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小药仙 最新章节/田园小药仙无弹窗无删减

2021-11-25 09:19 · 新商盟

孙秋梅挺得心里美滋滋,说道:“算你还有良心,姐姐平时没有白疼你。走吧,我们去逛一下,我要去买些东西,等会儿你再请姐姐吃好吃的。”

张小白道:“之前不是说过,秋梅姐请我的吗?怎么现在换成我请客了?”

孙秋梅哼哼道:“你赚的钱是我的十几倍呢,我这次可要宰宰你这个土豪了。”

两人说说笑笑,将三轮车锁在农贸市场,然后就出去逛街了。

孙秋梅卖完山核桃,赚了将近两千块钱,首先便来到了一家衣服店,准备买衣服。

爱美几乎是所有女人的天性,孙秋梅自然也不例外,哪怕她只是一个农村小寡妇,也愿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进入服装店,孙秋梅看了一会儿,然后挑了一件乳白色的半身裙,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还有一套粉色的贴身内衣。

“小白,你现在外面等一会儿。”孙秋梅嘱咐完张小白一句,然后就进入了试衣间。

张小白坐在试衣间外面的长凳上,等得有些无聊。

过了不一会儿,试衣间里面穿出孙秋梅的声音。

“小白,你在吗?快进来帮一下我……”

张小白问:“发生什么了?”

孙秋梅道:“我背后的扣子扣不上,你进来帮我扣一下。”

张小白有些犹豫道:“这个……不太方便吧?”

要知道,他正当气血方刚的年纪,进去之后,万一经受不住诱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那可怎么办?

秋梅姐啊,你这可不是分明在为难我嘛,我还只是一个纯洁的少年呢。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快点进来,帮我扣一下啊。”

孙秋梅说道。

这种要求实在是让张小白拿不定主意。

服装店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笑着说道:“人家女孩子都不怕,你怕什么啊?磨磨蹭蹭的,一点都不像个大老爷们。赶紧进去吧,别让人家女孩子等着急了。”

张小白本来想做个正人君子,没想到还别少妇老板给鄙视了,顿时心中一冲动,推开试衣间的门走了进去。

孙秋梅正在换衣服,上半身的肌肤白白嫩~嫩,犹如白脂玉一样。此时她正在试图穿贴身内衣,但因为试衣间空间太狭窄,她的手有些伸展不开,没法将背后的扣子反手扣上。

这时张小白进来,孙秋梅背对着他说道:“小白,快点帮姐姐把扣子从后面扣上。”

“行。”张小白吞了一口唾沫,伸手去帮孙秋梅扣背后的扣子。

由于隔的距离很近,张小白能够清楚看到孙秋梅的肌肤纹理,鼻中隐隐闻到女人的香气,顿时让他内心躁动起来,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同时,张小白下面也忍不住起了反应。

由于两人挨得近,几乎是挨着的,孙秋梅自然也感受到了张小白的反应。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后,孙秋梅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不过好在由于是背对着张小白,没有让张小白看到她的窘迫。

“行了,小白,你可以出去了。”等扣子扣好了,孙秋梅说道,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发颤。

“嗯。”张小白应了一声,连忙走了出去,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会真的做出某些冲动的事情来。

等张小白除了试衣间,孙秋梅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脸红红的想到:“小白是真的长大了……”

过了一会儿后,孙秋梅终于换好衣服,穿着乳白色的半身裙和牛仔裤走了出来。

张小白眼睛一亮,忍不住伸出大拇指,称赞道:“秋梅姐,你太漂亮了。”

哪怕是他平时经常看到孙秋梅,但这一刻,他依旧忍不住生出了惊艳之感。

孙秋梅本来就天生丽质,平时她打扮得相对比较随意,毕竟还要经常做农活,上山下田,穿得再好也容易弄脏。

现在换上这一套新衣服,虽然也不是什么国际名牌,但却让孙秋梅形象大变样,和城里面那些打扮时尚的女孩子比较起来,丝毫没有逊色之处。

听到张小白的称赞,孙秋梅心里美滋滋,嘴上却说道:“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以前姐姐不好看咯?”

