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缘小说精彩全文阅读,都市奇缘完结篇

2021-11-23 19:40 · 新商盟

罗灿依旧神情自若,坐在座位上和苏强喝酒交谈,给思雅夹夹菜,时不时也会和曾丽丽搭两句。

从谈话中罗灿知道,近来刘悦儿过的并不是很好。

喝了一圈之后,王文这才站起身来举着酒杯开始发言了,“今天感谢各位同学能来参加这一次聚会,其实这一次我发起这个聚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增进一下我们的同学情谊。”

“不瞒各位说,我王文近来在新科市混的还算不错。如果哪位同学遇到了什么麻烦?大可来找我,我绝对替他摆平!”

“好!!”

王文拍了拍胸脯保证,话音刚落,包间里掌声四起。

王文又接着说,“其实今天有一件令我感到心痛的事情,那就是我们的老同学罗灿,灿哥。听说他的公司倒闭了,还欠了一屁股债,现在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

“唉~再怎么说我们也是老同学,他出了这种事,我一定要帮帮他。灿哥这样,我公司里还缺一个保安,五险一金,工资待遇在五千左右。我感觉非常适合你,不如你来试试?最起码以后不用吃软饭了嘛!”

在场众人都知道罗灿和王文两人的关系不对付,而王文这一番话又是充满了火药味儿。大家倒是非常想看看罗灿的反应!

此时,思雅面若冰霜,低头皱眉脸上很是挂不住。

“可以啊,我没问题!”罗灿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并没有去在意王文的话中话。

思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强行压抑着自己想动手的冲动。王文说的话就好像再打她的耳光一样,现在罗灿竟然这么没骨气还答应下来?简直把她的脸都给丢尽了。

苏强动了动想争辩两句,却又被罗灿拉住。

此时,王文猛的拍了一下脑袋,满脸歉意的说道,“嘿呀,真对不起啊灿哥!是我记错了,我公司不缺保安了,不过还缺一个清洁工,专门负责洗马桶,你觉得如何?”

“哎~王总这话说的,咱们灿哥怎么能去洗马桶呢?我公司正好缺一个掏粪了,我觉得就挺合适他。”一名王文的马屁精同学赶紧冷嘲热讽一番。

思雅紧咬红唇脸色越发难看,这些人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罗灿抬起头来撇了那拍马屁的同学一眼,随口道,“哦,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李胜李总吗?我记得学生时代的时候,你就帮王文洗袜提鞋,恨不得给他舔屁股。现在得到他的奖赏,还开起公司了?”

“你……”罗灿一番话顿时让李胜脸憋的通红。周围的某些同学也不禁捂嘴偷笑起来。

“砰!”

突然,王文猛的将酒杯放在了桌上,冲着罗灿冷冷说道,“罗灿,你这么说话,恐怕不太妥当吧?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说话应该是什么态度吗?我看你是没把我王文放在眼里!”

此言一出,那些跟在王文后面的马屁精顿时也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苏强正准备开口缓解气氛,可就在此时,一旁的刘悦儿却率先替罗灿陪笑,小声劝说道,“文哥,您别生气。阿灿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您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好吗?”

“哎哟哟,这不是刘悦儿吗?呵呵,我记得上学的时候,你不一直在追罗灿吗?怎么,现在旧情复燃,还替他说话呢?”王文冷笑两声。

刘悦顿时低下头来,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思雅也在场,王文说这个明显是想让刘悦儿和罗灿难堪。

“罗灿,我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为你说出的那些话付出代价。”李胜猛一拍桌子怒喝一声。

周围的同学们不禁冷笑起来,刚才罗灿还挺牛B的,现在怎么哑巴了?被震住了?

真不愧是吃软饭的,废物一个,还让女人帮他说话。

就算他老婆在这里又怎么样?王文的目的就是要在罗灿老婆面前羞辱他,让他更加难堪,以后永远抬不起头来。

也能让思雅知道,她选的老公,究竟是个什么样儿的孬种?

