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绝代强者】完本章节/绝代强者免费TXT

2021-11-26 14:40 · 新商盟

明月集团不是小打小闹的小产业,那是上江市知名的大公司。如今明月集团受到敲诈勒索怎么办?如果处理不好,影响势必会很坏。

可那八个小混混后面也有人,虽然李国成是一个警察,不应该畏惧黑势力才对。但人活一世哪能真的独善其身?就算他李国成秉公执法,那他的上司呢?上司的上司呢?

回头还是会有人把电话打到自己这里来,前两次不也是这样吗?

可是今天与前两次不同啊,前两次明月集团没有拿出证据,那些小混混无非是扰乱公共秩序,关几天意思意思也就行了。但这一次证据就在眼前,在手中……

很明显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处理了。只是到底该怎么做,李国成一时也拿不定注意,因为他根本就做不了这个主。就算他现在下了决定,很快也会被他的上司,他上司的上司推翻。

皱眉思索了片刻,李国成道:“口供做完了没有,先把他们几个送到医院里去。在这狼嚎的闹人。”

八个小混混很快被警察送走了,厅内剩下叶秋、尹冷月还在。

“叶先生,尹总,这份视频和录音警局需要备份一份。”李国成说。

尹冷月知道这是必须要走的程序,点头表示同意。

李国成去备份录音了,一转眼蓝晴又抱着奶茶溜了过来,她先冲着叶秋吐了吐舌头,然后小声道:“叶秋,跟你商量个事呗。”

叶秋一愣,这极品小母马有什么事跟自己说?

“什么事?”

“你功夫那么好,来我们警局当协警呗。以后我罩着你,咱们两个一起巡逻,看见不顺眼的就……不是,看见违法犯罪的事就一通暴揍,然后再拉到局子里请他喝茶。好不好?你看你当了协警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嘻嘻,我发现我太聪明了,这个想法真的很好耶。”蓝晴得意道。

叶秋无语。

尹冷月也很无语!

请问这位极品警官,你要挖姐的墙角,经过姐同意了吗?

“怎么?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咯?”蓝晴眨眼说。

叶秋吓得连忙摇头,心道你开什么玩笑,哥堂堂潜龙总教官给你当协警?哥来上江是有任务的好吧,任务代号潜龙,保密等级绝密呢。

“呃,我有工作了。谢谢你的好意。”叶秋拒绝说。

蓝晴不以为意的道:“这有什么呀,有工作可以辞了呀。你要不好意思开口,你给我说你在哪家公司上班,我替你去辞职。”

叶秋满头黑线,心想小母马你的智商呢,我老板就在我身边坐着,你那么大的眼睛没看见啊?

尹冷月第一次尝试了被人无视的感觉,感觉不怎么好。

“你这是什么眼神?快说好不好嘛,你看我们两个多搭配呀,如果你当协警,我们一定会成为警局最好最好的搭档的。而且,我可以每天给你奶茶喝哦。”蓝晴继续诱惑说。

叶秋看了看手中的草莓味奶茶,语气沉重的道:“其实,我喜欢做好事不留名。”

“哇,正好我也喜欢做好事不留名耶。我们以后打击罪犯可以不留名字啊。”蓝晴两眼都是小星星,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的某一天,她与叶秋仗剑走在大街上,寒风吹起衣角,所有不法分子闻风而逃……

“小母马……”

“嗯?什么小母马?”

“咳咳,没什么。我忽然想起了旋转的小木马。”叶秋老脸尴尬。

“哦,我也喜欢小木马。改天我请你骑。”蓝晴吮了一口奶茶,模样可爱的说。

你请我骑小母马?叶秋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香艳万分的画面……

“咳咳,蓝警官,我想。”

“叫我蓝蓝。”

“好吧,蓝蓝警官,我想说的不是小木马,而是我不适合当协警,并且我也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所以谢谢你了。还有,以后你还是尽量少看点武侠小说比较好。”叶秋说。

“咦,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武侠小说?你也喜欢吗?你说说你最喜欢哪个门派,哪些武功招式。”蓝晴兴奋道。

叶秋:“……”

没法沟通,完全没法沟通!这丫头的思维逻辑完全不是正常人,话说我跟你说了那么多,重点是武侠小说吗?是武侠小说吗,亲!!!

“叶秋,你怎么了?你的表情看上去好无奈哦。”

叶秋:“……”

还好很快李国成备份好了视频和录音,叶秋接过手机,赶紧一溜烟窜出了警局。只听身后蓝晴喊道:“叶秋,我的电话是133……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呀,我真的觉得你好适合当协警呢。要不,要不你当警察,我当协警好不好?”

