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绝代强者全集列表/绝代强者小说在线连载

2021-11-26 14:58 · 新商盟

“帝景会所。”

“呃,帝景会所在哪?怎么走?”

“你不知道路?”

“我今天刚下火车。”

“那你也敢来应聘司机?”

“这个嘛,人生总有第一次。”

“……”

“前方左转!”

黑色路虎内传来尹冷月强压愤怒的声音。今天真是倒霉透了,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自己竟然让他给自己当司机?一个浓浓的杀气从她身上迸发出来,看着前方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男人,她真的好想一脚把他踹到天涯海角去!

该死,都是他惹的祸。自从遇见了他,今天一天都没顺过,他是天煞孤星吗?

“咦,这车空调这么给力?这才一会儿我就感觉浑身冷飕飕的。”

尹冷月:“……”

“前方右转,继续右转,直行!”

“你不要说那么快,我记不住!”

你是猪吗?尹冷月心里气道,咬牙说:“自己用导航。”

原本半小时的路程,用了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来到了帝景会所。

车子停稳,叶秋殷勤的跑下车为尹冷月打开车门,尹冷月神色冰寒的下车,冷冷丢下一句“在车里等”,然后就走了进去。

帝景会所,上江市排名前三甲的会所之一。临江而建,周围树木葱郁,会所的主建筑藏在一片林中,位置隐蔽并且安静。

这里集餐饮住宿、休闲娱乐为一体,是很多商业洽谈、朋友聚会的好地方。所以上江市的达官贵人,名流富豪们大多喜欢来这里。

今天是尹冷月请人吃饭帮忙,档次自然不能太低,所以她早在这里订好了包厢,位于“帝”字8号房。

帝景会所包厢分为“帝、王、将、相”四个等级,帝字无疑是最顶级最豪华的。甚至想定“帝”字号的包房,不是你有钱就能随意定的到的。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帝字8号包房,一入门就能看到对面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窗外是波光粼粼的江面,江面在朦胧的灯光下泛着五光十色的涟漪,如宝石般耀人。

包厢内尹冷月要请吃饭的人还没有来,尹冷月微微蹙眉,她很不喜欢等人,因为她感觉这是别人在浪费她的时间。

不过想起今天是自己请人帮忙,她便微微忍着不悦坐了下来。

“请问小姐有什么需要吗?您是现在点菜还是……”服务生微笑问。

“等我朋友来了再说。”尹冷月道。

服务生点头,微笑着退出了包厢。尹冷月则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江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要等的人还没有来,尹冷月心中的烦躁越来越浓,好在二十分钟的时候,包厢的门终于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二十七八岁左右,长的很帅,穿着得体,而且明显价值不菲。给人的第一眼就是高富帅。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高富帅,陈江坤,辰星集团少主,上江市人称“陈少”。

辰星集团是上江市知名集团,实力轻轻松松就能排进前三甲,这一点比明月集团强了不知多少。

陈少背后有这么一个强有力的后盾,所以他在上江市也很吃的开。不管是谁见了都会给他三分薄面。有传言说他与上江市地下世界的人也有接触,可谓是黑白两道通吃。

当然至于事实具体如何,这一点从未有人验证过。不过想来让他去帮忙解决几个去工地闹事的小混混,应该是易如反掌。

所以尹冷月才会来请他帮忙,只不过……想起陈少对自己的追求,尹冷月心里就有些不自在。

“冷月,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了,你一定等很久了吧?”陈少进入房间,关切又亲切的说。

尹冷月淡然回答道:“没多久。现在可以点菜了。”

“好!”陈少点头,然后冲着服务员说:“就来一套‘帝与后’吧。”

帝与后,是帝景会所专门为情侣、夫妻之间设置的一个套餐。这一点单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另外除了“帝与后”,还有“帝全宴”“真龙席”“天凤宴”“将相和”等等。

帝景会所把一切情况都考虑在内了,很周到,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来这里的原因。

听到陈江坤点了一套“帝与后”,尹冷月微微蹙眉,最终没有说什么。

服务员下去准备了,房间内仅剩下陈江坤与尹冷月两人。

尹冷月道:“陈少,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有件事想麻烦你帮忙。”

陈江坤笑道:“什么事把冷月你都难住了?不过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咱们先吃饭,事情呆会再说。”

尹冷月犹豫了两秒,微微点头。很显然陈江坤今天用以颇深啊。

“你最近怎么样?集团的事有时候就应该交给那些手下去做嘛,要不然给他们发工资干什么。你总是事必亲躬,会把你累垮的。瞧你都瘦了?”陈少说。

陈少的语气很随意,聊的内容也很随意,可正是这股随意却处处透出一股子亲切味,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他们真是一队情侣呢。

尹冷月不喜欢这种感觉,开口道:“有些事交给别人做,我不放心。”

陈少笑着摇头道:“你就是这样的性子。这两年你把明月集团打理的已经很好了。”

“还不够好。”尹冷月淡然说。

陈少像是已经习惯了尹冷月的这种说话态度,对此也不生气,笑道:“好了,今天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吃饭,工作上的事就不谈了,先喝一个,好好放松放松。”

