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冷艳女上司全文章节目录/爱上冷艳女上司完整版

2021-11-24 21:12 · 新商盟

《爱上冷艳女上司》

林雪媃的话让夏安第一念头想到了夏家。

此时此刻,也只有夏家才有这个人脉关系和力量,天石药业就算联系上了也未必能行,除非时间能提前一些。

想到这,夏安心里面又忍不住诅咒那个一声不吭把手机号给停机的老混蛋。

为了林雪媃跟夏家低头??

夏安内心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开口:“我去上个厕所,你等我一会。”

走进卫生间将电话打给了二叔,并且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道:“替我弄一张无烟之城的邀请函,我可以考虑考虑。”

无烟之城?

夏良盛惊愣,对于无烟之城他自然很清楚,因为这个项目虽然是政府方面扶持,但夏家却是投资商之一。

他太惊讶了,区区一张无烟之城的邀请函竟然可以让那般坚定的夏安,出现了回心转意的迹象。

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林雪媃?

对,一定这个根本配不上夏安的女人。

夏良盛皱眉,依照原计划,让夏安回夏家后,将会迎娶他们为夏安精挑细选的女人,在他们眼里至少要比林雪媃优秀十倍,可现在发现,直接让林雪媃从夏安身边滚蛋有些不合适。

“没问题,无烟之城我们夏家有股份,区区一张邀请函没问题,我马上打电话让人恭请你进入宴会,只要你肯回来,你想要的,夏家有的,都会给你。”

心里面,默默补充了一句:前提是你必须听从夏家的话,哪怕敷衍,也要做好夏家替你安排好的一切。

是为你,为整个夏家好的一切。

挂了电话,有些不情愿的夏安脸上,还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既然林雪媃对无烟之城的项目如此看重,那么夏家又有无烟之城的股份,何止机会,只要他努力,自信一定可以让林雪媃再一次喜欢他。

爱上他!

走回到林雪媃身边微微一笑:“事情搞定了,我保证可以让你光明正大进入宴会,你愿意信我一次回去试试吗?”

“放正今天的脸已经丢的够多了,我也不在乎这么一次。”

林雪媃不冷不淡地开口,给夏安的样子,看似已经回到了正常状态。

……

迎夏集团胡臣,原本就是在云江数一数二的人物,由于无烟之城一下子成为了风云相聚的焦点。

可谁又想到,这个很多人眼中有钱有势想要拍马屁都找不到机会的大人物,在夏家眼里,只不过是一条放养在外面,替夏家守着产业,顺手扩展的一条狗。

他原名胡诚,为了向夏家表忠心而改名胡臣,以臣而居,以夏为君。

在挂了夏盛良的电话之后,顿时感觉那根本无法控制的心跳,似乎随时都会从左胸立马跳出来,连忙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压压惊。

夏,夏家的小少爷,未来夏家的继承人竟然要来参加今天的宴会。

他没有半点惊喜和兴奋,反而忧心忡忡,来头太大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得罪了夏安,明天他这个风云人物就会因为夏家一怒而一无所有,甚至连性命都保不住。

连忙招手过来一个心腹,再三叮嘱吩咐。

一分钟左右,当夏安与林雪媃去而复返出现在宴会厅入口时,胡臣的心腹早已经在等待,恭敬上前。

“夏先生,林小姐,里面请,我是在这里特意带你们进宴会的。”

这话让林雪媃半信半疑,不过见夏安大大方方也跟着走了进去,直到进入奢华的宴会厅后才难以置信地反应过来,无比震惊夏安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两位,希望你们能在今天的宴会玩的愉快,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吩咐,我们会竭力让你们满意。”

“夏安,你是怎么做到的?”待人走后,又惊又疑的林雪媃迫不及待地质问。

“去求了我一个最不想求的人,为了你!”

夏安抓住林雪媃的手,与其四目相对深情款款,这一字一句出自夏安肺腑的话让林雪媃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挪开目光。

“谢谢,我说话算好,从这一刻起给你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让我喜欢上你,爱上你,看你努力和表现。”

“现在,请你别打扰我的工作,这是拓展人脉关系的大好机会,就算拿不下无烟之城的一个小项目,对于公司的未来发展也会很不错。”

“放心,我保证不会打扰到你,只会在一旁默默做护花使者。”

林雪媃心里面如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

她并没有追问夏安,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

随着宴会的开始,一些通过特殊邀请函进来的人开始登台表演。

随着宴会进行,貌美身材诱人,加上气质冷艳的林雪媃吸引了很多人,面带微笑的林雪媃应对自如。

能来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会做出那种有损自己身份下流的事情,就算在打听清楚情况之后,有想法也会等到今天的宴会结束。

有句话叫来日方长。

可纵然就是这样,太显眼,太容易吸引目光也不是一件好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宴会厅里,谈笑风生的林雪媃很快就被她表姐一家人给注意到了。

“林雪媃,她不是被气走了吗,怎么又恬不知耻地出现在了这里?”

