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至强王者归都列表新书完本

2021-11-25 13:40 · 新商盟

一分钟,想清楚,再说!

想不清楚,我送你上路!

周云瞳孔微微一缩,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他从面前这个,脸上带着微笑的少年眼中,看到了一股杀意。

正是那一股杀意,让他感觉到全身冰凉。

仿佛,被冻成了冰块。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他说不清楚的话,绝对,会被眼前的这个男人……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一个当兵的跑来敢杀人,是不是当兵当傻了?”

死寂没有在大厅中持续多久,便是被一个不屑的笑声打破。

诸多人看到之后,这才知道,原来是航飞集团的董事长。

石螺。

他是周家最大的商业合作伙伴,甚至是有听闻说,他把自己的女儿都送给了周云,为此攀上了周家。

因此,今天这周家的商业聚会。

他,才有资格在场。

左擎宇单一只手捏着文件,一眼瞥了过去。

“看什么看!”

石螺冷笑道:

“我看你是真的当兵当傻了吧!”

“杀人是犯法的,难道军队没教你这些?”

“再说,现在可是在北江,周家的主场,你敢对着周家大少爷说这些话,只怕是天王老子,都护不了你了!”

“我看啊,你还是赶紧跪下向周大少爷道个歉,把这合同签了,乖乖的滚出北江市得了!”

“要不然的话,你们秦家还真的会绝种了呢!”

左擎宇转过身,微笑的看着他:“你好像,知道点什么?”

“什么?”

石螺一愣。

“三十秒,说出秦筱在哪里。”

“说不出,我送你上路!”

石螺:“……”

“你还有二十秒钟。”

左擎宇把用两根手指放在自己的脉搏上,抬起头,看向石螺,微微一笑。

“我……”

看着左擎宇眼中的冷光。

石螺不知怎么,莫名的打了个寒蝉,缩了缩头,说道:“我只知道秦筱在签了合同之后,是跟着周家的人走的。”

左擎宇转过头,看向周云,微微一笑:“你说,你不知道秦筱在哪里?”

周云脸色一阵的发白,嘴唇变成了白色。

左擎宇回头一瞥,看到了在人群中朝着他颔首的右护卫肖翔。

右护卫肖翔。

“今天过来,我只是想要见识见识,北江豪门的风采。”

轻轻的撕开那一张文件,左擎宇目光扫了周围的所有人,感叹道:

“现在看来,豪门风采……果然是,人性之凉薄啊!”

随手把文件的碎片撒开,左擎宇转身,扫了一眼诸位:“周家……”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能叫到的人,全部找来。”

“三天之后,我一一,送你们,上黄泉路。”

听到左擎宇这番话,顿时石螺觉得自己这被当场威胁,如果自己不说什么的话,恐怕会被看轻。

于是,他说道:

“秦筱在哪里,真与我石家没有关系,你要找人,也要去问周家,而不是问我。”

“再者,我石家虽然不怎么样,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一流家族,可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你想要垫脚石,怕是找错了对象!”

左擎宇回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双洁白的牙齿:

“不,我想你是误会了。”

“我的意思,不是你们两家。”

“而是……参与吞并秦家的所有家族。”

周云:“……”

石螺:“……”

众人:“……”

他这是想要……一人,挑起北江市的半边天?

周家位于北江市豪门,吃下了秦家五分之三的产业,而剩余的五分之二,分别被石家、刘家、顾家、姜家等一众家族吞入腹中,从而壮大自身的实力。

甚至,若是算上二流家族的话,怕是足有数十成百个家族。

他一个人,挑得起这么多的家族?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你怕是还在做白日梦吧?”

石螺冷笑:“就你这样的无名之辈,连我们石家想要捏死你,也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别以为你自己能打,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滚到监狱里呆着?”

石螺也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被左擎宇吓到,但恢复冷静之后,才觉得,这家伙也就是会打而已,其他的什么,不足为惧。

因此,想清楚之后的他,又开始膨胀了起来。

“你似乎,很喜欢跳啊?”