红酒是陈少自己带来的,早已备好。

一边为尹冷月倒酒,陈少一边介绍道:“这是90年的梦玫瑰,产自传奇的梦玫瑰酒庄。虽然这酒的年份短了一些,不过这酒的质量却是被评为100分的。入口有淡淡的玫瑰香,韵味悠长。这是我今天送你的玫瑰……”

陈少笑的温文尔雅,介绍的也很得体,尤其是最后一句,既点明了他的心意却又不显唐突。如果单从这一点来看,他无疑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只是尹冷月的表情却极为平淡,甚至与之前没有丝毫的变化。

“谢谢。”尹冷月接过酒杯说。

陈少笑了笑,端起杯与尹冷月轻轻触碰了一下,然后浅尝一口放下了酒杯,笑道:“怎么样?喜不喜欢?反正我是不喜欢的。寻常我更喜欢喝烈一些的。”

尹冷月微笑回应说:“还不错。”

“那就好,最起码没有枉费我一片心意。呵呵。”

两人交谈了几分钟,饭菜很快上来了。色香味都堪称精美的菜肴,一道接一道摆在桌上,让人看了忍不住食指大动。

只是今天尹冷月实在没心情吃饭,因为她很想赶紧解决了自己的事情,然后回家。

她知道陈江坤在打算什么,所以她更没有心思吃饭了!

“陈少,我的那件事……”

“冷月,都说了今天不谈工作,先吃饭好不好。”陈少笑道。虽然他在笑,但语气自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强硬。

尹冷月很反感,但她忍了下来。

虽然在外人眼中她是个性情冰冷、强硬的女人,只要她不想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逼迫她,只是事实上这世界上哪有能够真正做到强硬的人。

有句话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人活一世谁没有求人办事的时候?

尹冷月压下心中的一缕燥意,陪着陈江坤一边吃饭一边喝酒。很快一瓶红酒就见底了,接着陈江坤立刻让服务生又开了一瓶82年的拉菲。

“冷月,我对你的心意你是明白的。我之前的提议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的考虑?明月集团与辰星集团合作,结合,会得到十分迅速的发展。并且整个上江都没人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很快就能走出江南省,这样不是更好吗?”酒过三巡,陈少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

他追尹冷月已经很长时间了,可是到现在连她的小手都还没牵到过,这让他很窝火。想他堂堂陈少,要什么女人没有?哪一次不是他说句话,就有无数的女人倒贴上来。虽然尹冷月的身份也不差,可是这么长时间的追求,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不是吗?

至于表白,陈江坤早就对尹冷月说过。只是每一次得到的都是拒绝,拒绝,还是拒绝。

而今天接到尹冷月求自己帮忙的电话时,陈江坤果断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于是他决定再表白一次,如果这一次还被拒绝……

“陈少,明月集团还辰星集团可以合作,这是我们明月集团的荣幸!”尹冷月说。

陈少郁闷又恼火:“冷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尹冷月摇头,“我暂时还没那方面的打算。”

“你又拒绝我?你早晚都是要结婚的。”陈少急道,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冷,不过他紧接着苦笑道:“不好意思,我太着急了,语气不是很好。这件事先不谈了,先说说你有什么事想让我帮忙?”

能够撇开这个话题,尹冷月也很乐意。而且她今天来本就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来的,所以她立刻把这几天经常有小混混去工地闹事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件事……”陈少迟疑了一下,道:“那些小混混后面肯定有人在帮他们撑腰。金沙区最有名的一个大哥叫金豪,那家伙不像是个好说话的人呐。”

听到陈少这么说,尹冷月眉头蹙的更紧了一些。不过紧接着陈少又道:“不过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件事我会尽最大努力帮你摆平的。”

尹冷月点头道谢道:“谢谢陈少。”

陈少笑道:“你就这么谢我?”

尹冷月脸色微微一变,“陈少想要什么?”

“哈哈!瞧你吓的,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我想说与你一起吃饭的机会可不多,你好歹得多陪我喝几杯酒吧。”陈江坤笑道。

听到陈江坤不是要自己那样,而是要自己多喝几杯酒,尹冷月暗暗松了口气。为了能解决工地的事,让楼盘开发顺利进行,多喝几杯酒虽然会难受,却也是可以忍受的。

“好,我敬陈少。”尹冷月端起酒杯道。

很快一瓶酒没了,又一瓶酒没了。

尹冷月喝了不少,由于酒精的缘故,她精致的脸颊以及裸露在外的手臂,皮肤下泛出一团迷人的绯红,就像一朵粉红色的玫瑰,在灯光下朦胧、诱惑,美的不可言说。

看着已有醉态的尹冷月,陈江坤心中冷笑: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别怪老子我跟你耍手段了。等今夜你上了老子的床,我看你以后还在不在我面前装清高。

你,我要得到!

明月集团,我也要得到!

