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品废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1-26 07:09 · 新商盟

林无涯一番耽误,又回到御草堂给父亲抓药。

此时,御草堂内来了一名老者。

看着衣着朴素,带着草帽,脸上,手上布满皱纹。

老者衣着虽然朴素,但手中却拿着一个古朴的雕花木盒,木盒上的雕花形状精美,一看就不是凡品。

看着走到御草堂前台,恭敬的对招待小姐说:“你好,请问你们御草堂收药吗?”

前台小姐也很有礼貌的回答:“当然啦,我们御草堂一直都是收药的。不知您是要出什么药呢?还请老先生拿出来给我看看。我会叫我们的值班药师前来鉴定。”

“那可不行,这药是我祖传的宝药。一般药师认不得的。你必须叫你们管事的人来。”老者其实是青海附近的采药人。

当年老者的父亲,采到此药,一眼认出来这药的不凡。

在晴天把药放在骄阳下爆晒,一晒就是半年。

后来父亲拿着宝药到城里变卖,不想对方出价太低,自己父亲不愿意,对方竟要强买强卖。父亲被追杀,一路靠着采药人的本领在山中奔逃。

当初自己年幼,只记得父让自己抱着木盒跑到自己干爹家才逃过一劫。

如今,一晃当初的孩童成了老头,老头也是采了一辈子药,可到现在老头也认不出这是什么药。

现在,老头过上了好日子。可他总不能忘记父亲当时跟自己诀别的一幕一幕。

为了弄清楚,这盒子中到底是什么东西,老头拖着行将就木的身体,来到御草堂。

前台姑娘看着老者执着的眼神,看着木盒也知道不是凡品。

于是就来到御草堂的一处沙发前,沙发两侧坐着一男一女。

女的穿着一袭红裙,相貌美丽,身材苗条,嘴角总是挂着微笑,在不停的捣弄手机,看起来青春洋溢。

而男的长的也是英俊,只是有着鹰钩鼻子,显得有些阴险。

女孩就是周紫云,周紫云陪爷爷周家老爷子周南山来瞧病。来到的南岭第一名医华云生的御草堂,此时华云生正在给周南山针灸。

而作为周家小公主,周紫云自然得有人接待,所以华云生的首徒,何田飞就来接待周紫云。

话说这个何田飞也是了不得,年纪轻轻,在南崚医药界已经是大名鼎鼎。

华云生对自己这个得意门生有过这样的批语:盛世神医之才。

由此可见,华云生对何田飞多么看中,也能看出何田飞确实天赋惊人。

何田飞很喜欢接待周紫云,他喜欢周紫云很久了,一直追求着周紫云。

周紫云在看着手机好玩的段子,何田飞则在旁不停的插科打诨,想跟周紫云套近乎。周紫云因为礼貌,不得不偶尔敷衍应付几句。

这时,前台跑过来说有人要出“大药”。何田飞虽然不悦跟周紫云的相处被打扰,可转念一想能在周紫云面前显示自己的专业能力也不错。

于是,就让工作人员把老者领了过来。

工作人员走到老者面前,也替老者开心,说:“老先生,这次我们华馆主的首徒何田飞要亲自给您鉴定。”

老者苍老的脸上顿时布满微笑:“哈哈,好,那感情好。何田飞先生一定认得。”老人此时对宝药的来历已经变成夙愿。得知鼎鼎有名的何田飞亲自鉴定,也是激动不已。

看着抱着盒子走到何田飞面前,小心翼翼的打开古朴木盒。

老人的手颤颤巍巍,不知是因为身体不佳,还是激动的。

终于,木盒打开,一股幽香扑鼻而来。

何田飞也一脸认真的,靠近木盒。

只见木盒里放着一株晒干的枯萎花朵。花径上有几根红色线条时隐时现。

何田飞眉头紧皱,周紫云一脸好奇也跟着瞧了起来,老者也是一脸凝重。

忽然,何田飞面容放松,微微摇头,轻笑着说:“老人家,恐怕搞错了。这不是什么大药,盒中花的独特幽香和根茎的红色线条,如果我没猜错。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幽兰花。可惜幽兰花虽然少见,可这花珍贵之处只在香气,相传古时候妃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幽兰花熏出来的香囊,可它毫无药用价值,而且东南沿海此花偏多,老先生恐怕跑错了地方。”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父亲当初因为它,而被人追杀。不是宝药为什么当初那些人要强买,我父亲因它而死。何先生,请你再看看!”看者不愿相信,请求何田飞再看看。

岂料何田飞一声冷哼,说:“哼,老头,我念你年纪老迈,不跟你一般计较。想不到你行骗竟跑到了御草堂的头上。相传上个世纪有一人精心调制幽兰花,再晒干,配上香料,谎称是大补灵药,在青海市卖出天价。恐怕那个人就是你父亲吧,想不到你子承父业居然把行骗的目标定到了我御草堂。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识相的快滚吧!”

