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狼兵都市游——铁血狼兵都市游全文章节目录

2021-11-26 15:31 · 新商盟

方逸天要去面试的公司叫华天集团有限公司。

华天集团有限公司是国内著名而且实力雄厚的集团公司,整个华天集团公司的旗下业务涵盖了房产、餐饮、酒店、商场、服务等产业,其实力足以名列国内十大集团公司之一。

方逸天当初也没有想到华天集团有限公司竟然会叫他过去面试,并不是他对自己的能力不自信而是他投递上去的简历实在太过简单了。

整一张A4纸就只写了一半,留下一大半的空白,相对于那些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硕士博士生手中那厚厚一叠的简历,他投递上去的那一张A4纸实在是太过于寒碜简单了,没有丁点的优势,可是他竟然接到了华天集团有限公司的面试电话,当真是所料不及!

方逸天正在等着28路公共汽车,这路公共汽车直接经过华天集团有限公司那栋三十八层高的综合性办公大厦,接到的电话中也说明叫他直接过去这栋大厦里参加面试。

在方逸天以及许多人的翘首以待下28路公共汽车终于到站,恰巧的是车门正好停在方逸天的面前,方逸天不由得大喜,暗想这会可以上去占个好位了!

“哐当”一声,车门打开,方逸天正想踏步走上去,不料左右两侧汹涌而来两股人流,这两股人流中每一个人都像是削尖了脑袋一样往前挤,直接把方逸天挤退离车门两米之外!

最后方逸天也顾不上优雅不优雅,礼貌不礼貌,直接往车上挤,好不容易挤上了车后他在真正意识到华国人口众多而引发的诸多问题!

汽车上的售票员不断大声重复着“刚上车的旅客请往后走,后面还有空位!没买票的旅客请买票!”

于是方逸天便随着朝前移动的人流不断移动着,最终前面移动的人流停下后他才轻轻吁了口气。

这时汽车猛然一个转弯,他的身体也随之略微倾斜起来,大有超前倾倒的趋势,当下他连忙伸手扶住上面的扶手,稳住倾斜的身体!

汽车转过弯走上直路后方逸天才隐隐感到不妥,因为他感觉上面的扶手怎么这么的柔软呢?就像是一个女孩子的纤纤玉手般柔若无骨!

当即他不由得抬眼一看,一看之下赫然竟见自己的右手紧紧的抓紧着一只白皙细长的玉手,这……这显然正是一个女人的手,而他的手赫然正搭在这只玉手上面,而且还紧紧地抓着!

他连忙低头一看,迎面而来的是两道凌厉冰冷、极具杀伤力的目光,他连忙松开了右手,这时也看清了他的前面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这个女人身上穿着一身精致高雅的职业装,衬托出她那高挑妙曼、玲珑有致的身段。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上略施粉黛,看上去更加的迷人,不过此刻她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却是凌厉而又冰冷的目光怒视方逸天,显然,刚才方逸天正是紧紧地握着她的纤纤玉手!

当下方逸天连忙开口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那语气说的是真挚诚恳,发自肺腑,声情并茂,让人不得不觉得他就不是故意的,不过他也确实不是故意的!

那名美女看到他如此诚恳,而且衣冠楚楚,一表人才,也就认为他不是故意的,眼睛里的目光变得缓和了许多,随即别过头去不再理会方逸天!

方逸天看着眼前这名美女的妙曼身姿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当即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然而,前面开车的司机先生似乎跟他开玩笑似的,就在他的右手离开车上的扶手擦额头上的细汗的时候,前面的司机猛然来了一个大刹车!

车上的乘客全都来一个大幅度的倾斜,不过大多数的乘客都手扶扶手因此很快就稳住了身形,可是方逸天就不一样了!

方逸天的两只手都没有扶住扶手,因此汽车在急刹车的瞬间他的身形在惯性的驱使之下朝前倾倒,他本想立即抓住上面的扶手,可是转念一想生怕又再度握到前面那名美女的纤纤玉手,来个梅开二度可就不好了,怎么说对方也是个漂亮的美女,对于美女他都是信奉不可唐突的原则。

因此他便打消了抓住上面扶手这一念头,妄图凭借自己扎着马步使出传说中千斤坠的姿势稳住身体,岂料——

在强大的惯性力量之下他扎的马步也失去了平衡,于是他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扑向了前面的那个美女………

“啊——”

那名美女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因为她突然间感到一个充满着男人气味的男性身体紧紧的挨着她的后背,而且……而且她的腰部竟被一只手搂住了!

