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王者归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1-23 15:40 · 新商盟

左擎宇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似是沐浴春风般的。

然而,却是让得荣玉全身胆寒,心头泛起冰凉感。

他,他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杀荣家的荣玉?

他这是……

疯了吗?

楚云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左擎宇:“小子,你可知道荣家和楚家的势力?竟然敢如此放肆!”

左擎宇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在他说话的时候,最讨厌,有人打搅他了。

当然,更加讨厌的还是,有人用手指着他叫嚣。

“我记得,你刚说,似乎要我下跪道歉?”

左擎宇对于他的问题丝毫不予理会,看着他,淡淡的一笑。

“小子,我刚刚的问话你听到了没?”

楚云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一巴掌,感觉被落了面子,顿时叫嚣道:

“没错,本少就是让你下跪道歉,祈求原谅,要不然,你今天别想走出这里!”

左擎宇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气势不错。”

“但你不应该,打断我说话。”

只见到他带着手套的两根手指夹住楚云伸出的食指,轻轻的一拉,只听到吱嘎的一声,血淋淋的手指,顿时就从楚云的手上脱离了出来。

“啊!”

十指连心,更何况是硬生生被撕扯下来?

“别吵!”

左擎宇眸子一瞥,顿时楚云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后者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带有了恐惧之色。

这,这,这家伙,真的是一个疯子!

真的是一个疯子啊!

在他搬出了楚家大少爷的身份之后,竟然完全没有畏惧之色,还把他的手指头给扯断了!

这不是疯子,那是什么?

“明天的道歉如果过时了……我真的会杀你。”

回头看了一眼花容失色,变得惨白了的荣玉,左擎宇如沐浴春风般的一笑,看也不看地上的楚云一眼,转身走上了楼梯间,忽然间又顿住,淡淡的说道:

“哦,对了。”

“你们说荣家和楚家很厉害,是吧?”

“那行!”

“不道歉也可以!”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你们能叫到所有人都叫来。”

“我初来北江市,倒是想要领教一番,豪门的威风……”

不等两人回话,左擎宇便是迈腿走上了二楼。

而,本该是热闹的大厅内诶,也是因为左擎宇的这句话,变得死寂了起来。

他,他刚刚说什么?

一个人,领教一下两个豪门大足的手腕?

让他们把所有能叫到的人,都叫来?

这……

是一个疯子吧?

“这是一个神经病吧!”

稍稍愣神之后,断了一根手指的楚云,抬起另一只手,又想指着楼梯口大骂,但先前那断指处的痛楚瞬间提醒了他,吓得他赶紧把手缩回去。

他可不想变成真正的八指侠!

“还想抵抗我们楚家啊……行,老子不报这断指之痛,还真不姓楚了呢!”

“嘶!”

荣玉捂着那半边因红肿而发紫的脸,吸了一口凉气,疼得她几乎想要撕开这一张脸。

但想到自己那美艳的脸蛋之后,她顿时掐灭了这一想法。

随即,她把心中的痛楚,全部转移在了左擎宇的身上。

“把本小姐的脸打成了这样,本小姐不弄死你,难以解恨。”

楚云这时在发现荣玉,当即跑过去献媚:

“荣荣,你没事吧?”

他话刚说完,便是抬起头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卧槽!”

荣玉那一张美艳的脸哪里还在?

一半边脸上彻底的淤青紫肿,一边脸上则是惨白的一片,看上去就像是魔鬼中的天使一样……非常的吓人!

看到平时对自己献媚的楚云竟然被自己吓得不敢上来之后,荣玉对左擎宇的恨意更甚!

本来这群臭男人都是围着她转圈圈,她要什么就有无数人挣破头的去想的,可是现在……对自己献媚最大的舔狗楚云都对自己逃之夭夭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我要让你家破人亡!”

最毒妇人心。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还真让人不相信这句话的真实性。

可当听到这话从美艳的荣玉嘴里吐出之后,楚云莫名的打了个寒蝉。

“吗的,这女人还真的是……”

“荣荣,你别着急,我马上去联系最好的医生给你看病;另外,我马上回去让大哥他们都过来……”

他不敢在停留,一转身就往外面走了过去。

至于他是想要躲开荣玉,还是真的要回去搬救兵,或许还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

这一栋别墅一共有三楼,左擎宇走到二楼之后,扫了几眼,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之后,正准备走上三楼。

可这时,一边上的吵闹,引起了他的注意。

“老家伙,你还是活得不耐烦的了吧?跑到周家来要东西?”