“噗哧。”

黑色的路虎车上,看着叶秋如同见了老虎似得怕怕表情,尹冷月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家伙,面对八个小混混时也没这么害怕,现在竟然怂了。原来你的弱点是这个呀,哼哼。

不过想想那位叫蓝晴的警官,尹冷月自己都忍不住一阵摇头。她确信,那丫头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最起码在上江市警局内有人罩着她,不然以她的性格和智商……她能当的了警察?恐怕鬼都不信。

“很好笑吗?”叶秋郁闷的白了尹冷月一眼,得意的说:“看见没有,我并不是找不到工作,我的价值很大呢,给你当司机你竟然还不要?”

尹冷月想了想,昨天夜里是叶秋帮自己解了围,今天小混混的事也是叶秋帮忙解决的,自从他成为了自己的司机,好像自己的好运也跟着来了。

难道他不是天煞孤星,是一员福将?

“在想什么呢?给我加工资啊!”叶秋又说。

尹冷月冷冷白了他一眼,“我在想要不要解雇你,让你去当协警。”

“你,过河拆桥!”叶秋郁闷。

你如果是一座桥,也是一座烂木头桥!尹冷月心里暗道,嘴上却是没有说话,眼神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色并没有因为工地的事被解决而有所愉快。

车子一路向前前行,然而过了三个路口之后,叶秋忽然皱起了眉。

后面一辆黑色大众帕萨特,从警局开始好像一直都在跟着自己。自己被盯梢了?还是有人想对尹冷月不利?

哼,这么早就露出水面了吗?

叶秋心里冷哼,开口提醒道:“抓稳了,我要加速了!”

尹冷月一怔,还没反映过来,忽然只听路虎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一股强有力的推背感传来,她整个人刹那间被狠狠拍在了椅背上,车速迅速提升。

“你干什么呢,市区内不准开这么快!”尹冷月一惊,连忙抓住了扶手厉喝。

“后面可能有人在跟踪。”叶秋解释道。

跟踪?尹冷月的脸色刷一下冷了下来。

叶秋瞟了一眼后视镜,见到自己加速以后,后面的帕萨特也跟着加速,这时可以肯定那辆帕萨特就是在跟踪自己无疑了。

哼,老子倒要看看你们是何方妖魔!

如此想着,叶秋速度不减的一路向前狂飙,还好这时才中午10点多,大多数人都在上班,路上车流稀少。

一路向前冲出了两条街,叶秋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个开放式地下停车场,于是他手臂猛的一甩方向盘,黑色路口瞬间在公路上横了过来,以一个极其夸张的甩尾冲着停车场而去。

“啊!”尹冷月吓得一声尖叫,虽然她极力想要保持淡定,但紧张刺激的情绪却根本无法控制。

后方,帕萨特内。

“妈的,被他发现了!追上去,不要让他甩掉我们!”

“嘿嘿,我的技术你就放心吧。能够甩掉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说话间,黑色帕萨特突然也是一个甩尾,然后跟着进了地下停车场。

由于停车场是两个出口,所以他们要想继续跟着路虎,不让路虎跑掉,那就只能跟进停车场。

到了停车场以后,黑色路虎果然在向另一个方向疾驰。

“哼,跑吧,尽情的跑吧。我就不信你能甩掉我。”开车的青年说。接着他话音刚落,只见前方的黑色路虎突然停了下来。

“卧槽,他们停了!”

“日,这小子想干什么,跟我们硬拼吗?”开车的司机极为不屑的说。

眼见黑色路虎停下,司机也是一个漂亮的刹车将车停了下来,不过他们并没有着急下车,毕竟他们是搞跟踪的人。被人发现就已经很不好了,如果还主动下车承认自己的身份,那就更不好了。

可是他们不下车,路虎内叶秋却走了下来,然后迎着他们的车子逼近。

“妈的,咱们怎么办?”一个跟踪的人说。

“哼,看看他想干什么。如果他敢硬来,老子不介意让他知道什么叫厉害。”司机冷笑说。

司机小时候上过几年武校,学过武,很能打,所以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高手!就像小说里的主角一样!

叶秋越走越近,很快站到了帕萨特车前,透过前挡风玻璃看着车内的两个家伙,叶秋冲着两人勾了勾手指。

“我擦,他还真以为自己很牛逼啊?我这暴脾气!”司机眼见叶秋如此轻蔑自己,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打开车门噌的钻了出来,厉吼道:“小子,你特么找死啊!”

叶秋看着司机十分嚣张,心想自己是不是太客气了一些?

于是他脚下向前迈出一步,手掌向前伸了出去。

不快,就像轻飘飘的杨柳,甚至能够看清每一个动作细节。

手掌在空中穿行,五指缓缓收拢,紧握成拳,然后继续向前推进……

司机眼珠子一瞪,嘲笑道:“我擦,竟然还敢动手?我特***非让你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成。”

说话间司机同样挥起一拳,一瞬间轰了出来!