林雯丽的低吟立马引起了身边男友徐峰俊的注意,顺着林雯丽的目光望去,还没有开口便见林雯丽一副找茬的样子走了过去,也只能连忙跟上。

林雯丽可是他心目中的挚爱,非娶不可的女人,自然不可能让别人欺负了林雯丽。

至于林雯丽找别人麻烦,那也是对方做了林雯丽无法容忍的事情,活该。

“林雪媃,你又靠卖弄自己那点姿色在这里招蜂引蝶吗?诸位,这个女人明明有了丈夫,可为了能进这里,在别的男人面前宽衣解带来换取一个女伴的身份出席,可惜被我揭穿甩脸走人。现在又不知道以谁的女伴身份出席,但我还是要奉劝各位一句,年轻漂亮的女人很多,这种水性杨花,为了目地可以不折手段的女人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很多人面色微变。

林雯丽认识的人并不多,可身边的徐峰俊倒是有不少人眼熟。

他自然是站在女友林雯丽身边,信誓旦旦替林雯丽作证。

一瞬间,很多人纷纷将林雪媃的名片丢进垃圾桶里,不管他们心里面怎么想,在这种场合,事关颜面的事情自然要尽力做到最后,否则丢了脸,就会成为整个云江的笑话。

林雪媃恼怒,第一次有种想要揍人发泄的冲动。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毁了林雪媃的所有努力,林雯丽却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轻蔑地冷笑了下。

“我只是在揭穿你虚伪的面具,在向大家阐述一个事实,以别的男人女伴身份出席,这铁证可是很多人听见呢。”

“而且这件事情我还会跟爷爷说,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出现在我们林家的族谱上,林家也绝不能因为你丢尽颜面。”

林雯丽要做的是将林雪媃赶出林家,这样林家的资产就可以少分一份。

“你……”

“让我来吧。”

林雪媃大怒,可这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将她的话打断。

是夏安,出现在了她身边,面带笑容。

只不过夏安脸上的笑容很冷。

令人产生一种不寒而栗的冷。

“我说过会站在你面前保护你一辈子,你的委屈我替你洗清,你的怒气我替你出了,你想要的道歉我替你拿回来。”

夏安信誓旦旦的话让林雪媃内心之中一阵感动。

拿林雯丽无可奈何的她,退一步想让夏安试试。

对于夏安的出现,林雯丽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包括夏安那番冷冰冰的话,甚至在看夏安的目光时,依旧带着轻蔑与藐视。

夏安是谁。

林雪媃家的上门女婿而已,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这么狂,还说出这样的大话来。

真是可笑,这已经都不算是在吹牛,而是在痴人说梦,还是不带脑子的那种。

“来啊,我很期待,你这种废物男人能有多出息,能颠倒黑白让我这个说了实话,揭穿你们虚假面具的人道歉。”

闹大?

林雯丽才不相信夏安有胆量闹大,就算闹大的,倒霉背锅的也只会是夏安,还有现在如今处处不如她的林雪媃。

“你知道吗,每次看见你这张脸,我就忍不住有一种冲动……”

在说这话的时候,夏安心里面已经打算先抽林雯丽一巴掌,不,两巴掌,这才均称,然后让这个女人颜面扫尽地从这里滚蛋,甚至他的手都已经抬了起来。

可偏偏这时候,抬上的表演结束,该下一位了,于是雪亮的灯光一下子聚焦在林雯丽身上,同时有人高喊。

“有请下一位林雯丽小姐,为了带来一首世界闻名的钢琴曲《诺玛的回忆》,敢于弹奏这首钢琴曲的人很少,更何况是如此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士,请大家鼓掌欢迎。”

这些效果,都是林雯丽通过一些关系花钱收买而来,今天可是云江上流社会几乎到齐的日子,她要趁机好好展现自己,让跟多的人认识她,记住她,最好对她产生一些有想法的爱慕。

灯光让夏安不得不将刚刚抬起的手放下,甚至拉着林雪媃后退一步,避开了聚集而来的目光。

“哼,装腔作势的废物,算你运气好,本小姐消失没空搭理你。”