陈江坤如此想着,挥手又让服务生开了一瓶酒。

“陈少,陈少,不好意思,我今天喝多了,实在是不能再喝下去了!”尹冷月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说。

陈江坤笑道,显得情绪极高,“冷月,最后一瓶,我保证是最后一瓶。喝完这一瓶,咱们就各回合家,然后明天,明天我一定帮你把工地上的事情解决了。后天,后天你的人就可以顺利动工,而且以后我保证再也不会有人去工地上闹事。”

“陈少,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最后一瓶,真的是最后一瓶。你就当为了楼盘以后的顺利开发,大卖提前庆祝了。我给你满上了啊,来,喝了这一杯。”陈江坤端起酒杯送到了尹冷月面前。

尹冷月微微晃了晃脑袋,似乎想要自己变得更清醒一些,然后暗暗咬牙,接过酒杯一仰而尽。

“冷月,这是最后一杯,喝完了我送你回家。”陈江坤笑的像个高明的猎人,正眼睁睁看着猎物跳入中。

尹冷月一心着急回家,虽然现在她已经有些头脑不清了,不过她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她也清楚陈江坤想把自己灌醉后的心思,不过她并害怕,因为她今天带了司机。

喝完这杯,她会用最后一丝理智走出包厢,然后让司机带自己回家。

“工地的事就麻烦陈少帮忙了。”尹冷月再次道谢后仰头将最后一杯酒喝光,接着迅速起身就要离开。只是她喝了不少酒,起身又猛,忽然觉得头脑一阵眩晕,整个人都开始摇晃起来。

“冷月,冷月!”陈江坤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在尹冷月摔倒之前抓住了她的手臂。入手一片光滑细腻,像最好的丝绸,像温润的玉……

细细感受着掌心传来的触感,陈江坤心情激荡,***,终于要到手了!看来再多的鲜花与追求,都比不上酒精来的快啊。

“陈少,我喝多了,要回家。”关键时刻,尹冷月用最后一丝理智撑住了陈江坤的身体。

陈江坤没有得逞,于是胸中的火焰越来越旺,他猛的一把抱住尹冷月,迫不及待的道:“冷月,你喝多了还怎么回家。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

一边说,陈江坤一边搂着尹冷月朝着包厢内走去。

帝字号包厢,之所以是帝景会所顶级的包厢,并不是因为它带有一个“帝”字。整个包厢的装修奢华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它配套设施极为完美,完善。

包厢内有可以供客人用过餐后的娱乐设施,自然也有不止一套的配套客房。整个包厢可以说占据了足足一层楼,当然要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也有。

“陈少,请自重,我要回家。我不同意。”尹冷月挣扎着想要脱身,只是她本就是个女人,何况现在已经醉酒,哪里挣的过陈江坤。

陈江坤已经色心冲头,浑身热血澎湃,这个时候的男人就像是野兽,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陈江坤死死抱着尹冷月不松手,再也没有了温文尔雅的外表,此时的他就像一个色中饿鬼,急切道:“冷月,你知道我的心意的,你跟了我有什么不好。今天晚上你不能走,你一定不能走。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说话间,陈江坤已经抱着尹冷月到了紧贴着用餐包厢的k歌厅,这时想要走到卧室还有一段距离,可陈江坤已经等不及了。

入眼处正好有一排沙发,陈江坤双眸一红,猛的抱着尹冷月压倒向沙发,然后迅速翻身将尹冷月压在了身下……

“砰砰!”

就在陈江坤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刻,包厢门响了两声后被人推开了,然后一个人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包厢内没人,叶秋皱了一下眉头。

我擦,那个疯女人不会真的被人灌醉图谋不轨了吧?日,怎么说她也是哥名义上的未婚妻,虽然哥没想过要与她结婚,但也不能让别人挖了老子墙角啊。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心中暗骂,这时叶秋忽然听到了另一个房间里传来的声音。

“陈江坤,你……你敢,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是那疯女人!

叶秋一惊,连忙冲了过去。然后就见尹冷月正被人压在沙发上,拼命挥舞着两条玉葱般的手臂做最后的抵挡,而在她身上的男人正试图抓住尹冷月的双手……

尼玛!找死!

叶秋双眸一寒,伸手抓住男人的衣领,狠狠的向后一甩!

“砰!”

一声闷响,陈江坤贴着墙壁滑了下来。还好墙壁为了隔音做了软包处理,否则这一下他就得头破血流。

正热血冲头,眼看好事将成的陈江坤完全没料到竟然会有人打断自己,而且把还自己像扔垃圾一样摔了出去,他躁动的胸口立刻有一团熊熊火焰在燃烧。

“你***是谁?你找死啊!”陈江坤从地上爬起来怒喝。

叶秋没理会陈江坤,将尹冷月从沙发上扶起来,语气郁闷的说:“尹总,我们该走了,你还有一个会要开。”

尹冷月醉酒的大脑因为受到陈江坤惊吓的缘故暂时清醒了不少,看到来人是叶秋,她暗暗松了口气。只是转念一想,这家伙说的是什么啊,他脑子里有坑吧?就算是头猪,也不会找出这么一个替自己解围的借口吧。你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还开会?