何田飞一番话说完,自觉非常犀利。看着眼前恍然大悟的周紫云,一阵得意。

老者却面如死灰,如同父母不相信自己孩子不如人家。孩子也不愿相信自己父母是骗子。

“对不起了,老先生还是请吧。”工作人员无奈,看着老者失落的脸庞于心不忍,却只能请他离开。

“慢着!老先生,那花,能否拿给我看看。”忽然一声,传来了一个少年声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给父亲抓药的林无涯。

“无涯哥哥!”周紫云看见林无涯,瞬间把手机丢在一旁,跑到林无涯身边。显得很是激动。

“无涯哥哥,你是来看我的吗?”周紫云一脸期待的问着。

“额……那个,我是来给我父亲抓药的。”林无涯每次都不忍看到周紫云失落的表情,可是无奈自己总要让这个小可爱频频失落。

老者正在难过,听到林无涯要看看这花,也燃起了希望。于是把木盒递给林无涯。

哎?情况不对啊!周紫云居然丢下自己心爱的手机,跑到一个比自己还要英俊的男人身边,还拉拉扯扯。什么?这男的还爱搭不理。

此时何田飞对林无涯,已经是嫉妒得怒火中烧。

嘴里不免说道:“呵呵,我说过,它是什么花就是什么花。劝你不要自找没趣。”

林无涯懒得理何田飞,因为此刻林无涯看着木盒里的花,内心充满惊喜!

想不到啊,地球居然还有此物。

果然是这东西……

林无涯看着木盒中被认为是幽兰花的东西,陷入了回忆……

“聚气丹是仙界最普通的丹药,其主材就是幽灵花,作为我的弟子,不仅要会琴棋书画,还要学会制丹炼器。你入我门下已有一年,今天为师便开始教你炼丹……”那一年,林无涯刚到仙界。

那一年,他还不是仙界鼎鼎大名的无涯仙君。

那一年,他的师傅传授他炼丹制药。

不知不觉,林无涯的思绪就飘到了那一段他刚到仙界的时光。

如今三百年一晃而过,林无涯独身历尽雨雨风风,再次重生,恍如人间一梦……

看着林无涯陷入沉思,卖药老者不免也心生忐忑。

而周紫云还一脸好奇,这幽兰草为什么让林无涯起了兴趣呢?

看着林无涯,衣着朴素,何田飞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像林无涯这样的少年他见得多了,为人浮夸,喜欢吹嘘生事。

周紫云这种年纪的女孩,最容易背这种男的欺骗。

周紫云还是太

年轻啊……

看来有必要提醒她一下,叫她分清楚什么是浮夸吹嘘,什么是真的有本事。

何田飞站起了身,走到周紫云面前,微微摇头对着周紫云说:“紫云,你这朋友或许对药道有些兴趣,才一时猎奇,想要鉴赏一番。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帮他一下,如果真的有兴趣我可以引荐他来我们御草堂学习。”

听何田飞说完,周紫云转念一想,或许林无涯武道天分惊人,可毕竟是太过年青,在药道上怎么可能比得上“盛世神医之才”的何田飞,如果何田飞愿意引荐林无涯林御草堂想来也不错的。

想明白,就跟何田飞说:“你说的可是真的,如果无涯哥哥真的喜欢医学,你可要帮我引荐啊。”

“这些都好说,只是这少年有些毛躁,冒失。若是平时,医药界可不会有人质疑我对草药的鉴赏结果。”何田飞不忘敲打林无涯,一句一句想告诉周紫云林无涯有多浮夸。

林无涯正在回忆,抬头发现两个人竟然在讨论自己进“御草堂”之后的事。

堂堂仙君,何等造诣,岂是需要一个凡间医生来指点?

