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狼兵都市游TXT无删减/铁血狼兵都市游免费全集

2021-11-26 15:53 · 新商盟

方逸天才突然想起自己九点半钟在华天集团有限公司还有个面试,他连忙抬表一看已经是九点过十分了,还剩二十分钟,要想在这二十分钟内等下一辆公交车然后再赶过去肯定是来不及了。

他只好摸了摸自己那干瘪的钱包,叹了声:“无缘无故的却遇上这等莫名其妙的事耽误了时间,看来只有打车去了!”

可是左等右等却等不到空着的出租车,不得已,他只好拦了辆摩的,并且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说好十五块钱。

方逸天坐上摩的之后感觉自己的屁股还没坐稳那位的哥便把电摩停下,说了声:“到了!”

“到了?”

方逸天疑声道,因为给他的感觉是十五块钱最起码也要十几分钟后才到,可是他刚坐下来还没几分钟那位的哥竟然说到了。

“是啊,喏,这就是华天集团有限公司的大楼了!”

的哥开口,顺手朝前一指。

方逸天定眼一看,便见一栋摩天大楼耸立眼前,华天集团这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光芒。

方逸天摇头苦笑了声,忍不住说道:“哥们,你还真会拉客,才几分钟的路程就砍了我十五块钱,高,实在是高!”说着付完钱后径直朝华天集团大厦里面走去。

那位的哥看着方逸天的背影也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声:“能进出华天集团的人哪个不是年薪二十万以上的?才要你十五块钱就大惊小怪,真是人越富就越抠!”

估计方逸天听到这句话后要当场晕倒了。

华天集团。

果不愧是实力雄厚的大型集团公司,就连在前台工作的小姐也是媲美于空姐级别的超级美女,由于前台此刻业务繁忙,因此那五位年轻貌美的前台小姐在忙碌着。

早已经走进来的方逸天则借此机会瞪大了一双眼睛不住颔首欣赏着这五个前台小姐,把她们那优美的音容笑貌尽收眼底,还时不时把一双眼睛定格在她们前胸开领的那一处嫩白之上。

“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业务呢?”一声优美的声音在方逸天的耳边响起。

方逸天连忙回神一看,原来他前面那人已经询问完事轮到他了,于是他走上前,淡然一笑,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我一直在思考着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这个问题,所以走神了,还望美女多多包涵!”

美丽的笑脸洋溢在那名前台小姐的俏脸上,她有礼貌的说道:“先生真是风趣,请问先生是有什么业务需要咨询的吗?”

“哦,是这样的,我是来面试的。”方逸天收回自己那逐渐往下移动的目光,抬眼说道。

“面试?请问您带了本公司的面试条了吗?”前台小姐问道。

“没有,是贵公司的一位姓张的助理打电话通知我的。”方逸天说道。

“请您把您的姓名告诉我,我帮您查询一下。”

“我姓方,名逸天!”

“方逸天,对吗?查询清楚了,请方先生上八楼,直接去人力资源部面试,里面会有相关的负责人面试您。”那位前台小姐说道。

“谢谢!对了,如果我有幸能够留在贵公司那么你一定要把你的姓名以及婚姻情况告诉我!”方逸天笑了笑,便乘电梯上八楼去了。

八楼,人力资源部。

方逸天找到了人力资源部,他敲了敲门,里面便传来一声男中音声:“请进!”

方逸天推门进去,里面是很大的一间公办室,前面是办公区,后面布有沙发茶几,此刻正有一个年轻男人坐在前面的办公桌上,那笔挺的名牌西装表示着他就是这个城市里的精英一族!

“你好你好,请问你是张助理吗?”方逸天笑着问道。

“我就是,你就是方逸天了吧?来,请坐请坐!”那个张助理起身有礼貌的说道。

“不客气,我正是方逸天,来应聘贵公司市场开发部的部门经理。”方逸天说道。

“请问方先生带了相关的个人资料以及各种证书来了吗?”张助理问道。

“没带,呃,我那个简历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方逸天说道。

“这个……”张助理面露难色,随即从桌上那一叠文件中翻出了方逸天的那张简历,说道:“你这张简历上也太过简单了,一张A4纸都占不上一半。上面只有你的姓名、联系方式、爱好特长,学历你写的是本科,可是你也没写清你是毕业于哪个大学什么专业。英语以及计算机水平都没写,接受过的教育经历以及工作经历也是空白的,这、这似乎很难让我们更多的了解到你的一些基本资料。”