张小白连忙解释道:“怎么会呢?秋梅姐实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这套衣服实在太适合秋梅姐了,简直为秋梅姐量身定做的一样。而且,秋梅姐什么时候都是美美的,以前好看,现在也好看。”

孙秋梅脸红了红,哼哼道:“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以后不知道要骗多少女孩子。”

张小白喊冤道:“秋梅姐,你这就太冤枉人了,我张小白什么时候哄骗过女孩子啊,我可纯洁得不得了。而且再说了,别的女孩子哪里有秋梅姐好看?我要哄也应该哄秋梅姐才是。”

孙秋梅脸颊更加羞红,娇嗔道:“臭小子怎么跟姐姐说话呢?真是越来越胆子大了,现在开始拿姐姐开起了玩笑……”

虽然是生气的话,但听起来和看起来,怎么都是撒娇的味道更多,张小白心里便是忍不住一热。

孙秋梅心中暗自道,小白今天究竟怎么了?好像和平时不一样,今天竟然胆子变得这么大了。要是换成以前,可不会和自己说这些话的。

不过张小白倒是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

自从得到了远古药王传承,修炼了《药王真经》以后,他变得更加强大,自然而然也就变得越来越自信了。

能力就是男人的底气,现在张小白有了能力,对待女人的态度自然也会和以前不一样,变得更加坦然。

否则要是换做以前的话,他可没有胆量和孙秋梅开这样的玩笑。

不过对于张小白的变化,孙秋梅非但不讨厌,反倒还心里有些感到甜滋滋的。

毕竟这些年来,孙秋梅作为一个小寡妇,其实日子还是比较辛苦的,虽然物质生活不缺啥少啥,但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孤独。无论是白天黑夜,都没有人和她说贴心话,所有的心事,也只能埋藏在心底里。

至于村里的那些闲汉,只是想占她便宜,并不是真正的尊重和爱慕她。

唯独只有张小白不一样,只有张小白才是真诚欣赏和赞美她。

孙秋梅觉得自己就好像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少女时代,面对张小白,竟然产生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心跳会“砰砰砰”地加速。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对小白……”孙秋梅稍微这么一想,脸色就不由羞红得更加厉害了。

她马上就强迫自己收起这种不正常的想法。

“我不能这么想,我怎么可以对小白产生这种不正常的想法,我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我只是一个小寡妇而已,配不上小白……”

孙秋梅的神情黯淡了下来,心里涌出自卑和失落,心里一时间空空荡荡的感觉,无所适从。

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和张小白之间根本不可能发生什么,如果她真的和张小白在一起,村里人知道了,肯定要在背后戳她脊梁骨戳得更狠。

况且,张小白的父母肯定也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

毕竟,谁会愿意让自家宝贝儿子和一个寡妇在一起呢?

张小白没有注意孙秋梅的神情变化,还在夸赞着:“秋梅姐,这衣服真的太适合你了,人美气质好,我都要被你迷住了。”

“真的有真么好吗?”孙秋梅问。

张小白连连点头:“那当然了,我怎么敢欺骗秋梅姐呢?”

孙秋梅来到镜子前,左右转身照了照,自己也觉得很满意,于是决定把这套衣服买下来。

就在孙秋梅准备回到试衣间,把新衣服换下来的时候,张小白说道:“秋梅姐,别换了,就穿这个出去吧,多好看啊。那些旧衣服,打包带走就行了。”

孙秋梅点头道:“也行。”

少妇老板拿着一把剪刀过来,剪掉了衣服上面的吊牌,又把试衣间里面将旧衣服用袋子装好。

半身裙,牛仔裤和内衣加在一起,差不多四百块钱。这个价格在大城市或许算不得什么,但在柳树镇,已经算是奢侈消费了,不过孙秋梅还是爽快买了下来。

寡妇生活已经不容易了,自然要对自己好一些。

从服装店走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张小白道:“秋梅姐,现在我们去吃午饭吧?”