尹冷月无语,不过好在现在有叶秋在,相信陈江坤也不敢乱来了。

“开会?你tm骗鬼呢?现在开的是什么会?”陈江坤冷笑。

叶秋扭头,淡淡的说:“家庭会议,你管的着吗?”

陈江坤神色骤变,家庭会议?这小子竟然跟尹冷月开家庭会议?这小子跟尹冷月是什么关系?

“冷月,他是谁?”陈江坤面色阴沉,语气也冰冷了下来。

尹冷月厌恶的看了陈江坤一眼,扭头冲叶秋道:“叶秋,我们走。”

“想走?先交代清楚了再说。”陈江坤身体一横,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叶秋皱眉,冷冷道:“陈江坤,你想干什么?”

陈江坤冷笑道:“我没想干什么。冷月,今天的事对不起,我承认是我的错,我喝多了,这件事我改天再向你道歉。不过他,他到底是你什么人?我追你追了那么久你都不同意,难道就是因为他?”

“你想多了,他只是我的司机。而且是今天刚上班。”尹冷月紧皱着眉头,犹豫了两秒后解释道。

“什么?”陈江坤一愣,不敢相信,“司机?哈哈,你说他是你的司机?现在一个司机也敢这么猖狂了,连我的事都敢管?”

叶秋撇嘴,“管你?我又不是你爹,老子才懒得管你。”

陈江坤脸庞涨红,怒喝道:“小子,你说什么?”

叶秋冷笑,“你眼瞎还是耳聋?我说了我不是你爹,你想找你爹就赶紧回家去,没听说过好狗不挡道吗?”

“哈哈!”陈江坤怒气反笑,“小子,你很有勇气。不过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

叶秋正想继续开口,尹冷月却扯了扯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再说。

叶秋明白了尹冷月的意思,只是没有理会,依然开口,十分不屑的说:“老子最鄙视你这种人,明明气的要死却还要装斯文人,连句脏话都不敢说。你很想骂我对不对?老子教教你怎么骂人,我去你麻辣隔壁!!!”

“md,你找死!”陈江坤面目狰狞,目眦欲裂。想他堂堂辰星集团少主,在上江市谁敢不给他几分薄面?他从小到大就没听人敢这么骂过自己,而眼前这小子不但搅了自己的好事,竟然还敢当着尹冷月的面把他骂的狗血淋头!由此可想,他心中的愤怒是如何如何狂暴。

只是面对他的狂暴,叶秋却极轻描淡写的说:“翻来覆去就这一句,你tm以为就凭一张嘴还能把老子说死不成?懒得理你。”

一边说,叶秋一边走在尹冷月前面替尹冷月开口,陈江坤分毫不让,冲着门外怒吼道:“你们两个给我滚进来。”

包厢外有陈江坤的两个保镖,这是他为了事先不让人打扰自己的好事特意安排的。他的两个保镖功夫很不错,所以眼前这小子一定会死的很惨。

md,老子要叫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陈江坤如此想着,然后他就听到了叶秋的话,“你tm傻逼啊,老子既然在这里,你的那两条看门狗还能醒着?这么明显的事实都看不明白,你长脑子有个屁用!”

话音落下,陈江坤震惊的还没反映过来,只觉一只大手已经在眼前迅速无限放大,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落叶一样,瞬间被狂风扫到了一旁。

“砰!”

一声闷响,他再次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都说了好狗不挡道,你tm听不懂人话啊!”叶秋的声音传来。

“麻痹的,你……”陈江坤终于忍无可忍的彻底爆发了,再也不伪装什么斯文人了,开口爆粗道。只是他的话还没喊完,叶秋与尹冷月已经走出了包厢,完全无视了他。

卧槽尼玛!

嘭!

陈江坤怒不可竭,狠狠一脚冲着身边的东西踹了过去,结果房门嘭一声狠狠撞在了墙上,然后又迅速反弹了回来,只听又嘭的一声……陈江坤被房门狠狠的拍在了地上,额头上一个大包迅速鼓了起来!

啊啊啊!!!他要疯了!

……

……

黑色的路虎奔驰在公路上,道路两旁的夜景飞快撤退,尹冷月呆呆的看着窗外,神色冰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才你为什么不把我拿出来当挡箭牌?”叶秋开口问。

之前尹冷月完全可以说叶秋是她的男朋友,这样就永远杜绝了陈江坤对她的骚扰。只是她并没有那么做,难道是觉得他不够资格?

“你不够资格。”尹冷月头也不回的说。

靠!叶秋郁闷,这也太直接了吧。另外你知不知道哥是堂堂潜龙总教官,你敢说我不够资格?好吧,你的确不知道。

小小郁闷了一把,叶秋开口说:“你是说我不够资格当你男朋友,还是说我不够资格当你的挡箭牌?”