“所谓简历简历当然是越简越好,我只想告诉你,如果我没有那个能力我是不会来应聘贵公司的部门经理这个职位的。”方逸天自信道。

“哦?那么可以谈谈你都有哪些方面的能力可以胜任部门经理这个职位呢?”张助理饶有兴趣道。

“首先谈谈贵公司吧,贵公司旗下有房产、餐饮、酒店、商场、服务等产业。我先说说房地产业,贵公司房地产业占有全国的市场率仅仅是8%,而且这8%的市场占有率主要集中在西南东南以及华南地区,而西北以及华北地区的房地产市场都被天科房地产集团公司所垄断,因此贵公司在西北华北地区的房地产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而当今之下最为赚钱的产业莫过于房地产,贵公司想要更好的发展那么绝不能放弃西北华北地区的房地产业!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贵公司如何进军西北华北地区的市场,与天科地产一较高下,这样贵公司才能在全国范围之内有自己的房地产市场,才能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力及业务!”

方逸天滔滔不绝的说道。

那名张助理闻言后很是惊诧的看着方逸天,因为方逸天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确实是华天集团现在的状况,也是华天集团高层迫切要解决的问题。不过方逸天这一番话似乎去跟华天集团的老总说比较适合,跟他这么一个助理说是没有多大用处的!

然而,方逸天却是依然在往下说:“如果我有幸胜任贵公司市场开发部的部门经理那么我首先要扭转的就是公司在西北华北地区的房地产业,努力在三年之内在西北华北地区开发出属于华天集团的房地产业!”

“哼,你刚一来就要当经理?想当初我进了公司奋斗了五年才当上助理这个职位,你居然一进来就要让经理?”

张助理在心中冷笑了声。

不过表面上他依然是不动声色,微笑说道:“方先生的话却是中肯,我也相信方先生的能力,不过可惜的是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利给方先生一个经理当当,所以,实在是抱歉!”

方逸天知道,张助理说这话就是下逐客令了,也就是说他没能应聘上华天集团市场开发部的部门经理一职,无论哪一个人事部的人都不会录用一些只会夸夸其谈说大话的应聘者。

在张助理的眼中,方逸天无疑是一个空口说大话的人,而且口气狂傲,一进来就要当什么经理,简直是闻所未闻。

这样的人他当然不会用,况且方逸天提交上去的那份个人资料实在是少得可怜,放眼天下,拼着命想进入华天集团的人多了去了,他犯不着理会方逸天这么一个说大话的人。

方逸天在心底微微叹息了声,脸上依然挂着那淡然的微笑,他说道:“刚才多有打扰,还望张助理见谅,既然这样那么我先走了。”

“行,日后若有什么消息会立即通知你。”张助理说道。

“好,那就多谢了。”方逸天说着便起身离开,正欲开门离去。

然而,就在他打开门的时候赫然闻见一阵清香飘送鼻端,抬眼看去便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站在门外,这女人一身精致高雅的职业装,妙曼的身段尽显无遗,一张略施粉黛的俏脸红晕未消,似乎受过什么气,不过依然遮掩不住她那漂亮的容颜。

方逸天看到这个女人后却是忍不住张了张口,整个人脸色诧异,惊愕万分。

这个女人看到方逸天后神色更是惊讶,檀口也张启着,仿佛里面被塞入了好几个鸡蛋。

“是你?!”

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站在门外的女人正是夏冰——被方逸天气得当街大骂脸色通红的夏冰。

这个世界总是奇妙的,老天爷更是有着一颗返老还童的童心,它总会让一些尴尬的人在尴尬的场合里相遇,让尴尬继续尴尬下去,以便它悠哉悠哉的等着看笑话。

比方说现在,方逸天从未想到会在华天集团有限公司里面遇见夏冰,这个女人他曾在心里暗暗发誓说以后最好不要再见到她,然而命运就像是跟他开玩笑一样,不料在这儿又遇见了。

对于夏冰来说更是不可思议,她出入华天集团有限公司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可是从来没有见到方逸天这么一个人,怎么今早来公司里上班就偏偏撞上这个曾让她受尽委屈的混蛋呢?

