么一个商会,回去后我也要向老爷子禀报一声,咱们叶家也办一个这样的商会,把咱们叶家老爷子的名字摆在上面。”叶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对叶轻雪说。

“要是我也能坐在上面就好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接着一名男生走了过来。

王熙感觉这声音有些耳熟,渐渐记起来了,是叶轻雪二伯家的孩子,叶轻雪的二哥叶煜寒。

“煜寒哥哥早晚能坐在上面的。”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是叶轻雪的表妹沈佳瑶。

“沈佳瑶?你也有资格进入这商会吗?”叶煜寒对她的巴结不太感冒,看不起叶轻雪这边的穷亲戚。

所谓家族,便是所有沾亲带故的家人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族群。

叶家虽然是三流家族,之所以能在明海市形成影响力,就是因为叶家族人众多,在明海市涉及的范围广泛。

叶家最有能力的亲戚,做过明海市的秘书长,省厅那边也有远房,就好比现在与王熙结亲了,京城那边又也能扯点关系,叶家这边老爷子那的亲戚,老太太那的亲戚,大伯、二伯,再加上叶轻雪这边,关联着二十几个家庭,十分复杂。

叶家主脉确实只有五千万,不算多,但他们彼此拉扯着,每个家庭都最少有几百万,这影响力就大了。

“煜寒哥哥,佳瑶倒是没有资格进入这商会,但佳瑶的爸爸是企业家协会的人啊,所以佳瑶得了这个名额,进来学点东西。”沈佳瑶喜怒不形于色,微笑着说。

“一个卖调料的,能进入这商会,也真不容易。”叶煜寒冷冷道。

沈佳瑶没和他对讽,只是偷偷看了王熙一眼,心想我先不和你见识,等我得到了这个带金蛋的鹅,看我怎么教训你。

“也行吧,坐在倒数第二排了,比坐在倒数第一排的强。”叶煜寒看一眼叶轻雪前面的座位,坏笑着看了叶轻雪一眼。

“你是公司的副经理,地位自然比我高了。”叶轻雪低垂着睫毛。

王熙感觉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两下,拿出电话,是韩少杰在找他了。

“兄弟,你在哪呢?我和陈家人在一起呢,我推荐你们认识,你过来找我啊。”韩少杰那边的环境安静,与这边嘈杂的声音形成对比。

“到小礼堂了。”王熙说。

“在小礼堂干什么?那是虾兵蟹将呆的地方。快来楼下的贵宾厅,我们聊会天,一会儿开会了再上去。”韩少杰说。

“好。”王熙挂断了电话。

看一眼叶轻雪和叶山,此时叶煜寒正骄傲的高谈阔论着什么,父女俩耐心的听着,叶山虽然不喜欢王熙这女婿,但比陈兰要沉稳素质的多,叶轻雪继承了叶山的优点,就算她不喜欢叶煜寒,始终是亲戚,会耐着性子听叶煜寒说话。

王熙看大家都没注意自己,转身便向楼下走去。

“姐夫,我扶你。”沈佳瑶赶紧追了过来,搀扶起王熙的手臂。

“你扶我?”王熙吃惊的看她。

“对呀,你是要和韩少杰见面吧?韩少杰他爸是市里首富,他认识的大人物多。陈家商会这种重要的场合,韩少杰肯定会出席。你现在又是他的合作伙伴了,他肯定会在市里推举你,我也想跟你见见大人物呢。”沈佳瑶笑嘻嘻的说。

“有点小聪明。”王熙笑了。

“什么时候把韩少杰的一个亿要来啊?刚才叶煜寒嚣张的样子真欠打,我快要撑不住了。”沈佳瑶说。

“别急,我尽量。”王熙说。

“尽量吧,我不急,你别在韩少杰那露馅就行。”沈佳瑶说。

“嗯。”王熙说。

酒店举办商会这层楼人声鼎沸,到了楼下就没什么声音了。王熙跟服务员提了韩少杰的名字,服务员带着王熙进了一间贵宾厅。

贵宾厅中有十几个人,沈佳瑶搀扶着王熙走进来时,韩少杰立刻走过来,一把拉住了王熙的手,“兄弟,你总算来了,你叫什么名字我都没记住,真怕你把我的一个亿卷走跑了。”

“怎么可能?”王熙笑了笑说。

“老头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合伙人,一会儿要跟我们坐在主席台上的王老师,我已经给他投资了一个亿,他也是个练家子,你们应该有点共同语言。”韩少杰对贵宾厅一名老人大声说。

“不错。”陈家老爷子轻轻点头。

“这是陈家的大少,陈子枫,现在已经接管陈家了。市里黄河商会的丁主席、企协的谭主任、主管明海市港口的谢主管、人大的李书记。副市长还没来,他比较忙,开会了才过来。”韩少杰一一介绍。