尹冷月依然直接道:“都不够资格。”

日日日!叶秋狂郁闷,哥干嘛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啊,知道她是这个性子,哥就不应该跟她说话。

不过想想在那种情况下,这疯女人还能为自己着想,本性倒也没想象中那么恶劣。她是怕我遭到报复啊,可是她也不想想哥是什么人?哥会害怕?好吧,哥就是她一司机,最起码她知道的就这些。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车厢内的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压抑。

片刻后,尹冷月竟然先开口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又不是受虐狂,没事喜欢别人打击自己。”

尹冷月:“……”

“谢谢你。”尹冷月说。

“不客气。”叶秋说。

“你会功夫?”

“我当过兵。”

“你刚才骂的太难听了。”

“我还没骂过瘾呢。”

“他会报复你的。”

“我搅了他的好事,不骂他,他也会报复我的。”

“我给你钱,你明天离开上江吧。”

“当逃兵是可耻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秋水路,十三号别墅。

黑色路虎稳稳停在了别墅门前,尹冷月下车,身体晃了晃,却拒绝了叶秋要来扶她的好意。

“我到家了!车你开走,自己去找个酒店住吧。”尹冷月扶着大门站稳了身体说。

“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会让我直接住在这里呢。”叶秋郁闷道。

“我的别墅从来不进男人。”尹冷月说完,转身、开门,摇摇晃晃的走向别墅,别墅里的灯在她到达门前,就已经亮了起来。

打开别墅的大门,走进去,没有回头,然后大门缓缓关闭,遮住了她虽然娇美却倍显疲惫和孤单的身影。

擦,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这么大个别墅,让哥住一间能死啊?自己也不知道害怕,还是不是女人。

既然你不让哥住你的别墅,那哥为了你的安全,回头要是在别墅里动点手脚,你可别怪我。心中郁闷的想着,叶秋从车上拿出自己的包包,转身走向十四号别墅。

他今天白天第一次来这里找尹冷月的时候,虽然尹冷月不在家,白跑了一趟。但他却发现了十四号别墅在招租,而这别墅与尹冷月的别墅毗邻,无疑是能就近保护她的最好选择。

所以当时叶秋就与房东取得了联系,然后才知道原来十四号别墅里住的不是真正的房东,而是两个女人租下了这套别墅后,又把每间房合租了出去。

合租的第一条件是租房的人必须是女性,叶秋当然不是女性,可当他联系了二手房东后,二手房东犹豫了一番后表示可以面谈。

二手房东为什么会要求面谈?她要的室友不是女性吗?其实叶秋倒是能够理解,因为这别墅距离市区实在是太远,附近又没有公交车站,所以虽然别墅的条件很好,但那些想租房的上班族根本不会选择住在这里,因为太麻烦,而且房租很贵。

一个人,一月要交三千块大洋,对于上江市这样一个三流城市而言,三千块比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谁会傻到用一个月工资拿来租房?而且是周围交通十分不方便的一个地方。

因此这别墅想要合租其实很难,二手房东又不愿意眼睁睁看着房间一天天浪费下去,那都是钱呐,所以她只能放宽条件。

走了几步,到了十四号别墅门前,叶秋先用手机联系了二手房东,表示自己到了以后,大门自动开启,然后很快别墅的门也打开了,一个身穿睡衣的女人站在门前,冲着叶秋道:“你是来租房的?进来吧。”

叶秋跟着女人走进大厅,别墅装修的很不错,可以看出当初买下这别墅的人应该是想自己住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把这里租了出去。

“我叫许雅柔,暂时是二手房东,房子的条件你也看见了,很好。所以你也不要跟我砍价,一个月三千,水电费我们五个人平摊。现在这里一共住了四个女人,如果你要在这里住的话,你只能住在一楼,而且没有我们的允许不能上二楼。房租一次交半年或者一年。我的条件暂时就这些,说说你吧。你叫什么?什么职业,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许雅柔一口气说了很多,然后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叶秋。

叶秋无语,心想这女人叫许雅柔,可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她身上有一点柔柔的地方,除了胸前那一对还算可观之外。

“我叫叶秋,我没什么别的条件。我是今天才到上江市的,当兵的,刚退伍。”叶秋说。

“你是当兵的?”许雅柔眨了眨眼睛,然后问:“你现在有工作了吗?干什么的?”

叶秋指了指旁边的十三号别墅,“给隔壁的领导当司机。”

“哦。这样啊……我听说十三号别墅的女人长的很漂亮,你给她当司机该不会是想追她吧?”许雅柔双眼闪着小星星,眼底一团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女人本来就是好奇心很强的动物,何况隔壁的女人又漂亮又有钱,许雅柔本来就对她十分的好奇。可惜两人虽然是邻居,却根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现在既然遇见了她的司机,许雅柔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雅姐,你的问题好像跟租房没有什么关系吧?”叶秋表情诡异道。

“哦,也不是没有关系啦。只有知道了你的工作,我才能了解你的生活习惯啊。比如晚上你熬不熬夜,生活邋遢不邋遢,上下班是几点,这些我都是要知道的。”许雅柔理所当然的说。

叶秋笑了笑问:“那雅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许雅柔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你这个态度很不错。既然你能当她的司机,那证明你应该还是不错的,暂时没有问题了,你可以住在这里。”