“砰!”

突然,包间门被猛的踹开,十几名身穿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子迅速从门外涌了进来站成两排。随后,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也从门外走进来。

“哎哟,龙哥,您怎么来了?”见到中年男子,王文立马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各位,我来介绍一下,这是龙哥,咱们洲际大酒店的老板。”

众人纷纷诧异,就连王文对他都这么毕恭毕敬的,看样子这个龙哥很厉害啊!

不过龙哥并没有鸟他,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反而是扫视一眼众人,随后开口说道,“谁是罗灿?”

话音一落,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罗灿。一些坐的距离罗灿比较近的同学赶紧站起来走远一点,生怕罗灿是惹了什么事情,波及到他们。

“你说罗灿不会是惹到龙哥了吧?看龙哥这样子,来势汹汹的。”

“不知道,要是他真惹了龙哥,那就吃不了兜着走咯!我们就等着看戏吧。”

几名同学在角落里幸灾乐祸着,巴不得看到罗灿立马被龙哥痛扁一顿。

“你们又想干什么?”思雅猛的站起身来看着龙哥等人,不知道他们又想搞什么名堂?

“我就是罗灿,有什么事吗?”罗灿拉了拉思雅的小手,挡在了她的前面。

就在大家都以为罗灿马上会被痛打的时候,龙哥竟然直接穿过了人群,面带笑意的来到了罗灿的跟前,弯腰,低头,恭敬的问道,“罗少,曹总找您有事儿,已经在酒店门口恭候多时了,您看……”

龙哥声音非常谦卑,不大,但却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罗少?

没有听错吧?这罗灿怎么一瞬间就变成罗少了?就连洲际大酒店的老板都对他恭恭敬敬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一瞬间,王文直接愣在了原地,脸已经变成了猪肝儿色,表情直接凝固在了空气之中。

在场所有的目光全部投向了罗灿,许多人的眼神和内心都变得无比的复杂。特别是刚才附和着王文出言诋毁罗灿的那几个人,现在心里更是后悔莫及。

那李胜更惨,直接脸色发白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

这一边,罗灿还有些不太明白什么情况?为什么洲际大酒店的老板突然对自己这幅恭敬的态度?

曹总?难道是老曹?

卧槽!

“带我出去看看吧!”罗灿面不改色。他知道的曹总,应该也只有老曹了。

“好嘞,您先请!”龙哥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弯腰九十度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媳妇儿,咱们走吧!”罗灿拉着思雅的手,迈着步子往包间外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停顿了一下,“今晚包间的消费……”

“罗少您放心吧,今晚的消费全部免单!”龙哥恭敬的讨好道。

“嗯!”罗灿点了点头,随后和苏强还有刘悦儿打了个招呼,拉着思雅转身朝着酒店外走了出去。

“阿灿,待会儿还回来吗?”

“阿灿,我们等着你喝酒啊!”

刚才那些嘲讽罗灿的同学们也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不再理会一旁的王文,只管看着罗灿的背影大吼。

谁又会去理会他们呢?

此时,刘悦儿和苏强两人脑子里都在想同一个问题。罗灿到底是什么身份?就连洲际大酒店的老板对他都是这种态度,那说明他肯定很有钱。

可为什么他要装穷呢?

走出了包间,思雅顿时松了口气,眉头舒展了不少。

不知为什么,刚才包间里那些罗灿同学惊诧的表情,竟然让她感到有那么一丢丢扬眉吐气的感觉?这是罗灿从公司倒闭到现在,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给她争口气。

洲际大酒店大厅内,思雅轻轻挣脱了罗灿的手冷冰冰道,“行了,都到这儿了就没必要装了,先去把账结了吧,回家!”

说话间,思雅从小手提包中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递给了罗灿。

罗灿摸了摸自己的鼻头苦笑了一下。装?装什么?思雅该不会以为龙哥是自己花钱雇的人吧?自己哪儿来的那闲钱?

