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发疯的想你/厨房边走楼梯边做律动

2021-11-25 20:27 · 新商盟

王琳才浑身脱力的跌坐在地上,伸手在身下摸了一把,满手的粘腻,让王琳脸颊有些发烫。

她撒谎了,其实她早就站在了那里,看到了那里发生的一切。看着金娜娜脸上的表情,她身体也下意识地有了反应。

王有善带着金娜娜回家的时候,家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张瑶坐在他家的沙发上,一脸尴尬地看着回来的两个人。

“王,王叔叔,你们回来了,我来……”还没说完王有善已经猜到了,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你先把娜娜扶过去休息会儿,我去给你倒杯水。”

张瑶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走到王有善旁边,伸手接过金娜娜。金娜娜看见张瑶的时候,愣了一下,还是顺着张瑶的力道,靠在她身上,走向沙发。

看两人坐下了,王有善这才转身进厨房倒水。

金娜娜坐下以后,撑着沙发坐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瑶。“张瑶,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你那么保守的人,我不相信短短几天,就到了可以上床的地步了。”

张瑶抬头对上金娜娜的眼睛,随后又快速低下头去。

“我从进公司就一直喜欢赵山,只是因为当时赵经理和你是男女朋友,所以,我就将这份感情藏在心里。我们在那边的时候,赵山突然喝了很多酒,然后我偷偷看了他的手机,才发现……发现……”

说到这里,张瑶的话顿了一下,金娜娜现在缓过来了,满不在乎的说道:“没关系,你继续说。”

“然后,我觉得这是个机会,然后就趁着赵山喝醉了,然后……”说到这里张瑶脸颊陡然爆红,看她这个模样,金娜娜也猜到了,摆摆手示意她不用说了。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娜娜,我真的不知道赵山他会找人……对不起。”

金娜娜摆摆手,“不用说对不起,只是既然你决定和赵山在一起,通过这件事情,你应该能看出来,赵山他……所以,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张瑶刚想说话,就看到了金娜娜身后,脸色阴沉的赵山。

“金娜娜,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金娜娜听到赵山的声音,浑身一震,僵硬的扭过头,“赵,赵山,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赵山闻言,冷笑一声,“你管我什么时候出来,金娜娜,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浪蹄子。”

虽然在回来的路上,金娜娜和王有善把话说开了,王有善也当着她的面把那个瑜伽老师的微信删掉了,金娜娜也决定放下赵山和王有善好好过日子。

但是,现在听到赵山这么说,还是觉得心里闷的慌。

金娜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觉得眼前黑影一闪,赵山闷哼一声,连带着行李箱一起摔在地上。

“赵山,你还是个读书人,怎么说出来的话如此不堪入耳?”

赵山摸了一下嘴角,从地上爬起来,“我念你是我师傅,年纪又大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你,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对你动手。”

“况且,王有善,您这样的人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王有善一听赵山的话,气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赵山看了他一眼,冷哼道:“金娜娜,还不快扶着你的老男人,不然他要是一不小心抽过去了,你这还没过门就要守寡了。”

不用他提醒,金娜娜早就站到了王有善身边,贴心的抚着王有善的后背,看着金娜娜这么关心王有善,赵山面露嘲讽的说道:“看来,老东西把你伺候的挺不错啊,有没有和我做着舒服?”

金娜娜咬紧牙关,低着头不搭理赵山,王有善看着金娜娜,怒瞪着赵山低吼道:“你给我滚。”

“滚?你不想看到我,不想让我揭露你们的丑事,我偏要,等着吧,咱们以后……”还没说完,就被张瑶拉走。

张瑶身份不低,以前因为痴恋赵山,所以下意识忽略了赵山的很多毛病,刚刚被金娜娜一说,看向赵山的眼神有了些变化。

等两人离开,王有善看着金娜娜,满眼都是歉意。“娜娜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委屈你了。”金娜娜闻言摇摇头,现在她满心满意都是王有善,看着王有善满怀歉意的目光,心软得一塌糊涂。