卧擦,这是什么逻辑?我的人品怎么样,跟是不是尹冷月的司机有半毛钱的关系?叶秋被二手房东强悍的思维方式打败了。

不过能成功租下这里就成,叶秋点了点头,“好。房租我明天给你。”

“嗯,这是协议,你在这里签上名字就行了。”许雅柔从桌底下掏出一份早已备好的协议说。

叶秋签上名字,许雅柔也签上名字,房子就这么顺利的租了下来,没出任何狗血的意外。于是这一刻开始,叶秋与四个女人同居的生活也开始了。而他没想到的是,在他与四个女人同居的生活中,渐渐让他发现了一些他自己事先都没想到的事。

“好啦,欢迎你住进美女公寓。这是我给这里起的名字。现在我给你介绍一下,别墅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三个人,分别是丽丽、芳芳、还有香香。今天她们都洗过澡了没穿衣服不敢下来,以后你见了她们就认识了,这是别墅的钥匙,不准弄丢了,还有记住上二楼必须要经过我们的允许。”许雅柔说。

叶秋表情复杂的点了点头,心想姐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她们三个洗过澡都没穿衣服?你知不知道这句话对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言,具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

想到此叶秋不由又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许雅柔。她的脸蛋微红,头发湿漉漉的,显然也是刚洗过澡不久,她身上的睡衣是开襟式的睡袍,虽然很宽松,丝质的面料却依然有些贴身,隐约将她身材的曼妙弧线勾勒了出来。

叶秋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下瞄了一眼。

“你看什么呢?”许雅柔突然道。

“呃……我在想你还没有给我说哪间房是我的。”叶秋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

许雅柔若有深意的瞟了他一眼,指着左手边的房间说,“那一间是你的,里面有卫生间和洗澡的地方。如果你想做饭,对面是厨房。如果你不做饭,想跟我们一起吃饭,伙食费一千元。包括早餐和晚餐两顿饭。”

“这么贵?”

“才一千,很便宜了好不好?”

“……”

“你自己考虑吧,我又没有逼你。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许雅柔说完上了二楼,叶秋则耸肩回了房。

……

……

二楼。

许雅柔刚一进房间,床上正在斗地主的三个女人立刻扔下牌围了上来,三人的穿着很清凉。

所谓清凉,就是真的很清凉。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大帅哥?”李丽问。

许雅柔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是是是,帅的不得了。你赶紧下去扑到他床上去得了,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见个男人这么激动。”

“对啊,我是想男人了,我二十七了还没个男人,我容易嘛我。再说他是一般的男人吗?他接下来要跟我们同居耶。同居懂不懂?这种情况下,电视剧里一定会让他与女主人发生点什么的。快说,你是不是想留着自己用?”李丽美眸一亮,像是看穿了许雅柔不可见人的阴谋。

其实李丽长的并不难看,她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男人,那是有一些往事的。

“呸,你当我像你一样浪啊。姐有老公了好不好。”许雅柔瞪眼说。

“嘁。”李丽不屑的撇了撇嘴,鄙视道:“你也好意思说你有老公?一年365天,他有360天在国外,这样的老公连根黄瓜都不如,要了有屁用。”

“你找死啊!死浪蹄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许雅柔说着,猛的扑向李丽。

李丽哈哈一笑,“哈哈,说不过我就要动手了是吗?芳芳,香香快动手帮忙。”

芳芳和香香对视了一眼,忽然加入了战团。

许雅柔以一敌三,很快就力不从心的投降了,举起双手道:“好啦好啦,我错了,我错了。你们三个快住手啊!”

三女哪里肯听她的话,不到一分钟,许雅柔已经被蹂躏的气喘嘘嘘,缴械投降了!

四个人中,许雅柔和李丽在一个公司上班,而且一个部门,所以感情特别好。芳芳和香香两人在另一个公司,不过在这里住久了,与许雅柔和李丽的关系也变得很不错。

四女没事的时候,经常这样打打闹闹。反正别墅里也没有别人,大门一关,窗帘一拉,她们想怎么闹就怎么闹,也不怕有人偷窥。

“雅洁,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啊?人品怎么样?”四人闹腾了一阵,彼此都有些疲惫了,于是一起横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芳芳问。

芳芳叫方芳,就像丽丽叫李丽一样。

“他叫叶秋,貌似还不错,他是隔壁十三号别墅那女人的司机。”许雅柔说。

“他是她的司机?”芳芳愣了一下,然后看了香香一眼。

香香眼神闪了一下,许雅柔和李丽没有发现。

温热的水流轻轻触碰着光滑的肌肤,像妈妈的手温柔的抚摸……暖暖的,十分安宁。

尹冷月微微闭着眼睛躺在浴池中,脑中一遍遍想着那些逐渐模糊的画面。

画面中,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和一个小女孩。

三人紧紧抱在一起,男人满脸温柔与伤感,女人浓浓的不舍,小女孩仅仅攥着男人的衣角,不停抽泣。

“宛如,月月,我走了!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好好照顾自己,在家安心等我。”

男人走了,然后女人和小女孩再也没有等到他回来。

画面转换,已是三年。

三年后,女人紧紧的搂着小女孩,小女孩的身后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

“月月,妈妈要去找爸爸。你在家好好听惜姨的话。妈妈找到爸爸后马上就回来。”

女人走了,然后小女孩和惜姨再也没有等到她回来。

眨眼已经十几年过去,他们依然还是没有回来。

你们到底去了哪,为什么不回来,你们是不要月月了吗?