“你、你们认识?”张助理已经起身,惊声问道。

方逸天闻言后回过神来,淡然笑道:“算是认识吧,她还欠我一个谢谢呢。”

“哦,那真是太好了,哈哈,夏总,这位就是来应聘公司里市场开发部的部门经理一职的方逸天先生。”张助理笑着说道。

岂料夏冰两眼狠狠的瞪了张助理一眼,说道:“好什么好?不知道就别乱说话!”随即转向方逸天,冷笑道:“原来你就是方逸天啊,哦,忘了跟你说,我是人力资源部的部长。”

方逸天淡然一笑,优雅自若,他当然听得出夏冰话里的意思,意思就是说我是管人事方面的部长,而你是来应聘的,所以我可以任意决定你的去留。

“原来夏小姐是部长啊,还真是看不出来,说实在的,你现在的举止跟在大街上的举止简直是判若两人。不过比较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在大街上时的模样,率真性直、敢说敢骂、流露本性。”方逸天不紧不慢地说道。

一旁的张助理听了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啊,怎么这两人的谈话隐隐有股火药味?

夏冰听了方逸天的话后心中那股逐渐平息的怒火又有复燃的趋势,只见夏冰美女脸色发白,右手一摊,说道:“张南,把这位方先生的材料给我看看。”

那位叫张南的助理闻言后赶紧从那一堆文件中找出一份材料递给夏冰,夏冰接过一看,柳眉不由微皱,因为手中那材料太少了,翻了两页就看完了,看完后她诧声道:“就这些?”

“是的,所能提供的就这么多。”张南说道。

夏冰当即不由冷笑了声,对方逸天说道:“就凭这些材料你就来应聘我们公司的销售经理?真是可笑,从这些材料当中我实在是看不出你有什么出众的能力,而且也不知道你的教育程度究竟如何,曾经有过什么业绩?”

“我并不是书呆子,非得要把自己的简历弄得跟本书一样厚,况且现在很多所谓的文凭证书都是可以捏造的,我又何必把一切都写上去呢?只要把我个人的基本情况写上便可,因为一个公司要招的人应该是有能力的人,而不是高学历的人,不是么?”方逸天沉声道。

“可是我怎么确定你口中所谓的能力不是空口说大话呢?”夏冰问道。

“华天集团有限公司近期在全国的房地产业严重缩水,如果我有幸应聘上贵公司市场开发部的部门经理那么这一现状我可以马上改善。”方逸天眼中精光闪现,满脸自信道。

夏冰闻言后眼中神色闪动,柳眉未颦,也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不过从她的脸色中依然看到一丝不大信任的神色,她随后说道:“我手中这份记录上显示你在短短的三个月内换了三份工作?”

“是的。”方逸天点头。

“为什么呢?如果你真有那么大的能耐那么不必如此连续跳槽换工作吧?”夏冰的言下之意就是说你是不是没有什么能力?所以在任何一家公司都会被老板炒鱿鱼?

“我想有些人更需要那些工作吧,所以我就退了。”方逸天淡然说道。

“那你能谈谈你这三份工作的经历吗?其间有什么业绩,最后为什么不干了,因为我们公司是不会招有不良记录的人的。”夏冰说道。

方逸天闻言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如此说来夏小姐是怀疑我有什么不良记录所以才会被一家又一家的公司开除?我的确是有一些不良记录,比方说我今天就在公交车上抱过你——如果这也算是不良记录的话。”

“你……”夏冰心中一气正想发作,可是她之前那一句话确实是说得有点过分,于是她便强忍住了,接着冷冷说道:“抱歉,通过我手中这份材料以及跟你的一些谈话我觉得你还不能胜任市场开发部部门经理这一职位,除非你能提供更具有说服力的个人资料以及个人能力。”

“那实在是遗憾,那就这样吧,祝贵公司兴旺发达。”方逸天说道。

“不过……”夏冰顿了顿,看着方逸天,说道:“我们公司倒是缺个保安,我看你身手挺敏捷的,也不知你肯不肯留下来干呢?包吃不包住,一个月两千五。”

“哧……”

一旁的张南闻言后忍不住嗤笑出声来,他发觉失态后连忙强忍住了笑声。

方逸天眼神一扫,看着张南那近乎嘲笑的笑意以及夏冰那挑衅的语言,他淡然说道:“干,当然愿意干!一个月两千五我已经很满意了。那什么时候开始上班呢?”

