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小药仙小说全章节/田园小药仙全文大结局TXT

2021-11-23 13:02 · 新商盟

四个小青年一路走过来,眼睛没有看张小白这个正牌摊主,反而把目光盯在孙秋梅身上。

无法否认的是,孙秋梅的确是个大美女,整个柳树镇也很难找出这么好看的大美女。

“水哥,整个小子有点面生啊。”那个染白发的青年说道。

以前张小白卖药材,都是直接去药材店,这回头一次来农贸市场,主要是因为数量太多,药材店肯定吃不下。

为首的大金链青年点点头,冲着张小白说道:“小子,你是新来的吧?”

“是啊。”张小白点头。

大金链青年又说道:“既然新来的,想必还不知道规矩吧?阿生,告诉他。”

白发青年连忙答应一声,然后趾高气扬地对张小白说道:“小子,你以后可要知道了,这农贸市场是我们水哥的地盘。既然你在这里摆摊,那是要交管理费的,交了管理费后,才能在这里正常经营,明白了么?”

张小白呵呵笑道:“可你们也不是执法人员啊,凭什么收管理费?农贸市场是公家的,又不是你们家的。”

那白发青年顿时就怒了,指着张小白叫嚷道:“你个小王八犊子怎么说话的呢?你他妈是装傻,还是真傻啊?还问我们凭什么?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金链青年拍了拍白发青年肩膀,目光一直盯着孙秋梅,嘿嘿笑道:“阿生,我们都是文化人,说话要文明点,你看妹子都快被你给吓坏了。”

“啊……是是,水哥我错了。”白发青年连忙笑着道歉。

大金链青年不以为然的瞥了张小白一眼,说道:“看在妹子的份上,这次我就不计较你破坏这里的规矩了。你先交两千块钱的管理费,就可以在这里摆摊经营了,不过妹子得去跟哥哥们喝几杯,嘿嘿……”

一边说着,大金链青年的目光一边肆意在孙秋梅身上游荡,尤其盯着孙秋梅胸口的两团饱满看个不停。

孙秋梅本来就是个刚烈性子,顿时脸色就一变,指着大金链青年就骂道:“王八蛋,你要喝酒,回去找你妈陪你喝酒去!”

大金链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嘿嘿笑道:“想不到还是个辣~妹子,哥哥更喜欢你了。而且辣~妹子到了床上,叫得更加厉害,看来哥哥今天要有耳福了……”

另外三个小青年也跟着一同嘿嘿淫笑起来。

周围的商贩们都有些义愤填膺,可又畏惧这几个青年,没人敢来管这件事。

“你们找死!”张小白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如果是骂他的话,他还能忍,但是骂秋梅姐,他就无法忍了。

“王八犊子,你说什么呢?”大金链青年目光顿时转了过来,盯着张小白。

张小白冷声道:“你们最好趁我发火之前赶紧滚蛋,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哎哟喂,小王八蛋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啊,多久没人敢这样对老子说话了?”

大金链青年满脸凶横,将手一挥。

那个白发青年得到命令,一边怒骂着张小白,一边就挥拳冲了上来。

“小白,小心啊……”孙秋梅一脸紧张。

虽然孙秋梅性格刚烈,但本质上也只是一个弱女子,一旦真正动起手来,她就开始无所适从。

张小白却是不急不忙,等白发青年冲到了自己面前,这才终于伸出手,似慢实快,一下子就抓住了白发青年的拳头。

白发青年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好像被铁钳给夹住,丝毫动弹不得。

“王八蛋,老子弄死你个狗日的……”白发青年骂着,又把另一只手打了过来。

张小白冷笑一声,不等另外那只手打过来,就抬起一脚踢在白发青年的肚子上,直接将白发青年双脚踢得离地而起。

“啊……”白发青年这下子终于骂不出来了,只剩下惨叫,觉得自己肠子都仿佛被这一脚踢断了似的。

另一边的大金链青年没想到张小白看着年纪轻轻,竟然还有些不好对付,脸色一沉,下令道:“大家一起上,就算这狗日的王八犊子长了三头六臂,今天老子也要做了他不可!”