速度极快,力量强悍!

小混混心想这一拳怎么着也得废了这小子的手,这就是嚣张的代价,哼!

“嘭!”

两拳相接。

“啊!”

一声惨叫。

司机猛然惨白了脸色,一嗓子吼出后已经是满脸大汗,身体蹬蹬连续退后了几步,一条手臂软绵绵的耷拉着,另一只手则抓住手腕惨嚎道:“断了,断了。我擦特么的,这不应该啊!”

司机满脸震惊,不敢相信。

尼玛,断手的怎么可能是自己,这不科学啊!这嚣张的代价,怎么也不该报应到我身上啊!

如此想着,司机看着叶秋的眼神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嘲笑、震惊、诡异、恐惧……

“是谁让你们跟踪我们的?”叶秋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就像电影里那些开过枪看着自己枪口冒烟的男人一样,意思十分明显。你不说,老子就再给你一拳。

司机眼珠子一转,破口大骂:“你md神经病啊,我们只是路过,又特娘不是在跟踪你。呸呸呸,我擦,我们压根不知道你是谁。你打伤了人,我要报警。”

司机当然不可能报警,但是这个时候总得先把气势拿出来!

叶秋嘿嘿笑道:“不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听到叶秋的话,司机一愣扭头撒腿就跑,可是他刚刚抬起脚突然一股巨力猛的从后背传来,他上身不受控制的向前一栽,噗通一声狠狠的摔了个狗吃屎。

这时车内仍在发愣的另一个小混混终于反映了过来,怪嚎一声冲出车子冲着叶秋就是一脚。

叶秋头也不回,脚尖瞬间点在打开的车门上。

“嘭!”

车门受力,迅速合拢。只听……

“啊!”

小混混刚伸出来的脚还没踹到叶秋,就突然被车门夹在了车体与车门中间,钢铁与血肉的碰撞让他猛的身体一抽,像是被宰的猪一样叫的凄厉。

叶秋这时已经走到那个司机身边,司机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额头上的皮肉被坚硬的地面蹭掉了好大一块,看上去血淋淋的十分吓人。

司机还没缓过神,突然看见煞神一样的脸陡然出现,吓得他猛的向后一撤,脑袋嘭的一声又撞在了帕萨特的车身上,顿时车身凹陷,一个圆滚滚的大包在他后脑勺上迅速隆起!

司机欲哭无泪!

尼玛,今天早上出门不是踩了一滩狗屎了吗?结果跟踪被人发现,现在连车都特么来欺负老子,这就是所谓的狗屎运?!

“擦,哥有这么吓人吗?过来,咱们好好聊一下。”叶秋说着,伸手抓住司机的衣领,向上一提,司机立刻站了起来。

然后叶秋将司机拉到帕萨特的引擎盖前,打开引擎盖,开口问:“你猜猜是你的嘴硬,还是发动机的温度更高一点?”

司机听完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下一秒叶秋让司机知道了自己的意图,他抓起司机的手,迅速压在了发动机上!

汽车刚刚长时间的奔跑,尤其是最后一段时间的加速,发动机高频运转,发出的热量极大。而且现在是夏天……

司机的手一碰到发动机,登时两只眼珠子凸成了青蛙眼,惨嚎一声用力的向后撤退手臂。只是他的力量岂能与叶秋的力量相提并论?

叶秋有心给他一个教训,于是压着他的手不让他离开,司机额头上的汗珠啪啪往下落,一张脸愤怒、紧张、畏惧的成了五颜六色,凄厉的吼道:“放手,放手,你tm快放手啊,老子要熟了!”

另一个在车内的小混混,原本已经推开了车门,把自己的腿给解放了出来,结果一听……我擦,这么狠?隐约间他甚至感觉自己闻到了一股烤肉的味道!

麻痹的,这家伙不是人啊,自己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一念及此,他赶紧又把车门关上,把自己的腿放在车门与门框中间,一副受伤慎重,兄弟你再坚持一会儿,哥现在已无力救援的悲惨模样。

叶秋将司机的手按在了发动机有一分钟,一分钟他松开手,司机已经疼的五官狰狞,话都说不出来了。

再看他的手,已经红肿的像是酱猪蹄,估摸着最少两个星期内,是别想拿什么东西了!

十指连心,现在他每一个指头尖,每一个细胞都痛的撕心裂肺,司机想死的心都有了!

md,这才tm谁在是流氓啊!敢不敢不要这么凶残啊!你tm问完话能不能不要动作这么快,你给我个犹豫的机会行不行!