对于林无涯来说,地球的医学就像蹒跚学步的幼儿,刚刚告别爬行。而林无涯的造诣,就好像奔跑的巨人一般。其中差距,不可以道理计。

林无涯,摇摇头懒得理会好心的周紫云和卖弄的何田飞。

看着老者说:“这并非幽兰花。”

老者听到林无涯说的,也满心好奇。不过却也没有报多大希望,只是有些侥幸,医药界大名鼎鼎的华云生首徒都说了,这是幽兰花。林无涯,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比何田飞还要知晓,希望不是少年卖弄吧。

“你说什么?呵呵!它不是幽兰花又是什么?莫非你认为,在药道上,你比我何田飞还要权威?”何田飞以为林无涯只是借机在周紫云面前刷存在感,没想到竟如此狂妄,想要否认自己在医学上的权威。

“呵呵,紫云。没想到,你朋友居然如此大才,恐怕我御草堂庙小,放他不下吧。为兄现在倒想提醒紫云妹妹,你貌若天仙,想追求你的少年不知道凡几,想在你面前多有行动我都能理解,可是如果做的太过,就有些蠢了。”何田飞现在心里已经确定,林无涯是极其浮夸的男孩,想要在周紫云面前刷存在感,于是就开始直接点出林无涯的愚蠢,若不是顾及周紫云的面子恐怕已经把林无涯撵出去了。

周紫云也关切的看着林无涯,说:“无涯哥,这位是我们南岭第一圣手的大弟子,何田飞。无涯哥哥也对药道有研究吗?”

周紫云这里,想提醒林无涯何田飞的身份,省的林无涯难堪。

林无涯看着眼前可爱的周紫云,就像看着自己的妹妹,微笑着摇摇头。

“何先生,多日不见啦。之前听说你又发表了医学论文,在医学界引起轰动。我青海有何先生这样的大才真是青海之幸啊!”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中年人高马大,但是带着金丝眼睛显得很是文雅,只是上了年纪,微微有些啤酒肚隆起。

中年的身后,站着两个年青男子,一个三十多岁,拎着公文包,好像是中年男子的秘书跟班之类的。

而令一个十来岁的男子就是“熟人”了。

李峰被林无涯一脚踢开后,对林无涯进行一番调查。发现林无涯只是一个声色犬马的林家公子。似乎只是最近比较能打,显得有些惊人。可他们世家公子见过太多武者,前些天自己的爷爷还去拜访过一位暗劲高手。

在李峰的想法中,林无涯只是一个明劲武者,对付他或许会有些麻烦,但也只是麻烦而已。

要说李家,虽然跟林家在青海同属二流世家,可李家毕竟是实权家族。他的父亲是现在青海经开区的区长,爷爷是退休下来的老市长。况且李家,只不过是一个分家,真正恐怖的是李家的主家。那可是京城的一流家族。跟青海的超一流家族周家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李峰今天陪父亲李泰到御草堂求医,没想到还能遇到林无涯。正想着,要不要很父亲说林无涯的无耻行径,发现林无涯居然认识华云生首徒,医道天才,何田飞。

“原来是李区长大驾光临。怠慢怠慢。请坐,请坐。紫云,李区长,我来给你们引荐。这位是周家的周紫云,这位是我们经开区的李泰,李区长。”何田飞一阵引荐后,惊讶的却是李泰。

“周家,哪个周家?难道是……”李泰不敢确定的问道。

何田飞双眉一挑,说:“还能是哪个周家,那位老先生正在内堂。由我师傅走针呢。”

“哎呀!老首长居然也在,真是三生有幸啊!紫云侄女,当初你父亲回青海,大家为你父亲接风,我当时跟我父亲一起,有幸见过周军长一面。想不到,一转眼,周军长女儿都这么大了。”作为青海第一家,周家老爷子可是横跨军政两届的大佬,李泰一个区长自然没有见过。可是当年他还在基层时跟自己父亲一起,有幸见过周紫云的父亲,立刻就开始自来熟,拉关系。

“李叔叔好,也听父亲提起过你。”作为周家小公主,周紫云当然不可能连场面话都说不好。

周紫云父亲是什么人,怎么会跟他女儿提一个青海区长?