醉酒的脑袋越来越沉,尹冷月躺在浴池内,渐渐睡着了。

梦中她看见了那个男人和女人,她欣喜若狂,拼命的去抓,却怎么抓也抓不住,她哭喊着追着,却始终追不上他们,于是他们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朦胧!

“爸爸,妈妈!”她着急的喊,心像是被刺了一刀。她猛然睁开了眼睛,想看的更清楚一些,然后……她醒了。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是在自己的别墅中,清晨的阳光顽皮的隔着窗帘钻了进来,天已大亮。

尹冷月皱了皱眉,自己竟然在浴池里睡了一夜?还好浴池是自动恒温的,不然非感冒了不可。

以后再也不要喝酒了,尹冷月如此想着,然后起身,水流顺着肌肤流淌而下,在脸颊上,锁骨处,山峰间留下了一颗又一颗晶莹的水珠。

一番洗漱,换上一身灰色得体的职业装,然后准备出门上班。结果当她看见停在别墅大门前的黑色路虎,才猛然想起自己有个司机。

哼,这家伙虽然无赖,还算是敬业。这时再想起昨天晚上是这家伙帮自己解了围,并且不怕得罪陈江坤,尹冷月忽然觉得这家伙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锁好别墅门,走出别墅院落,来到黑色路虎前,尹冷月敲了敲车窗。嗯?没人理?这家伙该不会睡着了吧?尹冷月透过车窗向里一看,没人?

什么意思?车在这里,人不在。那他昨天晚上是怎么走的?他原来不是敬业啊!想到此,尹冷月心中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瞬间就随风飘远了,无影无踪。

这都几点了,竟然还不来上班!哼,懒散!

气恼的掏出手机,尹冷月忽然想起来自己一直没有存他的电话。

“诗语,帮我联系一下那个不靠谱的司机。告诉他如果五分钟之内不出现,以后就不用来上班了。”气呼呼的拨给了自己的秘书,气呼呼的说完,然后尹冷月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四分钟……

这家伙,到公司就辞了他!

五分钟要到了,那家伙还没有出现,尹冷月决定自己开车去公司,可是她刚刚拉开车门,只见隔壁的十四号别墅里忽然跑出来一个男人,几秒钟后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4分55秒,刚刚好。”叶秋笑道。

尹冷月惊奇的看着叶秋,然后又看了看十四号别墅,蹙眉道:“你住这里?”

一个住在别墅里的男人,却是自己的司机,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对自己有什么样的心思?

“是啊,昨天找到的房子,与人合租。”叶秋说。

合租?好吧,尹冷月发现自己想多了。

“开车!以后不准迟到。”尹冷月冷冷道,然后自己开门进了后座。

叶秋耸肩,上车、打火、调头。

黑色路虎迅速远去,十四号别墅的二楼阳台上,许雅柔、李丽、方芳、韩香四女看着远去的车子,神情各异。

“好吧,那家伙竟然真是她的司机。丽丽,收拾一下,我们也要去上班了。”许雅柔说。

四女中,许雅柔有辆大众捷达,韩香有辆粉红色的qq,正巧李丽与许雅柔一个公司,方芳与韩香一个公司,四人上班都很方便,这也是四人为什么会住这么远的原因。

“小芳芳,小香香拜拜,晚上回来别忘了给姐姐放好洗澡水哦。”李丽冲着两女调戏了一句,下楼而去。

……

……

明月集团。

尹冷月走进办公室,办公室内诗语已经打扫好了卫生,整理好了文件,并且泡好了茶水。

尹冷月坐在办公桌后,见诗语还没出去,疑惑问:“还有事?”

诗语迟疑了一秒,说:“尹总,工地上的事……那些小混混一早就去了,现在把我们的工人都堵在工地门口了。”

啪!

尹冷月重重合上刚打开的文件,面色冰寒,“无法无天。”

“尹总,您看要不要报警?”诗语犹豫问。

尹冷月摇头,报警治标不治本,自己必须要找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原本这件事还能通过陈江坤解决,可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陈江坤显然不会帮自己了,而且自己也绝不会再去求他第二次。

“我去与他们谈。”尹冷月想了想,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自己出手了。

“您亲自去?尹总,他们可是……”诗语有些担心。

“我知道,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事情总是要解决的。”尹冷月说完,立刻扭头冲叶秋道:“去准备车。”

叶秋耸肩,下楼而去。

自己的目标好像有些麻烦啊,到底要不要帮她呢?擦,我是个保镖,现在怎么感觉像是个打杂的。

心情郁闷的叶秋来到停车场取出车子,然后开到集团大楼正门前等待尹冷月,尹冷月很快下来进了车。

“去工地。”