“钱的事儿你暂时别担心了,你先回医院看一下雯雯吧,我很快就回来!”

思雅有些疑惑的看了罗灿一眼,最后还是把信用卡收了回来,转身朝着停车场走了过去。

既然罗灿要装那就让他装,反正思雅不陪他玩儿了,他得自己想办法收场!

洲际大酒店门口,两辆宾利护送着一辆红旗L5稳稳的停在了罗灿的跟前。

红旗车门打开,一名老者面带笑意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老者快步向前,来到罗灿跟前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随后微笑道,“少爷好!”

罗灿伸手把老曹给扶了起来,与此同时也在心中惊讶一声这老曹排场还挺大。

要知道,像红旗L5这样的车可不是有钱就能开的,这在华夏,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没有关系能开的了这车?

不过罗生堂可是全球五百强第一名,这都是小问题。

这一边,龙哥愣在原地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龙哥自然认识老曹是什么人,那可是罗生堂的总裁!可以这么说,在新科市,哦不,在整个华夏乃至整个世界老曹都是可以说的上话那种人!

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对罗灿都这么谦卑恭敬,可想而知这名叫罗灿的青年,那是一个如何恐怖的存在?看样子以后有机会得巴结一下他才行。

汽车缓缓驶离了洲际大酒店。

红旗车上,老曹笑的宛如一朵盛开的菊花,“少爷,之前我给您打过电话,咱们公司有个投资项目还需要您过目定夺一下!”

“项目?定夺?定夺什么?我不知道。”罗灿双手怀抱在胸前干脆道。

家族的事情罗灿根本就不想管,之前之所以会签订继承协议,那也是被迫没办法!

老曹很冷静,他看着罗灿说道,“少爷不知道?那……您把那二十万还给我吧!”

罗灿愣了一下,随后说道,“二十万?什么二十万?我不知道。”

“少爷,继承协议上可写的清清楚楚了,如果您签订协议后拒绝插手公司的任何事情。那么我们就有权利收回您所预支出去的钱,并禁锢你的人身自由!”老曹淡淡道。

罗灿不禁白了一眼,长叹一口气,“行行行,我去看看,去看看总可以了吧?”

罗灿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为了这二十万而折腰?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罗灿在车内身了个懒腰,随口问道,“今天谈什么生意?对方什么人啊?”

老曹笑眯眯的回复说,“少爷,今天谈的是一个关于医学界的投资项目,对方是咱们新科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大股东,也是院长。他想找咱们罗生堂融资五个亿,用来研发新药物!”

罗灿微微点了点头,五个亿?对于罗生堂来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如果说是个小意思就显得太狂了,应该算个中等意思。

两辆宾利车护送着那辆红旗L5来到了新科市某栋别墅的跟前,这里就是新科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张为民的家,很是豪华!

虽然张为民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医院院长而已,但在经营医院的同时,他也做一些小生意,如今身价也已经过亿了,小生活可以说过的非常滋润。

别墅门前,一名年过半百的老者和一名中年男子恭敬的等候着,那老者便是张为民,而站在他旁边的中年男子是他的儿子,张一龙。

“爸?咱们这迎接的是谁啊?这么大的排场,竟然用两辆宾利护送一辆红旗?”张一龙微微弓着身子低头在张为民耳边小心的问道。

虽然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腿都站麻了,但你此时却无法在他脸上看到任何的不满。

张为民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轻轻摆了摆手说,“一个大人物。待会儿你最好恭敬点儿,出了什么岔子的话,以后你就等着上街要饭吧!”

张一龙点了点头,赶紧和张为民朝着那辆红旗车面带笑意的迎了上去。

“啪!”

红旗车车门打开,一名西装革履的老者自带气场的从车内走了出来。

我去!

这不是罗生堂的曹总裁吗?原来今天的投资人是他?怪不得这么大排场?天呐,我竟然能有幸见到罗生堂的曹总裁?太幸福了!