剩下的两个青年听到命令,嗷嗷叫骂着也冲了上来。

对面人多,然而张小白却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自从两个月之前,他获得远古药王的真传,除了学习医道知识以外,武道知识也同样有所涉猎,况且他现在已经是练气二层的修为,身体已经渐渐开始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

别说是眼前这几个小混混,哪怕是兵王级别的高手,他也能照样打倒。

这次还不等对方靠近,张小白已经主动冲了出去,先是一拳头砸在一个小青年的胸口上。

那个小青年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铁锤击中,只来得及闷哼一声,然后整个人便如同破布一般,落入三米外的垃圾堆中,被各种臭烘烘的烂菜叶子所埋没。

另一个青年一楞,同样被张小白一脚踢飞三米开外,虽然没有落入垃圾堆,却重重砸在水泥地上,同样伤得不轻,半天都爬不起来。

说来话长,其实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大金链青年的三个手下便被张小白收拾得完完整整。

周围的商贩们看到这一幕,无不是被惊呆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张小白,竟然一转眼就打倒了三个混混。

尤其看起来还很轻松的样子。

孙秋梅也是满脸惊讶,惊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张小白,仿佛是头一次认识张小白似的。

认识了这么多年,她从来不知道张小白竟然这么厉害。

这时张小白的目光落在大金链青年身上,朝他走了过去。

大金链青年身子打了个寒颤,连忙赔着笑脸叫道:“大……大哥,我错了。”

如此干脆利落的低头服软,这大金链青年倒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你不是要收我的管理费么?”张小白笑呵呵的问道。

大金链青年赔笑道:“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张小白说道:“放了你倒是可以,不过你得罪我不说,还得罪了秋梅姐,把我心情搞得很差啊,难道你不该赔罪么?一点表示该有吧?”

大金链青年问:“什么表示啊?”

张小白道:“少跟我装傻,要么留下钱,要么留下某个身体零件。”

大金链青年说道:“大哥,你不要太过分了,逼得我拼命,到时候咱俩谁也好不了。”

他平时敲诈勒索别人,倒是痛快,可让他把钱拿出来,那简直就跟要他命一样难受,自然不愿意。

不过张小白却懒得废话,冷着脸道:“给你十秒钟考虑,你要是不留下钱,那我就替你留下身体零件了。”

说完后,张小白身上的气势一点点增强,朝大金链青年压过去。

气势这种东西玄之又玄,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虚幻的东西。

但对于高手而言,却是实实在在能够感受得到的。

张小白如今是练气二层的修为,气势沉沉压下来,仅仅才过了三秒钟,大金链青年就受不了。

“钱……我给你钱……”

大金链青年叫道,他满脸通红,觉得自己就仿佛受到周围的空气挤压,喘不过气来,随时要遭受灭顶之灾。

而在周围人看来,大金链青年完全就好像是被吓坏了。

张小白这才松开气势。

大金链青年“呼呼”喘了几口粗气,畏惧地看了张小白一眼,也不敢废话,匆匆掏出一叠钱,数也不数就递给了张小白。

“行了,滚吧。”张小白赶苍蝇似的挥挥手。

四个小青年相互搀扶着,匆匆落荒而逃。

张小白大概数了一下,这一叠钱大概有五六千左右,况且这些混混的钱来之不义,他敲诈起来一点负罪感都不会产生。

这时旁边水果摊的老板说道:“小伙子,你挺厉害的啊,不过那个王一水可是个非常记仇的人,他在你这里吃了亏,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你还是赶紧走吧。”

“没错,小伙子,他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什么下三滥手段都用得出来。”

“赶紧走吧,小伙子,趁他们还没回来之前……”

周围的商贩们七嘴八舌,纷纷劝说张小白。

张小白笑道:“谢谢大叔、大娘们,这些钱都是那个水哥……对了,叫王一水对吧?从你们身上敲诈来的,现在大家都分了吧,也算是物归原主。”

这些商贩们赚点辛苦钱也都不容易,张小白能帮的自然会帮一把。

一开始周围的商贩们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张小白的坚持下,大家还是开开心心将钱分了。

被敲诈走的钱财失而复得,让大家都对张小白充满了感激之情。

下午阳光静好。

离这边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长相漂亮,气质不凡的美女一直盯着张小白看着。

在美女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随从,这时忍不住轻声提醒道:“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美女摇了摇头道:“还不急,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一下他的药材怎么样。”

说完后,便向着张小白那边走了过去。

张小白抬头看到白色连衣裙美女,哪怕是以他的定力,也忍不住微微愣神。

太美了!

