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山美女老婆——(精彩章节未删节)

2021-11-25 21:17 · 新商盟

“那就多谢穆经理了!”

虽然不知道穆廖康在搞什么鬼,但叶山河欣然接受。

跟穆廖康谈完,叶山河就回事务室继续跟荷小鱼勾搭了。

荷小鱼放心不下,问起了穆廖康找叶山河到底是什么事情,叶山河也没隐瞒如实说了。

通过荷小鱼,叶山河才得知总经理名叫白露,更知道白露的“黑历史”,顿时间想明了穆廖康的计谋。

“山河哥,要不你还是别去了吧!那个总经理脾气很不好,你会被辞退的,这是穆廖康的阴谋!”

“放心吧没事的,我会跟这死胖子玩到底的!”

叶山河完全没有在意,那总经理脾气再怎么坏又能怎样?坏得过自己那凶残老婆沐画音吗?

“白露,会是她吗?”

这个名字让叶山河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美丽的倩影,她也叫白露,只是已经在叶山河的世界中消失好几年了。

叶山河不确定荷小鱼口中的白露是不是自己心中的白露。

不多时,穆廖康口中的总经理就来到车库外了,穆廖康屁颠屁颠的跑去叫叶山河过来。

“嘿嘿,这回看你还不死?这位总经理可是传说中的灭绝师太,回来后你就等着呈交辞职书吧!”

穆廖康心里这样想着,都快给乐坏了,穆廖康已经能够预感到总经理这车都还没上,就骂得叶山河狗屁淋头的样子了。

毕竟这家伙没穿工作服也就算了,衣服胡子都是邋邋遢遢的,形象差得一逼。

眼前的女人正是总经理白露,她的一袭紧身的职业装,将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完美的呈现出来。

粉黛色的长发高高束起,在背后垂挂下一条长长的马尾辫,她显得有些清冷,给人一种难以靠近的艳丽。

此刻白露手中正搂住一叠文件合同,正在等待司机的到来。

“山河这位就是白总,赶紧向白总问个好...嘿!”

穆廖康说着,戳了戳叶山河,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

“山河哥...是你吗?呜!我没有做梦,真的是你!”

白总见到叶山河后情绪相当的激动,竟然直接将叶山河给搂住了,痛哭起来。

“这…尼玛什么情况?”

穆廖康算是彻底懵逼了,谁特么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白露的反应完全超出了穆廖康的意料。

其他的员工们也是惊呆了,白露是谁?权限仅次于总裁沐画音的人物啊!

竟然直接搂住叶山河了,还放声痛哭了起来,这白露不会是叶山河以前的老相好吧?

“是我!”

叶山河的神情显得有些苦涩,叶山河没有想到总经理会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个白露。

现在的穆廖康眼睛瞪得老大,快要脱臼的大嘴巴简直能塞榴莲了,现在穆廖康想死的心都有了。

原本穆廖康是想借白总之手干掉叶山河的,却未料白总竟然跟叶山河认识,而且关系还不浅。

“山河哥,我们...车上聊吧!”

白露看到在场职员异样的目光,觉得此地并非是聊天叙旧的地方。

“好。”

叶山河没有太多的言语,白露的出现确实让叶山河心神颤动了一下,但是此刻他已经恢复了平静。

“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到了车上白露主动岔开话题道。

“去国外混了几年,不久前刚回来。”

“你出国了?”

白露显然有些诧异,难怪这些年在江源市得不到叶山河的任何消息,原来是出国去了。

“你跟芊雪她还好吗?”