“你们好。”王熙彬彬有礼。

“这是韩琳儿。”介绍到一名女生时,韩少杰的脸色有点难看。

“你好,我是韩少杰的姐姐。想不到你居然能和我这不争气的弟弟玩到一起,也算有点本事。”韩琳儿饶有兴致的打量王熙。

韩少杰长相不错,一米八五的身高,如果不是他总阴沉着脸,绝对是个帅哥。韩琳儿和他是一个爸妈生的,长得很漂亮,一头清爽的短发,穿着西装套裙,浑圆的臀下是被黑丝包裹的美腿,她的气质中有着一股妩媚,身材装束处处散发着性感。

“你的胆子和能力都不小,居然可以得到韩少杰一个亿的投资。我听韩少杰说,你准备发展明海市的体育产业,可以透漏点细节吗?”陈家老爷子问。

“我打算做拳击。”王熙说。

“拳击。”一名男人冷笑了。

“是的,拳击。”王熙说。

“项目够冷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做起来。”男人冷冷的说。

他是韩琳儿的助理,叫李磊。

“现如今网络当道,每天捧着手机的人们比比皆是。很多人处于亚健康的状态,我们做生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服务社会。我认为我们身为明海市的生意人代表,应该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拳击可以健身,也可以防身,如果做好了应该收益不少。”王熙说。

“你是个富二代吧?”李磊毫不客气的打断。

“你什么意思?”王熙说。

“我认为你这生意不靠谱,只是仗着手里有点钱胡乱投资而已。你以为我们华夏这些生意人都是傻子吗?如果做拳击能赚钱,现在华夏已经遍地是拳馆了。”李磊说。

“做拳击不是不赚钱,是不好赚钱。一般人很难将拳击做起来,但是我有信心。”王熙说。

“你的信心值几毛钱?”李磊不屑。

“我的信心不值钱,但是我愿意亲力亲为,努力将拳击做好。这是我三年前就看好的项目了,也是我一直想做好的愿望。”王熙说。

“垃圾!”李磊大声说。

李磊的突然叫嚣,让王熙愣住了。陈家老爷子和陈家大少,以及贵宾厅里的客人们也愣了愣。

沈佳瑶被李磊的气势吓住了,不禁抓住了王熙的手臂。

李磊是韩琳儿的助理,韩琳儿是明海市最顶级千金,他在韩琳儿身边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即使他是韩琳儿身边的一条狗,也是一条不好惹的狗。

他有韩琳儿在背后撑腰,明海市少有人敢招惹他,即使是今天举办商会的陈家人也不敢招惹。

王熙看见韩琳儿正在偷偷的笑,韩少杰的脸色一直阴着。

李磊一脸的得意。

“你在骂我?”王熙燃起一支香烟,脸色不太好看了。

“骂你又怎么样?你只是韩少杰的一条狗而已。”李磊冷笑。

王熙透过墨镜冷冷的看着他。

“你看什么?想咬我啊。”李磊说。

“我倒是不会咬人,毕竟不是狗。我只是有些不懂,今天的商会谁才是主人。明海市最顶级大少韩少杰,他在明海市究竟有没有地位。我作为韩少杰的朋友被邀请来参加商会,我这么被人侮辱,韩少杰能不能管。”王熙说。

“韩少杰………”李磊转过头看向韩少杰。

“草你吗的!”韩少杰抄起一个烟灰缸便拍在了李磊的头上。

李磊当场发出一声惨叫趴在了地上,脑袋上血流如注。

“你吗的,我韩少杰的名讳也是你能叫得?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挤兑我韩少杰的朋友?”韩少杰不解恨,冲过来照着李磊的脑袋又踹了一脚。

“你只是我们韩家养的一条狗而已,也敢对着我的朋友乱吠!?”韩少杰大叫。

韩琳儿的脸色很难看。

“韩琳儿,你的狗不懂事,我帮你教训教训,应该没毛病吧?”韩少杰问。

“你教训的很好。”韩琳儿说。

韩琳儿眼下在韩家得势,地位在明海市如日中天。但她始终是个女生,怎么可能为了一名手下和韩少杰大打出手。

她只是默默在心里记下了这仇恨,同时深深的看了王熙一眼。

眼下所有人都不知道王熙是什么人。

她只知道王熙不是个普通人,三言两语便挑得韩少杰像疯狗一样打人,是个杀人不用刀的高手。

“你们全都给我记好了,这个人是我韩少杰的朋友,你们谁不给他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谁跟他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听好了吗?”韩少杰大叫。

