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我的冰山美女老婆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2021-11-24 07:58 · 新商盟

“啊!穆经理你…你放开我!”

“小鱼啊,你难道不清楚吗?我一直很喜欢你,今日你要是从了老子,老子不仅会给你升职,还会出钱给你娘垫医药费!”

“不要!穆经理,求你了快放开我!呜呜!”

荷小鱼惊慌失措,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哭,心中很委屈,这穆廖康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你妈个臭嫖子,到嘴的肉哪能说放就放?老子吃定你了!”

穆廖康一脸的邪气,将荷小鱼一把推到沙发上,肥胖的身躯压在荷小鱼身上,而后开始疯狂的撕扯荷小鱼的衣服,将一身的衣服给扯成了布条。

“叫哇?你倒是继续叫哇?给脸不要脸的小骚货,非得让老子主动扒你衣服,呸!”

穆廖康言语很脏,吐了一口口水,继续去撕荷小鱼的衣服,穆廖康的目光发红,是兽性大发了。

“呜呜!你这畜生、禽兽……咬!”

“啊!操你妈的,你这贱货竟然敢咬我?老子抽死你这死贱货,啪!”

穆廖康的手被荷小鱼慌张之下狠咬了一口,让穆廖康一声怪叫,当即就是朝着荷小鱼一巴掌抽过去,打得荷小鱼嘴角都出血了!

“死贱货,看老子今日不干死你!”

穆廖康目光狰狞,脸上肥肉生横,言语凶恶与难听。

“嘭!姓穆的死胖子,老子应聘的是司机!不是维修学……”

门突然被踢开了,叶山河暴怒的喝道,然后叶山河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戛然而止了。

叶山河倒是没有想到穆廖康竟然正在凌辱荷小鱼,荷小鱼哭得很厉害,衣服被撕成了碎片!

“你妈了个死肥猪!”

叶山河愣神过来后,更加暴怒了,将穆廖康给一脚踢出去了,然后立马脱下一件外套套在了荷小鱼的身上。

“叶先生…呜!”

荷小鱼惊慌受怕中看到了光明,叶山河的出现与搭救无疑成为了荷小鱼此刻的依靠,荷小鱼不顾其他一把将叶山河搂住了。

“没事了,有我在,这死胖子不敢对你怎样!”

叶山河安慰道,虽然跟荷小鱼才刚认识,但荷小鱼楚楚可怜的样子,很难不另叶山河心生呵护。

“臭小子,敢坏老子的好事!看老子不弄死你!”

穆廖康脸上的肥肉在打颤,一脸的怒火,小绵羊都快要到嘴了,结果在关键时刻竟然被叶山河坏了好事!

这得怪穆廖康自找的,要不是穆廖康坑叶山河做维修学徒,叶山河便不会来找事,更撞不见这一幕,兴许穆廖康的好事就成了。

“弄死我?啪!”

叶山河反问了一句,当场就是一巴掌抽过去,直抽得穆廖康脸上脸团肥肉左右乱颤。

叶山河原本就是找穆廖康算账的,如今倒是连荷小鱼的账一起算了。

“马勒戈壁!胆敢打上司,我要你死!”

穆廖康面目狰狞!朝着叶山河一脚踢出,但穆廖康这一脚直接被叶山河闪开了,这种人身体肥横动作慢,也就一点蛮力。

“老子不但打上司,还踢你蛋蛋!日你仙人板板!”

叶山河话音一落一脚踢向了穆廖康的裆部,像这种人渣就应该废了下面,免得日后继续犯罪。

“啊!操你大爷的!”

穆廖康疼得双手直捂蛋蛋,下面凉嗖嗖的,双腿在打颤、发软。

而叶山河没有跟他废话,抬手间将穆廖康的手给掰断了,抓起一台电脑当场就朝着穆廖康的脑袋砸去,弄得穆廖康头破血流。

最后穆廖康直接被叶山河踢出了门外。

“啊啊!”