“老王,别这么说,以前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我现在才知道你才是对我最好的人,以后,我就全心全意跟着你,好好伺候你,公司那边我就不去了,赵山还在公司,省得他看着我说些难听的话,影响了公司的形象。”

王有善闻言点点头,想着金娜娜以前的事,既然现在金娜娜和自己在一起了,她愿意辞掉工作全心全意待在家里,王有善心里说不出的甜蜜。

想到这,王有善伸手将金娜娜搂在怀里,将下巴放在金娜娜的头上,“娜娜,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赚钱,等我们公司稳定下来,我就和你一起去韩国见见你的父母。”

王有善的话,金娜娜听到后心里暖暖的,想想自己以前和赵山那么那么好,赵山却从来没有说过陪她一起去韩国见见她的父母,从来都是叫自己去迎合他爸妈的要求。

老王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是会体贴人,什么都为自己着想。想到这里,金娜娜用力的搂着王有善的腰,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动,金娜娜从王有善怀里抬起头,伸手搭着王有善的肩膀,将自己的红唇凑上去,吻住他的唇瓣。

老王浑身一震,看着眼前娇美的金娜娜,身下下意识起了反应,抱着金娜娜就进了他的房间。

因为是周五,又赶上周末,两个刚刚确定关系的男女,整整在床上厮磨了一天一夜。老王已经记不得自己要了金娜娜多少次,但是金娜娜就像是一种毒品一样,怎么吃都吃不够。

金娜娜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刚穿好衣服就看,老王刚刚疏解的欲望又高涨了起来,金娜娜显然也注意到了笑道:“没想到小师傅这么有精神,娜娜实在没力气了,师傅您自便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王有善哪里受得了,伸手把金娜娜拉回来,按在床上,趁金娜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扒下金娜娜身上的衣服,要附上那对傲立的浑圆,就听见房门被敲响,这个时候,哪管得了那么多,老王专心的在金娜娜东摸摸西摸摸,撩的金娜娜身下早已泥泞一片了。

“师傅~~!”

金娜娜总会在这个时候叫自己师傅,每次听到老王都觉得格外刺激,这次也不例外。正准备提枪杀过去,谁知道门口的人,不光敲门,还一边敲一边喊道:“那个王教授在嘛?”

听到门外陌生的声音,房间里的两个人身体同时停住,金娜娜疑惑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老王,收获的是一双同样疑惑的眼睛。

“老王,要不,你去看看!”

王有善听到金娜娜叫自己老王,就知道,这福利是没了,低骂一声,从金娜娜身上下来。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穿戴整齐的金娜娜,老王这才拧开门锁。

看着门外站着的女人,老王愣了一下,不为其他,因为这张脸他实在太熟悉了,这个人的照片到现在还在他兜里揣着呢,他怎么也想不到,来敲门的人竟然是沈芳。

老王看着沈芳,原本以为照片上已经足够惊艳,没想到本人比照片更好看,身材也更火辣。

“沈老师,你怎么……”

沈芳看老王来开门,看到老王并不似她想象中那样中年发福,相反还有一股儒雅的气息。暗暗欣喜,看最喜欢文化人了,看着老王觉得很是满意。

因为是夏季,老王身上就穿了一件短袖T恤,因为老王经常锻炼,还可以看到T恤下健硕的肌肉,这样一看,沈芳就更满意了,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自己和老王一起躺在床上,亲手摘掉老王的眼睛,撕开他的衣服,露出他隐藏起来的狂野,然后……

看沈芳在走神,老王再一次问道:“沈老师?”

沈芳回过神,看到门口的老王,“那个,今天下午,你没来,所以我就问表姑妈要了你的地址,就来看看。”

说完,伸着脖子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厨房穿着围裙的金娜娜,年轻漂亮的金娜娜使沈芳的眼睛闪了一下。

金娜娜饿惨了,穿好衣服就去厨房做饭,看老王半天没进去,下意识问道:“是谁来了,怎么不请人家进来坐坐,堵门口干什么?”