左擎宇两根手指捏起身侧桌子上的筷子,轻轻的一丢。

漫不经心的,就像是小孩子丢沙包一样的动作。

“那我送你,在路上,继续跳吧。”

像是一道银光,毫不起眼的光线,瞬间击穿石螺的喉骨。

鲜血飞溅,如喷泉般,染红了墙。

飞溅打在脸上的鲜血,吓得周云不由得退了两步,大少的风范,彻底消失。

眸子瞥了一眼周云,左擎宇微微一笑:“两个月前,你周家周燕和秦云的订婚消息,怎么散了呢?”

“我……”

“哦,你要弄清楚,我这不是让你解释。”

周山:“……”

那你提这个问题作甚?

“我给你三天的准备时间,把所有人能叫来的人都到齐,然后,我送你上路。”

“哦,你告诉你们家的周燕。”

“三天后,我送你上路的时候,也顺便问问她,如果说不清楚,我也给她三天的准备时间,再送她上路。”

语罢,他向四周微微点头,带着千伯离去:

“今天打扰了,

看着地上那冰凉的尸体,白色瓷砖上的红色。

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石、石家的二爷石螺,死了?”

“他,他、他竟然把石螺杀了?”

“他怎敢?”

先前还活生生在诸多人面前的石螺,就这样变成了冰凉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双眼珠子,还瞪得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杀了。

远在一边的周云,擦了一下脸上飞溅而来的血迹,险些栽倒在地上。

“他杀得了石螺,也一样能杀得了我……”

“为什么要等三天……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大难没死,周云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充满了恐惧。

不杀他……留着他,给他三天的准备时间,这是……

要磨掉他的意志,让他的意志一直处于恐惧之中……让他无时无刻都提心吊胆的。

“不行,我不能死,我才十九岁,我还年轻,还有这么多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受!”

片刻之后,周云的眼中充满了怨毒和恨意:

“不就是一个嘛!能打,又如何?”

“在北江市,能打的,老子照样能把你丢到局子里去!”

他稍稍镇定了一下,脸上恢复了笑容,只是惨白还在:

“诸位,今天的商业合作会议以遗憾而告终,现在诸位请回吧!”

他瞥了一眼地上石螺的尸体,淡淡的说道:“把尸体送到石家去,顺便告诉他们今天大厅的事情。”

“是。”

周山看了一眼身边的保安,淡淡的说道:“马上打电话给马队,说是有歹徒入室杀人……具体的,你懂的。”

“是!”

………

“大少爷,你赶紧跑吧,杀了石螺,你会很大麻烦的。”

出了别墅的门之后,千伯赶忙的走了上去,拉住左擎宇的手,说道:“我还能撑住,你赶紧走吧。”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快步走上前的时候,在人群中的黑脸,大腿上的肌肉已经紧绷,像是一条随时都扑上去厮杀的老虎一样。

但他看到左擎宇轻轻摇头之后,紧绷的肌肉也是松懈了下来,走了上去,拉开了车门:“统领!”

统领这个名词,是内部专用的,外部人是听不懂的,所以千伯根本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

“大少爷,你还是赶紧走吧,离开北江,好好找一户人家娶妻生子,要不然……”

千伯眼神忧虑,他很怕这个大少爷也是遭到了其他家族的毒手。

“没事。”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看了一眼肖翔,淡淡的说道:“查到了什么没有?”

“统领,我打听到说秦筱似乎是被姜家的人带走了!”

姜家,北江市又一大的豪门,其底细并不比周家差多少。

“哦?”

左擎宇微微一皱眉,看向身旁的千伯。

“大少爷,你……”

千伯吓了一跳,还以为左擎宇这又要跑到姜家去杀人呢,这样做的话,可是会……闹出大事情的啊!