天呐!

这可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

原来方逸天脚步不稳扑向了面前的美女后美女脚步踉跄,正欲摔倒,百忙之中方逸天只好伸手搂住美女的腰肢,右手握住了旁边车座上的把椅,这才稳住了身形!

稳住了身形后方逸天发觉自己还紧紧的搂着面前的那个美女,甚至那名美女几缕柔顺的秀发都沾在了他的嘴巴上,可见这两人的距离挨得是如何的近,只差合为一体了!

方逸天脸色一变,连忙松住了手,身体正想往后稍稍退一点远离这名美女,然而这时一阵剧烈疼痛从脚底迅速传来,那种尖锐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他低头一看,赫然竟见右脚那擦得锃亮的皮鞋上落下了一只高跟鞋的鞋印!

方逸天猛一抬头,便看到了那名美女圆瞪美目,俏脸含霜,怒气冲冲的看着他,脸上是一副不依不饶的神色,怒声道:“你这个公交车上的色狼,你……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抱着我?”

“误会,误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司机突然来个急刹车,所以我一时间站不稳,所以……”方逸天解释道。

“误会?哼,我看你是有意的!那为什么满车的人没有人站不稳就偏偏你一个站不稳?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趁机非礼人!”美女义正言辞,不容置疑!

方逸天闻言后转头看了看四周的人,发觉他们果真是站得稳当当的,而且一个个还以一种鄙夷的目光盯着他看!

“我靠,这下还真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奶奶的,怎么老子最近总是偏偏遇上这种事呢?”

方逸天看着面前俏脸含霜的美女不由得苦笑了声,暗自想着!

“最近公交车上的变态男人特别多,这种男人趁着公交车上人多的时候暗中非礼着一些年轻女性,哎哟,真是太无耻下流了!”

“对呀对呀,这种变态男人啊比那些色狼还要恶心,在公交车上对我们这些女的动手动脚的,想着就感到恶心!”

“真没想到他这个人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竟也是那样的男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太卑鄙无耻了!”

“不但是卑鄙无耻而且还厚脸皮,你看你看,咱们这么多人说他可他却装得像是个被冤枉的人一样,真是流氓!”

种种议论声忽而间传递开来。

原来那名美女怒斥方逸天之后便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此刻已经有三五个中年妇女对着方逸天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直接把方逸天说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

方逸天不禁在心里苦笑了声,眼睛一转,看了看四周,看到了那几个妇女眼中极其鄙夷的神色,以及周围一些中年男士同情而又意味深长的笑意!

照理说来在这种情况下寻常人早就被那几个妇女说得跳车被车撞死得了,可是方逸天脸上依然是坦然自若,甚至,嘴角边还牵起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然笑意!

“唉,真是倒霉透了,这种情况下还偏偏遇上了这几个闺中寂寞的长舌妇!”

方逸天在心底暗叹了声。

这种情况下最怕遇见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小人,另一种就是妇女了!

遇见了小人他会落井下石;遇见了妇女更糟,她们会喋喋不休,用什么世间的道德尺寸来批你个狗血喷头,让你恨不得把拳头塞进她的嘴巴里!

那名美女没有想到自己的遭遇这么快就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声援与支持,特别是在那几个妇女的怂恿她更是理直气壮的盯着方逸天,那架势似乎是要求方逸天道个歉外加赔偿她所蒙受一切精神损失费才善罢甘休!

方逸天当即心想:“发克,我他妈要是这样继续沉默下去那岂不是永远背负‘变态男’这个猥琐的罪名了?这女人也真是的,本想跟她道个歉,小事化无得了,她非得要闹个唯恐天下人不知,既然如此那老子就陪你玩到底!”

打定主意后方逸天以一种深情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美女,语气哀求道:“亲亲,不要闹了好不好?昨天晚上我已经跟你道歉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夜不归宿,不该让你独自一个人在家苦苦的等候着我,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好吗?”