虽然明知道是客气,李泰听了也高兴。只要结识了周家的政治资源,以后经开区的开发资源还不是一拿一个准。有资源就能有政绩,那么自己也就……

“哎呀,居然何先生在招待贵客,那我就在旁边等一会吧。”李泰也是脑子转的快,想等周老爷子周南山出来打个照面。

“没事,我就在这等爷爷。也没什么事。”周紫云虽然任性,古灵精怪,可毕竟是周家子弟,该有的教养还是有的。

“李区长,你来的可真巧。能见到我青海的医道大才。紫云的这位朋友,不知从哪学一些药道鉴定的学问,非要说我鉴的幽兰花不是幽兰花,李区长不妨也一起见识一番吧。”何田飞言出讥讽,眼前可是挑战自己药道权威的小子,如此笑话不多几个人看看,岂不没趣?

“父亲,可还继续修习武艺?”林无涯关切发问。

“当然,男儿在世,不可一日无功。无涯,你长大了。我很欣慰,一直以来,你都是让我失望。如今看来似乎是你有意为之。是父亲不够关心你啊。”林天欣慰写,开心着。

“父亲……今日起你不可以再练功了。你的三焦不通,经脉闭塞。练功后,身体补充消耗缓慢,练功而排除的毒素又因三焦不通,留在体内。父亲你可会武八段?”林无涯立刻制止了父亲。

“嘶……我怎么没有想到。八段锦,文武八段,宋明八段,为父都会。”

“父亲,今日起开始用八段锦理三焦,停止练功。儿子先给你抓药,稳住伤势,然后等我境界提升,一定能治好你的身体,父亲,相信我。”林无涯认真的看着林天,嘱咐一通后走了出门。

“如果可以,谁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呢……”林天屋里传来了悠悠叹息。

青海市中心,一家医馆坐北朝南。医馆内人流不息,医馆门前的停车场被来求医问药的显贵们停满。当然也有些看起来穷苦的平常百姓在此医治。

这家医馆就是有名的御草堂。此堂治病,平常穷苦的老百姓会优惠,甚至免费接济。但是对于有钱的病人,却收费高于市场两倍。

御草堂门前有副对联。

右联:治天下苦寒病疾

左联:医万世疑难杂症

横批:妙手华生

御草堂是南岭有名的药店,首席医师华云生是全国有名的国医圣手,有南岭第一医之称。

林无涯给父亲梳理三焦的药很多都不常见,小的药铺恐怕没有,只能来御草堂。

刚到门口,看见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从医馆中走出。

两个人交头接耳的低语着。

林无涯五感灵敏,瞬间就捕捉到他们说的话。

“那女孩长的可真好看,这次老大让我们来买安眠药,肯定是给她用的吧。”

“那还用说,这女孩好像叫柳若冰,听说是张海天大公子看上的女人。”

“嘘!噤声。”

什么!若冰!

他们要给柳若冰用药!林无涯心中火冒三丈,强忍着没有发作,就跟着两名青年,看看他们去往何处。

帝豪国际是青海市最大的酒店。

帝豪国际不仅有酒店还有夜总会连在一起。

传闻这里有青海市多个家族参股其中,而青海张家就是其中之一。

帝豪国际里面鱼龙混杂,各色人等每天混迹其中。

帝豪国际酒店豪华包间内,张海天坐正对着门口的主位,两边坐张海盛,和一个五大三粗的武者。

武者模样的中年,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起来不像善类。

桌上还有很多青年,似乎都是柳若冰张海盛的同学,有些学生从没来过这样的高档场所,显然有些拘谨。

而柳若冰就坐在一群女生中间,今天的柳若冰衣着朴素,表情淡然。

精致的脸庞未加修饰,素颜出门。但是天生丽质的柳若冰在一群精心打扮的女生中仍然光彩夺目。整桌男人有意无意间,总会把目光瞄向柳若冰。

柳若冰其实不善交际,按照往常,性格清冷的她是不会应约前来张海盛的生日宴会的。

可想到林无涯之前把张海盛打成那样,过意不去。加上同学们一起邀请,柳若冰终归还是来了。

“今天诸位朋友不弃,给我弟弟张海盛过生日。张海天感激不尽,在这里我敬各位一杯,以表地主之情。”说完,张海天端起杯中酒就喝了下去。

桌上的人也都跟着喝了下去。唯独柳若冰不喝酒也不饮水。

张海天皱着眉头问:“那位同学,为什么不喝啊?难道不给我面子吗?”