“咳咳,尹总,导航里没有‘去工地’。”

“……”

半个小时后,在尹冷月一步步的指路下,车子停在了沙口路幸福春天楼盘工地。

幸福春天是今年明月集团开发的最大一个楼盘,占据了明月集团流动资金的一半以上,一旦这个楼盘出现问题,明月集团很大可能会直接陷入危机,所以这个楼盘很重要。

黑色路口刚到工地门口,只见一批又一批来上班的工人被堵在工地门前,门前有一片十几平方米的真空地带,里面站着八个头发、衣服五颜六色的小混混。小混混们嘴里叼着烟,一脸不屑的看着周围的农民工,而在他们前方还有一个农民工正躺在地上,半边脸肿的很高。

看着这一幕,尹冷月冰冷的神色更冷了三分。

开门,下车。

尹冷月一出现,立刻就有很多工人认出了她的身份,毕竟像她这样的美女老板,在上江市也找不到几个。

“尹总,尹总。”

“尹总来了,尹总来了!”

不停的有人向尹冷月打招呼,尹冷月点头示意,然后说:“大家好,今天的事是我们明月集团解决不到位。今天大家先回去休息一天,工资照发,受伤的人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有伤的安心治伤,医药费明月集团会出。今天明月集团一定会把事情解决好,希望大家明天准时来上班。我保证类似的事情以后绝不会再发生。”

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把事情彻底解决,幸福春天绝对不能受到影响。

大多数的工人听了可以休息一天,纷纷点头,然后对那几个小混混的行为发了几句不满的牢骚,接着陆续离去。

不管怎样这批工人都必须先离开,不然他们继续聚集在这里,很快就会引来媒体的关注,一旦事情经过媒体渲染报道,对幸福春天楼盘,对明月集团都是一种影响。尹冷月如此处理,可以说十分完美。

这丫头处理工作很有一套嘛,有点意思。叶秋心道。

随着工人渐渐离去,场内很快只剩下八个小混混,以及尹冷月还有叶秋两人。

八个小混混刚才也听见了尹冷月的话,此时他们一边惊艳于尹冷月的冷艳漂亮,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尹冷月身上游走,一边又故意装出很不屑的模样,鄙夷的看着尹冷月和叶秋。仿佛在说:你们说今天要把这事解决,解决不解决是你们说了算的吗?擦!

尹冷月上前,神色冰冷道:“你们想干什么?知不知道你们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楼盘的施工。”

“我呸。”一个黄头发的小混混上前,不屑道:“你们施不施工关老子毛事,我们还没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当然不会走。还有上一次我们哥几个可是在警局里呆了好几天呢,身体都饿出毛病了,这事总得有个说法吧?”

尹冷月心中暗恼,知道这群家伙拿不到钱是不会罢休的,于是直接道:“开个价吧,以后不准再来这里。”

小混混们一愣,显然没料到尹冷月竟然这么直接。以前他们也来闹过两三次,结果效果并不理想,今天终于让他们等着正主了啊。

“嘿嘿,价格嘛……不多,八万块。我们兄弟8个人,怎么着每人也得一个整数啊。”黄头发的小混混又上前两步,站在尹冷月面前,距离尹冷月很近。

尹冷月厌恶的退后了一步,冷哼道:“八万?你们怎么不去抢!”

“美女,抢劫是犯法的。”黄毛眨巴着眼睛,一副小混混调戏良家女子的模样。

尹冷月恼怒,拒绝道:“不可能,最多一万。”

“一万?”黄毛冷笑,“你打发要饭的呢?不过你要讲价也可以,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我可以给你少两万。至于你嘛……得陪我们哥几个喝一杯!”

见这群小混混竟然把注意打在了自己身上,尹冷月眸中立刻爆发出无限杀机。她转身就走,声音冰冷如刀的说:“敲诈勒索,你们等着被警察逮捕吧。”

黄毛一愣,大笑道:“哈哈,你说我们敲诈勒索,你有证据吗?”

话到此处,黄毛突然神色一变,怒骂道:“妈的,你录音了?哥几个,拦住她!”

尹冷月当然不会向这种恶势力妥协,而且她清楚一旦她这一次妥协之后,下一次小混混们还会来找她,来工地闹事。所以她一早就打开了手机录音,只要录下这些小混混当面勒索的证据,这些小混混就不仅是在警局被关几天那么简单了。

既然无法通过陈江坤解决这件事,尹冷月自然也有她的办法!虽然这个办法也有很大的后遗症。

意识到谈话被录音,黄毛猛的向前一扑抓向尹冷月,结果这时他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妈的,滚开!”黄毛怒骂,一拳砸了下去,势大力沉。

相关文章:

下面可以放几个手指头_女人是喜欢黑人的大吗

《卜他年白头永偕》赵赫|孟婉小说连载至大结局~

小浪货你夹得我真紧 浪货用力夹烂货干松了

女尊锁贞带/老师把我奶头掏出来吃

一左一右扒开花瓣|玉势按摩棒堵子宫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