到时候,哪怕是出了北江市,只怕也……

“先去云海别墅吧。”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

军部的东西,不方便透露给千伯,但怎么说,也要给他一个落脚点。

“是。”

云海别墅,是左擎宇这十四年来,麾下的唯一一座别墅,乃是秦家家主秦天成当年在他离家入伍之际,归在他名下的。

车子离开了市中心,往东边而去,最后停在了一栋高大的别墅之前。

“有人在里面?”

左擎宇扫了一眼,看向千伯,问道。

“没有人啊……”

千伯也觉得奇怪,这个别墅自从大少爷进入部队之后,就没有再住过人了,怎么看着大门都是开的?

“进去看看。”

左擎宇下了车,肖翔和黑脸影形不离的跟在他的身后,而那病秧子,依然是坐在车上,话都不说。

这让千伯觉得很奇怪。

两个精壮的男子,再加上自家气质不凡的大少爷,怎么会那一个病秧子,混在一起了呢?难道都是部队里的吗?

“终于把这些鬼东西丢出去了,呸,这死了的秦家人,也浪费了这么好的一栋别墅。”

像是丢垃圾一样,把两块墓碑从手里丢在别墅院子垃圾桶里,女子还在落地的墓碑上,吐了一口唾液,脸上露出极度嫌弃之色:“要不是这云海别墅,是北江市最豪华的别墅之一,我还真不见得跑到这晦气的别墅来住。”

“捡起来,擦干净。”

淡淡的声音,从微笑收敛的左擎宇嘴里响起,这一气质不凡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加上那话语声音,顿时吓到了周雪,她赶忙的退后到门边上,半关着门,指着左擎宇,问道:“你是谁?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周家的地盘,你跑过来找事,可是挑错了地方。”

她以为是有人跑来,想要泡她,毕竟,当初她也算得上是北江大学的校花了。

至于说抢别墅,她还真没想过,尤其是,如今周家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豪门。

“周家……”

左擎宇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

他蹲下身子,捡起那两块墓碑。这是他的养父秦天成和二弟秦云的墓碑。

“喂,你跑过来做什么?”

看着左擎宇面色不善的往自己走来,周雪也是被吓得不轻,脸色有些发白的,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喊着:“我告诉你,我可是周家的人,你敢对我……”

“吵死了!”

一个耳光迅雷般的打在了她那张白嫩的脸蛋上,身体像是沙包一样的飞摔在了地上,脸上的五指山已经变得紫肿了起来。

“你……”

周雪呸了一口吐出了血水,还有几颗泛黄的牙齿从里面掉了出来。

她抬起手指着左擎宇,想要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被一把撞开了别墅大门的黑脸,一脚踩在了脸上。

“别让她跑了。”

“我先祭拜父亲和二弟。”

左擎宇在别墅里抽出两张纸巾,把墓碑擦拭干净后,放在了门前,祭拜了三下。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北江市可是周家的地盘,你这样做……啊!”

看着黑脸要把自己押跪下,顿时周雪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些人不知道周家的厉害,赶忙的喊道。

但她的话,并没有说出多少,便是被肖翔一脚踩在了脑袋上,额头彭的一声磕在了地上。

清晰的血痕从她的额头滴答落在地上。

看着流出的血迹,周雪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血?

“你们死定了,我一定要让你们走不出这里……啊!”

肖翔面无表情的又是一脚踩了上去,对于这样的女人,他觉得用手扣着都嫌脏。

“第三个头。”

周雪被黑脸扣押跪在地上,脑袋被肖翔踩压了三次,向那墓碑磕头祭拜了三次。

左擎宇缓缓转过身,淡漠的眼睛看着周雪:

“三个头磕了,该送你,上路了……”

他的手上多出了三根点燃的紫香。

周雪大惊失色:“你,你,这是法治社会,你……还真敢杀人?”

在话语落下的瞬间。

紫根进,血红出。

周雪的喉咙瞬间被刺穿,染红了紫香。

“父亲,二弟,擎宇没有拿一只公鸡的血给你们祭拜,暂时将就用着这黄眼狗的血了吧。”

轻声落下,左擎宇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走进了别墅:

“送到周山的家里去。”

“是!”