此时,张一龙的心理活动无比的丰富。

“曹总,您来了,赶快里边请!”张为民笑着点了点头,三步并作两步赶紧朝着老曹迎了上去,伸出手热情的想和老曹握一下。

老曹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没有理会张为民,而是快步走到了红旗车的另外一边九十度弯腰将车门缓缓打开。

卧槽!

这傻鸟是谁啊?一看就是一个屌丝啊,这打扮穿着,绝对不过五百块钱,哪个工地上来的民工?

曹总裁竟然给他亲自开门?不会是搞错了吧?

张一龙皱了皱眉头,心中已有无数的吐槽声?就连一旁的张为民也是一脸蒙圈。

“曹总裁,敢问这位年轻人是……?”张为民不光是年纪比较大,思想方面也是个老江湖了,他可不敢像儿子那样轻易下结论,毕竟眼前些人可是曹总都要给他亲自开门的。

“这位就是你这一次想要融资的投资人,也是我家的大少爷,罗少!”老曹严肃的为张为民介绍道。

罗……罗少?

刚才自己没有听错吧?又或者说,这是幻觉?还是幻听?

老曹是什么身份在座各位想必都清楚啊,罗生堂的总裁,身价那绝对是以亿为单位,五十往上涨。

“你还知道回来?”病房里,思雅的语气多少有些埋怨。

现在雯雯住院正是需要钱的时候,罗灿竟然还去洲际大酒店那么高档的地方花钱雇人装B,思雅对他很是失望。

罗灿挠了挠头,干笑了一下坐在了雯雯的病床边,“那边有点儿事儿处理了一下,稍微晚了一点。”

思雅撇了罗灿一眼,不再搭话。

看样子,思雅应该是回了一趟家。刚才那一身上班的小西装已经被她换成了一套休闲装。而雯雯小丫头现在已经被思雅哄睡着了。

两人就那么默默的坐着,不多时,门外又有许多的人走进了病房。不过们不是来看雯雯的,而是隔壁病床上的病人家属。

这间只能容纳两名病人的病房,空间本来就不是很大,现在又加上隔壁病床那一大群家属和陪护人员,一下子就显得拥挤起来,空气也变的有些许浑浊。

罗灿不禁皱了皱眉头,在这样的环境里静养,恐怕是对雯雯的恢复不利。看来自己得想办法给雯雯转院或者是升级病房了。

关于这一点,思雅比罗灿想的更加周到。正好她刚发了工资还有奖金,已经给雯雯预定好了医院里的最后一间VIP病房,就等罗灿回来让他办手续了。

思雅翻了翻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了自己的工资卡递给了罗灿道,“我刚发了工资,VIP病房也已经预定好了,你去把账结了然后把雯雯转过去。”

罗灿有些迟疑,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他这个大人男应该做的事,不应该花思雅的钱,这多少让罗灿感到有些内疚!

“别想了,你的面子重要还是孩子重要?”思雅神色从容的说道。

罗灿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接过卡往医院前台走了过去。

…………

“你说什么?VIP病房已经有人了?不是已经被我们预定了吗?”

前台,罗灿忍不住和那名小护士吵了起来。自己脾气好不代表没脾气,那VIP病房已经预定好了,而且又不是说没钱,怎么说不让住就不让住了?

“谁规定说预定了就一定让你住?说没有就没有你在这里瞎嚷嚷什么?反正你都是花老婆的钱,这不正好给你节约下来了吗?也省的别人骂你吃软饭了。”那小护士白了罗灿一眼,眼中尽是满满的毫不掩饰的鄙视。

罗灿正准备开口辩解两句,就在此时,一名穿白大褂的一声带着一名病人和几个病人家属朝着罗灿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里可是医院,是谁在这里大声喧哗!”那名白大褂医生自信的迈着步子冲着罗灿吼一声。

小护士见状,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解释说,“主任,这人说最后一间VIP病房被他预定了,他要住。”

“嗯?”那医院主任上下打量了一下罗灿,就这土包子还想住VIP病房?那VIP病房是你这种穷鬼能住的吗?简直是在开玩笑。

“咱们医院只剩下最后一间VIP病房了,已经被内部消化了,你就住你的普通病房吧。”医院主任懒得和罗灿多废话,说的也直白。

罗灿神色从容,双手怀抱道,“可是这病房我已经预定了,难道贵医院就没有个先来后到之说?”

