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总追妻套路深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1-24 07:44 · 新商盟

继母张凤霞含笑走过来,挽起穆善学的胳膊,善解人意似的说:“老穆啊,您别气坏了身子,当先最主要的是想着怎么稳住霍家的人,保住连笙和柠溪的娃娃亲。”

“还保什么亲?难道我要舍了这张老脸皮不要,让人家霍家跟着我丢人么?”

他咬牙切齿的对穆柠溪吼道:“你看看你张姨,到现在还想着你的事情,你的却一点都不知恩图报!”

穆柠溪知道,自己是被人装进了设计好的套子里,她想逃已经迟了。

她咬着唇瓣,一字一句的说:“爸爸,昨天是穆琪琪约我去吃饭的,也是她给我设计的陷阱,我不祈求你能相信我多少,但求你能让我证明清白。”

穆善学横着怒意纵横的英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到现在还想着冤枉你妹妹!赶紧离开金宁市,别再给我丢人了!从此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穆柠溪捂着被打肿的一张脸,漂亮的眼底满是晶莹,但她却咬着唇瓣笑了起来。

“爸爸,难道我没给您丢人的时候,您就当我是您的女儿了吗?”

她对这个家,这个父亲早就失望了,只是她没想到,父亲会这样不分青红皂白。

“管家,送她走,走的远远的!”在穆善学的咆哮下,管家对穆柠溪做出了驱逐的手势。

“姐姐!”穆琪琪好人似的追着穆柠溪的脚步走到院子中央。

她拉住穆柠溪的胳膊,抬起脚尖儿在穆柠溪耳边轻笑着说:“霍连笙哥哥有话要我带给你!”

“我不想听!”

穆柠溪要甩开穆琪琪,可是穆琪琪却牢牢的拽住了她的胳膊:“连笙哥哥说,那长在沙漠里的仙人掌还会开开花呢,可是你穆柠溪,比那仙人掌还无趣!

他说,他最后悔的就是找了个学医的女朋友,完全不解风情!”

啪!

穆柠溪想也没想,直接甩了穆琪琪一个耳光。

“穆琪琪,你可以饥渴,但不要恶心我!”

站在别墅里的穆善学完全听不清楚两姐妹在吵什么,但他看到穆琪琪被穆柠溪打了,急忙追了出去。

穆琪琪捂着脸跑过去,扑在穆善学的怀里,委委屈屈的说:“爸爸,姐姐打我,我不过是想让她别记恨您,她就打我!”

穆善学气得差点背过气,他冲穆柠溪吼道:“滚!你赶紧滚!一分钱都甭想让我给你!”

穆柠溪挑着唇角,看着自己大发雷霆的父亲,心底凉成一片。

她不过甩了穆琪琪一个嘴巴,父亲就心疼了,可她脸上这两道火辣辣的疼又是拜谁所赐呢?

是穆琪琪的演技太好,还是父亲的心眼太偏?

穆琪琪说,她和霍连笙之间有爱情,那她呢?认识了这么久,就算是条狗也不至于毫无感情吧?

她和霍连笙算是青梅竹马,是母亲生前帮她订下的娃娃亲。

母亲曾告诫过她,女人一定要懂得珍惜自己,如此才能得到男子的尊重。

小时候他们倒是常玩在一起,成年以后,霍连笙出国深造,她忙着读书实习,彼此感情虽然不深,但她仍然将自己归类为有男朋友那一类里,从不和其他男生走得过近。

霍连笙回国之后,和她约过几次会,在吻她的时候她觉得点别扭,所以就委婉拒绝了。

她做错了么?难道解风情的女人就是可以脱了衣服上姐姐的男人?

她很想质问霍连笙,但她却没有机会了。

当天夜里,她就被管家押上了去机场的出租车。

她望着这个生养过她的城市,泪水盈盈含在眼圈却又不甘心落下。

红灯亮起,马路上的车子像饼干一样挨排停下。

透过车窗,穆柠溪看到夜色笼罩下,一男一女相拥相吻着从餐厅出来,像皮筋糖一样钻进了一辆宝石蓝的宝马车里,随后宝马车剧烈的起伏跌宕,战况相当激烈。

那男人便是刚和她退了娃娃亲的霍连笙,而那女人,就是给她下药的好妹妹。

她勾着唇角自嘲的笑着,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拨给了打给了热情的狗仔队:“明升路口,墨四少和名模玩车震……”

墨四少在金宁城的名声可比她大得多,只要涉及到那个矜贵优质的男人,记者准保像苍蝇见了屎一样秒速赶来。

头条上穆琪琪的照片,准保精彩!

贞洁,名声,事业,家乡……她失去的,迟早要拿回来!

五年后……

南宁市机场外,一个头带着棒球帽的小男孩坐在一个印着史迪仔图样的蓝色行李箱上。

他穿着浅蓝色的软布牛仔背带裤,一双交叠小腿搭在一起,脚下踩着一双奶白色的耐克球鞋。

他扬着头,观看着来往的人群,嘴里奶声奶气的说:“看手相,免费看手相喽!”