这才是白露真正想要问的问题,或许他们早已经结婚了吧,甚至已经有了孩子。

毕竟七年的时间很长,他们都不在青涩了,有些事物的变迁是注定的,人也总会改变。

“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提起芊雪这个名字,叶山河的眼神中闪露出痛苦的脸色,这是一个另叶山河害怕想起却又挥之不去的名字。

叶山河这辈子只喜欢上了两个女人,一个是眼前的白露,她是叶山河高中时代的初恋。

另一个则是莫芊雪,她是一个甘愿为自己付出一切,别无所求却默默的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善良女子。

叶山河当年因打架斗殴,致人重伤,而在高三那年被逐出了江源高中,白露为了大学梦跟叶山河分手了。

那是叶山河最痛苦的日子。

而莫芊雪的出现,另叶山河的心中多了一丝温暖。

莫芊雪是叶山河、白露的同班同学,她的平时很少话,性格比较内向与柔弱。

却在叶山河被逼辍学的第二天,她跟着叶山河主动退学了,莫芊雪一直偷偷的喜欢着叶山河,退学那一天她与他告白了。

由于刚与白露分手,叶山河心情抑郁,拒绝了莫芊雪的告白。

叶山河原想这个柔弱的女孩会痛哭的离开,却没有料到她竟默默的跟着自己。

跟着叶山河去混黑帮、去当杀手,七年时间她形影不离、一路相伴。

莫芊雪本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却为了叶山河抛弃所拥有的一切。

莫芊雪并非是叶山河遇到过最美的女子,却是叶山河遇到过心地最善良的女子。

然而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子,却在三个月前那场血屠中丧命了,这是叶山河一生的心劫。

“对不起我不该提的。”

白露陷入了沉默,这是一个白露意想不到的结果,也难怪叶山河模样会这般颓废了。

这些年他过得应该很落魄吧?不然也不会沦落到当一个司机了。

白露的心中莫名的抽痛,这不该是他的人生,他当初明明是那么的优秀,是高中时代的风云人物,深得院长的赞许。

若不是中途辍学,他应该会活得比自己更好吧?或许自己跟他之间也会一直走下去。

一起去走入梦幻般的大学时光,一起去为事业打拼,一起走入婚姻的殿堂。

“你变化挺大的,如今已然是雅图的老总了,作为老同学还请老总多多关照了。”

叶山河将话题岔了开,不想去提莫芊雪的事情,而后开始专心开车,对于白露他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

他的那份爱,早已经被那个善良的女孩莫芊雪占据了。

“你一直在恨我对吧?”

“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自我选择的权力,我从未恨过你。”

叶山河平静的说道。

“可我会后悔了,我的大学梦圆了,事业也达到了心中的预想,却发现你再也找不回来了。”

白露手扯着自己的衣襟,懊悔的说道。

“白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叶山河笑了笑道,以前的事情,叶山河不太想去提,值得叶山河去留恋的,或许只有属于莫芊雪那段时光吧。

“可以别叫我白总吗?还像以前一样。”

白露有些幽怨,这声“白总”是那么的刺耳,跟叶山河之间已经那么的陌生了吗?

“以后没人时叫你白露吧。”

“好吧。”

白露眼神中闪过几分失落,失去的终究无法再去找回,以前他叫的是“露儿、露露”,现在却变成了“白露、白总”。

“这次出去主要是为向地王集团催收债务的,不过罗氏集团的老总罗南山却约咱们在他的黄金俱乐部会谈,多半没按什么好心。”

叶山河不想谈当年的事,白露所幸不再提了,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罗南山这人叶山河倒是有所耳闻,据说是江源市四大豪门世家罗家家主的儿子。

罗家主要搞的是房地产,罗南山所创建的地王集团自然也是专攻房地产这一块领域。

这罗南山很有商业头脑,这些年来,罗南山旗下的地王集团为罗氏世家捞了不少钱财。

“山河哥,你在下面等我吧,我一个人上去就行了。”

到了黄金俱乐部,白露想了想说道,毕竟叶山河只是一个司机,不太适合进去。

“行,你小心些!”

叶山河也没在意,随意说道,叶山河本来也没打算上去。

……

黄金俱乐部内,装饰富丽堂皇,里面的人个个西装革履,举止投足间展现着高贵与典雅的气质。

俱乐部内的装饰布置程西式风格,其设计正是雅图集团所策划的。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白露推门走进了一间包厢。

“白总可把您给盼来了。”

房门一开,一位长相高挑俊逸的男子便从门中走出,他正是罗南山,罗南山穿着打扮非常得体,一身名贵西装,看起来很有格调。

“白总,咱们先喝点酒如何?”