贵宾厅的客人们不说话。

他们都习惯韩少杰疯狗一样的性格了,不愿意与韩少杰见识。

在心里记好了这个戴墨镜的年轻人不能惹,不然便是触韩少杰的眉头。

“韩大少,人教训了就教训了,别气坏了身子。”过了一会儿,陈大少苦笑着说。

“你做拳击产业的初衷很好,希望你能将拳击产业做起来。”陈家老爷子说。

“对了,一会儿开会时,你把你的计划说一说吧,也许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陈大少说。

“不用了,这生意我只想和韩大少两个人做。”王熙说。

“够意思!”韩少杰向王熙竖起了大拇指。

“我老婆找我了,我先上楼看看。”王熙感觉口袋里的电话一直在震动,他猜到是叶轻雪在找他。

此刻他在叶轻雪的心里还是个瞎子,若是他久久不回应估计叶轻雪会以为他走丢了,找不到他着急。

“姐夫,你太有面子了吧?刚才挤兑你那个人是韩琳儿的助手李磊,韩少杰为了你连韩琳儿的面子都不给,直接就把他打了。”走出贵宾厅后,沈佳瑶心里怕的厉害,紧紧拉着王熙的手臂说。

“正常,我现在是韩少杰的伙伴,我代表着韩少杰的面子,他肯定不会让我被人羞辱的。”王熙淡淡的说。

“姐夫,韩少杰是不是把一个亿给你了?”沈佳瑶搀扶着王熙走进电梯时,用怀疑的眼神看他。

“造势炒作而已,一个亿不是小数,哪有那么快给我。”王熙敷衍沈佳瑶。

“真的吗?你可别骗我。”沈佳瑶说。

“真的。”王熙说。

“要是你的眼睛好了就好了,也许你的眼睛好了,真能帮韩少杰赚不少钱呢。他这么支持你,足够我们在明海市横着走了。”沈佳瑶说。

“呵呵。”王熙没再说话。

当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时,王熙看见叶轻雪正在电梯门口站着,看见王熙和沈佳瑶站在电梯里,叶轻雪吃惊的问,“你们两个去楼下了?”

叶轻雪以为王熙丢了,刚刚打听到王熙和沈佳瑶去了楼下,正要到楼下找他们。

她知道商会的大人物们都在楼下。

“我们去楼下了。”王熙没否认。

“上厕所的话,楼上就有卫生间,你不方便我可以陪你,别麻烦佳瑶。还有别乱跑,我听说今天商会的大人物们都在楼下,陈家老爷子、市里的领导和韩家姐弟俩都在,韩家的姐弟俩不好惹,你别招惹了他们。”叶轻雪说。

“好……”王熙说。

“谢谢你照顾王熙了,我们走吧。”叶轻雪对沈佳瑶笑了笑,拉起了王熙的手臂。

沈佳瑶微微张着嘴巴,目视着叶轻雪带着王熙离开。

他们就这么被叶轻雪轻视了?

王熙已经说得很明显了,她竟然以为王熙去楼下只是去上厕所?

沈佳瑶心里有点生气了,王熙怎么不向叶轻雪解释?

要是叶轻雪和叶家的亲戚们知道王熙和韩少杰交好,指不定怎么巴结王熙呢。韩少杰刚刚那么捧王熙,王熙绝对是今晚最有面子的贵客啊!

她不知道,王熙并没感觉认识韩少杰有多骄傲,他只是懒得拿韩少杰这种朋友炫耀。他之前在王家风光时,韩少杰这种级别的人物想近他的身都难。

若他拿韩少杰炫耀了,就真的是韩少杰的狗腿子了。

商会快要开始了,不少人已经见过了朋友,向小礼堂这边走来,纷纷入座。叶煜寒已经和他的伙伴们坐在了前排,王熙看见叶山和陈兰也坐在了小礼堂的正数第三排。

举办这商会,陈家是为了造势,向明海市证明陈家的影响力,他们把陈家重要的亲戚都安排在了第一排和第二排,把陈家老爷子、王熙、韩少杰等人安排在了主席台上。

“咱们早晚有一天能坐在前面,在风头上压过陈家。”陈兰对座位的排序不是很满意,向叶山说。

“一定能的。”叶山也是燃起了野心。

“你刚才躲得倒是很好。”叶轻雪搀扶着王熙时,突然笑了笑。

“怎么了?”王熙也不禁露出了笑容,欣赏着面前的娇妻。

“陈家有几个孩子不懂事,想拿你的眼睛说事,故意惹你生气。因为你上厕所去了,他们没找到你,我看他们都挺失望的。”叶轻雪说。

“他们没对你说什么吧?”王熙说。

“能说什么,我也不和他们见识,他们随便说了几句,觉得没意思就走了。”叶轻雪说。

“他们说你了?”王熙问。

“几句而已。”叶轻雪说。

“好,我记下了。”王熙说。

“别放在心里,墙倒众人推,你的身份今非昔比了,有小人从中作梗很正常。你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我看过很多关于盲人励志的书,我理解你的痛苦。只要我们把心胸放宽,没有走不过的坎,毕竟人生还很漫长。”叶轻雪安慰王熙。

“你是我的老婆,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王熙说。

叶轻雪微微一愣。

她摇摇头笑了,只当王熙还放不下以前的身份。

现在的王熙,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怎么能保护她呢?