“你……你们这群强盗,把我秦家的产业抢了,还要把房子都抢了,简直是……”

“啪!”

衣着华丽的青年,居高临下的看着那,被自己手下一巴掌甩倒在地上的老人,淡淡的说道:“把这个疯子给我丢出去,死在里面也脏了我周家的土地。”

“是。”

几个狗腿子立刻上来架起老人,正准备抬出去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拦住了他们。

“千伯?”

老人脸上一片的淤青红肿,听到这似曾相识的声音之后,艰难的抬起了脑袋,浑浊的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脸之后,猛的一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是……大少爷?”

左擎宇是秦家家主秦天成的养子,在其大儿子出生之前便是收养了的,年龄是最大的,因此,被称为秦家的大少爷。

“大少爷?哪家的大少爷?”

周山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确定。

毕竟,秦家已经覆灭了一年,根本没有什么大少爷不大少爷的可言。

可千伯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看到左擎宇点头之后,顿时急的脸色涨红:“大少爷,你赶紧走,这些强盗,把产业吃得骨头都不剩后,还把别墅霸占了下来。”

“那是老爷给你留下别墅,就被他们抢了……”

“你赶紧跑,不要回来了……要不然他们会逼你签字的……”

千伯奋力的挣扎,想要摆脱两个保安,可他一个年入花甲的老管家,怎么能挣脱得下这些精壮的保安呢?

周山盯着左擎宇的脸,听到千伯这话后,哦了一声,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你就是山海别墅的持有人,秦家大少爷左擎宇啊?”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秦天成还没儿子的时候,这在外面捡回来的孽种啊。”

周山戏谑的一笑:“怎么?今天跑到我周家来,是要吃口饭的吗?”

他挥了挥手,身后的秘书立刻拿出了一份文件,拿出一支笔,往左擎宇递过去。

“正好,你把这份文件签了,今晚我就大发慈悲,让你在我周家这别墅,吃一顿饭。”

“至于吃完之后呢……”

“哪里凉快滚到哪里去。”

顿了一下,周山指着左擎宇道:“一群遭了天谴的秦家人,我看着都觉得晦气。”

“让你们在我周家别墅吃一顿饭,也算是大发慈悲了!”

千伯干急着,但他根本挣脱不了两个架着他胳膊的保安:“大少爷,你快走,不要签。”

周云微微一笑:“我周家的别墅,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这个文件,不签的话,那就……”

“不用走了。”

无数人投向左擎宇的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怪异之色,这个秦家大少爷,莫不是有病?

秦家已经覆灭成了过去式,不应该是,躲的远远的,好好生活着,安详过一辈子,这就得了吗?

怎么还自投罗网的,跑到周家来?

无视于其他人怪异的目光。

左擎宇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手套,慢慢的戴在了手上,一把抓住秘书递过来的手腕。

“啊!”

食指和大拇指轻轻的一捏,骨头瞬间被捏碎,疼得她痛苦大叫了一声。

“我看着你们也挺晦气的,不如,我送你们上天堂,洗净洗净?”

美貌如花的秘书在左擎宇的眼里,就像是一堆骷颅般的,没有让他动丝毫的怜香惜玉之心。

秘书手里的文件掉落在地上,左擎宇仿佛没有看见一样,一脚踩在了上面,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却是让周山面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当兵的了不起了的啊?给我上,放倒他!”

架起千伯的几个保安瞬间松开手,如猛虎般的扑向了面前的左擎宇。

左擎宇眉头微微一皱,他是挺讨厌,有人打扰自己和别人说话的。

松开了的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气势汹汹的保安队长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这一股巨大的力量击飞,撞到一张张巨大的桌子。

桌子被撞开,茶杯摔碎,还带着骨骼碎裂的声音。

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保安队长。

“五分钟送诊,还有救。”

左擎宇淡淡的看着站在自己前头,那动作僵硬住了的两个保安,后两者顿时打了个寒蝉,赶忙的退后到了周山的面前。

两根手指夹起地上那一份文件,左擎宇低头看着,完全没有理会地上那半死不活的保安队长。

“你是来闹事的?砸我周家的场子?”

左擎宇低着头扫了一眼文件,上前两步,捏着纸张,连续在周山的脸上扇了三个耳光。

“有点吵,安静一下。”

纸张本来不是很厚,但却抽得周山脸庞生疼,他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捂住脸,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左擎宇。

这个已覆灭的秦家大少爷,竟然,扇他的脸?