“我不会喝酒,谢谢你的好意。”柳若冰面色如常,清冷的语调婉拒着。

“恩,这样吧。服务员,去打一份椰汁给这位妹妹。妹妹可不要再拒绝,否则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张海天表面微笑,心中却在冷笑。柳若冰,我的美人儿,来了今天就不要走了。

过了一会,服务员端着乳白色却微微泛黄的椰汁放到柳若冰面前。

“来吧,那位妹妹,刚刚你没有举杯,现在你用椰汁代替酒,大家一起再举一杯,你不会拒绝吧!”张海天急不可耐的,就又端起了杯子。

柳若冰现在实在没法拒绝,就端起了手中的椰汁,准备喝下去。

正在这时。

“咚”的一声,包间的门被撞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少年,少年面貌英俊,气质飘逸,有如谪仙临凡。

只是此时,少年显然情绪不好。眉头紧锁,额头青筋突起。

来人正是林无涯,林无涯跟随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到了帝豪会所。

亲眼看到两人把安眠药捏碎,放进椰汁之中,又被服务员端了进去。

“林无涯!混账,我正要找你,你还敢来。”张海盛看见林无涯,就气上心头。如今大哥张海天在,哪里还忍得了?

“他怎么来了?”柳若冰看着林无涯,心里一阵悸动,难以言述。

“若冰,不要喝。他们在椰汁里下了药。”林无涯愤怒的向柳若冰喊着。

柳若冰大惊失色,慌忙把椰汁放下。

“你就是林无涯?我还没找你,你就自己跑来了。来了也好,省得我一阵好找了。敢坏我好事,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张海天也是生气,要看就要把柳若冰迷倒,不想被林无涯破坏。

这时,楼层的保安,还有很多看场子的流氓都跑了过来。

张海天向旁边的刀疤男子说了句:“刀疤哥,麻烦了。”

“张少客气了。”脸上有着长长刀疤的男子站了起来。

“唉,今天帝豪轮到我镇厂子。本想跟张大少好好喝喝酒,你偏偏要往我这里撞。真的,很烦啊。”刀疤面目狰狞,恶狠狠的盯着林无涯,用手扣着耳朵。

“上!”刀疤哥一声令下,众多小弟们纷纷动手。

小弟们一起抓向腰间,抽出军用甩棍,有的抽出开山刀,匕首等,齐齐甩出。紧接着,就向林无涯冲来。

林无涯,也在盛怒之下。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群人居然敢打柳若冰的主意。林无涯的逆鳞被触动了……

首当其冲的有一把开山刀,从上而下向林无涯劈来。

“啪”的一声。

林无涯双手伸出,向上一夹,玄之又玄。只见开山刀就被林无涯夹在手中,难以寸进。

紧接着,林无涯一脚平地起,自下而上,直踢眼前拿开山刀流氓的下颚。

人类下颚受创,下颌受所到的巨大的打击力量产生的振动,会沿着下颌骨通过骨路传导,强烈刺激小脑和脑干,破坏了人体平衡。直接让人休克。

林无涯一脚之力,有如千钧。眼前的流氓瞬间倒在地上,鼻血横流,陷入昏迷。

紧接着,林无涯又是飞起一脚侧踢。

一个流氓拿着甩棍,正要抡下,就被林无涯踢飞,紧接着巨大的冲撞力撞飞了身后的两人。

这还不算完,林无涯紧接着向前虎扑而去,右手持刀开山,左手作掌。

又扑向人群,左手上抬,直乎上一个流氓的脸,流氓脸部受力,头部昂起。林无涯左手忽然直拍,一掌拍向流氓胸部。

眼前人顿时大口喷血,虚弱不堪,倒在地上,身受重伤。

这人刚倒下,身后的人又拿着匕首突向林无涯。

林无涯双手伸开,中门大开。

拿着匕首的流氓以为要得手,正高兴,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只觉得裆部一凉,剧痛直传整个腹部,跪在地上再难起身。

虎鹤双形,此时被林无涯使出。

林无涯时而如猛虎下山,在人群中猛冲,时而如仙鹤蹬风,脚出无影。

林无涯的武技,当真是赏心悦目,玄妙异常,如同仙人舞拳。

柳若冰看着眼前如仙人一样的林无涯,不禁有些痴了。

少年如斯,为自己冲冠一怒。如神魔般挥手间,灭众敌。

柳若冰就是如天山上的千年寒冰一样,此时也不免融化。

就连刀疤哥都不住惊叹:“妈的,居然来了个黄飞鸿!”