精致好看的五官,奶嘟嘟的脸蛋,往那一坐立刻收获了一大片老阿姨的心。

一群人围着他笑嘻嘻的看,其中有个背着双肩包的女生走过来,弯下腰,将手递给他说:“小帅哥,给姐姐看看吧!”

小男孩摇了摇头说:“不好意思,我只给男叔叔看的。”

话音一落,笑爆了众人。

背双肩包的女生觉得他好萌,便继续逗他:“你就给姐姐看看嘛。”

“那……好吧!”小家伙勉为其难的样子又逗笑了那些花痴老阿姨。

小家伙认真的看着那女生的手掌,翻来覆去看了三遍之后,煞有介事儿的说:“姐姐,你的桃花运要来了!”

“哈哈……”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不远处,穆柠溪从行李托运处走出来。她穿着粉色的风衣,白皙脸上戴着墨镜,虽然娇好的容貌被遮住大半,但气质仍是极其出挑的。

五年了,她又回到了这个城市。

五年前,她被亲生父亲赶出国,五年后,她带着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回国交流,而交流的城市,恰恰是自己的故乡。

似乎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她四下一望,都不需要喊,只看哪里人多。

众人围着的地方,定然就是自己宝贝儿子的所在。

拨开人群,她果然看到了正在给女生算命的帅儿子。

只见,他翘着一只小脚,垂着头,很认真的在忽悠人家。

忽悠完一个之后,又奶声奶气的说:“下一个!”

穆柠溪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将手递给儿子。

孩子看到她手的瞬间认出,抬起了脑袋。

“穆梓煊小朋友,回家了!”她随手将孩子歪带的帽子扶正。

“妈咪啊,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叫我的名字,万一被人贩子知道,我会很危险的!”

“你会被人贩子拐走吗?”

穆柠溪弯腰,点了点儿子好看的小鼻子。

若说,儿子会拐走人贩子她还相信。

“好吧。”

在众人的羡慕下,小帅哥起身,抓起自己的旅行箱,跟着穆柠溪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一阵阵感慨:“真是太好看了,肯定是个小童星!”

“是啊,好想生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呢,可惜我还是单身狗啊!”

“暴击了老铁!我们现在考虑孩子确实不太现实,得快去找个男朋友才是!”

穆柠溪习以为常似的抿唇浅笑。

“妈咪,你要领着我啊。”小家伙将白皙的小手伸到穆柠溪的手心里,叹了口气说:“真是让人不省心啊,客运站这么多人,妈咪就不怕我丢了么?”

时时刻刻,儿子都在刷存在感。

她低头看着身边的小家伙,故意打趣道:“行,人这么多,妈咪不叫你大名了,就叫你小名,小饭团!”

“妈咪,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了!”小饭团表示很不满。

五年前的一场噩梦,将穆柠溪置于了一无所有的境地。

被迫出国时,几乎身无分文。

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候,她得知自己怀了宝宝。

身为一个医生,她义无反顾的选择生下了孩子。

孩子一点点长大,又聪明又帅气,简直是小天使一样的存在。

这个孩子点亮了她的生活,让她走出了阴霾,变得自信而阳光。

刚走出客运站,穆梓煊就站在了硕大的电子广告牌下不走了。

“怎么了?累了么?”

穆柠溪循着孩子目光看去,看到了那牌子上印着的一家三口。

好巧,竟然是个熟人呢。

当年的墨家四少爷,所有少女少妇心中的白马王子!

如今的他倒是成熟了不少。

一双浓淡得宜的眉下是一双深不可窥的眸,眼底带着几分凉薄笑意,不知是故作温柔还是故意嘲讽。

那双唇明明生的凉薄,可偏偏又引得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冰冷内敛的气质。

他身边站着的是身穿红色礼服的苏大小姐。

两人站在一起宛若一对璧人,何况中间还站着一个穿着小西服的男孩子。

她再往上看,那上面赫然写着:墨总一家出席慈善晚会。

穆柠溪唇角轻勾,她就知道,墨四少不会街拍什么广告的,原来是慈善晚会。

他结婚了!

苏辛伊追了他很多年了,如今也算求仁得仁了吧?

她望着那双熟悉眼睛,总感觉似曾相识……可是,墨启敖怎么会和那老头的眼睛长的像呢,她当时一定是神志不清楚,记错了。

“这张图是P的!”

小家伙的话打断了穆柠溪的思考,她疑惑出声:“怎么可能呢?”

谁敢给墨四少P这种图,难道他们不要命了么?

穆梓煊抬了抬有点碍眼的帽遮,最后索性将帽遮转到了旁边,小手指着那张硕大的广告图片说:“妈咪你看不出来吗?

那个叔叔的裤线是歪的!这是P的……除非,这个叔叔的腿,本来就有毛病,不然,一定是P的!

还原之后,那个阿姨的脸,估计还要胖个两三圈!”

噗!

穆柠溪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孩子还真的是会拆台。

不过此地人来人往,不宜久留。

“走了,儿子。”

她轻唤了一声,可穆梓煊却没有动地方。

在那面发光发亮的广告牌下,孩子仰着头说:“妈咪,你不觉得这上面的叔叔和我很像么?”