“行啊,你这个大土豪有没有想好,要请姐姐吃什么好吃的呢?”孙秋梅看着张小白,笑眯眯地问道。

张小白稍微思考了几秒,然后说道:“柳树镇最好的饭店,就是好味楼,而且离得也不远,不如我们就去好味楼吃吧。”

孙秋梅虽然嘴上一直说着要宰土豪,可这时却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这种大饭店的菜我反而吃不习惯,还不如吃点接地气的呢,这种菜我才喜欢吃。”

张小白又不笨,自然明白孙秋梅是在为他省钱,心里不由有些暖暖的。

张小白道:“那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去吃马二皮豆腐饭吧?”

“这个好吃,我就喜欢吃这个。”孙秋梅笑着点头道。

马二皮豆腐饭是镇子上的老店,已经开了好几十年了,历史甚至比张小白的年龄还要久远。

老板姓马,大名叫什么不知道,一般熟人都喊他马二皮。

马二皮做豆腐的手艺可以说是祖传的,方法独特,同样是豆腐,但他店里的豆腐偏偏就要好吃一些。据说曾经有大城市的老板要花大价钱买配方,被马二皮毫不犹豫的拒绝。

马二皮的店开在柳树镇小学附近,豆腐好,价格也实惠,哪怕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下班后,都喜欢去他店里点上一份豆腐饭,然后再切点卤肉,便是美滋滋的一顿。

做好了决定,张小白和孙秋梅就朝着柳树镇小学的方向走了去。

至强武馆,是柳树镇唯一的一家武馆。

武馆的馆主赵明,在柳树镇颇有名望,镇子上不少家长都愿意将自家孩子送到至强武馆,跟随赵明练武,强身健体。

此时王一水正在赵明面前哭诉着:“姐夫,这次你可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啊。”

赵明皱着眉头,说实话,他心中对王一水很是不满。

平时王一水在镇子上为非作歹,敲诈勒索小商小贩,调戏人家大姑娘小媳妇的,经常还顶着至强武馆的名头去办事。

甚至有几次王一水惹到了一些镇上的狠角色,还是赵明靠着自己的面子,才好不容易摆平的。

但这非但没有给到王一水教训,反倒让王一水行事变得非常嚣张。

说实话,赵明烦得不行,很不想管王一水的死活。

但偏偏没办法,谁让王一水是他的小舅子,他不管也不行,不然他老婆首先就不会答应。

赵明不耐烦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王一水道:“今天上午我在农贸市场,不但被人给打了,而且还被抢去了好几千块钱,姐夫,你可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啊。”

赵明这一听,心里竟然觉得有几分暗爽,这个小舅子,他自己老早就想着教训了。

赵明好笑的问道:“想不到在柳树镇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有人敢敲诈你?倒是稀奇了,你倒是仔细说说,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位英雄好汉做的事。”

王一水哭丧着脸说道:“姐夫,你就不要笑话我了。那个家伙简直可恶,我说我是赵明的小舅子,他说他打的就是赵明的小舅子,他不但打了我,抢我钱,他还骂了你。”

“骂我?”赵明脸色一沉。

王一水点头道:“没错,他还骂得可难听了,说姐夫你徒有虚名,开个武馆就知道误人子弟,学的都是王八功。他说赵明要是有种,可以随时去找他算账,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姐夫你打趴下……”

王一水别的优点没有,但这胡说八道的本事简直就是天生的。

一番瞎话,被他学得惟妙惟肖,仿佛真的发生过似的。

偏偏赵明又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还真就信了王一水的鬼话,顿时火气蹭蹭便往头顶冒。