老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侧开身子说道:“那个,沈老师,你,你先进来坐。”

沈芳看看金娜娜又看看老王,狐疑的往里走,门口还有赵山没拿走的拖鞋,沈芳看到一双男式拖鞋,下意识输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

和他不一样的是,老王看到那双拖鞋脸色黑了一下,重新在鞋柜里拿出一双鞋子递给沈芳。

等两个人进去的时候,金娜娜端着两碗面走了出来,看到沈芳的时候,愣了一下,下意识看了一眼老王。

这要是换成昨天,老王不定多开心,但是如今他已经和金娜娜确定了关系,再看到沈芳确实有些尴尬。

“那个沈老师,不好意思,那个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个和你的事,就……”沈芳一听,愣了一下,看着金娜娜又看看老王,这才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

顿时气红了脸,站起来指着他们两个人,“你,你们……”

老王低下头,这件事确实是他对不起人家,“实在不好意思,这样如果沈老师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有一个在大学教书的教授朋友,为人很不错,我可以把他介绍给你,你……”

沈芳看老王急着给她找下家的样子,脸都黑了,“不用了,是我看错你了,表姑妈也看错你了,再见,不再也不见!”

说完端起桌子上的水杯,给老王和金娜娜泼了过去。金娜娜擦掉脸上的水,刚想出声,就被老王拉住,“算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接下来就是一顿轻声安抚,沈芳看老王如此温柔的哄金娜娜,心里有些发酸。

哄好金娜娜,老王扭头说完看着沈芳,“这件事确实是我的不是,泼我我不计较,但是沈老师出气了,那么我们就不留了。”

此话一出,成功让沈芳对金娜娜的嫉妒更深了一点,泼了他他不计较,却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分明就是为那个女人撑腰。这样一个只对自己的女人温柔似水的男人,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是她的了呀。

沈芳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输给一个没她漂亮,没她成熟的女人。沈芳看了老王一眼,脸色阴沉的拿起包包,走到门口,换回了鞋子,拧开门,出去,然后重重地把门摔上。

“师傅,我再重新给你下碗面。你……”还没说完就被老王拉近怀里,“我才不要吃什么面,我要吃你。”

金娜娜红着脸抬起头,刚想说话就被老王低头吻住。老王弯腰抱起金娜娜,两人一起走进房间。

衣服丢了一地,紧接着就传来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老王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老王坐起来,穿好衣服走出房门就闻到了一股饭香味。

扭头看向厨房,金娜娜正围着灶台转悠。

老王觉得心里暖暖的,好久没有过这种起床就能吃到心爱的女人做的饭的日子了,老王走到厨房,从金娜娜后面抱住她。

金娜娜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师傅,你起来啦,饿了吧,洗漱一下准备吃饭了。”

老王将下巴放在金娜娜肩膀上,闭着眼睛吻了一下空气中的菜香味,“我还不知道你还会做饭。”

金娜娜红着脸说道:“我一直都会,只是以前赵山不让我不做,但是我以后愿意为你做饭,我想好好照顾你。”

老王直起身子,抱着金娜娜的肩膀把她转过来,“娜娜,我……”还没说完就被嘴唇上的手指止住,金娜娜将头靠在老王的怀里,“我知道,这些都是我自愿的,我想要照顾你,想要陪着你。”

老王还想说话,就听金娜娜惊叫一声,转身将锅里的菜铲起来,闻了一下,皱了一下眉头,“不能吃了,不过没关系,应该够了,咱们出去吃饭。”

说完就拉着老王的手往外走,老王笑着跟上金娜娜的步伐。两人走到饭厅,看着桌子上丰盛的早餐,老王感受到了久违了的家的感觉。

刚吃了几口,放在房间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金娜娜看了一眼房间,将要起身去拿手机的老王按了回去。