司机心中快tm委屈死了,自己当个小混混特娘的容易嘛!现在一只手断了,一只手暂时性的也废了,老子生活都tm快不能自理了!

司机委屈万分,痛不欲生!

“两只手都废了,下一次用脸试试?”叶秋说着,一只手掌瞬间握住了司机的后颈,手腕向下一压,司机立刻上半身栽倒,一张脸与发动机已经近的不能再近了!

司机惊恐,拼命的挣扎,这tm要是用脸贴上去,毁容那是妥妥的啊。以后再想出去泡妞把妹,tm的还有女人敢往自己身边钻吗?

如果一个男人身边没有了女人,那这辈子还有毛的意义?

极度的惊恐让司机瞬间做出了反映。去你妹啊,老子不能因为替你们保密就毁了自己下半身的性福生活!

于是,他马上惨嚎道:“我说,我说。你快松手,我全都说。”

司机已经完全没有一开始的豪气万丈,此时此刻在他眼里,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魔鬼。

“是陈江坤,是陈江坤让我们来监视你们的。”司机连忙道。

叶秋皱眉。

陈江坤?哪个对自己“未婚妻”动手动脚的家伙?哼,贼心不死!不过报复来的这么快,看样子他在上江很吃的开嘛!

心中冷哼,却又微微有些失望!原本叶秋还指望跟踪的人是要对尹冷月不利的呢,这样他就可以顺藤摸瓜,揪出藏在幕后要对付尹冷月的集团了。再接着他一举剿灭,任务完成,顺利回京归队。

没想到一切都是那个纨绔富二代搞出来的,真心蛋疼。

不过想想也对,龙头既然让自己来保护尹冷月,证明尹冷月面对的危机很大,要对付她的人自然也很专业。如果这么轻易就被自己发现,那这任务也未免太水了一些。

“那小子让你跟踪我们之后呢?还有什么交代?”叶秋问。

司机连忙摇头,“没有了,他只说让我们把你们的行踪摸清楚。看你们是不是住在一起,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实力不够。”

叶秋好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滚蛋吧,回去告诉那姓陈的,就说我和那女人是住在一起的,而且行为十分亲密。嗯,至于怎么亲密随便你说。”

既然自己已经得罪了陈江坤,叶秋自然不介意再恶心他一把。可怜英明睿智的尹冷月尹总裁,坐在黑色路虎内,却是没有听到这段话。否则不知道她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司机诧异的看了叶秋一眼,心想我擦,这家伙什么意思?跟踪被人抓住以后,对方不都是要求销毁证据,闭口不言,不准把看到的说出去吗?怎么这家伙跟别人不一样?

“没听明白?”叶秋见司机发愣,眼角一挑问。

“嗯?嗯,不是。明白了,明白了!您放心,我一定按大哥你说的做。”司机反映慢了一拍,赶紧保证道。如果不是两只手都已经暂时性的废了,他估计就要拍着胸口对天发誓了!

叶秋点了点头,没再理会两个小混混,转身朝着黑色路虎走去。

叶秋一转身,司机立刻回到车上,一脚踹在另一个小混混身上,开口骂道:“你麻痹的,别装死了,赶紧开车,走走走!”

那小混混一听噌的窜了起来,迅速换到驾驶位上,发动汽车逃之夭夭。

“飙哥,咱们回哪?难道真的要按那小子说的做?”小混混开着车,扭头问道。

飙哥就是司机,他因为经常爱飚车,所以喜欢别人喊他“飙子”或者“飙哥”。

飙哥满脸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听到小混混的问话,立刻答道:“你tm猪脑袋啊,当然要按那小子说的做。”

小混混不解道:“为什么?就算我们不说那小子也听不到啊!”

飙哥飙狂的骂道:“你麻痹的真是猪啊,你管他听到听不到,最起码我们按他说的做,能证明我们完成任务了,老板一高兴,我们不但能拿到奖金,说不定还能拿到不少医药费呢。”

小混混两眼一亮,“对啊,卧擦,还是飙哥你聪明!卖了老板还得让老板给咱们钱。”

飙哥马上瞪眼道:“麻痹的,那不叫卖,那叫无奈。无奈懂不懂?你看看老子的手?戳尼妹的,管好你这张嘴。”

……

……

黑色路虎缓缓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车内,叶秋边开车边道:“是陈江坤!”

尹冷月蹙起烟眉,神色冰冷,然后目光复杂的看着叶秋道:“你不害怕?”

叶秋诧异道:“你不罩我?”

尹冷月眉角微微动了一下,语气平淡的道:“刚才那两个人叫的很惨。”

她的意思很明显,你能把那两个小混混收拾的惨嚎不断,还需要姐来罩?