当然也是赵明太过自信的缘故,认为小舅子还不敢在自己面前撒谎。

赵明怒道:“那个该死的王八蛋,他到底是谁?现在在哪里,你带我去,老子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竟然敢说我误人子弟。不把他屎尿打出来,老子便不配姓一个‘赵’字了。”

王一水道:“我也不清楚他叫什么,不过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他。他之前在农贸市场摆摊,现在可能还在镇上,我们去街上找一找,可能还找得到。”

赵明点头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叫上你的人,一起去找。”

王一水连忙答应着,跑出去喊人,就在出门的瞬间,他脸上终于忍不住露出笑容。

……

张小白和孙秋梅来到了马二皮的豆腐店。

两人在外面找了一个露天的桌子坐下,点了两碗豆腐饭,然后又要了一斤卤牛肉,一碗蛋花汤。

不一会儿,饭菜就被端上了桌,色香味俱全,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秋梅姐,来吃块牛肉,补充一下~体力……”张小白首先给孙秋梅夹了一大块牛肉。

孙秋梅笑道:“行啦,姐自己长了手,不用这么照顾姐,你自己也赶快吃吧,豆腐凉了就不好吃了。”

两人忙活了一个上午,都有些饿了,于是开始大快朵颐。

本来夏天气温就高,尤其吃的还是热菜,加上店家自制的辣椒酱,简直停不下来,很快两人便吃得满头大汗。

孙秋梅吃得小脸红通通的,香汗淋漓,汗水打湿了她身上的半身裙,隐隐显露出衣服里面玲珑有致的身躯。

尤其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更是让男人欲罢不能。

张小白一时间都不忍心移开目光,心里头更是燥~热无比。

不过他还是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万一做出不理智的事情,那就丢脸了。

张小白低头吃饭,等心里稍稍冷静了一些,他突然感受到有几道目光正从远处盯着自己,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练气二层的修为,让他五感敏锐,远超过普通人,所以他明白这应该不是他的错觉。

等吃完饭,张小白付了账单后,就一把抓起了孙秋梅的手,朝外面的小巷子跑去。

孙秋梅肌肤白白嫩~嫩,小手握在手里,只觉得暖暖的,软软的,非常舒服。

不过这时张小白可没有心思体会手上的舒服,只顾拉着孙秋梅,一路往前跑去。

孙秋梅一开始还感到害羞,不过很快就跑得有些上接不接下气,疑惑道:“小白……到底……到底怎么了……”

张小白来不及解释,一直到了巷子中间,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将孙秋梅一把按在巷子围墙上。

“秋梅姐,接下来你不要动……”

“小白……你……你要干什么啊……”孙秋梅面红耳赤,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她心里忍不住胡思乱想,张小白把她拉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左右看不到人影,莫非是想要在这里对她做些羞人的事情吗?

越往下想,孙秋梅就越是羞得不行,然而害羞紧张之余,她心里竟然冒出些许期待感来。

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现在才二十几岁,一直都是独守闺房,身心寂寞自然是免不了。

她也是正常女人,也有正常的需求,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不过在这之前,她却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会和张小白之前会发生些什么。

尽管她心底里是有些喜欢张小白的。

可是她自己的身份……

孙秋梅心底暗叹了一口气,暗道,罢了罢了,小白既然有意,那就顺从了他吧,也不用再继续委屈自己。

孙秋梅心中渐渐有了决定,脸上更加羞红,一副娇羞无限,眼睛微微闭上。

看到孙秋梅这一副样子,张小白却是有些莫名其妙,奇怪道:“秋梅姐,你闭上眼睛干嘛啊?”