林雯丽心里面一副早有预料地冷哼,要是夏安能让她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很享受众人目光的她,不愿意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一步步优雅,举止大方美丽地走向表演台上的钢琴。

与此同时,夏安淡淡一笑:“不急,有句话叫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等她表演完节目我再让她跟你道歉,下跪,掌嘴你说了算,要是有半句假话,我出门就早天打雷劈。”

林雪媃却忽然间改了口。

“算了吧,刚才我有些气恼冲动了,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没必要让你冒险为难。”

她实话实说,虽然不知道夏安求了谁,但事情闹大了,到时候求谁也没用,忍一忍就过去的事情,没必要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如果宴会搞砸了,到时候倒霉的不止夏安,还有她,还有整个林家。

为了一口气,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值得。

“无需顾虑,有我在,她让你所受的委屈,谁来也没用。”

徐峰俊在边上瞥了眼夏安,没用惶恐或者不安,而是不屑,还有一种对智障儿童般的关怀。

这么不找边际嚣张的话都说得出来,不是脑残必定智障,至于夏安,估计是知道自己老婆给他带的绿帽子太多,气疯了吧。

徐峰俊心里面默默记下了夏安刚才的话。

台上,精心打扮的林雯丽,加上微整过,一身雪白的长裙飘飘,很美,令人惊艳,而她精心准备的钢琴曲,也让很多人惊艳,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就算不懂也要逼着自己去懂一些钢琴,高尔夫,品酒等所谓上流社会必备的东西。

当林雯丽表演结束时,很多人都毫不吝啬地地献上自己热烈掌声,从台上下来,更是得到了很多人的热情交友,打招呼,夸赞,许久,徐峰俊才挤到林雯丽身边。

至于夏安,他最终不甘心地选择听从林雪媃的话,给林雪媃一个面子,免得林家因为林雯丽丢脸丢大。

他不甘心地选择算了,但林雯丽可没忘记刚才夏安的话,加上徐峰俊随后描述了夏安刚才的智障可笑,林雯丽刻意一边吸引注意力,一边来到夏安和林雪媃身边。

“原本我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也不想计较,可你不知悔改,现在我的节目表演完了,请你让我,还有大家伙看看,你刚在口中让我下跪,掌嘴道歉,究竟是如果做到的。”

夏安看了眼林雪媃,他愿意算了,可现在是林雯丽自己在自作孽不可活啊。

林雪媃一声无奈地叹气:“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雯丽瞥了眼林雪媃,心里面哼了下:这就准备让夏安背锅当替罪羊的了吗?算你聪明,可惜,今天我会让你的挣扎毫无意义,让你颜面无存地被赶出林家。

边上,胡臣的心腹准备站出来替夏安解决这个麻烦,刚才他就想要动手,想过让林雯丽在台上出丑,只不过在听到夏安对林雪媃所说的那番话后,选择了等。

他不敢替夏安擅作主张。

忽然间,台上有人拿着话筒说道:“今天为大家准备的表演希望能让所有人满意,下面,有请下一位表演者夏安,他要表演的节目是弹奏钢琴,不知道与刚才的林小姐相比,能不能给我们带来一丝意外惊喜呢。!”

噗!

刚喝了一口酒的胡臣直接喷了出来,心颤胆寒,让夏家小少爷在这种场合表演,是哪个活腻了的傻逼干得?让我知道一定要活剐了他。

胡臣此时越来越如热锅上的蚂蚁,很急很怕,要是被夏家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会不会因此大祸临头?

会,只要稍微出现一点点问题就一定会。

额头、背后都吓出冷汗的他想去制止都来不及。

另一边,以服务员身份警惕四周的陈萱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得意又期待的一抹笑容。

林雪媃,包括林雯丽等人全都一脸懵逼,夏安还会弹钢琴?目光集中在同样懵逼的夏安身上。

谁干的?夏家,不可能是他们。

瞬间,夏安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心里面咬着牙般暗吼:一定是那个叫陈萱的女人,行,你给我等着。

“夏安,就你这种人也会弹钢琴?我很好奇,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上去丢人现眼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是惊骇人心,还是丢人现眼呢,虽然我已经很久没有弹奏过钢琴了,不过,比起你那不入流的水平还是强上那么一点点。”

“你……”

哪怕对夏安不屑一顾,可这话听了依旧让林雯丽控制不住内心怒火,她可是苦练弹奏了十多年的钢琴,在国内圈子里都小有名气,否则也没有底气自信在如此场合,弹奏那首世界公认难度很高的《诺玛的回忆》。

深呼吸。

林雯丽怒极而笑:“好啊!既然你这么自信,不如我们打个赌,输的人上台跪着给对方道歉,自己扇自己十个,不,二十个耳光,你敢吗?”