叶秋耸肩,“好人可不能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

尹冷月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目光依旧复杂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从昨天晚上的陈江坤,到今天工地闹事的小混混事件,叶秋都在帮她,而且这些是根本不属于司机职责范围内的。所以叶秋不帮她,尹冷月也无法指责他什么。

叶秋心想,谁叫你是哥的“未婚妻”呢。最主要的是,哥来上江就是为了保你啊!

“如果我说我是在向雷锋叔叔学习你信不信?”

尹冷月直接甩了他一个白眼,意思不言而明。

片刻后,尹冷月道:“我要找几个保镖,也顺便也挑几个。这件事你让诗语安排一下。”

为我找保镖?叶秋愣了愣,一时没有反映过来。

给哥找保镖?给自己一个司机找保镖,这事还真是新鲜!

坐在诗语为自己准备的办公室里,叶秋心想这个疯女人是在关心自己吗?担心自己走在大街上被陈江坤的人给揍成残废了?从这点看她也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冰冷嘛,最起码外冷内热有木有?

人长的不错,虽然性格上有一点点小问题,但如果真要娶她当自己的老婆,貌似也不是不能接受哈。

叶秋无聊的幻想着一些画面,只是这时脑中突然蹦出来了另一个身影!

那也是一个女人,一个不论身材、气质、脸蛋都丝毫不亚于尹冷月的女人。那个女人名叫牡丹,他与她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事情。

当初因为双方的身份不同,立场不同,导致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想想现在的她早已不知踪影,甚至不知死活,更甚至她的死是由自己一手造成的……

叶秋心里忽然涌起一股酸涩,难以言说。

摇了摇头,把脑中的她赶走,叶秋不敢再想下去,恰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响了两声,叶秋愣了一下开口道:“诗美女,你要来就直接进来好了,不用敲门了吧。”

门开,门外果然是诗语。

诗语一袭职业套裙,气质文雅的她看上去在浓浓的书卷气息中又多了一份都市丽人的职场理性,很养眼。

“你怎么知道是我?”诗语微笑着走来坐下,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她似乎怀里永远都有一个文件夹,隐隐挡住了她胸前喷放的弧线。

叶秋笑道:“我可是跟高人学过占卜的。虽不敢说上知五百年,下晓五百年,但是五步距离我还是算的出来的。”

诗语被逗的呵呵笑了两声,也不理会叶秋的玩笑话,开口说:“尹总让我来找你商量一下招聘保镖的事情。”

“哦,这件事诗大美女你安排就行了,我一个司机能有什么意见。”叶秋说。

诗语道:“你也别诗大美女诗大美女的叫了,怪拗口的。你叫我诗语吧。”

叶秋嘿嘿一笑,“叫名字显着太生分,要不我叫你诗妹怎么样?”

“师妹?”诗语怔了一下,很快反映过来自己理解错了,不过依然玩笑道:“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两一个师傅呢?”

叶秋嘿嘿道:“好,这称呼不错,以后就用这个了。”

诗语倒是没有反对,因为她能够从叶秋的眼睛里看出来,他喊自己“诗妹”倒是不像别的男人那样总充满着一股猥琐和下流。

“随便你吧。”诗语说,然后她打开文件夹递到叶秋面前道:“这是我挑选的两个保镖公司。一个是顺安保全,一个是大秦安保。第一个是上江最有名的保安公司,另一个也是咱们上江市的,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名声还不错。你看看有没有别的意见?”

“大秦安保?”听到这个名字,叶秋微微愣了一下。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诗语敏锐的抓住了叶秋的反映。

叶秋摇了摇头,“没有,这名字和我一个朋友的公司名字挺像,不过他家不是江南省的,可能两家公司只是名字像而已。”

诗语笑道:“那你看看这两家的资料,如果没别的要求,我今天通知他们,明天让他们带人过来。”

叶秋压根就不需要什么保镖,只是他无法拒绝尹冷月的要求,也不能对尹冷月说哥其实是个高手,所以他对保镖这件事根本不怎么上心,至于从哪家保安公司招聘更是无所谓。

他已经决定好了,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对尹冷月说没有挑到合适的。不过想想以尹冷月的性格,如果自己说挑不到合适的,估计她会一直让自己挑下去。上江挑不到就从江南省挑,江南省还挑不到,整个华夏也不是没可能。

这点叶秋看的很明白,尹冷月性格如此,她决定的事,不达到目的肯定不会罢休。

愁啊,摊上一个关心自己的女上司,也不是一件嗨皮的事!当然如果这话被其他男员工听到,不知道叶秋会不会被所有人暴起而攻,揍成猪头!