孙秋梅没好气的娇嗔道:“坏小白,都这样了,你怎么还来取笑姐姐?真是没有良心。”

张小白更是疑惑不解。

正好在这时,巷子口突然传来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哈哈哈,真是好一对狗男女,都祸到临头了,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偷~欢,真是好不知道羞耻……”

张小白和孙秋梅转头看去。

便看到在巷子口,王一水正带着四个痞里痞气的小青年朝这边走来。

这几个小青年来者不善,手里面都拿着武器,要么是铁棍,要么是匕首。

与此同时,在王一水旁边还有一个壮汉。壮汉个头将近一米九,浑身肌肉饱满,将身上T恤撑得高高隆起,看起来便充满了力量感。

“是今天在农贸市场遇到的那个人……”孙秋梅脸色顿时有几分苍白。

张小白轻轻拍了拍孙秋梅肩膀,柔声道:“放心吧,秋梅姐,一切都有我在呢,况且我既然把他们引到这里来,自然是有把握解决掉他们。”

孙秋梅心情很复杂,一来是忍不住担心张小白的安全,毕竟对方人多,而且还有武器,那个肌肉壮汉一看就不容易对付。

二来,她这才明白,张小白之所以拉她来这里,并不是要对她做什么,而是为了将这些人引到这里来。

想到自己刚才的那些表现,孙秋梅羞得简直恨不得地上有一条地缝,好让自己钻进去。

而就在这时,王一水也带着人堵了上来。

王一水冷笑道:“小王八犊子,你不是很牛逼么?竟然敢抢老子的钱,现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啦,老子今天非得废了你不可,妈了个巴子的!”

看到王一水嚣张的脸,并且已经都扭曲的变了形,张小白把眉毛稍微皱了皱,脸上带着一丝讥讽的微笑道:“王一水你就是这般模样,看着你好恶心,老子要你好受。”

王一水挥拳就打向张小白,张小白沉了一下气猛的把身体的气又提了上来,一股丹田之气壮上心头,他把手掌重重地推了过去一阵气浪一下子把王一水给吹翻了个儿。

王一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声的嚎哭起来:“姐夫,你快点来帮忙吧,我实在是对付不了他。”

说着像娘们儿一样呜呜的大哭起来,并且半天从地上挣扎不起来。

看着王一水那狼狈相,跟赵王一水一起来的那些“虾兵蟹将”们赶紧的走过来去拉扯王一水一水。

王一水看这么多人来帮自己一下子来了劲在地上坐着不肯起来,用手指着张小白嚷道:“还不把他赶快给我废了,你们几个废物拉我干什么?”

那几个小混混看见张小白长得白白净静静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学生,并不像是在市面上混的人,他们变壮了胆,张牙舞爪的向张小白扑了过去。

有的挥舞着棍棒扑向了张小白。

张小白愣了一下,嗖的一下子站在了孙秋梅的前面,他伸手向后挥了一下,孙秋梅还没来得及反应觉得身体已经离了地被向后推出了老远。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张小白,跟那些恶混混混打在了一起。

只听噼里啪啦几声响,那些人嗷嗷大叫着在地上滚落了一片。

“好啊,你小子敢打我的人?”

王一水在地上还是赖着不起来,用手指着张小白。

张小白依然拉着脸,看着他这情形好像这一次不跟王一水决一死战不肯罢休的样子。

赵明嗖的一下子跳到了张小白的脸前。

“你就是张小白?”

张小白掐着腰怒目盯着赵明:“你是谁,你跟那个王一水是也是一伙的吧,你敢跟我较劲,我也会让你跟他们一样满地找牙去。”

“好大的口气。”

赵明一只手捏了一下另一只手让骨关节嘎嘎的响了一下,然后吃着呲牙,吐了一口气,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挥起拳头重重地向张小白砸了过去。

张小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力量向自己压了过来,并且这力量来自来自赵明的拳头。

他吸了口气,伸出一只手一下子把赵明的重拳挡在了一边。

只听见赵明啊的一声惨叫,他向后倒退了几步感到自己的手掌的虎口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了一下,有一种被撕裂的阵痛。

赵明用另外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这只手的,这只手的虎口好痛。

“你这小子在哪儿学来的什么功夫?今天就先饶了你,明天我一定要想办法找人咱们再一起再较量一下,你小子有种等着。”

说着他便扭头儿来到了王一水的跟前,伸手便把王一水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个废物,到关键时候你有什么用?”