“哪儿来的土包子?没那个实力就别在这儿乱吠,就你这样子还想住VIP病房?滚粗吧你!”那名跟在医院主任身后的病人家属鄙视的看着普通打扮的罗灿,嘲讽一句,“一个民工也想住VIP病房?哼,真是奇葩!”

罗灿冷哼了一声。

这个世界,没钱还就没天理了?

“行了吧乡巴佬,让路让路!”那名病人家属推开了罗灿,带着他生病的家人往VIP病房走了过去。

“小子,我给你一百块钱,自己去找一间宽敞点儿的病房。呵呵,没能耐就别怪别人,废物东西!”其中一名病人家属从钱包里掏出了一百块钱,一把拍在了罗灿的胸口转身离去。

医院主任也和他们一起去办转病房手续。

这一幕幕,站在病房门口的思雅全部看在了眼里。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老公会这么窝囊?连女儿的病房问题就解决不了。

“呵呵!”罗灿苦笑了一下,捡起了那一百块钱拍在了前台的桌子上,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挂断,转病房手续也正好办完。那医院主任和病人家属有说有笑的朝着罗灿走了过来。

看到罗灿还站在前台那里,医院主任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怎么还站在这儿?都跟你说了没VIP病房了,不死心是吧?”

“你确定要把我预定好了的VIP病房给内部消化?”罗灿面无表情问道。

“小兄弟,没本事就别怪这怪那的,接受现实吧!”主任不禁冲着罗灿嘲讽了一句。

罗灿还是那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淡淡回复道,“他们刚才怎么搬进去的?请马上给我怎么搬出来吧!”

“哈哈哈哈!”此言一出,那病人家属和医院主任同时捧腹大笑起来,就连那前台的小护士都忍不住捂嘴笑,眼中充满了鄙夷之色。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装B呢?以为自己是谁呢?医院的院长吗?还是比尔盖茨?这小子真不会以为这家医院是他开的了吧?

“嗒嗒嗒~”

与此同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老者拿着一块手帕,一边擦汗一边疯狂的往新科市第一人民医院大厅内快步走进来,老者身后还跟着一名中年男子。

“院长!”

“院长好!”

“院长,您怎么来了?”

路过的小护士和医生纷纷主动打招呼,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因为,此时院长张为民知道自己的医院很可能得罪了一个人,一个根本就惹不起的人。

“院长,您……”那个主任见到从门外匆匆走进来的张为民,也是恭敬的抬起手准备打个招呼。

可还没等他话说话,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他语塞,连打招呼的手都悬在了空中。

“哎呀,罗少,您怎么大驾光临了?”张为民赶紧热情的握住了罗灿的手,老脸上挂满了笑容就跟一朵盛开的菊花似的。

刚才他正好和儿子在外边办事,突然接到了罗生堂曹总裁打来的电话,说关于融资的事儿可能有点儿问题,而现在问题就出在了第一人民医院里。

张为民也是个老江湖了,立马就猜出了老曹话中有话,赶紧和儿子朝医院赶了过来。

没想到,这事情源头竟然是关于罗灿的。这下子可玩儿大发了!

“您来的挺快啊!”罗灿面不改色的淡淡说了一句话。

霎时间,那主任直接傻眼了。那个关系户的病人家属还有周围的小护士们,也都傻眼了。

罗少?

这穷B乡巴佬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大少爷了?而且就连张为民张院长对他都这态度?

这……这到底是个么情况啊?

“小,小兄弟。哦不,罗少,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才是我狗眼看人低。我这就让他们把VIP病房让出来。”医院主任也不傻,现在认错可能还有补救的机会,赶紧低个头当孙子。

要知道张为民院长对罗灿都是这幅谦卑的态度,那人家的地位可能会低吗?