“我没有什么要求,当然如果师妹不介意的话,多找几个女保镖也不错。嗯嗯,我是为了尹总考虑。”叶秋道。

诗语若有深意的笑道:“知道啦,秋哥。我会郑重考虑这个建议的。”

“嗯嗯,就知道诗妹最好了。”

“嗯,那没有别的事我就出去咯。”

“好的,诗妹辛苦了。”

诗语微笑起身离开,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精致与礼仪。叶秋对这样人美心更美的女人,相当有好感。

只是……

想起诗语提到的那个大秦安保,叶秋不由苦脸道:擦,世界不会真的这么小吧?她难道来上江了?不可能啊!可是这名字听着怎么那么不妙呢?

想起她的热情主动,叶秋忽然感觉整个房间都冷飕飕的。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啊!叶秋暗暗祈祷,可是为什么越祈祷越感觉到一股不安呢。

……

……

金沙区。

与明月集团相邻两条街道的辰星集团。

一栋金碧辉煌的高楼,在阳光下闪闪夺目。

顶层,总经理办公室。

陈江坤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着整座上江市。辰星集团的楼很高,所以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两条街外的明月集团。

尹冷月,叶秋!

想起这两个名字,他微微眯起的双眼中,微射寒芒。

不管你是谁,在上江,我说了算!

陈江坤伸手摸了下昨天被叶秋击打的地方,一股凛冽的寒意将宽阔办公室里的温度都拉低了几分。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陈江坤皱眉,转身拿起电话,看到来电的是他安排的人,于是接通道:“什么事?”

“坤哥,有情况了。我们现在楼下停车场。”

“知道了,等我。”

霸气十足的挂掉电话,陈江坤走出办公室,乘电梯直达停车场,很快他就找到了那辆停在角落里十分不起眼的大众帕萨特。

陈江坤拉开车门坐进后座,开口道:“说吧。”

这两个给陈江坤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负责跟踪叶秋与尹冷月的飙子和另一个小混混。

飙子一见陈江坤,马上举起两条废手哭丧道:“坤哥你要为小弟我做主啊!”

陈江坤一愣,看着飙子的手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飙子挥舞着两条手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坤哥,我们被发现了。那小子太***的狠了啊,不但夺走了我们的相机,还***的废了我两只手。坤哥你看,我这手,这手一个月,不,两个月都不能用了啊。这万一以后要是留下个什么残疾,我还没娶媳妇呢,我们家……”

“够了。”陈江坤不悦的打断了飙子的话,皱眉道:“医药费我出,奖金翻倍。说具体的。”

飙子一听钱到手,立刻换了一副表情,认真道:“坤哥,那小子虽然拿走了我们的相机,但他与那个女人的事我们都看见了。他根本不是她的什么司机,而是她养的野男人。他们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车里亲嘴,而且还动手动脚的,那男的还伸手……”

“够了!”陈江坤再一次打断了飙子的话,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md,尹冷月那个臭娘们,对我冷冰冰的像石头,却跟那个叶秋这样,既然你***对我无情,也别怪我无义了。

陈江坤丝毫不怀疑飙子的话,因为飙子曾经帮他跟踪过很多人,做过很多事,虽然这家伙贪钱,但办事还是靠谱的。

当然陈江坤绝对想不到,这些话是其实是叶秋故意让飙子说出来恶心他的。

当然叶秋也绝对想不到,他只是让飙子把他和尹冷月说的亲密点,飙子却演技大爆棚,直接把亲密说成了光天化日之下的车震。尼玛。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他的作息规律呢?几点上班,几点下班,他住在哪……”陈江坤的话突然停住,因为他意识到既然叶秋与尹冷月都已经在车里那样了,住在哪还用问吗?

一听这些,飙子立即苦恋道:“坤哥,这才半天功夫,我们查不到啊。”

陈江坤想想也对,厌恶的摆了摆手道:“知道了,钱会打到你们卡里,自己去看病吧。”

说完这句,陈江坤下车离开。只是想着飙子说的有关叶秋与尹冷月在车里的那一幕,他心中只感觉一股股邪火不要命的往上窜!

jian夫yin妇狗男女,我一定要你们好看!陈江坤咬牙发誓。

哼,你们以为拍到了一些视频就能把工地的事解决了吗?你们以为金刀豪是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金刀豪,本名:金豪。

上江地下世界曾流传过一句话:万丈豪情谁不惧,一柄金刀镇上江!

这里的金刀就是他,因为金豪绰号——金刀!