看见王一水的人有捂着胸口,捂着胳膊腿在地上打滚的小混混们,赵明更生气用脚踢的其中一个:“还不赶快起来,咱们回去再找人跟这小子再较量一下,绝对不能轻饶了他。”

那些小混混们看见赵明都拿着这张小白没办法,便一骨碌都爬了起来,挥着拳向后退着,边退边嚷:“这小子,你别得意,小心老子们回来了,非要把你揍个嘴啃地不可。”

“还不赶快撤,还在这嚷嚷什么。”

赵明拉着王一水迅速的往胡同口跑了过去。

张小白对着逃跑的人哈哈大笑。

并且脸上罩着一层得意,王一水扭头指着张小白道:“你小子给我等着啊,老子饶不了你。”

张小白嘿嘿的笑道:“我等着你呢,等着你回来再找我的麻烦。”

孙秋梅已经走到了张小白的跟前,看着王一水的狼狈样也在那里哈哈的笑了起来。

王一水冲着地吐了一口,狼狈的跟着赵明往胡同口跑去了。

一会儿,他们几个人影就消失在了胡同口。

孙秋梅第一次觉得张小白不简单,张小白只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罢了,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一身的武艺?

她手旅了一根头发,别在耳后脸上红扑扑一脸的兴奋高兴的脸红扑扑的,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高兴的问张小白:“小白,你这是在哪里学的武功?你武艺好高强,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学过武功呢?”

张小白用手在脸前划了一下:“不用多问了,咱们赶快回去吧,省得他们又叫来一帮人,咱们在这儿还要跟他们费工夫。”

“好了,咱们赶快去找咱们锁好的电动车赶快开车回去。”

说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胡同口,快步到了集贸市场,把那个电动三轮车取了出来,把锁打开,两个人坐上了电动三轮车。

这一次的孙秋梅坐在了三轮车的车兜里,她扭头对张小白说道:“赶快开车吧,我得赶快回家,家里还有鸡,鸭呀,还那只狗得喂,咱们赶快回去吧。”

说着就冲着张小白来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张小白觉得孙秋梅还是挺漂亮的,虽然谈不上标志,但是眼睛大大的脸红润润的泛着健康的红晕,看起来虽然没有什么惊艳之美,却有几分姿色。

这是张小白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注意的看了一下孙秋梅。

张小白仔细的看了一下孙秋梅,孙秋梅被张小白带着一丝惊讶的表情,给弄得不好意思,便用手拍了拍张小白的肩膀说道:“看什么看,姐姐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赶快开车吧。”

张小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钥匙插进了电动三轮车前面车把里的锁上,锁芯里咔嚓一声,锁就被转动了。

张小白拧了一下车把电动车就迅速的开了起来,电动三轮儿,有时候开起来还挺快的,两个人在路上有说有笑,说着今天在集贸市场上遇到的种种事情。

孙秋梅把头从车后边探了过来,几乎快要碰到张小白的肩膀,她大声的说道:“张小白那个女人是不是看起来挺漂亮的?是咱们镇上的人?还是市里的人?”

张小白大声的说:“估计是市里的人,看着给递给的名片上面好像说是哪个集团公司的老总。”

“哎呀,这女人真不简单,她能相中你的药材,证明你的药材好,你是回去准备继续采药,准备打电话让她来与买你的药材吗?”

“那肯定是的呀,姐姐你就坐好,车马上就要到土路上了,小心把你甩下去了。”

孙秋梅这才把头缩了回去,又重重的坐在了车兜里。

她感觉到电动车确实马上就要到土路上了,这一节土路特别的颠簸,一下子颠的孙秋梅两眼都冒了火星。

孙秋梅扭头对张小白说道:“张小白你开慢一点啊,这么急火火地回到家里就能马上采到药材吗?”