别到时候惹急了,随便一句话就直接让他这个主任不用干了,收拾东西滚蛋就完事儿了。

罗灿没有说话,一旁张一龙以为罗灿还没有解气,两个大步上去直接一巴掌轮在了医院主任的脸上,打的他整个人都转了一个圈。

“收拾东西滚蛋吧,你已经被医院开除了!”张一龙怒喝一声。

医院主任捂着脸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他伸手指着张一龙惊诧道,“凭什么?我可是医院主任,你们就因为这一个土包子民工而开除我?你问问医院里的医生们同不同意!”

“呵呵,土包子民工?”张一龙冷笑两声,一个大步上去对准了那主任的脸又是一顿大嘴巴子,“同不同意?开除你还需要经过他们的同意?告诉你,罗少可是占了新科市第一人民医院百分之七十股份,是最大的股东。有谁不同意?马上和你一起收拾东西滚蛋!”

怎?怎么可能?

这土包子,竟然占了医院百分之七十的股份?

他,他不是吃软饭的吗?就连自己女儿的住院费都交不起,怎么会成为最大的股东呢?

“张一龙,我草N马,算你们狠,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草!”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主任也没必要再乞求了。直接破罐子破摔,和张一龙他们撕破脸皮,最起码还能有一丝尊严。

张一龙似笑非笑的看了医院主任一眼,“你觉得,被开除之后,你还有可能吃的上医学方面的这碗饭吗?”

什么?

“扑通!”

那医院主任愣了一下,直接跪在了罗灿的跟前,一把抱住罗灿的大腿道,“罗总,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求你了!”

这一刻,他原本破罐子破摔的那一丢丢尊严,也永远的烟消云散。

“唉~”罗灿叹了一口气,摆开了医院主任的束缚往雯雯的病房走了过去,其他的事儿,就交给张为民他们处理吧!

“小雅!”病房里,罗灿又笑眯眯的走了进去。

“你还回来干什么?”思雅低着头冷声道。

刚才病房外发生的事情,她一概不知。因为在看到罗灿被医院主任嘲讽了之后,她就直接走进病房了,后面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

罗灿微微一怔,走到思雅的旁边,将思雅的工资卡放在她手里说道,“我回来给雯雯搬病房的呀!”

“嗯?搬病房?”思雅不禁一脸疑惑。

与此同时,一名小护士推门而入,对着思雅罗灿两人陪笑道,“罗总,罗夫人,VIP病房已经安排好了,请跟我来!”

思雅深深的看了罗灿一眼,眼中充满了不解?思雅也不傻,她知道这个男人,恐怕是有秘密瞒着自己。

之前在洲际大酒店的那事儿,可以猜测说是罗灿雇的人用来装B。可这一次在医院又怎么解释?罗灿总不可能又雇人了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稀里糊涂的,罗灿和思雅便带着雯雯转到了VIP病房。

收拾的差不多之后,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思雅没再多问罗灿什么,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简单洗漱了一下,思雅就在VIP病房里陪着雯雯睡了。

而罗灿则找了一个凳子守在雯雯的床边讲究了一晚。

…………

第二天,思雅早早的起床给雯雯喂了早饭之后准备去上班了。

今天她得去谈一笔一千多万的大买卖,要是谈成了,张鹏估计能给她好几万的分红。

现在雯雯住院正需要钱,而思雅也是格外的努力。

小汽车被思雅停在了医院隔壁的停车场里,罗灿打算送她过去,以免她一个人发生什么意外。

两人一前一后相隔将近两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个色狼尾随某位美女,想干点什么坏事儿。

“姐!”

突然,一个穿着怪异的爆炸头男子从路边窜了出来,顿时把两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认清了那爆炸头之后,罗灿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思雅的弟弟,思葱。

思葱并不是思雅的亲弟弟,而是表弟。不过思葱的父母走的比较早,所以从小就在思雅家和她一起长大,两人关系就像亲姐弟一样,甚至比亲姐弟更亲。

思雅不禁疑惑一声问:小葱,你怎么在这儿?