穆廖康的惨叫声传遍了车间,外面的人听得相当清晰,那惨叫声简直就是比杀猪声还可怕。

外面的人听着心里却是挺舒服的,穆廖康为人阴险恶毒,运输部的人记恨穆廖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如今穆廖康被人教训了,众人觉得心头畅快。

“现在服了没有?”

叶山河扯着穆廖康的头发,将之一拎,让穆廖康翻个了身。

“服了,服了!”

穆廖康被打怕了,这可是个狠角色,穆廖康哪里还敢继续招惹?当即就不软了。

“既然服了,就给小鱼磕头道歉!”

“我磕、这就磕!”

穆廖康顺从着叶山河的话,给荷小鱼一直磕头道歉,荷小鱼没有出声,而是低着头抱着身子,她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与伤害。

若不是叶山河及时赶来,后果简直就是不堪设想,对于叶山河荷小鱼充满了感激。

他跟自己不过刚认识,连朋友都不算,却能为自己挺身而出,荷小鱼感觉心里很温暖。

“行了,看着就碍眼,司机职位的事情你给老子搞定了,不然你会更惨!”

叶山河放下一句话来,便带着荷小鱼离开了。

荷小鱼受到的刺激比较大,也不怎么说话,就是拉着叶山河的手臂不放。

荷小鱼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委屈,低着头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叶山河心都要软了。

叶山河没有让荷小鱼继续上班,而是开了一辆公司的车带着荷小鱼回家里休息了。

对此穆廖康没有什么意见,更不敢声张,否则事情传了出去对穆廖康没有好处,在公司凌辱女职员,这种事情要是传了出去,自己这个运输部经理也别想再当下去了。

“叶先生,刚才的事情,谢谢你!”

去到荷小鱼家后,荷小鱼给叶山河倒了一杯开水,一脸感激的说道。

到了现在荷小鱼算是慢慢的缓过来了。

“没事,男人嘛总得英雄救美的,对了你以后还是叫我山河吧,叶先生听起来文绉绉的,浑身不舒服。”

叶山河耸了耸肩说道。

“嗯,那我叫你山河哥吧!”

荷小鱼应了一声说道。

而后两人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不知道说些什么。

叶山河打量了一下荷小鱼的房子,只有十来平方,里面放了一张床之后,就基本没有什么空间了,连阳台也没有。

这是荷小鱼在平民区租来的房子,一个月四百块的房租倒是挺便宜的,就是里公司太远了。

平时荷小鱼来公司上班都是要坐上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叶山河猜出荷小鱼应该是来自农村的,家境并不是很好。

“山河哥。”

荷小鱼沉默了一下忽然问道。

“怎么了?”

“你打了穆廖康他一定会报复你,他会不会撤你职?”

“暗地里报复是肯定的,但是撤职那死胖子肯定不敢,咱们要是把事情抖了出去,他怕是也别想当经理了。”

“对不起,是我给你添麻烦了,真不知怎么补偿你!”

“我去办公室本来就是要找那个胖子麻烦的,就算没有你那档事,那个死胖子也还会被我揍,你要实在过意不去那就…以身相许好了,嘿嘿!”

叶山河邪邪的笑道。

弄得荷小鱼脸一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荷小鱼比较内向,很容易将事情当真。

“好了,跟你开玩笑呢,其实我已经结婚了!”

见荷小鱼支支吾吾的还真当真了,叶山河当即说道,觉得这小妞挺可爱的。

“啊?”

荷小鱼一蒙,叶山河是唯一一个给与过自己温暖的人,荷小鱼虽然心里对叶山河没有感情那种东西,但对于叶山河已经结婚的事情,心中还是有一些小失落。

“谁呀?不会是我们公司里的人吧?”

荷小鱼有心问道。

“沐画音。”

“噗!山河哥你骗我,真是的!”

荷小鱼显然是不信,沐画音可是公司的总裁,号称商界女王,连一些富豪都配不上沐画音,更别说叶山河。

不过荷小鱼心中倒是觉得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叶山河耸了耸肩并没有去反驳,正是认定了荷小鱼不会相信,叶山河才会这样说的。

“时候不早了,小鱼我先回去了!”