“亲亲?!!”

那名美女听到方逸天这么称呼不由得一愣,当场怔住了!

而四周的乘客听到方逸天这么说后也以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你、你在说什么?不会是在跟我说话吧?”美女惊讶得诧声问道。

“我当然是在跟你说话!亲亲,昨天晚上是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再说我也有苦衷啊,昨天晚上我一直陪着领导应酬,帮领导挡酒。你知道我喝了多少吗?我一直喝到吐,吐了回去再继续喝,你说我容易吗?”方逸天说得煞有介事,随后他转向周围那些男士,继续表演道:“在场的各位大多数是上班族吧,想必你们也了解陪着领导应酬的场面是怎样的,想推脱都无法推脱!”

“亲亲,昨天晚上我确实是醉得不省人事了,所以也没能给你电话!我知道,你是介意我认识那家酒店的服务员,而当晚又在那家酒店里过夜。可是,我已经跟你声明多次了,我跟她纯属是老乡关系,没有半点的儿女私情!”方逸天顿了顿,又慷慨激昂道:“你想想看,她一个女孩远离家乡来到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生活,无亲无故的多不容易啊,所以我作为老乡对她略微照顾一下也仅仅是略表心意罢了,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你要相信,我的心里只有你!!”

四周的人听后全都发出恍然大悟的深长意味声,然而,那个美女闻言后一张美丽的俏脸都气得发白了,她紧紧的握着粉拳,盯着方逸天,大声道:“我不认识你,你、你这全都是一派胡言,我根本不是你口中的什么‘亲亲’,我叫夏冰,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通通跟我没关系!”

“夏冰?嘿嘿,终于套出你的姓名了!”方逸天暗中冷笑了声,随后他故意朗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叫做夏冰了,亲亲是我对你的昵称嘛!”

“你、你……你简直是无赖,流氓!我、我根本不认识你!”夏冰娇躯抖动,语气激动道。

“你看你,都把话说清楚了你还是这么激动,难道还不肯原谅我吗?今早我说开车送你去上班,你不肯,非要赶公交车,而刚才司机师傅急刹车,我担心你站不稳所以上前搂住了你,岂止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方逸天满脸的委屈道。

“哦!”

四周的乘客全都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似乎已经完完整整的了解到整件事情的“原委”经过了!

而原先那几个对着方逸天指指点点的妇女听了方逸天这么一说后意识到她们是“误会”方逸天了,想起之前辱骂批斗方逸天的话她们心中感到一阵过意不去,当下她们的态度来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改为全都支援方逸天,帮着方逸天说话道:

“妹子啊,这年代那个男人不应酬呢,这很正常,像我家那位现在天天应酬,我都习惯了。”

“是呀是呀,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相互包容,天大的事说清楚了也就行了,犯不着太认真。”

“两口子偶尔吵吵架也能增进感情,这位先生态度这么诚恳,我看妹子你就原谅他吧!”

方逸天听后整个人都忍不住在心底笑翻天了,这其间的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啊,之前批得他体无完肤的妇女现在竟然全都一致的想着他,想到这他心底不由得升起一种自豪感,毕竟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办得到的!

夏冰从未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在四周人的眼中她倒成为方逸天的女朋友了,当下她连忙呼声道:“误会,这、这都是误会,你们不要相信他,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方逸天看着夏冰着急的神色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当即暗想:“误会?哼,那就让误会进行到底吧!!”

夏冰口中连续说出的“误会”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相反,车上的乘客还越发觉得她有点不可理喻,明明一个男人已经道歉到这个份上了可是她却还不肯去原谅,这分明有点不讲情理了,所以越来越多的舆论压在她那纤弱的肩膀上,这让她一个弱女子如何去承受啊!

夏冰俏脸含霜,美目带着凌厉的眼神紧盯着方逸天,明明她的内心满含委屈恼怒万分,可是她还是语气平静而又冰冷的说道:“好,算你狠!算是我原谅你了吧!”

话刚落音方逸天便感觉到左脚上传来一阵巨疼,他知道,他左脚那锃亮的皮鞋上肯定是又落下一个高跟鞋的脚印了,他强忍住那种近乎麻木的疼痛,心想这女人可真下得了脚啊!