夏冰闻言后一怔,她原本以为像方逸天这样满口夸夸其谈的人是不会干保安的,可不料方逸天居然一口答应了。

这让她始料不及,心里也有点不爽,她原本是借此来嘲弄方逸天的,没想到方逸天居然答应了下来。

不过说出去的话想收也收不回了,况且公司里本来就缺个保安,所以她也只好说道:“明天八点钟开始上班,到时你先过来人事部报道,办理相关手续。”

“那好,明天我就过来上班,没有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免得让夏小姐你额头上的皱纹增多起来。”方逸天说着便走出了人力资源部办公室。

“方——逸——天!”

夏冰气得只跺脚,高跟鞋底在地板上跺出“咚咚”声响,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发泄她心中的愤恨一样。

张南的脸色也很惊诧,他也万万料想不到方逸天会愿意当一名保安,这与他之前应聘的市场开发部部门经理的职位相差太远,所以他确实是想不到,唯有发愣。

“夏部长,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照他的意思他要当的是部门经理,可怎么会去当一个小小的保安呢?”张南禁不住开口问着。

“哼,满口的夸夸其谈,脸皮厚得跟什么似的,而且脸上还一副很有才能的样子,你说呢?”夏冰冷冷问道。

“对,就是这样,也不知道他是真有才还是空口说大话。”张南点头说道。

“究竟有才无才过些天就知道了,我只知道如果真是龙那么绝不会甘当池中物,说不定让他当保安正是考验他个人能力的时候呢。”夏冰不以为然道。

“哦,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张南说着,其实他在心里想的是什么龙不龙的,我看他不过是个废物罢了。

来到这个城市里已经有三个月了,可是方逸天每天都觉得这个城市里有着新的东西在吸引着他,这是一个历史悠久而又充满活力的城市,高速的经济发展掩盖不了它那深沉的历史韵味,因此这么一座城市是需要时间也需要用心去体会才能够感悟得到这座城市的底蕴文化。

正是由于这一点方逸天才会在这么一座城市里待了三个月。

以往的他就像是一个过客般,以每一个城市作为驿站,又以令一座城市作为起点,就这么漂泊着,流浪着,在每个城市里待的时间至多一个月左右。

他知道他这是在逃避,不过在几乎所有人的眼中他这种逃避是愚蠢的近乎疯狂的,这世上还有哪个人像他一样放着蓝家的乘龙快婿不当,放着显赫富贵的身份不要,却偏偏选择了逃避?

况且蓝家的千金是那么的美,惊为天人,那盛开的百合花也无法媲美她的脱俗美丽,待人有礼,举止优雅,气质出众,几乎没有半点瑕疵,可是方逸天竟然逃避!

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在为她抱不平,都在痛恨着方逸天,可是她却恬静而又淡雅的笑了笑,继续追寻着方逸天的下落。

其实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方逸天也忍不住问自己为何要逃避,难道他不爱她?

不,不是。或许是由于心里的那点卑微的自尊心在作怪吧。

方逸天此刻正在市里最为繁华的金融大道上走着,洒脱快意,可是他知不知道在远方的一个城市里有着一位美丽而又温柔的女孩正在深深的思念着他呢?

他也许知道,可是他不会刻意去想这问题,他惬意的走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时不时看着迎面走来一位穿着吊带裙的清丽MM,他觉得生活竟是那么的美好,他甚至认为就像这么生活下去也不错。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当起保安来了,如果让他那一帮狐朋狗友们知道了肯定是不敢相信,或者是让她知道了她也许会很惊诧吧。

前面街道上有个报刊亭,走过这个报刊亭的时候方逸天的眼角一扫,也仅仅是一扫而已,但是这一扫也让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报刊亭上摆有很多报纸,有每日新闻、南华时报、南国都市报等等,就在方逸天眼角一扫的时候赫然看到几乎所有的报纸的头条上都刊登着某某无名英雄徒手擒四匪,阻止了一场恶劣的抢劫事件的事。

方逸天当即买了份每日新闻,看了上面的头条新闻,写得跟今早他在老王早餐店里看的那份早报的内容差不多,报道的都是一位无名英雄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制服四匪,勇救一名王老先生的人身财产安全。

方逸天看后笑了笑,他觉得现在的新闻机构是不是没事可写了?就为这么点事也登上了头条,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报纸上还不约而同的发动起一场寻找无名英雄的搜索行动,这就更无聊了。

“看来在这城市里又要待不久了,我可不像当什么英雄!”