思葱龇牙咧嘴的笑道,“嘿嘿嘿嘿,姐,我这不过来看看小雯雯吗?顺便来看看你。”

罗灿挠了挠脸,思雅这个弟弟是什么性格罗灿简直清楚得很。说来看雯雯是假,恐怕来找思雅要钱才是真。

“看看雯雯和我?你真的有这么好?”思雅笑了笑,自己的弟弟她会不了解?

说罢,思雅已经从钱包里掏出了五百块钱放在了思葱的手里。

后者咧嘴嘿嘿一笑道,“嘿嘿嘿,还是我姐懂我!”

“等一下!”就在这时,罗灿忍不住出声了。

要说这思葱也二十多岁了,自打记忆里罗灿和思雅结婚到现在,他几乎都是每隔几天就来找思雅要钱花。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身上,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思葱皱了皱眉头,冲着罗灿说道,“干嘛?”

罗灿一脸冷漠的看着思葱说,“小葱,你都二十多了,隔三差五就来找你姐拿钱花,恐怕不太好吧?”

此言一出,气氛多少变的有些尴尬起来。

其实思雅也不想老是把钱给思葱,倒不是因为她舍不得。

第一,现在雯雯住院需要用钱。第二,如果她老是这样,对思葱以后的成长也不好。很容易把他培养成伸手党!

听了这话,思葱顿时有些来气了,伸手指着罗灿的鼻尖厉声厉气的吼道,“罗灿,你别以为你是我姐夫就牛B了。我找我姐拿钱关你鸟事儿啊?你不也是靠着我姐吃软饭吗?你有脸?”

思雅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分别看了两人一眼。

罗灿呵呵一笑,耸了耸肩道,“思葱,你就这么跟你姐夫说话的?”

“我就这么说话,你能把我怎么滴?”思葱直接指着罗灿的鼻子怒骂,“你说你自从公司倒闭了之后,是不是吃我姐的软饭?还有脸在这儿说教我?能像个男人吗?有脸吗?姐,不是我说,你能摊上这么一个老公,白瞎了你这个人儿啊!”

一旁,思雅抿了抿红唇没有出声。

所有人都说罗灿是个吃软饭的。可只有思雅知道,虽说罗灿的公司已经倒闭了,但他不论工作好坏,一直都在拼死拼活的努力工作挣钱,尽管没挣多少,但他从来没有用过思雅一分钱。

所以吃软饭这跟帽子扣在罗灿头上,还是有一点不太合适的。

说完,思葱也不给罗灿任何开口的机会,拿上钱直接转身离去,也不知道又准备去哪儿和狐朋狗友们疯玩儿了?

望着思葱渐渐远去的背影,思雅只能叹了一口气对着罗灿说道,“今天公司给我派送了一个大合同,我要去上班了,你先回去吧!”

罗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把思雅送上车之后这才又转身走回了医院。刚走到雯雯病房的门口,罗灿裤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罗灿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微微颤抖并且有些忐忑的声音,“阿灿,是你吗?”

“你是……小娟?”罗灿愣在原地,只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这个声音如此熟悉,他永远也忘不了。

打电话来的这个女孩叫魏娟,是罗灿的初恋。当初两人在上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感情好的没话说,可最终还是因为异地恋而分手。

自从分手之后,两人快十年没有联系过了,今天还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和她联系。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呢?”魏娟有些俏皮的说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了你的电话呢!怎么样?出来聚一聚?”

罗灿笑了笑:行啊,在哪儿?

“就在洲际大酒店吧,我已经开好包间了。403,快来啊!就等你。”没想到罗灿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魏娟心中多少有些兴奋。

嗯了一声,罗灿挂断了电话,心中有一丝别样的滋味。初恋就是这样,永远都是心里的一个疤!