林雯丽很自信,夏安也就嘴上逞能,给夏安十个胆子也不敢答应这个赌约。

“好啊!”

夏安笑着走向台上,与去求夏家相比,他宁愿弹奏一首钢琴,毕竟这并不是他对师父临终前的承诺之内。

看着夏安的背影,林雯丽忽然间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她强行压下心头那份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自我安慰,就算夏安会弹奏钢琴那又如何,这种废物男人给他十年努力,或许才能追赶上她的背影。

可夏安上台的第一句话,就让她面色忍不住苍白,整个人犹如被无形的重锤击中,双腿控制不住地后退半步,那份从容优雅再也无法保持。

满脑子都是。

不可能!

怎么会!

他绝不会,虚张声势,对,这一定是夏安的虚张声势……

“极?这个叫夏安的竟然选择弹奏极?”

“应该只是弹奏前半部分吧!”

“这首被称之为世界第一高难度的钢琴曲,我也就在网络上见过听过,没想到今天有幸在这里遇到一个有胆量弹奏的,如果能他弹奏到第七节,哪怕只弹奏到三分之一,我就破例收他为徒。”

开口者是一个五十多岁,国内知名的钢琴家,数一数二的那种,这话让林雯丽听了很不舒服,因为她想要拜师都被拒绝了。

但并没有羡慕嫉妒夏安,因为只要能弹奏到第七节三分之一,那就有资格让很多名声显赫的钢琴大师抢着收徒。

林雪媃原本觉得夏安太冲动,肯定会输,可现在,她冲着林雯丽道:“虽然我不太懂钢琴,不过听大家议论的样子,夏安似乎有机会能赢你,如果他赢了,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等他能弹完第六节再说吧。”

林雯丽哼哼着,已经从刚才失态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极虽然可怕,号称世界第一难,可弹奏者是夏安就没什么好怕的,她也能弹奏极,只不过很勉强地弹完第六节,想要谈好都还需要努力。

正因为对极的苦练,才能从容完美驾驭弹奏好刚才的那首《诺玛的回忆》。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夏安身上。

胡臣很急,让手下人全都散出去,不准任何人拍照拍视频,就算夏安出丑,也必须仅限于宴会厅范围之内。

夏安已经开始弹奏起来,滴答滴答的琴声犹如水滴击打在铜钟,石壁,花木之上,很平缓很平淡,也就勉强谈得上让耳朵舒服一些,很快就进入第二节,叮咚叮咚的琴声犹如山间小溪,泉水涓涓。

第三节,溪流慢慢进入河流。

第四节,湖泊江河!

第五节,琴声陡然间一变,也是极彻底转变之处,就如平静的湖面,平缓的江河,一下子掀起了巨浪。

“第六节了……”

很多人心里面低吟着,在他们期待中,琴声更急更快更猛烈,一味的快回让琴曲失控,所以对于双手双脚的协调很重要,进入第七节,江河已经彻底化为了可怕的洪流,冲垮大坝、桥梁,掀翻船舶冲入大海。

“第,第八节了!”

林雯丽的脸色早已经苍白,当夏安弹奏完第七节她就知道自己输了,脑子里全都不相信,可那琴声,却犹如一下又一下的巴掌,打得她很疼。

走!

林雯丽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跟夏安道歉都不可能,更别说上台下跪道歉,还自己扇自己二十个耳光。

徐峰俊自然不愿意看见自己女友出丑,颜面丢尽,随着林雯丽一同离去,可到了宴会厅门口去却被拦了下来:“宴会在没有结束之前,除非你有特别通行证,否则任何人都不能离开。”

八个人挡在门口,两排,就如一座大山般无法撼动。

“几位,我叫徐峰俊,我爸是江都大酒店的……”

“停!既然你觉得自己牛逼,那就去找胡总,话说他吩咐的,我们只是照着吩咐去做,破例,你还不够资格。”

这话,也等同于在徐峰俊脸上打了一巴掌。

出不去的他们只能回头,与此同时,收到消息的胡臣冷笑:得罪了小少爷还想走?要不是小少爷想要自己动手,我现在就让你们躺在从这扇门出去。

几分钟后。

第八节,掀起狂风暴雨,惊涛骇浪的大海般琴声,对于所有人都已经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可每一个音符都让他们无可挑剔。

边上!周围!