罗南山将一杯红酒递给了白露,微微一笑道。

“罗总,今日咱们好像是来谈债务的吧?”

白露的并没有接过红酒,而是面色有些发冷的说道,这罗南山到底是想搞什么鬼?

原本是说好来谈债务,如今看来罗南山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里面的装饰是粉红色系列的,甚至还有一张大床,根本就不是适合谈债务的地方。

倒像是情侣约炮的浪漫之地。

“那点债务都是小事情,我罗南山还还不起吗?喝了这杯酒,咱们这就谈债务如何?”

罗南山谈谈的说道,他的嘴角微微掀起,显然是不抱什么好意。

“行,请罗总你说到做到!”

白露充满了警惕,但还是将酒接了过来,一口将之干完。

“白总真是好酒量,哈哈!我再敬你一杯!”

罗南山继续给白露满上红酒说道。

“你当我是白痴吗?既然你不想谈债务,我便失陪了,但你也得承担后果,我会将你们地王集团告诉法庭!”

白露一脸怒火,这个罗南山完全就是想消遣自己,多半是有意灌醉自己的,看里面的布置就知道。

罗南山这个人名声很不好,是个花花公子,跟娱乐圈里的大多数女明星都是搞得不清不楚。

据说前几个月还将江源高中一个学生妹给弄怀孕了,后来却被罗南山给抛弃掉,导致学生妹跳楼自杀。

这个罗南山最近一直在追求沐画音,倒是没有想到,今日又将苗头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白总生起气来跟画音一样迷人!直说了吧,让本少干一炮,这债务我当场还清,七千万而已,本少不缺那点钱!”

罗南山将那支路易斯干红葡萄酒砸在了地上,直接开门见山道。

这才是罗南山的真正目的。

沐画音这个冷艳女王罗南山现在还玩不着,但是要玩白露就容易多了。

白露的身上拥有着沐画音那种冷艳的气息,所以罗南山觉得可以先玩玩白露试一下感觉。

“告辞!”

白露不打算跟罗南山废话,当即就推门而去。

“你以为你跑得掉吗?本少想搞的女人就没有搞不到的,就是沐画音那臭娘们也是迟早的事!”

罗南山冷声说道,而后打了一个响指,只见一群保镖突然冲了出来,将白露给拦住了。

“白总,想想怎么给本少跪舔吧,嘿嘿!”

罗南山勾住了白露的下巴,一脸淫邪的说道,他的眼神火辣,直勾勾的盯着白露的胸脯。

“罗南山你不要太过分了,就不怕受到法律制裁吗?”

白露直接将罗南山的手给拍开,目光相当的冰冷,没有想到罗南山竟然打起了自己的主意。

“法律?制裁?在江源市里我罗南山就是法律,小小警局本少还不放在眼里。”

罗南山的话让白露有些慌了,以罗南山的身份,警局还真拿罗南山没办法,罗家可是江源市四大豪门世家之一。

与燕京一些官员大有了来往,即便犯了事,警局的人也无法把罗南山怎么样。

“罗少,你这是吃了伟哥吗?可这里也没有大树让你拱啊,不如我让你到花园下面拱如何?”

叶山河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包间里面,这时的叶山河正拿着一杯红酒,若无其事的轻抿了一口红酒。

“你特么是谁?给老子滚出去,否则本少打断你狗腿!”

让自己下去拱大树,当自己是母猪吗?

罗南山很憋火,罗南山不想理会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总之先打断两条狗腿再说。

“大逆不道的兔崽子,我是你爹!”

叶山河抿着红酒,谈谈说道,简直把罗南山给气炸了。

“我顶你个肺的,你这门这些保镖还愣在这干什么?给老子撕烂了这混小子的狗嘴!”