被她保护还差不多。

“你不相信我?”王熙问。

“我相信你。”叶轻雪笑。

“只要我想,我可以让所有得罪你的人跪在你的面前。”王熙说。

“是的,你很厉害。”叶轻雪怪怪的笑。

这一刻的两个人各怀心事,叶轻雪对王熙越好,王熙便越想保护她。他不用自己的能力,只用韩少杰这个朋友便可以碾压商会所有人。叶轻雪感受到了王熙对她的心意,不过她不相信王熙有多大能量,只把他的好意记在了心里。

当两个人向座位越走越近,王熙看见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男人,再看一眼椅子背面的名字标签,心情立刻变得不好了。

离开了二十多分钟,他椅子背面的标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换了,取而代之的是秦书豪。

此时秦书豪正坐在他的位置上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叶轻雪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叶轻雪立刻扔下王熙,寻找负责今天商会的陈家人。

今天负责商会现场的是陈家老二,叫陈子轩,此时陈子轩正照顾地位较高的客人们入座,看见叶轻雪突然走来质问,眨了眨眼睛,“什么怎么回事?”

“王熙的座位,为什么会坐着秦书豪?王熙座位上的标签也没了,贴的是秦书豪。”叶轻雪有些生气。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陈子轩恍然大悟,接着看一眼王熙坏笑着说,“轻雪姐,我真想不通,你带王熙这个睁眼瞎来干什么。他的眼睛又看不见,今天又是咱们明海市企业家开会商量大事的日子,他什么都干不了,我觉得让他占个位置有点浪费。正好秦书豪是我朋友,他找我说想要个座位,我就把王熙的标签撕下来了,给秦书豪临时做了个标签。”

“你是看不起我们叶家人吗?”叶轻雪问。

“轻雪姐,我怎么敢看不起你们叶家人?咱们陈家和叶家也是明海市有头有脸的家族了,虽然我们陈家这两年成绩不错,但心里一直是尊重你们叶家的。不是看不起你们叶家,是我看不起王熙。”陈子轩道貌岸然,坏笑着说道。

“你太过分了!”叶轻雪说。

“呵呵。”陈子轩不再理叶轻雪,转过身子继续招待其他客人。

今天的商会是陈家的主场,叶家的地位已经不如陈家了,就算像以前一样和陈家旗鼓相当,叶家也只能任由陈家安排。

叶轻雪见陈子轩不理自己,瞪着一双冰冷的眼睛,目光始终跟着陈子轩。秦书豪还没看见王熙,看见叶轻雪和陈子轩生气了,他赶紧离开座位,向叶轻雪走来,“轻雪,这么巧啊,想不到我们竟然坐在一起。”

“你故意要坐在我身边的是不是?”叶轻雪生气的看着秦书豪。

“故意?我没有故意啊。”秦书豪假装不知情。接着笑了笑,似是安慰叶轻雪,伸出手想要拍叶轻雪的肩膀。叶轻雪向后退一步躲开了,秦书豪打了个哈哈说,“弱肉强食嘛,陈家举办的商会是明海市重要活动,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拥有座位的。你那老公眼睛看不见,没有座位不是很正常嘛。”

“轻雪,马上要开会了,你在那站着干什么?赶紧回自己的座位。”叶山感觉不对,向叶轻雪看来。

“就是,也是大小姐了,公众场所吵闹什么,丢死人了,赶紧回自己的位置坐下。”陈兰小声呵斥。

“刚刚发生了一点小事,不过不碍事,是一场误会。”叶轻雪深吸一口气向王熙走来,被陈子轩和秦书豪联手欺负,让她心里十分委屈。

她想到王熙眼睛看不见,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王熙,她不想让王熙心里难过,想一个人把委屈抗下,试着欺瞒王熙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原来我们的位置不在一起,你的位置在这,我的位置在另一边。”叶轻雪搀扶王熙,让王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陈家人换了我的座位?”王熙看着这一切,心里是一片冰冷。

“你误会了。”叶轻雪说。

“他们是在找死。”王熙发出一声冷笑,大步向会场第一排走去。

相关文章:

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gif/怎么把足疗技师约出去

【无删减】一遇良缘入豪门小说在线全本列表

令人惊奇的人体之最:头发长3.869米

伧乱的真实故事&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宠物天王

百里兄弟污段子_脱奶摸吻受不了快出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