虎鹤双形是当年佛山国术大宗师,黄飞鸿的成名绝技。刀疤哥闯荡江湖以来,还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人把拳法运用的如此精妙。而林无涯用的又是虎鹤双形,不禁让刀疤想到了黄飞鸿。

不到一分钟,二十多个流氓都被林无涯打成重伤,瘫软在地上。

荒野猛兽般的林无涯,转身看向张海天。

张海天只觉得自己冥冥中被天地凶兽盯上,难逃一死。

“刀疤哥,救我。”此时,一直以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的张家大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害怕,狼狈的大喊救命。

此时,林无涯收拾完一众流氓,骤然暴起。

双脚蹬地,一跃四五米,落地后又是一跳。就这样,从包间门口到张海天面前的十多米犹如咫尺。

几跃间,林无涯已经蹦到张海天头顶。

林无涯人在空中,双手举起空手夺白刃而来的开山刀,一招力劈华山就要斩向张海天。

敢打柳若冰的主意,已经触及了林无涯的底线。

若冰,今生今世,我绝不再让你受任何一丝伤害!

林无涯此刻已经是起了杀心,刀已劈下,仙君此世又要杀人了么?

眼看开山刀就要斩下张海天,忽然从斜处杀出一拳。

此拳爆发威猛,招式舒展。

一拳打偏林无涯的长刀。

刀疤哥一拳打偏林无涯斩向张天海的长刀,立刻扭身而上,贴向林无涯。

林无涯,落地后目光如电,看着叫做刀疤哥的的男子,前所未有的谨慎起来。

“好一个,太祖长拳,长打短靠。想不到你一个明劲中期武者,居然堕落如此,为家族少爷,甘当走狗……”林无涯不禁叹息。

“呵呵,走狗?我自出身以来,便没见过父母。跟野狗抢过食,跟扒手借过钱。我刀疤向来都是没有选择。武者修炼,寸步寸金,如今武者大多来自豪门大户,贫穷人家想要习武,只能靠自己争取。”刀疤面目狰狞,似乎想到了很多痛苦的回忆,狠狠的跟林无涯咆哮着。

林无涯沉默,是啊,现在武学没落。民间流传甚少,很多武学都在大家族中把控。

加上修习武道,需要大量资源,金钱来堆积。

林无涯如果没有衍真决,只怕进境也会缓慢。

但是世上自有量天尺,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刀疤助纣为虐,帮助张海天迷奸柳若冰,本就是错。除此之外,恐怕坏事也没少干。

武者傲然立于天地间,该保护弱者,而非仗势欺人。

林无涯知道多说无益,天地正道既然被灰尘遮蔽,就让我林无涯一拳破之!

林无涯想着,便丢掉了手中的开山刀。

对于刀法,他更擅长的是三大内家拳。太极,八卦,形意。

面对明劲中期的武者,林无涯不得不慎重。

何为明劲?

徒手劈砖,砖裂而下半部分丝毫未损就是明劲。

明劲又称整劲,随意出手,一出手就是全身的劲力就叫整劲。

只有通了任督二脉,经络通达,全身上下大椎肌肉拧成一股劲,便是明劲。

林无涯不再托大,摆出八卦起手式,准备和刀疤哥缠斗。

毕竟差一个大境界,而对方使得又是开合有度的太祖长拳。

一旦开打,太祖长拳往往行云流水,一边前进一边攻击。越打越顺,越冲越猛。

此时,刀疤已经前冲了三步,一冲一拳,一拳重过一拳。

林无涯连躲三拳,骤然不再后退,忽然脚步向侧面一滑,一掌拍出。

刀疤长拳的攻势就弱了下来,只能重新发动攻击。

这就是林无涯选择八卦对长拳的原因。

对付长拳,越打越畅,退无可退的特点。

林无涯选择了,步伐精妙的八卦掌以做缠斗。

八卦掌,走为先,收即放,去即还,变转虚实步中参。

只见二人,刀疤一拳接一拳,拳拳往前。林无涯则是围着刀疤,绕着打,一掌一掌无穷无尽。

也亏得两人体力好。

一个是明劲中期武者,体力悠长。

一个是仙君归来,衍真决的玄妙下下气力,真气绵绵不绝。

两人交手了半天,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此时,趁两人交手,张海天,张海盛兄弟俩已经逃到门口。