周家。

周山刚准备去找姐姐周燕,可才走到一楼的他,全身骤然间冰凉了起来。

他的妹妹周雪死了!

被人刺破了喉咙!

尸体被丢到在了他的别墅门口!

“她不是去云海别墅了吗?怎么会死了?”

手下回答道:“是今天那个秦家的少爷,杀的……”

脚上升出一股凉气,周山再也坐不住了。

杀他妹妹周雪,这似乎是让他感觉到死亡来临的恐惧……三天后,死的人就是他了!

“马队来了没有?”

问话刚一落下,便是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警服的男子,他剃着板寸头,似乎带着一股硝烟的气息,眉间有着几分颓色。

他正是北江市警局刑侦队长,马天。

“周总,你说这里有人行凶?”

周山朝着手下挥了挥手:“带马队长去取证。”

马队挥了挥手,身后便是走出几个人立刻跟上去取证。

“具体说说什么事吧?”

周山走上前递给他一根烟,说道:“马队,我知道是谁杀的。”

“哦?”

马队眉头一皱:“那你们,为什么不把凶手控制在现场,反而让他跑了?”

周山苦笑道:“那个杀人狂把我们雇佣的保镖都废了,还杀了石家二爷,还有我妹妹周雪。”

“什么?又杀了一个人?”

马队两根手指掐掉还没抽几口的烟,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死了两个人?”

每一起命案都是非常大的案件,而在这素来安逸平静的北江市,一天之间竟然……出现了两起命案?

这是怎么回事?

“马队长,这个杀人者是已覆灭的秦家大少爷,他这一次回来突然杀人,有报复社会的嫌疑,我建议马队,还是速速去逮捕凶手。”

周山心中更怕的是,万一左擎宇知道警察要抓他,立刻跑来杀他的话,那可得不偿失了。

“他现在在哪里?”

事关重大,如果这个嫌疑人真有报复社会嫌疑的话,那他们还真要速速去抓捕归案,以免危害社会。

“我妹妹周雪今天是在云海别墅,准备入住,可现在她的尸体被送到了我家门口……有可能那个人是在云海别墅。”

马队一挥手:“立刻去云海别墅。”

周山怕马队懈怠,在他转身之际,还喊声道:“马队,这个左擎宇如此嗜杀,指不定还是国际通缉犯,你们可要小心啊!”

“国际通缉犯!?”

瞳孔一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队长眼中浮现出了一抹冰冷,他顿住脚步,沉声道:“此事,本队长定然会全力布置抓捕,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看着远去的三辆警车。

周山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三天?给我三天的准备时间么?我只需要一点儿小手段,便是把能把你弄死。”

……

“在秦家覆灭前五个月,姜家似乎跟秦家提过亲,但被拒绝了。”

把千伯安排在别墅里,左擎宇和黑脸、右护卫肖翔回到了车上。

一直坐在车后排没有下的病秧子忽然开口说道:

“强制恢复网络上的信息,我查到了这一点。”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那就去姜家找找。”

“是!”

车窗升上,在黄昏的天空中,车辆往郊外姜家的老宅驶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从市中心急速开往云海别墅的一行刑警队,也是飞速行驶,恰与之错过。

“左擎宇,一岁时在秦家注册的户籍,是秦家的养子,归于秦天成的名下。”

“初中毕业时曾是北江市中考状元,并在一年之内学完了高中学科,在秦家的帮助下考入了部队之中。”

马队的副手是一个叫做冷冰冰的女警。

她看着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的资料,顿时小嘴微微张开,有些惊讶:

“这个人也不像是,报复社会的人吧?毕竟这么强的学习力,也是……”

她看着马队没有回话,顿时也是知趣的闭上了嘴巴,目光重新落在了屏幕上,却也是没有说半句话了。

“怎么不继续往下念了?”