这绝对不是柳树镇的人,因为如果柳树镇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那么他就算没见过,也一定听说过。

美女身材玲珑有致,一身白色连衣裙,更是将她衬托得气质脱俗,如同不沾染凡尘的仙女似的。

偏偏仙女还有火辣辣的身姿,尤其胸前两团挺拔,让张小白看得有些如痴如醉。

“臭小白,看到漂亮女孩子就转不动眼珠子了……”孙秋梅有些吃味,玩笑地在张小白大腿上捏了一把。

张小白这才收回目光,闻言笑道:“秋梅姐,你也是漂亮女孩子呢。”

孙秋梅脸颊微红,心里有些美滋滋的,不过嘴上却娇嗔道:“就知道油嘴滑舌。”

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连衣裙美女已经走到了摊位前。

张小白热情招呼道:“漂亮姐姐,你要看看药材吗?我的药材保证品质好,价格实惠,买了绝对吃不了亏。”

连衣裙美女不但长得极为漂亮,只看她身上的打扮,肯定也是个有钱人。

张小白自然不会放过推销的机会,毕竟他还得赶紧凑够十五万,去曾玉琴家里提亲呢。

美女再好看,可当务之急,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曾玉琴长得其实也不差,虽然因为年龄的差距,曾玉琴和眼前的连衣裙美女相比有几分青涩,但相信再过几年,曾玉琴张开了以后,一定丝毫不比连衣裙美女差上半分。

连衣裙美女蹲下身子,声音冷冷清清的很好听:“我先看看你的药材。”

张小白道:“请尽管看。”

连衣裙美女翻看一会儿药材,又用鼻子嗅了嗅,然后抬头问道:“这些药材怎么卖的?”

张小白道:“一起打包价,一共一万五,而且不讲价的。”

“一万五?”连衣裙美女顿时愣了一下。

张小白以为连衣裙嫌贵,解释道:“漂亮姐姐,我这些药材的品质远比市面上要好,一万五买下来,你绝对不会亏的,我可以用人格担保。”

连衣裙美女摇头道:“不不,你误会了,我不是嫌贵,我的意思是,你这些药材品质的确非常惊人,只卖一万五是不是有些便宜了?”

旁边的孙秋梅忍不住瞪大眼睛,奇怪地看着连衣裙美女,一时怀疑是不是这姑娘脑子有问题。

买东西从来就只有嫌贵的,哪里还有人会嫌便宜的?

而且在她看来,这两麻袋的药材,卖一万五已经是有些狮子大开口了,一点也不便宜好不好。

张小白也愣了一下,然后笑道:“看来漂亮姐姐的确是个识货人,有眼光!”

张小白比了一个大拇指称赞。

然后他又继续说道:“这两袋子药材,一共是一万五,如果姐姐要的话,我便一起打包卖了。”

连衣裙美女嫣然一笑,爽快道:“好,既然如此的话,那么这些我全都要了。”

“行。”张小白点头。

“稍等一下。”

连衣裙美女半起身,朝远处招了招手,将自己的随从叫过来,给张小白付了药材钱。

一万五的钞票捏在手里,厚厚的,沉甸甸的,让张小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十五万的彩礼钱,看来还是希望的。

连衣裙美女又问道:“你还有别的药材吗?我这里可以大量收购药材,如果你有的话,都可以卖给我。”

张小白说道:“药材暂时没有了,不过这段时间我还会继续上山挖药材的。”

连衣裙美女掏出手机,说道:“我叫白曼君,我们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吧,方便联系。”

张小白自然乐意,连忙掏出手机,和白曼君交换了一下电话,然后还互相加了威信。

白曼君说道:“你什么时候有了药材,可以随时联系我,只要你药材品质好,我可以上门收购,价格方面绝对不是问题。”

张小白笑着道:“好的,回头我就给你发个地址,方便你来取药材。另外药材的品质你可以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白曼君道:“行。”

张小白问道:“对了,曼君姐,你收这么多药材,是做药材生意的吗?”