方逸天苦笑了声,看了看时间,觉得该往回走了。

回去时已经是傍晚,经过老王早餐店的时候老王还特意问他面试的结果如何,他回答了一声:“面试上了,当个保安。”

他还特意向店里的小倩打声招呼,岂料小倩却哼了一声,那神情就像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方逸天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习惯性的抬眼往右边一看,当看到右边那栋小楼房第二层的一间闺房里亮着灯时他不由得“咦?”了一声,喃喃说道:“今天不是周一吗?怎么婉儿的房里亮着灯?莫非她又赶回家里来了?”

虽说有着许多疑问可是他还是觉得先填饱肚子再说,当即他开了门,赶紧插上一个小型的电炉,用锅盛上水,烧开了泡面吃。

一切工作就绪的时候他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两轻一重,极有规律,他不用去开门也知道这是苏婉儿的敲门声,自从他搬来这儿住后这样的敲门声他已经听了不下百次了。

此外,还有另外一种敲门声,连续三次,都是极轻微的,可是却能扣人心弦,这就是对门那名年轻貌美的寡妇的敲门声。

方逸天打开门,便看到了苏婉儿那张犹如盛开的桃花般美丽纯洁的脸,由于天气闷热的缘故,竟见苏婉儿身上只穿着一条紧身的超短裤,上身则是一件薄薄的T恤,完全把她那亭亭玉立玲珑有致的身材给显露了出来。

方逸天记得早上的时候她还是穿着一身校服来着,感情是回到家后就立马换了。

“是婉儿啊,你今天又没在学校住?”方逸天居高临下,看着苏婉儿那洁白的脖颈一下的部位,问道。

“我、我回家还要你管啊?”苏婉儿仰起脸,问道。

方逸天闻言一怔,随即笑道:“不敢不敢,再说我也没管过你!你上我这该不会是跟我说你回来了这么简单吧?”

“当然不是,我还有事问你呢,”苏婉儿说着走了进来,毫不避嫌的坐在方逸天睡觉的床上,那两只雪白修长的玉腿随随便便一搭,灯光下看去显得惹眼之极,似乎毫不忌讳方逸天在场。

有时候方逸天就纳闷了,怎么苏婉儿每次来找他都穿得这么清纯性感?

似乎丝毫不忌讳他的存在一样,他有时甚至是怀疑苏婉儿是不是太过单纯所以不知道这世上有着“色狼”这种东西存在?

“有事问我?呃,问吧。”方逸天说道。

“你今天为什么起那么早?而且,你的发型怎么梳得这么整齐?胡渣也刮得干干净净,还穿着西装?快说,你是不是去做什么坏事去了?”苏婉儿小嘴一噘,连环炮似的追问,“早上的时候我急着赶去学校,没有详细追问,现在你可要好好回答我。”

方逸天听后简直是哭笑不得,当下他苦笑道:“我、我还能做什么坏事去啊?你可别乱说话!”

“哼,还不承认,我看你打扮得这么干净整齐肯定又是出去找哪个美女了,对不对?”苏婉儿嘟着嘴道。

“喂,你到底讲不讲理啊,我一没结婚二没女友,就算是去找个美女也很正常啊,为了延续我方家后代嘛!”方逸天笑道。

“不行,就是不行!”苏婉儿的反应似乎有点大。

“为、为什么啊?你非要让我方家断子绝孙你才甘心?”方逸天诧声道。

“你、你、你现在一无所有,事业未成,不应该急着谈儿女私情,哼!”苏婉儿小脸一红,理由充分道。

“哈,你这小屁孩也来教训我。”方逸天笑了笑,说道:“我今天是去面试去了。”

“面试?你、你上次不是说你已经在一家私企里面实习,过几天就转正了吗?怎么又去面试找工作了?”苏婉儿诧声道。

“上次那家企业有我跟一个女孩在实习,当初是要我们两个的,不过最后那家企业临时变卦决定只要一个实习生,原初打算是要我的,毕竟干销售这一行还是男的优先。可是我了解到那名女孩子的生活状况确实是艰辛,所以我主动退了出来,把机会留给了她。”方逸天淡然说道。