一个没落的养子,也有胆子扇他的脸?

“你……”

“胆在周家的别墅里打人,你是真的是活腻了?”

“我让你走不出这家酒店了。”

对于周山的狠话,左擎宇并没有搭理,扫了,翻动了一页文件扫完之后,才说道:

“我找你,不谈其他的,只谈一个事情。”

“小子,也不看看你这是什么身份,这是什么场合?”

“你也配质问我大哥,你算是什么东西?”

不等周山回答,一个傲然的青年便是从人群之中快而出,指着左擎宇的鼻子骂道:

“在我周家闹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啊?”

这是周山的亲弟弟。

周雷。

“雷子,退下!”

“大哥,你如今可是北江市的豪门大少,此等身份,岂可与一介无名之辈交流?”

左擎宇脸上笑容不减,大手一握,砸在了那跳得很嗨的周雷脸上。

“啊!”

巨大的力量带动着一道强悍的劲风,把他整个人都是甩飞了出去,和之前的保安,躺在一块,半死不活。

“现在,有资格了吗?”

左擎宇丝毫不动,他面前不足五步之处站着周云,在周云的身旁,两个保安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甚至是,腿都在发抖。

一拳把人打飞,不是什么做不到的……可左擎宇丝毫不动就把人打飞……

“你,你要谈什么?”

秦家被灭了一年,早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只有为数不多的老牌家族知道,这是一个禁忌,否则,网络上也不可能会被删除那么多的信息了。

可今天……这个秦家大少爷,突然间回归,走入周家的门前,质问周家的继承人周云。

他,这是要做什么?

左擎宇两根手指捏起那一份文件,“第二页上面有秦筱的亲笔签字,那么,她现在,人,在哪里?”

秦筱!

看到这个名字,左擎宇想到在秦家的那段时光,那个一直跟着自己身后的鼻涕虫。

晚上睡觉都要自己哄着的小妹妹。

“秦筱签字可跟我没关系啊!”

左擎宇眉头一皱:“我问你,秦筱在哪里,你却着急否认,这似乎……有点不妥啊?”

周云心中咯噔了一声,糟糕,太着急了,这下说错话了。

不过,在反应过来后,他也稍稍冷静了下来。

这个人突兀而来,突然间的问话,他有些措手不及,这才导致发言失误的。

要不然,他堂堂北江市豪门周家的大少,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秦筱耗费不了别墅里这么大的开支,所以就把别墅转手卖掉了,至于人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左擎宇笑了,露出一双白色的牙齿:

“我给你一分钟,想清楚了,再说话。”

“想不清楚,我送你上路。”

周云:“……”

其他人:“……”

一分钟,想清楚,再说!

想不清楚,我送你上路!

周云瞳孔微微一缩,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他从面前这个,脸上带着微笑的少年眼中,看到了一股杀意。

正是那一股杀意,让他感觉到全身冰凉。

仿佛,被冻成了冰块。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他说不清楚的话,绝对,会被眼前的这个男人……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一个当兵的跑来敢杀人,是不是当兵当傻了?”

死寂没有在大厅中持续多久,便是被一个不屑的笑声打破。

诸多人看到之后,这才知道,原来是航飞集团的董事长。

石螺。

他是周家最大的商业合作伙伴,甚至是有听闻说,他把自己的女儿都送给了周云,为此攀上了周家。

因此,今天这周家的商业聚会。

他,才有资格在场。

左擎宇单一只手捏着文件,一眼瞥了过去。

“看什么看!”

石螺冷笑道:

“我看你是真的当兵当傻了吧!”

“杀人是犯法的,难道军队没教你这些?”

“再说,现在可是在北江,周家的主场,你敢对着周家大少爷说这些话,只怕是天王老子,都护不了你了!”

“我看啊,你还是赶紧跪下向周大少爷道个歉,把这合同签了,乖乖的滚出北江市得了!”

“要不然的话,你们秦家还真的会绝种了呢!”

左擎宇转过身,微笑的看着他:“你好像,知道点什么?”

“什么?”

石螺一愣。

“三十秒,说出秦筱在哪里。”

“说不出,我送你上路!”