金刀豪,一柄金刀使得虎虎生威,威猛绝伦,据传他当初来到上江时就只有他一人、一刀,然而时至今日他已经是金沙区、青坪区的两区霸主了。

江湖传言,他是上江最有可能与天狼星一敌,并一统上江的人。

前几次去明月集团工地闹事的小混混,就是他的手下。虽然不清楚是不是他授意,但毫无疑问只要黄毛那几个小混混被法庭判了刑,金刀豪一定会替他们出头,明月集团必然还有麻烦。大麻烦。

“明天早上不准迟到。”冷冷丢下这一句,尹冷月迈步进了别墅。

叶秋耸了耸肩,第一天上班已经结束。除了工地闹事的小混混以及被跟踪了一次外,倒也没再有其他事情发生。

如此平静的生活一时让叶秋还有些无法适应,不过似乎还不错哦。

将路虎停在尹冷月别墅门前,叶秋将座位上的一万块塞进兜里,溜达着去了十四号别墅。

进入别墅,许雅柔几个女人已经下班了!竟然比自己这个老总的司机下班还早,这几个丫头的工作待遇貌似很好啊。

“都在呢。”叶秋走进厅内,许雅柔四女正围在餐桌旁准备吃饭,许雅柔一身居家装,身上穿着一个印花围裙,头发挽起,很有一副家庭主妇的韵味。

许雅柔看见叶秋,立刻招呼道:“叶秋下班啦。房租的钱准备好了吗?”

叶秋不客气的拉着椅子坐在餐桌旁,翻眼道:“柔姐,敢不敢不要这么现实?”

嘴上说着,叶秋掏出今天刚取的一万块,点出房租和押金递了过去。

许雅柔手里端着菜,腾不出手,立刻扭头道:“丽丽,点一下。”

丽丽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笑意,笑着从叶秋手里接过钱,然后还真当着叶秋的面验起钱的数目和真伪来。

叶秋也不在意,冲着另外两个女孩道:“你们好,我叫叶秋。以后咱们就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还请多多关照。”

芳芳和香香笑着也做了自我介绍。

通过一段简单的对话可以看出来,芳芳应该是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子,香香略显腼腆。不过也只是略显而已。

“你们几个的名字倒是有趣。李丽,方芳,韩香,缘分呐。”叶秋笑道。

“你也不差啊,能有幸与四个美女同居。”方芳眨眼调笑说。

叶秋嘿嘿一笑说:“对对对,这是在下的荣幸。所以今天我就借花献佛,敬四位大美女一杯。”

一边说着,叶秋起身从旁边的酒柜上拿了一瓶红酒下来。

谁知许雅柔突然道:“屁的借花献佛,想蹭饭就直说。”

“呃呃,柔姐还真是冰雪聪明啊!”叶秋的心思被揭穿,不过他倒也没有丝毫尴尬。这四个看起来很好相处,如果自己扭扭捏捏的,那反倒拉开了大家之间的距离。

毕竟以后都是邻居,上下楼,关系搞好了总会有些好处的。

“拍马屁。”许雅柔横了叶秋一眼道。

“对呀对呀,叶秋这一巴掌正好拍在柔姐的屁屁上呢。柔姐,什么感觉啊?”丽丽立刻接话道。

咳咳!

叶秋这一次有些hold不住了,自己这刚住进来就与女主人之一开荤段子,合适吗?问题是,这荤话还是从另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

擦,这娘们的节操呢?

“死妮子,你要作死啊!你自己屁股痒了就让叶秋给你挠挠,别把姐扯进去。”许雅柔俏脸微红,在灯光下泛出一种妩媚。

面对许雅柔的反击,李丽撇嘴道:“哼哼,只怕我不扯你,你自己就进去了呢。”

我擦!这是什么节奏?

叶秋一时有些懵了,再看芳芳、香香两女,似乎对此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微笑看着也不说话。

日,难不成这几个熊娘们是看哥长的帅,故意勾引我?擦,那哥岂不是住进狼窝里来了?

虽然哥武功盖世,可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万一她们四个一起上的话,哥……哥是绝对挡不住的,看样子只能顺从的接受了?

“呵呵,柔姐丽丽姐你们别闹了。你们没看小叶秋都被你们吓住了嘛。”芳芳适时开口,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叶秋成了小叶秋。

“叶秋你很小吗?”丽丽果断抓住了这句话里的“小”字,目光冲着叶秋两腿之间瞟了一眼,意味十分明显的说。

“咳咳,开瓶器在哪?”叶秋生硬的转移话题说。

“好硬啊!”丽丽嘟嘴道。

“噗哧!”芳芳和香香同时笑喷了。

叶秋被噎的一时无语。我擦,敢不敢不要这么调戏哥,哥知道你说的是哥话题转的生硬,但你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让人浮想翩翩?