“你先吃饭,昨天到今天都没怎么吃饭,我去拿。”

老王看着金娜娜的背影,心里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当初没忍住和金娜娜做了那种事情,要不然金娜娜这么好的女人,也不会……

正出神的时候,看到金娜娜拿着手机出来了。

金娜娜把手机递过去,“是王琳!”,老王点点头,接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嗯,好,我马上来。”

说完老王面色沉重的挂了电话,金娜娜看他脸色不对劲,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老王扭头看着金娜娜担忧的目光,摇摇头。

“没什么大事,就是赵山今天去了公司,偷偷进了我的办公室,在我办公室里找东西,王琳以为是贼,就报了警,结果警方过来就抓住里那个人,没想到竟然是赵山。”

后面的话,老王没有说下去,金娜娜也大概猜到了,没想到赵山竟然那么无耻,竟然想偷东西。

但是想想以前赵山变化这么大,完全是因为他们的原因,虽然知道此时求情不太合适,金娜娜还是拉着老王的胳膊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量不要追究这件事,毕竟……”

老王看了金娜娜一眼,点点头,应了一声“知道了”就穿上鞋子出门了。

紧赶慢赶赶到公司,一进门就看到赵山被人压在地上。接过警察递过来的文件,老王愣了一下,深深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赵山。

毕竟是自己的徒弟,虽然犯了错,王有善也狠不下心真的将他送到警察局里去,连忙走到警察身边说道:“警察同志,这人是我徒弟,那个东西是我让他过来拿的,没想到被我助理看到了,误会误会!”

警察看看被按在地上的赵山,又看看老实巴交的老王,脸色黑沉沉的,“你知道做假证,是违法的是吧?”

老王一愣,心里暗道,他当然知道做假证是违法的,但是就算赵山再不是,也是他的弟子,赵山之所以这么反常,也是因为他和金娜娜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心里一番苦涩,老王面子上却不露声色,对上警察的眼睛也丝毫不慌,“我知道,如果警官不相信,你问他好了。”

老王敢这么说无非就是料定了,赵山不敢反驳自己的话,自己手里的文件是和何大刘他们公司合作的计划书,这份计划书,估值最少五十万,如果真的追究下来,赵山至少得在监狱里待上十年。

警察走到赵山身边,示意押着赵山的两个警察松开,。赵山得了自由,扭动手脚站起来,瞥了一眼一脸淡定的老王。

办案警察可不管那么多,盯着赵山,指着后面的老王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赵山也不含糊,点点头,并不准备答话。

“说话,希望你态度好点,不然我们就采取措施了!”

赵山抿了一下唇,看着老王说道:“是,我来帮王总那东西的,被林助理误会了。”警察又看向王琳,“他们两个真是师徒?”

王琳老实的点点头,“是的,警官,我是因为没看清,所以误会了,实在很抱歉,我……我……”

王琳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好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警官看当事人都是这个样子,脸色阴沉的冲另外两个人说道:“好了,收队。”

等人都走了,老王看了一眼地上的赵山,将手里的文件交给王琳,吩咐她拿去放好,然后揪着赵山的领子把他提到了会议室。

一把将赵山扔在会议室桌子上,然后回头把门关上。

“说吧!”