石螺:“……”

“你还有二十秒钟。”

左擎宇把用两根手指放在自己的脉搏上,抬起头,看向石螺,微微一笑。

“我……”

看着左擎宇眼中的冷光。

石螺不知怎么,莫名的打了个寒蝉,缩了缩头,说道:“我只知道秦筱在签了合同之后,是跟着周家的人走的。”

左擎宇转过头,看向周云,微微一笑:“你说,你不知道秦筱在哪里?”

周云脸色一阵的发白,嘴唇变成了白色。

左擎宇回头一瞥,看到了在人群中朝着他颔首的右护卫肖翔。

右护卫肖翔。

“今天过来,我只是想要见识见识,北江豪门的风采。”

轻轻的撕开那一张文件,左擎宇目光扫了周围的所有人,感叹道:

“现在看来,豪门风采……果然是,人性之凉薄啊!”

随手把文件的碎片撒开,左擎宇转身,扫了一眼诸位:“周家……”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能叫到的人,全部找来。”

“三天之后,我一一,送你们,上黄泉路。”

听到左擎宇这番话,顿时石螺觉得自己这被当场威胁,如果自己不说什么的话,恐怕会被看轻。

于是,他说道:

“秦筱在哪里,真与我石家没有关系,你要找人,也要去问周家,而不是问我。”

“再者,我石家虽然不怎么样,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一流家族,可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你想要垫脚石,怕是找错了对象!”

左擎宇回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双洁白的牙齿:

“不,我想你是误会了。”

“我的意思,不是你们两家。”

“而是……参与吞并秦家的所有家族。”

周云:“……”

石螺:“……”

众人:“……”

他这是想要……一人,挑起北江市的半边天?

周家位于北江市豪门,吃下了秦家五分之三的产业,而剩余的五分之二,分别被石家、刘家、顾家、姜家等一众家族吞入腹中,从而壮大自身的实力。

甚至,若是算上二流家族的话,怕是足有数十成百个家族。

他一个人,挑得起这么多的家族?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你怕是还在做白日梦吧?”

石螺冷笑:“就你这样的无名之辈,连我们石家想要捏死你,也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别以为你自己能打,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滚到监狱里呆着?”

石螺也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被左擎宇吓到,但恢复冷静之后,才觉得,这家伙也就是会打而已,其他的什么,不足为惧。

因此,想清楚之后的他,又开始膨胀了起来。

“你似乎,很喜欢跳啊?”

左擎宇两根手指捏起身侧桌子上的筷子,轻轻的一丢。

漫不经心的,就像是小孩子丢沙包一样的动作。

“那我送你,在路上,继续跳吧。”

像是一道银光,毫不起眼的光线,瞬间击穿石螺的喉骨。

鲜血飞溅,如喷泉般,染红了墙。

飞溅打在脸上的鲜血,吓得周云不由得退了两步,大少的风范,彻底消失。

眸子瞥了一眼周云,左擎宇微微一笑:“两个月前,你周家周燕和秦云的订婚消息,怎么散了呢?”

“我……”

“哦,你要弄清楚,我这不是让你解释。”

周山:“……”

那你提这个问题作甚?

“我给你三天的准备时间,把所有人能叫来的人都到齐,然后,我送你上路。”

“哦,你告诉你们家的周燕。”

“三天后,我送你上路的时候,也顺便问问她,如果说不清楚,我也给她三天的准备时间,再送她上路。”

语罢,他向四周微微点头,带着千伯离去:

“今天打扰了,

看着地上那冰凉的尸体,白色瓷砖上的红色。

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石、石家的二爷石螺,死了?”

“他,他、他竟然把石螺杀了?”

“他怎敢?”

先前还活生生在诸多人面前的石螺,就这样变成了冰凉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双眼珠子,还瞪得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杀了。

远在一边的周云,擦了一下脸上飞溅而来的血迹,险些栽倒在地上。

“他杀得了石螺,也一样能杀得了我……”

“为什么要等三天……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大难没死,周云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充满了恐惧。

不杀他……留着他,给他三天的准备时间,这是……

要磨掉他的意志,让他的意志一直处于恐惧之中……让他无时无刻都提心吊胆的。

“不行,我不能死,我才十九岁,我还年轻,还有这么多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受!”

片刻之后,周云的眼中充满了怨毒和恨意:

“不就是一个嘛!能打,又如何?”

相关文章:

宝贝我都硬了你还没湿,宝贝你下面都潮了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李悦老刘)

惩罚皮带羞耻|胸大干起来什么感觉

【完本】长生至尊奶爸小说在线连载全文

完整《天才萌宝:爸比,抽奖送》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