罗南山要抓狂了,心中很是火大,这家伙衣服邋邋遢遢的,多半是跟白露来的小司机。

一个小司机也胆敢跟自己说这样的话,打断两条腿都算是他走运的了。

“山河,你快走吧!”

叶山河的出现,多少让白露多出几分安全感,但是叶山河孤身一人,根本就不是这些保镖的对手。

白露心中放心不过叶山河。

自己跟他才刚重逢,不希望悲剧的发生。

“好歹我也是个男人,就这样逃了多没面子?我的事你就用不着担心了。”

叶山河摆了摆手,完全没有在意,只见这时保镖们已经朝着叶山河冲来了。

叶山河当即就是一脚踢出,而后又是几个左右勾拳,将一群保镖直接给踢飞、打飞了。

最后叶山河继续谈定的抿着红酒。

“罗少,你这些狗腿子不行啊,不如你给我个百八十亿,我来给你做保镖如何?”

叶山河冲着罗南山谈谈道。

“操你大爷的!”

罗南山当即就火了,尼玛就算自己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也不可能花个百八十亿请保镖啊?

“兔崽子,你爷爷我不好这口,玩同性容易得艾滋的,个人建议你还是去拱大树!”

“拱你妈逼!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都给本少起来,一群保镖还干不过这混蛋一个人吗?”

罗南山有些操蛋,这个不明来路的家伙,着实可怕,自己那些保镖都是酒囊饭袋,完全是被秒杀的存在。

“罗少,不是咱们不想弄死这家伙,这家伙很厉害,是个高手哇!”

一群保镖一脸委屈的说道,这些保镖多多少少会些武术,但也就三流水准。

而像叶山河这种的,绝对是一流级别的,压根就不够虐啊!

“罗少,你火气很吗?要不要我给你冷却冷却?”

叶山河微微一笑而后将杯子里的红酒直接泼到了罗南山的脸上。

一个罗氏世家而已,叶山河还不放在眼里。

“你....”

“你什么你?不服气吗?嘭!”

叶山河二话不说就将一把椅子往罗南山脑袋上砸,这让罗南山当场就爆头了。

罗南山整个人都蒙了,叶山河的手段太狂暴了,吓得罗南山直接就给跪了下来。

“白露,地王集团欠咱们公司多少债务?”

叶山河忽然问道。

“地王集团南城区的的别墅、大厦、园景都是咱们公司负责策划并施工的,包括这家俱乐部也是,地王集团欠咱们雅图集团一共七千万债务!”

白露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最终还是详细的说来了,叶山河的狠劲白露在高中时就见识过了。

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打架致人重伤而被逐出学校,而如今的叶山河的狠劲只比以前更盛。

就是白露都被叶山河吓到了,要知道罗南山手下的保镖可个个都是军校出身,身段厉害得很,结果却被叶山河轻易干掉了。

这些年叶山河到底去干了些什么?

“罗少,我也不跟你废话,七千万的债务,你给我凑个整数,弄个一亿如何?”

“一个亿!你怎么不去抢?”

罗南山要被气坏了,这家伙是土匪吗?凑个整数,这可是整整相差了三千多万呐!

“我就是去抢了,你可以不答应的,但我会让你尝尝吃酒瓶子的滋味!”

叶山河说着直接将一个酒瓶子塞进罗南山的嘴里。

叶山河话说得很明白,答应了就点头,不答应那也别怪自己将酒瓶子拍碎在他的嘴里嚼了。

“唔唔!”

罗南山当场就吓怕了,赶紧向叶山河点头,叶山河的手段罗南山还真不敢怀疑。

自己的脑袋都让这家伙给砸开花了,将一个酒瓶子拍碎在自己嘴里也未必是吓人的。

“这样才乖嘛!你说咱们和和气气的多好?非得逼我使用暴力,你这不是在犯贱吗?”

叶山河将酒瓶子从罗南山嘴里拿开,而后拍了拍罗南山的脸说道。

罗南山简直气炸了,但这个亏罗南山只能忍着往下咽,罗南山乖乖的将钱转到了雅图集团财务部的账户上。

经过白露核实,叶山河这才将罗南山放开,最后离开了包间。

...