白曼君点头道:“我主要做医药行业,做些医药产品之类。”

“原来如此。”张小白点头,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碰到一个很好的生意合作伙伴,尤其还长得这么漂亮,以后肯定还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又聊了两句,白曼君就和张小白告别,往远处的奔驰车走去,她的随从是扛起两麻袋药材,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看着奔驰车消失在远处道路上,孙秋梅感慨道:“真是有钱人啊,上万块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出了,那车看起来也不简单,只怕要好几十万吧。”

张小白正在喝水,听到孙秋梅的感慨一下子喷了出来,笑着纠正道:“秋梅姐,你这就看低人家了。人家那是进口的奔驰,按照市场价,少说得好几百万呢。”

“好几百万?”孙秋梅惊讶得目瞪口呆,几百万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张小白点头道:“是啊。”

孙秋梅回过神来,道:“小白,现在你和这么有钱的人成了合作伙伴,以后肯定也能发大财的,到时候可不能有钱就忘记姐姐了啊。”

张小白好笑道:“秋梅姐你想到哪里去了?别说我能不能发财,这还是两说,哪怕我是世界首富,也不可能忘记秋梅姐。”

孙秋梅挺得心里美滋滋,说道:“算你还有良心,姐姐平时没有白疼你。走吧,我们去逛一下,我要去买些东西,等会儿你再请姐姐吃好吃的。”

张小白道:“之前不是说过,秋梅姐请我的吗?怎么现在换成我请客了?”

孙秋梅哼哼道:“你赚的钱是我的十几倍呢,我这次可要宰宰你这个土豪了。”

两人说说笑笑,将三轮车锁在农贸市场,然后就出去逛街了。

孙秋梅卖完山核桃,赚了将近两千块钱,首先便来到了一家衣服店,准备买衣服。

爱美几乎是所有女人的天性,孙秋梅自然也不例外,哪怕她只是一个农村小寡妇,也愿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进入服装店,孙秋梅看了一会儿,然后挑了一件乳白色的半身裙,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还有一套粉色的贴身内衣。

“小白,你现在外面等一会儿。”孙秋梅嘱咐完张小白一句,然后就进入了试衣间。

张小白坐在试衣间外面的长凳上,等得有些无聊。

过了不一会儿,试衣间里面穿出孙秋梅的声音。

“小白,你在吗?快进来帮一下我……”

张小白问:“发生什么了?”

孙秋梅道:“我背后的扣子扣不上,你进来帮我扣一下。”

张小白有些犹豫道:“这个……不太方便吧?”

要知道,他正当气血方刚的年纪,进去之后,万一经受不住诱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那可怎么办?

秋梅姐啊,你这可不是分明在为难我嘛,我还只是一个纯洁的少年呢。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快点进来,帮我扣一下啊。”

孙秋梅说道。

这种要求实在是让张小白拿不定主意。

服装店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笑着说道:“人家女孩子都不怕,你怕什么啊?磨磨蹭蹭的,一点都不像个大老爷们。赶紧进去吧,别让人家女孩子等着急了。”

张小白本来想做个正人君子,没想到还别少妇老板给鄙视了,顿时心中一冲动,推开试衣间的门走了进去。

孙秋梅正在换衣服,上半身的肌肤白白嫩~嫩,犹如白脂玉一样。此时她正在试图穿贴身内衣,但因为试衣间空间太狭窄,她的手有些伸展不开,没法将背后的扣子反手扣上。

这时张小白进来,孙秋梅背对着他说道:“小白,快点帮姐姐把扣子从后面扣上。”

“行。”张小白吞了一口唾沫,伸手去帮孙秋梅扣背后的扣子。

由于隔的距离很近,张小白能够清楚看到孙秋梅的肌肤纹理,鼻中隐隐闻到女人的香气,顿时让他内心躁动起来,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同时,张小白下面也忍不住起了反应。

由于两人挨得近,几乎是挨着的,孙秋梅自然也感受到了张小白的反应。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后,孙秋梅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不过好在由于是背对着张小白,没有让张小白看到她的窘迫。