林无涯杀心未去,执着着还要杀了张海天。放下刀疤就要追张海天。

刀疤哪能愿意,又粘了上来。

又缠斗了一会,两人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两人纷纷收手,林无涯看着吓得颤颤巍巍的众多学生,又看向柳若冰。

柳若冰也是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林无涯抓住柳若冰的手,就向外走去。

刀疤知道张海天已经逃脱,就慌忙跑向自己的一群重伤小弟。

嘴里喊着:“妈的,快给医院打电话。”

话说林无涯抓着柳若冰的玉手一路走出帝豪国际,柳若冰也是眉目含情,也不挣脱。

到了大门口,两个人却同时开了口。

“你知道,多危险吗?以后谁约你出来都要向我汇报。”这是林无涯说的。

“你知道,多危险吗?以后你再这样冒险莽撞,我就不理你了。”这是柳若冰说的。

两个人发现各自都在关心对方后,都意识到自己生气的语气。

忽然柳若冰先笑了起来,如同天山上的雪莲花,在冰天雪地中盛开,目光流转,看着林无涯,叫人心生明媚。

林无涯看着柳若冰,明媚模样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柳若冰就是那千年寒冰,林无涯就是那骄阳似火。每一次柳若冰的清冷总会在林无涯的热情下融化。

“若冰,今生今世,我不会让你再受任何伤害,我会保护你,直到天荒地老。”林无涯目光灼灼的看着柳若冰。

柳若冰又害羞起来,强迫自己恢复清冷模样,轻啐了一口说:“你这个直男癌,谁要你保护了,难道以后我出门都要跟你汇报吗?”说完,柳若冰转身背着林无涯,又开始忍不住笑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

林无涯正在思索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忽然柳若冰又回身,屏住笑意说:“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我本来就不喜欢交际,那么以后有人约我,我都让你给我解决喽。”说完,柳若冰已经是满脸通红,像兔子一样,转过身便跑了起来,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跑开了。

林无涯此时只觉得,女人心还真是难以捉摸啊……

林无涯一番耽误,又回到御草堂给父亲抓药。

此时,御草堂内来了一名老者。

看着衣着朴素,带着草帽,脸上,手上布满皱纹。

老者衣着虽然朴素,但手中却拿着一个古朴的雕花木盒,木盒上的雕花形状精美,一看就不是凡品。

看着走到御草堂前台,恭敬的对招待小姐说:“你好,请问你们御草堂收药吗?”

前台小姐也很有礼貌的回答:“当然啦,我们御草堂一直都是收药的。不知您是要出什么药呢?还请老先生拿出来给我看看。我会叫我们的值班药师前来鉴定。”