马队睁开眼睛,看着她,淡淡的问道。

“马队,这个左擎宇,从十五岁入伍之后,信息就一片空白了。”

顿了顿,冷冰冰把电脑转过去,屏幕对着马队,说道:“不过,他的头像面部资料却是在十四年前更换的,根据时间上,应该是他入伍的时候。”

“你看这里……”

她指着屏幕上,显示着头像更改日期。已经是九年前的了。

“十四年前?”

眼神微微一凝,马队长沉声道:“一般情况下,未满十八岁的人头像都是在五年之内必定改一次的。”

“哪怕是入伍,也会更换。”

在马队知道的特殊情况下。

有两种情况是不会更换头像。

第一种是已经牺牲,户籍还没有注销的情况下。

第二种则是……如周山所言这般的,通缉犯!

“去通缉犯名单查一下左擎宇。”

冷冰冰立刻调开了通缉犯的查询系统,选择了名字查询,却是一无所获。

没有一个通缉犯是叫左擎宇的。

“杀机果断,这样的人,不是当过兵的,那就是通缉犯了。”

马队长一时也调不到左擎宇的资料,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有资料,那更好,直接抓不就得了?

“全速赶往云海别墅,包围别墅,不要让任何人离开。”

“是!”

……

姜家位于北江市的郊外,距离云海别墅大概有三里的路程。

天色渐渐的变得黄昏,仔细一看,却感觉天上的残霞,像是喷洒的血红,非常的绚丽。

车窗紧闭的奥迪车停留在了姜家门前,原因是前方都是人群。

“统领,这里似乎也在举办什么仪式?”

左擎宇扫了一眼,直接下车:“不管他们,我们直接进去。”

左擎宇的气质不凡,刚一下车,便是被诸多名媛看上,一个个眼中都是冒出了狼光:

“这是哪家的公子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看这车牌,好像是燕京的吧?莫非是燕京的豪门?”

“这家公子面生的很,不知道是燕京哪家的公子啊....”

左擎宇丝毫不顾,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之后,缓步向别墅之内走去。

“先生请留步,请您说一下您的身份,这样您才可以进入。”

保安老早便是守在这里,别墅之中,不是同为豪门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左擎宇虽然气质不凡,但,气质不凡的人,也不一定是出自于豪门的。

外边的这一诸位,那一个的气质是凡的?都是一些一流家族的名媛大少,但,这些人,可没有进入别墅的资格,只能在外边攀谈凑凑热闹。

左擎宇单手拎起保安的衣领,在诸多大少的诧异目光之下,像是丢垃圾一样的把他丢了开。

别墅外的院子一共有数十,近乎一百来人,原本那热闹的攀谈声,也是在这一刻,彻底的凝固,陷入了死寂之中。

他,他,这个气质不凡的男子,他在做什么?

他,他竟然,他竟然把姜家的保安,当垃圾一样丢开了?

他这是在……找死吗?

还是……这个人,是一个疯子?

“站住!”

别墅门口的确是站着一个保安,但在其中,也是有着其他的保安存在,这也就是防止其他人硬闯进来的。

他们堵在门口,瞥了一眼左擎宇,眼中透露着一抹高高在上:“小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身为姜家的成员,哪怕只是姜家的保安,他们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因为,姜家可乃是与周家并列的北江市豪门,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比起寻常的中阶人流,高档太多太多了。

哪怕是一般一流家族的大少,看到他们后也得微微鞠躬行礼,表示对他们身后家族的敬仰。

可现在,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打他们的人?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脑子有问题?

“再挡路,我送你,去另一条路。”

左擎宇双手负背,一米九身高的他,哪怕是矮一个台阶,也能俯瞰着那保安。

“抓住他!”