小家伙摘下帽子,故意理了理自己又黑又亮的小短发。

穆柠溪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广告牌上那个身份尊贵的男人,顿时不淡定了。

以前,她只觉得儿子长的很帅,如今一对比,这小家伙倒真的有点像墨四少呢。

这是怎么回事?

她怀孕的时候可没看过墨四少的照片啊!

穆梓煊指着墨四少的一只意大利手工鞋子问:“妈咪,他是我的爸比么?”

“当然不是……”

一想起当初,穆柠溪不禁心头苦涩……

她要怎么告诉小家伙自己当初是被人算计才怀了他呢?

她又该怎么告诉孩子,他的亲生父亲是一个极其猥琐的老头子,而且还因为心脏病发去世了?

孩子那么可爱那么天真,这些不为人知的丑陋,就算烂在肚子里,她也不会说出口的。

“可是他身边的孩子又不像他啊……”小家伙看得极其认真看着广告牌说。

“走了,饭团子。”

穆柠溪拉着孩子的手,朝通道外走去。

“不要叫我外号,人家也是有自尊心的好么?”

小家伙嘟着嘴抗议着,听孩子这说的可爱,穆柠溪的心情顿时大好。

“哇,墨总居然承认了苏小姐的身份?”

“听说,五年前,墨四少爷惹了大事出国避难,那个孩子,就是墨总离开之前给苏小姐留下的种子!啧啧,苏小姐可真是痴心一片!”

“留种子?哇塞,这个操作好六啊!”

围着那广告牌议论的人还真不少,正所谓墨家门前无小事,大抵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宁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

一幢幢摩天大楼比肩相连,高耸鼎立,形成一个W型的俯视图。

十层之上,所有的窗户,全都是单向遮光镜,阳光照上去,泛起钻石样的光泽,耀眼而夺目。

这是令普通人望而却步的地方,墨氏集团总部。

墨氏总裁办公室里,身穿一身蓝白色爱马仕衬衫的墨文宇双腿交叠,笑盈盈的说:“四哥,听说那个苏辛伊派人把你们一家人的合影公布出去了,这是要逼婚的架势吧?你打算什么时候从啊?”

墨启敖放下手里的文件,冰凉漠然的眸子扫过窗外的云霞,矜薄的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墨文宇有点着急,他眼巴巴的看着墨启敖说:“四哥,人家苏小姐给你养了五年的孩子呢,怎么说你也跟人家扯个证!

虽然当初她借四娘的手给你下药是不对,但孩子到底是你的种啊。”

一提五年前,墨启敖嘴角不禁勾了起来。

那合成照片的事情他知道,这些年来,苏辛伊没少自导自演这些戏码。

当年,苏辛伊借他母亲的手给他下药,为的是爬上他的床给他生给孩子。

可他墨启敖是谁?怎么可能任人算计?

凭着仅有的理智,他扣坏了门牌号,上了另一个女人……至于那个女人是谁,管他呢,反正是个滋味不错的解药。

那夜,他故意不出声,直接封堵了她的唇,将她一直做到昏厥……

至于苏辛伊那个心机女人,生的到底是谁的孩子,他心里有数。

他之所以不管,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当年,他需要一个孩子返回墨氏,既然苏辛伊非说孩子是他的,那他姑且当两年便宜爹玩玩。

但若说娶……呵呵!

墨文宇见他一直不说话,便又找话题说:“我听说那个穆家的大小姐回来了!你也知道她吧?当年风云一时的人物。

想当年,我墨五少爷也算摘花拈柳的风流人物,就是因为听说了她的事儿后,才金盆洗手的!

想那赵总裁一把年纪,愣是玩了个精尽人亡,我不得不引以为戒啊!”

墨启敖峻拔的眉峰一拧,不满道:“好端端的,提她干嘛?”

墨文宇这才想起四哥和那丫头不对付,立即出言赔罪道:“失言失言!”

若说墨启敖和穆柠溪不对付,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梁子,无非也就是在某一次见面时,穆柠溪不客气的问:“你用那种眼神看我干嘛?不会是喜欢我吧?”

墨启敖:“白痴!”

归于老百姓嘴里,那就是:“你看我干嘛?”“我看你咋滴!”这样一眼不合的仇怨罢了。

明明四哥是个不爱搭理女人的人,怎么偏偏对那个丫头怨念这么深呢?

墨文宇心虚的看了看墨启敖,心虚的说:“四哥,那我可以走了吧?”

墨启敖冷眸扫了他一眼:“说,奶奶的病情!”

墨文宇立刻乖乖坐回沙发上,俊秀的眼怯怯的瞄着他说:“奶奶说啊,她的病就是跟你累的,主要是因为你不成家立业……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奶奶的原话!”

还没等墨启敖发飙,墨文宇就立刻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相关文章:

你的奶好大好软让我揉揉它/日170斤微胖女生图片

《强势锁婚毒舌总裁强宠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让布料陷入花缝&m无道具惩罚

攻吃醋把受做到哭:两根硕大 好爽 要死了

边吃胸边膜下_大肉木奉怎么放进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