“那可不行,这药是我祖传的宝药。一般药师认不得的。你必须叫你们管事的人来。”老者其实是青海附近的采药人。

当年老者的父亲,采到此药,一眼认出来这药的不凡。

在晴天把药放在骄阳下爆晒,一晒就是半年。

后来父亲拿着宝药到城里变卖,不想对方出价太低,自己父亲不愿意,对方竟要强买强卖。父亲被追杀,一路靠着采药人的本领在山中奔逃。

当初自己年幼,只记得父让自己抱着木盒跑到自己干爹家才逃过一劫。

如今,一晃当初的孩童成了老头,老头也是采了一辈子药,可到现在老头也认不出这是什么药。

现在,老头过上了好日子。可他总不能忘记父亲当时跟自己诀别的一幕一幕。

为了弄清楚,这盒子中到底是什么东西,老头拖着行将就木的身体,来到御草堂。

前台姑娘看着老者执着的眼神,看着木盒也知道不是凡品。

于是就来到御草堂的一处沙发前,沙发两侧坐着一男一女。

女的穿着一袭红裙,相貌美丽,身材苗条,嘴角总是挂着微笑,在不停的捣弄手机,看起来青春洋溢。

而男的长的也是英俊,只是有着鹰钩鼻子,显得有些阴险。

女孩就是周紫云,周紫云陪爷爷周家老爷子周南山来瞧病。来到的南岭第一名医华云生的御草堂,此时华云生正在给周南山针灸。

而作为周家小公主,周紫云自然得有人接待,所以华云生的首徒,何田飞就来接待周紫云。

话说这个何田飞也是了不得,年纪轻轻,在南崚医药界已经是大名鼎鼎。

华云生对自己这个得意门生有过这样的批语:盛世神医之才。

由此可见,华云生对何田飞多么看中,也能看出何田飞确实天赋惊人。

何田飞很喜欢接待周紫云,他喜欢周紫云很久了,一直追求着周紫云。

周紫云在看着手机好玩的段子,何田飞则在旁不停的插科打诨,想跟周紫云套近乎。周紫云因为礼貌,不得不偶尔敷衍应付几句。

这时,前台跑过来说有人要出“大药”。何田飞虽然不悦跟周紫云的相处被打扰,可转念一想能在周紫云面前显示自己的专业能力也不错。

于是,就让工作人员把老者领了过来。

工作人员走到老者面前,也替老者开心,说:“老先生,这次我们华馆主的首徒何田飞要亲自给您鉴定。”

老者苍老的脸上顿时布满微笑:“哈哈,好,那感情好。何田飞先生一定认得。”老人此时对宝药的来历已经变成夙愿。得知鼎鼎有名的何田飞亲自鉴定,也是激动不已。

看着抱着盒子走到何田飞面前,小心翼翼的打开古朴木盒。

老人的手颤颤巍巍,不知是因为身体不佳,还是激动的。

终于,木盒打开,一股幽香扑鼻而来。

何田飞也一脸认真的,靠近木盒。

只见木盒里放着一株晒干的枯萎花朵。花径上有几根红色线条时隐时现。

何田飞眉头紧皱,周紫云一脸好奇也跟着瞧了起来,老者也是一脸凝重。

忽然,何田飞面容放松,微微摇头,轻笑着说:“老人家,恐怕搞错了。这不是什么大药,盒中花的独特幽香和根茎的红色线条,如果我没猜错。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幽兰花。可惜幽兰花虽然少见,可这花珍贵之处只在香气,相传古时候妃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幽兰花熏出来的香囊,可它毫无药用价值,而且东南沿海此花偏多,老先生恐怕跑错了地方。”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父亲当初因为它,而被人追杀。不是宝药为什么当初那些人要强买,我父亲因它而死。何先生,请你再看看!”看者不愿相信,请求何田飞再看看。

岂料何田飞一声冷哼,说:“哼,老头,我念你年纪老迈,不跟你一般计较。想不到你行骗竟跑到了御草堂的头上。相传上个世纪有一人精心调制幽兰花,再晒干,配上香料,谎称是大补灵药,在青海市卖出天价。恐怕那个人就是你父亲吧,想不到你子承父业居然把行骗的目标定到了我御草堂。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识相的快滚吧!”

何田飞一番话说完,自觉非常犀利。看着眼前恍然大悟的周紫云,一阵得意。

老者却面如死灰,如同父母不相信自己孩子不如人家。孩子也不愿相信自己父母是骗子。

“对不起了,老先生还是请吧。”工作人员无奈,看着老者失落的脸庞于心不忍,却只能请他离开。

“慢着!老先生,那花,能否拿给我看看。”忽然一声,传来了一个少年声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给父亲抓药的林无涯。

“无涯哥哥!”周紫云看见林无涯,瞬间把手机丢在一旁,跑到林无涯身边。显得很是激动。

“无涯哥哥,你是来看我的吗?”周紫云一脸期待的问着。

“额……那个,我是来给我父亲抓药的。”林无涯每次都不忍看到周紫云失落的表情,可是无奈自己总要让这个小可爱频频失落。

老者正在难过,听到林无涯要看看这花,也燃起了希望。于是把木盒递给林无涯。

哎?情况不对啊!周紫云居然丢下自己心爱的手机,跑到一个比自己还要英俊的男人身边,还拉拉扯扯。什么?这男的还爱搭不理。

此时何田飞对林无涯,已经是嫉妒得怒火中烧。

嘴里不免说道:“呵呵,我说过,它是什么花就是什么花。劝你不要自找没趣。”

林无涯懒得理何田飞,因为此刻林无涯看着木盒里的花,内心充满惊喜!

想不到啊,地球居然还有此物。

相关文章:

独家婚宠迷糊妻全文章节/独家婚宠迷糊妻无删减

李现还演过《刁蛮公主》? 当剧照曝光, 原谅我笑出猪叫声

至强狂人完整版/至强狂人小说在线全集全本

卫子夫撑开小口灌进去_给男朋友磕头请安

村前月下|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_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