“哦。那你今天去面试了什么单位?成功没有?”苏婉儿问道。

“打算应聘的是销售经理,不过最后当上了保安,呵呵。”方逸天笑道。

“保安?方哥哥,你、你去当保安?!”苏婉儿圆瞪着眼,惊问道。

“是啊,安保也挺好的啊,不是么?”方逸天淡然道。

“可是,可是方哥哥你的能力那么出众,干嘛要去当保安啊?”苏婉儿开始为方逸天抱不平起来。

“人嘛,就是要活得随意洒脱一点,况且,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方逸天说道。

“好吧,其实不管方哥哥做什么我都会喜欢……”

“小婉,你吃饭没?要不跟我一块吃面?”

“方哥哥,你怎么又吃面啊?”

“便宜又实惠,有什么不好的?”

“每天吃面是不好啊,真是的,一个大男人了还不会照顾好自己。”

“我这不是没时间来得及做饭吗。”

“那你可以上我家去吃啊,我爸都叫过你好几回了。”苏婉儿怨声道。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方逸天说道。

“咦?方哥哥,我怎么觉得这个报纸上刊登的这个无名英雄有点像你呐?”苏婉儿拿起床上的每日新闻,看着说道。

方逸天闻言后心中一惊,可脸上淡然自若,说道:“怎么可能,你看看报纸上登的那个人的形象与我就不同。”

“可是我昨天就记得你的头发就是这么凌乱的,嗯,双目有神,是有点像哦……方哥哥,到底是不是你啊?”苏婉儿仰起脸问道,不料正好看到方逸天正在脱衣服!

“方哥哥,你、你这是干什么?”这时候方逸天已经把上衣全都脱光了,而且还动手准备脱裤子,苏婉儿不由得惊声问道。

“这面太热了,吃得我满头大汗,所以把衣服脱了,顺便洗个澡。”方逸天淡然说道。

“可是,可是我在你面前呢!”苏婉儿气呼呼的说道。

“你就是一个小屁孩,我还用忌讳什么,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那么赶紧回家去。”方逸天一脸坏笑道。其实他的用意就是把苏婉儿吓走,他可不像让苏婉儿继续纠缠那个无名英雄的事情。

苏婉儿闻言后果真气呼呼的站起来,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身,大声道:“方哥哥……”

“呃,怎么了?”

“人家今年十八岁,上大学了,不是小屁孩!”苏婉儿说着就走了。

方逸天愣了半天,猜不透苏婉儿话里的意思。

苏婉儿走后方逸天拿起报纸正儿八经的看着,暗自想着自己与这报纸上所描述的头发略显凌乱,双眼有神,身手了得的那个无名英雄难道真的很像吗?

他摸了摸自己的发型,以及已经刮得一干二净的胡渣,喃喃说着:“唔,要是昨天之前报纸上所描述的那个无名英雄的形象倒也是与我很相像,可我不是已经改头换面了吗?这么说婉儿这丫头的眼睛还挺尖的嘛!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还是先洗澡吧!”

闷热的天气让方逸天赤裸着上身,也露出了他那一身健硕并且富有爆炸力的肌肉,他低了低头,看到了左胸上一个类似于子弹头的印痕,看着看着他的双眼变得落寞悲怆起来,脸上更是一股难以掩饰的悲痛悔恨之意。

恍惚间,那早已经印刻在脑海中的往昔画面似乎随之浮现而出——

“有狙击手袭击,退,撤退……方哥,小心!”

陈刚毫不犹豫的转身扑向了方逸天,把方逸天扑倒在了地上。

砰!

有着狙击枪声响起,方逸天除了感觉到陈刚扑向自己的那股推力之外,就在枪声响起的时候也有着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道将他跟陈刚都冲击倒地。

倒地之后,方逸天拼命的把陈刚拉到了安全地带,可那时候陈刚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而他的鲜血也染红了方逸天的全身。

陈刚的后背直至胸前都被一个狙击弹头击穿,那个弹头借助余力还穿透了方逸天身穿着的防弹衣,在他的左胸上留下了一个永远不能消除的印痕。

“刚子,差不多一年了,你在那边还好吗?他吗的,你装什么逼,装什么哥们义气,你他吗的凭什么要为我挡那一枪?凭什么!”