“当然了,我趁这会儿天还亮,赶快去山上采一些药材,回来好打理一下,这边就卖给人家。”

看见张小白这么心急,孙秋梅皱了皱眉,她心想道:“这张小白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喜欢钱,平常见他是个文文静静的学生,从来没听说过他那么贪财。”

她大声的问道:“小白你告诉姐姐,你需要这些钱到底干什么用啊?姐姐就害怕你这着急上火的去上山采药,山路不好走出什么闪失。”

“姐姐你是什么话啊,真是的,我跑惯了山路不会有事的,我要这钱当然有用了,咱们回到家里再说。”

说着他用手掌重重地按了一下车把那电动车呼啸着就往前面开了过去。

当然这车开的快,孙秋梅人都要散了架,但是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任凭着张小白把车飞快的开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进到村里,村里的人看见张小白把孙秋梅给拉了回来都赶快闪开路,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这小白是怎么了?怎么带着孙秋梅在疯跑?这孙秋梅可是个寡妇呀。”

大家用手指指点点的,张小白全当没听见,他顾不了那么多带着孙秋梅一遛烟儿的来到了孙秋梅家门口,他车闸吱的一声给闸住了,车停了下来扭头对孙秋梅说道:“姐姐下来吧,我这就马上把车倒进车库里。”

孙秋梅下了车,张小白把车启动了把车倒进了车库里锁上了。

孙秋梅不放心的问道:“小白你真的要去山上采药吗?不知道药材到底能不能合人家的意呀?”

看到孙秋梅不知道自己的事了,张小白就摆手道:“姐你别啰嗦了,我采个药材心里还是有数的,我会采到更好的药的。”

“那山上,可是越往里走越不安全,你还是小心点。”

孙秋梅有些紧张了,她真害怕张小白去采了药材进到山里出什么问题。

张小白就冲她一个劲儿的摆手,手里拿着那装草药的两个大袋子,挥了挥那袋子说道:“姐姐放心好了,我从小就上山采药材,没有问题的。”

说着就转身离开了孙秋梅家的院自往自己的家里赶了过去。

张大云和王苗凤站在门口看见儿子拿着两个大布袋回来,张大云走过来不高兴的把那空着的两个大袋子接过来说道:“小白,你今天去哪里了?是不是真的去卖中药材了?怎么听村里的人说你带着孙秋梅开着她的电动三轮出去了?”

“爸我不去卖药材去卖什么了?”说着脸上挂着极其的不高兴。

王苗凤看了看那空袋子说道:“这袋子人家怎么没有一起买下来带走,那药材你怎么卖的?”

张小白说道:“我让他们都倒在了一个大袋子里,人家放在自己汽车的后备箱里带走了。”

王苗凤疑惑的看着张小白:“怎么遇到大雇主了,这药材都卖掉了?”

张大云也觉得很奇怪,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雇主,这几百斤的草药就这样都卖出去了。

他手里拿着旱烟袋在自家的院墙上磕了磕,有些很奇怪的问道:“是不是有专门卖收药材的人把这药材给收了?”

张小白赶紧对爸爸说道:“当然了,就是城里的一个什么中药材集团公司,他们把我的中药材都收走了,并且还给了我一个大数目。”

说着就从自己的腰包里把那一万五取了出来递给了张大云:“爸你数一下,把这钱放好,等我回来咱们去曾玉琴家,咱们攒够了钱就去她家提亲。”

相关文章:

小姑娘叫我开她的嫩包,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满嘴谎话的男人说说|宝贝那里很湿

为什么下边越紧的男生越上瘾:暴力强奷系列辣文

都市之群芳争艳|乱伦大杂烩_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

污文水多肉多短文_王爷在花园含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