叶山河看了看表,忽然说道。

“再陪我一下可以吗?陪我说说话!”

荷小鱼扯了扯叶山河的衣服说道,有些不舍的样子,虽然跟叶山河刚认识,但叶山河却是第一个让荷小鱼放开心的人。

迫于家庭的压力,荷小鱼平时比较内向与少话,在公司里,荷小鱼没什么朋友,倒是像穆廖康那样对自己别有心思的人有很多。

今天是荷小鱼说话比较多的天,跟叶山河说话,荷小鱼发现自己能够变得很开朗。

“可以,陪到你暖被窝都行,嘿嘿!”

“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是挺坏的!”

“我本来就很坏。”

“那里坏了?”

荷小鱼好奇的问道。

“咳,我来给你讲个笑话吧!”

叶山河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有一天一只蚂蚁跟一条蜈蚣结婚了,同房之后,被问的感受,你猜蚂蚁怎么说?”

叶山河讲到一半就问荷小鱼道。

“怎么说?”

“蚂蚁一脸气愤的说道:感受个屁,掰开一条腿不是,掰开一条腿还不是,尼玛掰了一晚上腿,最后还是没找到地方!”

“啊!山河哥你果然很坏!”

荷小鱼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叶山河这讲的完全是荤段子,荷小鱼脸一下子就红了。

叶山河跟荷小鱼喋喋不休的聊了许多,七八点钟左右叶山河便回去了。

第二天,叶山河将近十一点才来上班,显然这是已经迟到了。

但穆廖康也不敢说些什么,只当是睁只眼闭只眼,穆廖康心里肯定想教训叶山河,但绝不是明面上。

穆廖康也怕叶山河会鱼死网破。

现在叶山河才发现,原来当出差司机竟然是个肥差,平日里也就接送一下需要出去外交、办理事务的职员。

叶山河在车间里呆了一天,也没碰到活儿,因此叶山河干脆跑去事务室跟荷小鱼聊天了。

荷小鱼每天需要整理比较多的资料,叶山河闲着没事干索性拿了一些文件帮荷小鱼处理。

荷小鱼本来是不想让叶山河帮忙的,感觉挺不好意思的,而且叶山河也不是干这方面工作的,这些文件他肯定处理不了。

“喏,小鱼,你看这些文件都处里好了。”

叶山河放下了手中的笔,将一叠处理好的文件交了荷小鱼,荷小鱼有些诧异。

这前前后后还不到一个小时吧?他就已经将文件处理好了,效率也太快了。

当荷小鱼看到叶山河对文件的批注、应答内容之后,就更加震撼了,竟然没有分毫的纰漏跟错误的地方,各方面细节问题处理得简直不能太完美了。

“山河哥?你是天才吗?”

荷小鱼一脸震惊的说道。

叶山河本就不是干这方面工作的,不了解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将文件处理得这么完美,荷小鱼不震惊才怪呢!

“那是肯定,就我这水平,当司机肯定是屈才的!”

叶山河一脸自恋的说道,而后又习惯性的点燃了一根烟。

“咳!山河哥,事务室禁止抽烟!”

“哈,抽两口就扔!”

叶山河一脸尴尬,完全忘了这茬。

“叶山河,你这臭小子别得意!”

穆廖康进入事务室后,就见到叶山河跟荷小鱼有说有笑的,像是热恋的小情侣一样,穆廖康心里很不爽。

自己成了荷小鱼眼里的禽兽,叶山河却成了荷小鱼眼里的英雄。

尼玛自己是给叶山河做了嫁衣,叶山河现在要撩荷小鱼的话,那荷小鱼是分分钟让推倒的啊!

“那个山河呐!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谈。”

尽管心中记恨叶山河,见到叶山河后,穆廖康还是装着平静一脸笑意说道,感觉跟叶山河很友好似的。

实则穆廖康这家伙的心里却是酝酿着一个阴谋。

“那个穆廖康不会是想报复你吧?”

荷小鱼一阵担忧,穆廖康找叶山河准没好事。

“放心吧,他不敢把我怎么,去会会他就是了!