赵山看着老王的模样,心里微微有些发怵,不过那件事情只有他和那个人知道,只要他咬死不说,他王有善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什么,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王毕竟比赵山早步入社会那么多年,看人一向很准,赵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说完全掌握却也知道了个八九不离十。

从兜里摸出烟,拿了两根出来,给赵山递了一根,然后点上火,把打火机扔给赵山,深吸了一口,抖着烟上的烟灰说道:“赵山啊,你还是太年轻,你什么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酒吧的事情和今天的事情和你的性格太不相符了,说吧,看在师徒一场,我不为难你。”

赵山看着老王,摇摇头不说话,将手里的烟屁股按在桌上的烟灰缸里就打开门出去了。

老王也没办法,跟着赵山往外走,正好碰到了王琳,王琳看着两个人要走,连忙喊道:“外面雨下得不小,赵经理您歇一会儿再走吧。”

王琳的话,并没有阻止赵山的脚步,老王看着赵山走进雨幕里的背影,这才注意到王琳浑身都湿透了,白色的衬衣黏在身上,一眼就能看到里面的红色内衣。

内衣里面包裹的是丝毫不逊于金娜娜的酥胸,王琳显然也很不舒服,下意识地用手拉起黏在皮肤上衣领。

看赵山不理人,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回头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老王。“王总,外面雨下得挺大的,暂时应该走不了。”

老王闻言点点头,看王琳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我办公室里还有一套穿过一次的衬衣,如果你不嫌弃,可以拿到厕所去换,湿衣服穿多了对女孩子不好,而且,衣服湿了,里面的……”

老王很绅士的只说了一半,然后转身进办公室,找到柜子里的新衬衣递到王琳面前。王琳闻言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从她的角度都能看到自己身上穿的红色内衣,顿时脸一红,飞快地抓着衣服挡在胸前,对老王说道:“那,那就谢谢王总了,等回头我洗好了还给您。”

老王摆摆手,示意她快去,王琳红着脸跑去卫生间换衣服,等人走了,老王打算回办公室,一晃眼看到地上有一块红色的小玩意儿,老王弯腰捡起来一看,竟然是个情趣小玩意儿。

想到刚刚站在这里的人,老王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丫头,不会是……”

但是这么私密的事情,老王也不好去问,只能当作不知道,顺手把手里的东西放到王琳的办公桌上,转身回了办公室,动手收拾被赵山翻得乱七八糟的东西。

半个小时后,老王直起腰,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都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不好意思吧?但是我也想上个厕所啊,要不,我还是去看看?”

话是这么说,老王也在原地纠结了十多分钟,才一步一步挪到卫生间门口。抬起手想敲门,又觉得不太好,把手放下去。

犹豫了很久,才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小王,那个,你还好吗?我也想上个厕所,小王?”

王琳老早就看到了老王站在门口,虽然老王的年纪已经足够做她爸爸了,但是刚刚自己被王总看到身子,一时紧张,忘了手里还拿着那个东西。

进来换衣服的时候想起来,到处找不到她就想到可能是掉外面了,连忙开门出去找,毕竟这种东西被人看到确实太丢人了。

谁知道正巧看到老王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王琳现在是又急又羞,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王。

王琳今年二十九岁,二十六岁那年就嫁给了她现在的丈夫,可是谁知道她丈夫外表看起来高大威猛,在那件事上却一言难尽。

长期得不到满足,王琳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就去买了有些助兴的小玩意儿,本来也就周末休息的时候自己在家偷偷玩一下。

谁知道上个星期被她玩儿坏了,一直没想起来,前天晚上又看到那么香艳的场面,就在网上买了一个,谁知道一不小心填上了公司的地址,那种东西,要是被公司的人看到了,那还得了,所以快递一到,王琳就赶到公司拿快递。

然后就碰到了来偷东西的赵山,紧接着就是老王。一看到老王,王琳就不自觉地响起了那天晚上看到的画面,趁着两个人到会议室去了,身体实在痒得厉害,又不敢在公司的厕所用,就去外面的厕所用了一下。

谁知道突然下起了大雨,衣服淋湿了,老王把衣服扔给她的时候,那东西就掉了,因为急着掩饰自己的尴尬,她也一时没发现,结果……

相关文章:

公主摆成跪趴,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小说《娇妻刁蛮:凉少宠妻无度》大结局(原文阅读)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_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

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

不要了肚子太满了h|很黄很暴力的情话,高质量肉宠文玩核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