“山河,你不应该这样得罪罗南山的,罗南山这个人心胸狭窄得很,他不会放过你的。”

上了车白露一脸担忧的说道,这债务即便要不回来,那也是公司的事情,公司会一起承担。

但是像叶山河今天这样,是直接将罗南山往死里得罪,罗南山肯定会直接去找叶山河麻烦。

“要是我不出来,你觉得你的结局会怎样?有些人该得罪就得得罪!”

叶山河点燃了一根烟淡淡的说道。

“我...”

白露一时语噻,她自然知道结局。

“算了,山河咱们不说这个了,难得重逢,咱们去逛逛可以吗?”

白露忽然底下了头,平静的说道,当年是自己抛弃了叶山河,一直以来白露都很自责、很后悔。

如今再次重逢,白露发现自己有些害怕面对叶山河,但又渴望跟叶山河在一起。

这些年白露没谈过男朋友,叶山河的身影她始终忘不掉。

“只要白总不记我旷工,一切都听你的!”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白露有些不满,认为叶山河还在怨恨当年的事情,在讽刺自己。

“去哪里?”

叶山河没去理会,而是问道。

“酒吧!”

“嗯?我记得你以前不喝酒的!”

叶山河一脸诧异的说道。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人总是会变的,出去应酬喝酒也是难免的。”

白露看了一眼叶山河道,白露话中有话,意思是你也不是当年的叶山河了,自己自然也不再是当年的白露了。

“行,就去天上酒吧吧,那里我熟!”

叶山河知道白露心情或许不是很好,去酒吧多半是为了买醉。

“你经常去?”

“没事就去酒吧撩撩辣妹子,打个炮玩个一夜情什么的,一来二去的自然就熟了!”

叶山河的话让白露莫名的来气,他已经变成了这样的人了吗?地铁流氓小混混?夜店一哥老油条?

不一会儿,叶山河跟白露便到了酒吧,叶山河确实是这里的常客,跟酒保小哥混得很熟。

叶山河刚一到吧台,酒保看到叶山河点了点,就知道是按照老规矩来,当即给叶山河倒了杯瑞典伏特加。

叶山河喜欢喝烈酒,主要是嫌别的那些酒不够带劲,来酒吧叶山河基本只喝两款酒,特其拉金或者瑞典伏特加。

“叶兄弟有几天没见你来酒吧嗨了。”

那酒保说话间,将一杯瑞典伏特加推向了叶山河。

“这不是近期老婆管得严吗?”

“别啊兄弟,你可是咱们酒吧里的夜店之王啊!不是说每天晚上出去嫖都跟老婆打声招呼的牛逼哥吗?”

那酒保哑然道,这不是叶山河的风格啊!而后酒保又偷偷看了一眼白露,给叶山河竖起了大拇指。

表示叶山河今晚有得玩了,这种极品大美人,就是在酒吧里也不常见。

“给这位女士来杯红粉佳人吧。”

叶山河装没看到酒保的大拇指,而是让酒保给白露弄一杯红粉佳人,这款鸡尾酒比较适合女士,喝这种鸡尾酒基本不会醉。

“瑞典伏特加一支,谢谢!”

然而白露并没有领叶山河的情,她今天是希望买醉的,而不是喝鸡尾酒体验生活调调。

“这个...”

酒保有些为难,他自然看得出来叶山河跟白露之间存在细微的争执,酒保看向叶山河,请示叶山河的意见。

“听她的!”

叶山河也没怎么在意,耸了耸肩说道。

相关文章:

要了女朋友12次|女朋友太胖干不动她

我开了养女的处_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

豪门精选&《婚婚欲碎:前夫,别来无恙》&原文&无弹窗

怎么把女朋友吻的浑身颤抖——全部吃下去不许吐出来

香艳寡妇村:村长不要:咸猪手女子极力享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