所有人都沉浸在夏安的琴声中,直到第八节很完美地弹奏完,狂风暴雨般的琴声戛然而止,很多人久久不能平静,完全被震惊的他们,心里面有种一个几乎相同的念头。

完了,这个夏安的家伙终于弹奏完了。

第八节,这家伙太变态了。

而那个刚才扬言说要给机会收夏安当徒弟的钢琴大师,已经没有开口的勇气,第八节,足以跟他平起平坐。

要是能弹奏完第九节,那将在整个世界的钢琴界造成不小的轰动,至于第十节完美谢幕,没人能够弹奏,连进入的勇气都没有,以至于至今所有钢琴界的人都一直认为,极这首曲的最后一节,根本是用电脑软件编奏出来的。

很快掌声如雷。

呼!

夏安叹了口气,不喜不惊很平淡,他不是喜欢高调的人,否则作为极这首钢琴曲原创的他,现在完全有信心比当年弹奏的很好。

这首钢琴曲也是别人将其放到网络上才无意中大火起来。

可他的初衷并非为了出名,也不是因为喜爱,纯粹是为了让双脚在更快的速度下协调,将出错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他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人群却因为他的脚步而自动让开。

找到林雯丽并走到她面前,对于面色不太好看的林雯丽直言:“你输了,所以按照赌约,你现在该上台下跪道歉,还有扇自己二十个耳光。”

“你在胡说什么呢,虽然你的钢琴弹得很厉害,但这种没有的事情也不能凭空捏造,什么赌约,我可没有说过。”

林雯丽直接选择了耍赖。

口说无凭,夏安还能动手硬逼着她不成?想着自己男友徐峰俊可是练过很长一段时间跆拳道,打两三个小混混都没任何问题,夏安真敢动手,徐峰俊一只手就可以吊打这个整天洗衣做饭,跟保姆一样打扫卫生的夏安。

“耍赖?你觉得自己耍赖有用吗?”

“什么耍赖,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别乱说话,不知道祸从口出吗?”

林雯丽一点儿都不心虚,反而反过来开口威胁夏安,同时还用威胁的目光看着林雪媃,用肆无忌惮这四个字来形容此时的林雯丽,十分贴切。

只不过,她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想到,胡臣的一个心腹站了出来:“我有证据,你这种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绿茶婊我最讨厌了,愿赌服输,既然你不愿意,我帮你。”

一挥手,顿时三个大汉上前,吓得林雯丽花容失色地躲在徐峰俊身后。

徐峰俊不敢动手,只能抬出自己身份:“几位,我把是江都大酒店的董事,今天我爸人不舒服在医院,我代替他来……”

“别扯废话,道理在我手里,吴英豪来了也照样,想出头,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话语间,又多了四个大汉气势汹汹。

“你敢动手,我就连你一起打,看看吴英豪敢把我怎么样。”

徐峰俊心里面一沉:这家伙该不会是冲着我来的吧?雯丽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吧。

对,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仅凭夏安跟林雪媃,还有谁会替他们出头。

徐峰俊有点怂,害怕,可又不能对林雯丽放任不管,只能硬着头皮。

“这是我们家事与外人无关,雯丽,向你表妹道个歉。”

林雯丽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劲,不甘心,不情愿地向着林雪媃开口:“对不起雪媃,我错了,是我乱说话,我向你道歉,你要是气不过我们私下再向你赔罪,就别在这里闹大了,不然丢得始终是我们林家的面子,爷爷身体不太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雯丽的话,一下子戳中了林雪媃内心的软弱之处。

闹大了,把林家面子丢尽,真的会让爷爷气出病来。

于是乎强行让自己忍下这口气,道:“可以,但你必须向所有人解释清楚,你刚才往我身上泼的那些脏水。”

一听这话,与上台下跪道歉打脸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啊,生怕林雪媃反悔连忙一副柔弱可欺的样子替林雪媃解释,硬生生将自己的责任,说成了道听途说,而她一时糊涂加上误会以至于相信了那些谗言。

最终,林雪媃忍让地选择算了。

而从头到尾都被林雯丽无视的夏安,忽然间抬手,毫无征兆地一巴掌扇在了林雯丽脸上。

冷笑:“如果道歉有用,那么请问这一巴掌,是不是我随口敷衍地说句对不起,就可以算了?”

相关文章:

双腿拉开白浊顶弄,哦啊好大再快点用力坐/我在驾校那些事

把手放到校花胸部|校花上课被脱小内内

男朋友不如前男友活好*男的女的生小孩视频

男友舌吻过后全身无力*江山为聘 H

她哭着求饶 他越贯穿@厨房play 奶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