穆经理什么事情呀?神神秘秘的?”

叶山河说着便转身看向穆廖康,同样是一副友好的样子问道,实则叶山河也知道穆廖康是没憋什么好屎的。

“山河兄弟呐!昨天坑你的事情,是老哥对不住你,这不今日老哥特地给你送来了一个肥差,干得好的话说不定能连升好几级呢!”

穆廖康善诱道,内心一脸阴险。

“到底什么肥差?”

“今天下午总经理要出差谈合同,需要一辆车,我打算让你去乘架,到时候你在总经理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说不定这升职的契机就来了,而且总经理可是位身材火辣的大美人,这偷偷瞄上一眼也养颜啊!!”

穆廖康一脸你懂的样子,一脸色眯眯的样子。

要知道总经理的权限可是仅次于总裁的存在,在雅图集团拥有的股份也是不低。

要真能获得总经理的好感,升职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但实际上这位总经理脾气很不好,对于员工有着强迫性的标准要求,属于出差司机们的黑名单之一。

很多出差司机都愿意去搭这位总经理。

搭过这位总经理的司机,不是经常挨各种指责、批评,就是扣工资,甚至是被辞退。

很显然穆廖康是想借总经理之手教训一顿叶山河,甚至还有借机辞退掉叶山河。

“叶山河,看你这回还不死?跟老子玩,你还太嫩了点!”

穆廖康完全是欺负叶山河不了解其中内情,否则穆廖康也不敢这样做了,穆廖康一直在等总经理出差的机会,而这个机会来得很快。

“那就多谢穆经理了!”

虽然不知道穆廖康在搞什么鬼,但叶山河欣然接受。

跟穆廖康谈完,叶山河就回事务室继续跟荷小鱼勾搭了。

荷小鱼放心不下,问起了穆廖康找叶山河到底是什么事情,叶山河也没隐瞒如实说了。

通过荷小鱼,叶山河才得知总经理名叫白露,更知道白露的“黑历史”,顿时间想明了穆廖康的计谋。

“山河哥,要不你还是别去了吧!那个总经理脾气很不好,你会被辞退的,这是穆廖康的阴谋!”

“放心吧没事的,我会跟这死胖子玩到底的!”

叶山河完全没有在意,那总经理脾气再怎么坏又能怎样?坏得过自己那凶残老婆沐画音吗?

“白露,会是她吗?”

这个名字让叶山河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美丽的倩影,她也叫白露,只是已经在叶山河的世界中消失好几年了。

叶山河不确定荷小鱼口中的白露是不是自己心中的白露。

不多时,穆廖康口中的总经理就来到车库外了,穆廖康屁颠屁颠的跑去叫叶山河过来。

“嘿嘿,这回看你还不死?这位总经理可是传说中的灭绝师太,回来后你就等着呈交辞职书吧!”

穆廖康心里这样想着,都快给乐坏了,穆廖康已经能够预感到总经理这车都还没上,就骂得叶山河狗屁淋头的样子了。

毕竟这家伙没穿工作服也就算了,衣服胡子都是邋邋遢遢的,形象差得一逼。

眼前的女人正是总经理白露,她的一袭紧身的职业装,将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完美的呈现出来。

粉黛色的长发高高束起,在背后垂挂下一条长长的马尾辫,她显得有些清冷,给人一种难以靠近的艳丽。

此刻白露手中正搂住一叠文件合同,正在等待司机的到来。

“山河这位就是白总,赶紧向白总问个好...嘿!”

穆廖康说着,戳了戳叶山河,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

“山河哥...是你吗?呜!我没有做梦,真的是你!”

白总见到叶山河后情绪相当的激动,竟然直接将叶山河给搂住了,痛哭起来。

“这…尼玛什么情况?”

穆廖康算是彻底懵逼了,谁特么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白露的反应完全超出了穆廖康的意料。

其他的员工们也是惊呆了,白露是谁?权限仅次于总裁沐画音的人物啊!

竟然直接搂住叶山河了,还放声痛哭了起来,这白露不会是叶山河以前的老相好吧?