方逸天向来平静如水的目光这会却是变得炙热凌厉起来,那张线条硬朗的脸也变得过度的悲怆而显得狰狞不已,他心里知道,如果不是陈刚飞身过来挡那一枪那么他早已经战死沙场。

“他吗的刚子,你这个混蛋,你就不该为我挡那一枪,我这条烂命算什么,死了也不足惜。而你呢,你不是说你的未婚妻等着你回家吗?你不是说你还要供着你妹妹上学吗?你不是说你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吗?你走了他们该怎么办?”

方逸天猛然憋足了气,双拳紧握着,从他的身上隐约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血腥杀气,真正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可以感受得出来,这一刻从方逸天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乃是真正的杀气!

从那片残酷惨烈随时随地都会有着生命危险的战场上退出来回到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中已经差不多有一年了,可方逸天依然不能忘记陈刚扑向他的那一幕。

如果不是为了救他,陈刚就不会死,为此他一直以来都无法原谅他自己,甚至他都不敢去面对陈刚的家人,只是每三个月他都会寄一笔钱给陈刚的家人,算是一种良心上的补偿以及安慰。

内心的悲愤告诉他急需发泄出去,忽然,面对着他面前的墙壁他右手挥拳一拳拳的轰去。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拳头撞击墙壁的声音传来,如果有人看到方逸天此刻的行为只怕是要从内心上感到一阵莫名的刺痛与惊惧吧,就这么挥着拳头用力的轰在坚硬的墙壁上,一拳接一拳,仿佛他根本不知道疼痛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逸天的动作才缓缓停止下来,口中也发出了阵阵喘息之声,紧握着的右拳因为过度的疼痛而麻木不已,一粒粒汗水自他的脸上滑落,他努力的曲展了自己的右拳,右拳拳头关节处那层厚茧早已经因为持续不断的挥拳而裂开,对此他却是不以为意。

确实,作为国家最顶尖的特种兵之一,当年在特种部队训练的时候早已经练就了他那一身的钢筋铁骨,拳头关节上区区掉下一层皮并无关紧要。

方逸天心头积郁着的悲愤因为刚才的挥拳发泄而消散了许多,只是他的脸色依然苍白着,眼中流露出来的神色更是悲怆不已,他突然低了低头,叹了口气便缓缓坐在了地板上。

啪!

他打起打火机点了根烟,静静地抽着,于那云雾缭绕中透露出来的是一张俊朗而又落寞的脸,静静的独处在家中,内心所感觉到的孤独肆无忌惮的散发出来。

“刚子,你说得对,人只要还活着一天就要活得随心所欲洒脱自在,死可以死得平凡轰烈,但绝不能死于窝囊!作为军人,最高荣誉就是战死沙场,这一点刚子你做到了,而我却是愧对于你,不过你放心,你的方哥总不会让你失望的,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都市中,你的方哥永远是你所认识的那个方哥!”

方逸天低沉而又决然的说着,他的眼前仿佛又呈现出了陈刚那张、阳光般的笑脸。

“兄弟,一路走好,改明儿再跟你痛饮几杯,就喝你喜欢喝的二锅头。”方逸天说到这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他猛然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烟头熄灭,朝着浴室走去!

这闷热的天气让他决定先冲个凉水澡,无论如何他已经决心要好好的活着,不单是为了他自己,还要为了陈刚,为了陈刚的家人而好好活着。

他不会忘记,他这一条命还是陈刚一命换一命而换回来的!

明天,明天就要去上班了,虽说只是一名小小的保安。

这消息要是被以前的战友得知只怕够他们吃惊的了,堂堂一个无论是在黑暗世界还是华国特种兵部队中都赫赫有名的“战狼”竟然要去当一个小小的保安!

这当然让认识或者是听说过他的人都会感到不可思议。

——战狼正是方逸天在部队里的代号!

相关文章:

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h文_校园h系列辣文 全能家教

润玉的高H/记录我生命中的女人们

男人多粗多长是正常,侍卫们轮皇帝插花

《怦然心动:总裁的契约婚后》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还在体内乖吃饭h——迪拜王室的混乱生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