“行了,小白,你可以出去了。”等扣子扣好了,孙秋梅说道,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发颤。

“嗯。”张小白应了一声,连忙走了出去,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会真的做出某些冲动的事情来。

等张小白除了试衣间,孙秋梅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脸红红的想到:“小白是真的长大了……”

过了一会儿后,孙秋梅终于换好衣服,穿着乳白色的半身裙和牛仔裤走了出来。

张小白眼睛一亮,忍不住伸出大拇指,称赞道:“秋梅姐,你太漂亮了。”

哪怕是他平时经常看到孙秋梅,但这一刻,他依旧忍不住生出了惊艳之感。

孙秋梅本来就天生丽质,平时她打扮得相对比较随意,毕竟还要经常做农活,上山下田,穿得再好也容易弄脏。

现在换上这一套新衣服,虽然也不是什么国际名牌,但却让孙秋梅形象大变样,和城里面那些打扮时尚的女孩子比较起来,丝毫没有逊色之处。

听到张小白的称赞,孙秋梅心里美滋滋,嘴上却说道:“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以前姐姐不好看咯?”

张小白连忙解释道:“怎么会呢?秋梅姐实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这套衣服实在太适合秋梅姐了,简直为秋梅姐量身定做的一样。而且,秋梅姐什么时候都是美美的,以前好看,现在也好看。”

孙秋梅脸红了红,哼哼道:“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以后不知道要骗多少女孩子。”

张小白喊冤道:“秋梅姐,你这就太冤枉人了,我张小白什么时候哄骗过女孩子啊,我可纯洁得不得了。而且再说了,别的女孩子哪里有秋梅姐好看?我要哄也应该哄秋梅姐才是。”

孙秋梅脸颊更加羞红,娇嗔道:“臭小子怎么跟姐姐说话呢?真是越来越胆子大了,现在开始拿姐姐开起了玩笑……”

虽然是生气的话,但听起来和看起来,怎么都是撒娇的味道更多,张小白心里便是忍不住一热。

孙秋梅心中暗自道,小白今天究竟怎么了?好像和平时不一样,今天竟然胆子变得这么大了。要是换成以前,可不会和自己说这些话的。

不过张小白倒是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

自从得到了远古药王传承,修炼了《药王真经》以后,他变得更加强大,自然而然也就变得越来越自信了。

能力就是男人的底气,现在张小白有了能力,对待女人的态度自然也会和以前不一样,变得更加坦然。

否则要是换做以前的话,他可没有胆量和孙秋梅开这样的玩笑。

不过对于张小白的变化,孙秋梅非但不讨厌,反倒还心里有些感到甜滋滋的。

毕竟这些年来,孙秋梅作为一个小寡妇,其实日子还是比较辛苦的,虽然物质生活不缺啥少啥,但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孤独。无论是白天黑夜,都没有人和她说贴心话,所有的心事,也只能埋藏在心底里。

至于村里的那些闲汉,只是想占她便宜,并不是真正的尊重和爱慕她。

唯独只有张小白不一样,只有张小白才是真诚欣赏和赞美她。

孙秋梅觉得自己就好像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少女时代,面对张小白,竟然产生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心跳会“砰砰砰”地加速。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对小白……”孙秋梅稍微这么一想,脸色就不由羞红得更加厉害了。

她马上就强迫自己收起这种不正常的想法。

“我不能这么想,我怎么可以对小白产生这种不正常的想法,我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我只是一个小寡妇而已,配不上小白……”

孙秋梅的神情黯淡了下来,心里涌出自卑和失落,心里一时间空空荡荡的感觉,无所适从。

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和张小白之间根本不可能发生什么,如果她真的和张小白在一起,村里人知道了,肯定要在背后戳她脊梁骨戳得更狠。

况且,张小白的父母肯定也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

毕竟,谁会愿意让自家宝贝儿子和一个寡妇在一起呢?

相关文章:

污小说排行榜前十2019~抵住她挺送

疯狂的交换女友第一部(圣手辣医)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分手了还找我打分手炮#他按着我的头朝我喉咙里

女主平凡普通男主强大,江山为聘孟庭辉第一次h

《我能看穿一切》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