当这么多人的面下,被这个小子威胁,保安队长感觉到自己的脸面尽失,顿时低喝一声。

可他话语刚吐出嘴巴,便是感觉到劲风传来,而后传来的是一阵天旋地转,脑门直接撞在了门墙上,双眼一翻白,竟然是直接被撞晕了过去。

别墅墙壁上,破碎的瓷砖,也是啪嗒的一声从上面落下,打破了全场的宁静。

“这……”

“一巴掌把保安队长扇飞了。”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左擎宇依然是站在原地,丝毫不动。

无数人,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现在,还挡吗?”

左擎宇收回左手,脸上微微一笑,看着那都在发抖的一众多保安。

一群保安噤若寒蝉,赶忙的退后一段距离,让左擎宇走了进去。

“这是……上门砸场子的啊?”

一群名媛大少面面相觑,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之色。

姜家矗立北江足有三十年载,可谓是北江的老牌豪门,比之起才称霸不到十年的周家,底细更加深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虽然同为豪门,但若是论底蕴……只怕姜家还在周家之上啊!

“这要出大事了……”

没有理会院子里名媛大少那惊悚的想法,左擎宇缓步走过了大厅。

别墅大厅没有人,二楼上传来一阵摇滚的音乐,似乎是在聚会般的。

抬腿走向楼梯,左擎宇四处扫视。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什么姜家大少,且让他先找到,要找的人了,再论姜家大少的事情。

这时,一众多别墅内的保安也是赶到,他们看到二楼上的主角,立刻喊道:“在这里,抓住他!”

左擎宇淡淡的瞥了一眼身旁的黑脸和右护卫肖翔,两人立刻意会,顿住脚步,如铁塔般的固定在楼梯间。

“我家统领有事,别打扰他。”

保安破口大骂:“我姜家的二楼可不是谁随随便便的人能上的,赶紧让你们那什么东西滚下来……”

彭!

黑脸淡淡的扫了一眼右护卫肖翔:“一拳能解决的事情,还需要废话吗?”

右护卫肖翔捂了捂脸,这个黑脸就是不喜欢说话,用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解决事情。

看到被一拳从楼上打下来的那保安之后,一时间,这些嚷嚷着要冲上去抓人的保安,也是戛然而止,一个个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

再也不敢说半句屁话。

欺软怕硬的本色,显露无疑。

且说左擎宇,他已经走到了一个房间之中。

摇滚的音乐,便是从这个房间中,传出来的。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正要推门而入的左擎宇,忽然间感觉到什么东西撞在了自己的脚上,低头一看,那是拖把。

接着,耳边传来了一道悦耳带着畏惧的声音。

他眉头微微一皱,直觉上,这一声音颇为的耳熟,像是,听过一样。

转头看向,却见到一个穿着清洁工服装,低着头的女子。

“对、对不起,我,我这就走……”

“不急。”

左擎宇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捏着她下巴,抬起她的脑袋来。

“筱筱?”

“你是………左大哥?”

女子面色有些诚惶诚恐,可当她看到左擎宇的面容之后,顿时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一把扑进了后者的怀里,低声哭道:“左大哥,你,你,你终于回来了,我,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你这是怎么回事?”

左擎宇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和这通话的时候,她似乎已经接替了秦天成的位置,秦氏集团的总裁。

可现在,她怎么成了一个……清洁工?

“啊?”

秦筱眼神一愣,旋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左大哥,你赶紧跑,不要再回来了,他们,他们要你手里的云海别墅……”

那应该是,周家了?

正当左擎宇要细问的时候,一道冷笑声传来:

“我当是谁敢闯进我的二楼呢,原来是,堂堂的秦家大少爷啊?”

在二楼洗手间那边,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男子之后,顿时秦筱的脸蛋变得惨白了起来,她死死的推着左擎宇:“左大哥,快走……别管我……”

相关文章: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啊快停下好痛&桃运狂兵

好硬再深一点口述 成 人 熟妇小 说在线

(完整版)《仙王归来之美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腐书红肿白浊_见网友第一句话说什么

小说在线【恰在爱情来临时】火爆连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