和雯雯打了个招呼,随后又让值班的小护士帮忙照顾一下小丫头,罗灿这才打了个车来到了洲际大酒店。

刚一走下出租车,罗灿便听到了一声呼唤。扭头一看,没想到竟然会是思雅!

“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人同时惊呼一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思雅不是说她去上班谈合同了吗?到底是谈什么合同?谈着谈着就跑到洲际大酒店来了?

这洲际大酒店是个什么地方大家心里都清楚!既然都叫大酒店,那自然不会是一个单纯的吃饭K歌的地儿。

难道说,思雅她……出轨了?

此时罗灿心中顿时有些愤怒。女儿还在医院躺着呢她怎么能这么干?

思雅同样眉头一拧,这罗灿不是在医院照顾女儿吗?怎么跑到洲际大酒店鬼混来了?

虽然思雅并不喜欢罗灿,但现在的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也不是很美妙。这感觉就好比是自己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一样。

“你来这儿干嘛?”

两人同时询问对方,就连接下来的回答声,也都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

“我来这里谈合同!”

“有个朋友聚一聚!”

说完,双方顿了几秒钟。

思雅冷笑了两声看着罗灿道:是苏强,还是赵志?

罗灿摇了摇头:都不是。

思雅略微有些不爽,抱着手问,“除了苏强和赵志之外,你还有其他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不会是女的吧?”

罗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即转移话题反问,“你来这里……是来谈生意的?”

“转移话题?呵呵,被我猜中了吧!”思雅冷笑了两声,竟然有点儿揪心的感觉,“罗灿,雯雯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你就在外面鬼混吧,最好永远都别回去!”

说完,思雅气哄哄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罗灿竟然会主动转移话题?那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猜对了,他这一次来洲际大酒店见的那个朋友,肯定是个女的。

但仔细想了想,思雅又变的稍微冷静了一点。

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罗灿,和他也只是表面上的夫妻而已。他鬼混就鬼混吧,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自己要生他的气呢?

为什么自己要吃他的醋呢?

难道说……自己已经开始喜欢罗灿了?

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罗灿那么窝囊,还很讨厌,而且还没有上进心,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刚才自己吃醋也是因为女儿,和罗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里,思雅点了点头。

对!一定是这样的。刚才吃醋完全是因为女儿,没有别的任何原因。

罗灿耸肩苦笑了一下,思雅这是……吃醋了?那她干嘛不直接说出来嘞?目送着思雅走进了其中一个包间,罗灿这才走向了403号包间去赴约。

本以为魏娟这一次还叫了许多的朋友,但没想到整个包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桌子上还放着两听啤酒和几瓶葡萄酒。

“阿灿,挺快啊!”刚走进包间,魏娟就起身招呼着罗灿坐下。

两人这么多年没见面了也没有说太多的话,气氛多少显得有些尴尬。沉默着坐了两三分钟之后,魏娟这才率先开口搭讪起来。

“阿灿,最近过的还好吧?生活还顺利吗?”魏娟擦了擦嘴,问了罗灿一个让他感觉有点蒙圈的问题。

罗灿只是尴尬的点了点头,说了句还好。

看了罗灿一眼,魏娟掏出打火机准备点一支烟。罗灿伸出了右手一把将魏娟手里的烟抢了过来,杵在烟灰缸里弄了个稀碎。

“呵呵,别人都是给我递火,你是唯一一个给我掐烟的!”魏娟苦笑了一下,把打火机给丢在了垃圾桶里。

“唉~阿灿,你知道吗?自从我们分手之后,我一直都没有找过对象。不瞒你说,前一阵子我问一个老同学打听到了你的电话,同时我也找人打探了一下你的家底。”

相关文章:

不要了好不好这是在车上:见过最粗最长的感受

【完整】《小妻娇宠日常》&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顶级婚宠:蜜爱甜妻太撩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受被两个攻轮流做3p|天才小神医

我吃了英语老师的胸*下课我们班男生把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