叶秋无言以对。

“你作死啊你。再不闭嘴今天不准你吃饭了。”许雅柔纵然结过婚,也被李丽一句接一句的疯言疯语搞的娇羞不已。有些疯话在房间里说说也就算了,毕竟大家都是女人。可现在有一个男人在场呢好不好。

“我交了伙食费了,为什么不能吃?”李丽毫不妥协的说。

叶秋低头道:“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开酒吧。”

听到这句,许雅柔和李丽忽然异口同声道:“不喝红的,喝白的。”

叶秋眨了眨眼间,一时没有反映过来,很无辜的说:“白的容易醉。”

李丽也眨了眨眼,“醉了才好乱啊!”

酒后乱性?叶秋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个词,顿时吓得直想逃窜。尼玛,这顿饭能吃吗?哥怎么感觉这是一场大大的阴谋啊!

“你想什么呢?这菜里没毒。”许雅柔像是看穿了叶秋的心思,开口说。

叶秋机械的点了点头,心道哥很怀疑啊!

……

……

一夜无话。

虽然晚餐时四女表现的异常热情,非常热情,最终更是与叶秋喝光了三瓶白酒。但最终的结果却令叶秋大跌眼镜。

因为他发现,吃过饭之后四个女人一个也没醉。

虽然三瓶白酒有一瓶多下了叶秋的肚子,可四个女人喝一瓶多,也是很大的量了。尤其是白酒的酒精度很高,可偏偏最后四个女人出奇的理性。

这一点从她们四个一致要求叶秋去刷碗就能看出来了。喝醉的人谁还会去管碗筷谁去刷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

四女没有醉酒,自然也就没有了接下来的乱性。这让叶秋感叹保住了自己贞洁的同时,又微微有些失望!

她们四个长的还不错,如果真能发生点什么……啊,今晚的月亮好圆啊,像雅柔姐的臀丘,又大又圆。咳咳,我擦,喝醉了!

酒能入眠,叶秋很快沉沉睡了过去。孰不知此时此刻住在他楼顶上的四个女人,刚刚洗完澡正在浑身清凉,热情不减的讨论着关于他的问题。时不时还会涉及到他大小的问题。呃……是年龄大小的问题。

清晨。

暖暖的阳光倾洒,然后很快变得无比炽热。

夏季的阳光就是如此,出门像进了烤箱,蒸的人头皮发麻。

或许这就是上天要人们付出的代价。夏天女人可以穿很多漂亮的衣服,丝袜,短裙,吊带……完美的展现自己诱惑的身材。男人可以大饱眼福,但世间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现在的叶秋。

看着今天格外靓丽的尹冷月,叶秋正美美的欣赏着,突然就迎来了一句冷冰冰的呵斥,“看什么,上车!”

叶秋醒悟过来,耸肩上车。

今天他倒是没有迟到,毕竟从十四号别墅到十三号别墅也就那么两步远而已。只是想起昨天晚上因为许雅柔四个熊娘们灌自己喝酒,结果耽误了自己的正事,叶天心里有点小小的郁闷。

他的正事自然是偷偷摸摸的,不,是悄悄的溜进尹冷月的别墅,在尹冷月家里装上一些监控设备。

叶秋当然不是偷窥狂,他只是为了保证尹冷月如果有情况,自己第一时间能够知道,并赶来救援而已。

嗯嗯,洗澡间要不要装一个呢……这是一个问题,毕竟人洗澡的时候是最容易放松,也最容易被偷袭的嘛。对,还有卧室……

嗯嗯,我只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绝对不是要看她换衣服!叶秋如此安慰自己说。

今天要为尹冷月和自己招聘保镖,叶秋忽然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害怕的自然是大秦安保,期待的自然也是大秦安保。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心理,因为他曾经答应过他的那个朋友,如果有机会就帮忙照顾一下他的妹妹。

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车子来到明月集团。

尹冷月先上楼处理一些公司的事物,与此同时叶秋则陪着诗语在明月集团楼前的小广场上,指挥工作人员搭帐篷,摆桌子。

因为是招聘保镖,不是招聘文员,所以招聘的过程中肯定会让应聘的每个人试身手,场地小了当然施展不开。

“诗妹,你去帐篷底下歇着吧,这边我来看着就行。”叶秋说。

诗语摇头道:“没关系,我不累。”

“你都热出一身汗了。”叶秋说着,递来一瓶冰水。

诗语微笑道谢。

由于天热以及运动的缘故,诗语身上已经是香汗淋漓,于是衣服贴着她傲人的身材,诱人的弧度更加曲线毕露。

相关文章: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都市佳人

【小说推荐】帝少宠妻太强势在线阅读全文

好看女频《总裁专宠:影后娇妻很抢手》女主黎桑小说

经常捏女朋友胸会变大吗|男生抱女生很紧为什么

我的异性精油推拿经历_师傅被徒弟用道具弄哭bl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