不过他脸上依旧是一副平常如故的神色,笑道:“终于肯原谅我啦,我就说嘛,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来,我扶住你吧,否则司机师傅再来次急刹车你可就站不稳了!”

“你,离我远点!”夏冰狠狠地瞪了方逸天一眼,一字一顿道。

方逸天闻言后看向四周的乘客,苦笑了声,两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方逸天与夏冰之间的这场风波停息后汽车继续超前开着,听售票员的提示还有几分钟就到下一站,车上已经恢复了应有的沉静。

然而这时,方逸天注意到前面的夏冰神色慌张的上摸下掏,翻着自己挎着的一个挎包,翻了一会之后她那一张俏脸都变色了,神情极其慌张,口中忍不住惊声道:“我的钱包呢?怎么不见了?我的钱包不见了,刚才还明明在包里面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贼?车上有贼?”

方逸天眉头一皱。

夏冰的这番话无疑像是一刻炸弹在车里炸开了,当下车上的乘客全都哗然议论起来,纷纷说着车上有贼,车上有贼!

夏冰脸色煞白,一时间六神无主起来,她当即大声说道:“要真是谁偷了我钱包请交还给我吧,我那钱包里也就几百块钱,可是钱包里面的很多证件对我本人非常非常的重要,丢失不得!”

这下车里更是议论得沸沸扬扬起来了,就像是沸腾了的锅一样!

而这时汽车也到站了,前面人流汹涌,似乎很多人要下车,而方逸天这时双目如电,冷静沉着地注视着前方,一瞬不瞬!

突然,他看到有个年轻人似乎扭头往后面看了一下,当下方逸天目光一冷,心中那根弦也被拉紧了。

那一瞬间他猛然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就在几分钟前还从他与夏冰的身边走过,他当时还稍稍让路了呢!

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方逸天心里默定这名年轻人有问题,说不定就是偷夏冰钱包的人,于是方逸天拨开人群迅速的朝前走去,同时他口中大声说道:“司机师傅,请先别打开车门,先把车停下报个警,先把夏小姐丢失的钱包找到了再说!”

前面开车的司机一听说车上有贼,并且还有乘客钱包失窃,他便果断的把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

司机这一举动使得前面等着下车的乘客有些就嚷嚷起来了,都纷纷说我又没偷钱包为什么不给我下车?要赶时间等等!

而那名年轻人也随着人群而大声起哄起来!

方逸天把这一切都看到眼里,心里更加确认了几分,嘴角牵起一丝冷笑,而这时他已经走到了那名年轻人的背后,随后他轻轻拍了那名年轻人的肩膀,不轻不重!

那名年轻人当即转过身去,方逸天这时也看清了这名年轻人的面目,面貌还算清秀,不过双眼眼中神色闪烁不定,一看就是那种经常欺诈瞒骗的人。

“干什么呢?”那名年轻人警惕的看着方逸天。

“兄弟,听我一言,把那钱包交出来吧,然后你下车,大家都相安无事,如何?”方逸天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名年轻人闻言后脸色一变,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脸色,冷冷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说着便转过身去了。

“兄弟,干你这行的我见多了,交出来吧,我不想把事情闹大,留给你个面子!”方逸天依然压低着声音,不过那说话的语气里流露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命令语气!

那名年轻人闻言后身体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他转过身来,满脸笑意道:“这位大哥,你眼睛真尖,不过那货现在不在我手上,而是在后面那个人的身上!”

“哦?是吗?”方逸天说着扭头往后一看。

而那名年轻人趁着方逸天扭头的那一瞬间突然朝右边的车窗一纵身,直接从车窗上跳下去了,当即便惹得全车人的一阵惊呼之声!

方逸天在转头的那一霎那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连忙回头一看,哪还有那名年轻人的影子?竟见他已经跳窗逃了!

当下方逸天顾不上那么多,直接从车窗上跳下,追赶那名年轻人去了!

相关文章:

放荡美妇10P:我就蹭蹭不进去,就两下

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呜咽珍珠绳子陷入花缝

女生让我舔她的扇贝是啥意思 :一个寂寞难耐的女人

污到下面滴水的短文/硬邦邦的滚烫烫的

哦快点别停使劲干花心|重生之都市仙帝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