“是我!”

叶山河的神情显得有些苦涩,叶山河没有想到总经理会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个白露。

现在的穆廖康眼睛瞪得老大,快要脱臼的大嘴巴简直能塞榴莲了,现在穆廖康想死的心都有了。

原本穆廖康是想借白总之手干掉叶山河的,却未料白总竟然跟叶山河认识,而且关系还不浅。

“山河哥,我们...车上聊吧!”

白露看到在场职员异样的目光,觉得此地并非是聊天叙旧的地方。

“好。”

叶山河没有太多的言语,白露的出现确实让叶山河心神颤动了一下,但是此刻他已经恢复了平静。

“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到了车上白露主动岔开话题道。

“去国外混了几年,不久前刚回来。”

“你出国了?”

白露显然有些诧异,难怪这些年在江源市得不到叶山河的任何消息,原来是出国去了。

“你跟芊雪她还好吗?”

这才是白露真正想要问的问题,或许他们早已经结婚了吧,甚至已经有了孩子。

毕竟七年的时间很长,他们都不在青涩了,有些事物的变迁是注定的,人也总会改变。

“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提起芊雪这个名字,叶山河的眼神中闪露出痛苦的脸色,这是一个另叶山河害怕想起却又挥之不去的名字。

叶山河这辈子只喜欢上了两个女人,一个是眼前的白露,她是叶山河高中时代的初恋。

另一个则是莫芊雪,她是一个甘愿为自己付出一切,别无所求却默默的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善良女子。

叶山河当年因打架斗殴,致人重伤,而在高三那年被逐出了江源高中,白露为了大学梦跟叶山河分手了。

那是叶山河最痛苦的日子。

而莫芊雪的出现,另叶山河的心中多了一丝温暖。

莫芊雪是叶山河、白露的同班同学,她的平时很少话,性格比较内向与柔弱。

却在叶山河被逼辍学的第二天,她跟着叶山河主动退学了,莫芊雪一直偷偷的喜欢着叶山河,退学那一天她与他告白了。

由于刚与白露分手,叶山河心情抑郁,拒绝了莫芊雪的告白。

叶山河原想这个柔弱的女孩会痛哭的离开,却没有料到她竟默默的跟着自己。

跟着叶山河去混黑帮、去当杀手,七年时间她形影不离、一路相伴。

莫芊雪本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却为了叶山河抛弃所拥有的一切。

莫芊雪并非是叶山河遇到过最美的女子,却是叶山河遇到过心地最善良的女子。

然而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子,却在三个月前那场血屠中丧命了,这是叶山河一生的心劫。

“对不起我不该提的。”

白露陷入了沉默,这是一个白露意想不到的结果,也难怪叶山河模样会这般颓废了。

这些年他过得应该很落魄吧?不然也不会沦落到当一个司机了。

白露的心中莫名的抽痛,这不该是他的人生,他当初明明是那么的优秀,是高中时代的风云人物,深得院长的赞许。

若不是中途辍学,他应该会活得比自己更好吧?或许自己跟他之间也会一直走下去。

一起去走入梦幻般的大学时光,一起去为事业打拼,一起走入婚姻的殿堂。

“你变化挺大的,如今已然是雅图的老总了,作为老同学还请老总多多关照了。”

叶山河将话题岔了开,不想去提莫芊雪的事情,而后开始专心开车,对于白露他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

他的那份爱,早已经被那个善良的女孩莫芊雪占据了。

“你一直在恨我对吧?”

“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自我选择的权力,我从未恨过你。”

叶山河平静的说道。

“可我会后悔了,我的大学梦圆了,事业也达到了心中的预想,却发现你再也找不回来了。”

白露手扯着自己的衣襟,懊悔的说道。

相关文章:

恋爱小故事超甜到炸污_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无删减】豪门继承人小说在线免费完整版

阿好大好大再深一点 又肉又污的黄文&渡阴之人

完整小说《娇妻带球跑,总裁后面追》全文免费阅读

上楼梯在里面抱着顶深:酒后办了直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