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都市之上门狂尊》&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1-26 19:37 · 新商盟

“楚一帆,后花园里的杂草太多了,你马上去清理干净。”

“楚一帆,二楼书房的窗帘脏了,你立刻摘下来清洗干净。”

“楚一帆,客厅的地板脏了,你赶紧用湿抹布擦洗干净。”

“…!”

看着乖乖听从自己的吩咐,认认真真干活的年轻男子,苏蕊娜内心不仅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脸上露出十分嫌弃的神色。

因为眼前这个名叫楚一帆的男子,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低能儿,也是俗称的白痴。

当然,做为新时期的大学生,她自身并不歧视残疾人,甚至有的时候还会伸出援助之手。

之所以厌恶和嫌弃楚一帆,原因就在于楚一帆是入赘到她们苏家的上门女婿。

哑巴和白痴的身份,不仅毁了她姐姐苏雅茹一生的幸福,而且也让整个苏家蒙受难以洗尽的耻辱。

若不是姐姐的一再坚持,以及父亲的严厉警告,她早就想办法把楚一帆赶出苏家,任由他在外面自生自灭。

“去,赶紧把家里的车擦干净,等会我要开车去参加同学聚会。”

越看越是感到心烦和厌恶的苏蕊娜,顺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直接丢到他的面前。

憨憨的愣了七八秒钟后,楚一帆才呆呆的伸手捡起车钥匙,然后起身离开客厅,直奔停在别墅前院的一辆红色五系宝马轿车。

“啪!”

不过,就在他距离宝马轿车还有不到三米时,脚下突然踩到一块不知是谁丢掉的香蕉皮,直接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上。

“砰!”

紧接着,后脑勺重重磕在坚硬的水泥地上。

而躲在客厅门后的苏蕊娜,脸上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重重摔倒在水泥地面上的楚一帆不仅没有惨叫,反而一直呆滞的眼神逐渐明亮起来。

原来,他并非是天生的低能儿,也不是不能开口说话的哑巴。

而是名震三界的妙手丹帝!

只是遭遇挚友和下属们的背叛,被逼自爆仙体和体魂。

幸运的是,一丝残魂意外躲过毁天灭地的自爆,获得一线转世投胎的机缘。

不幸的是,逃离自爆的残魂受损过于严重,已经影响到三魂七魄的完整。

为了不影响将来重返仙道巅峰的根基,不损伤未来冲击无上至尊的希望,他不得不在出生的那一刻,直接分离出九成的意识,然后通过沉睡的方式来修复灵魂创伤。

仅留一成的意识,用来满足自身成长和应对外界突发的状况,这也是他反应略显迟钝,并且不能正常开口说话的真正原因。

……!

“小宇啊,你来之前怎么也不给阿姨打个电话,阿姨也好提前准备一下。”

就在意识全面回归楚一帆检查自身状况时,他的丈母娘高莹语,正带着一个年轻帅气,风度翩翩的青年进入苏家别墅中。

“阿姨,不用麻烦,我也是刚刚从米国留学回来,只是顺道来看看您和叔叔,看看雅茹和蕊娜。”

被称为小宇的年轻人笑着客套后,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感叹道。

“阿姨,当年要不是父母非逼着我去米国留学,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和雅茹结婚生子了。”

听到小宇失望的感叹后,高莹语脸上的笑容渐渐被遗憾给取代。

眼前的年轻人名叫姜浩宇,是琴岛市环宇集团董事长的独子,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曾经也是她女儿苏雅茹最狂热的追求者。

当初,她也是一心的想要把雅茹嫁给姜浩宇。

但不知雅茹的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会跟一个不能说话的白痴结婚。

想到家里那个反应迟钝,不会说话的废物女婿。

在看看身边风度翩翩,出身不凡的姜浩宇,高莹语顿时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

但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她内心的烦躁瞬间被怒火给取代。

因为跨过别墅的大门后,她正好看到楚一帆毫无形像的躺在水泥地上。

“楚一帆,马上站起来,然后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一头散乱的碎发,一身低廉的工作服,一双破旧的布鞋,一幅脏乱邋遢的形象!

看着四仰八叉躺在水泥地面上的青年,耳边听着高莹语羞辱的怒斥,姜浩宇眼中满是鄙夷与讥讽。

一个不能说话的低能儿,衣吃住行都要依靠妻子的施舍,这就已经非常的丢脸。

同时,还要承受女方家人的百般挑剔和羞辱,真是活的猪狗不如。

随着分离的九成意识全面回归,迫切想要知道自身灵魂状况的楚一帆,心神全部沉浸于冥想中,也就没有听到丈母娘的怒斥声,依旧毫无形象的躺在水泥地上。

看到平时都乖乖听话的女婿,今天竟然敢当着客人的面,无视自己的吩咐,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的高莹语,快步走到楚一帆的面前。

睡着了!

修仙者的最佳冥想状态,就是意念完全沉浸于感悟中。

不过,这种状态在普通人看来,其实跟熟睡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本来就已经十分恼火的高莹语,被楚一帆丢人现眼的做法彻底给激怒了。

脸色冷如冰箱的她,直接抬脚踩向楚一帆的肚子,丝毫不顾忌足有七厘米长的高跟鞋,是否会给对方带来致命的伤害。

而站在旁边的姜浩宇,不仅没有阻止高莹语施暴的举动,反而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如果七厘米长的高跟鞋,直接扎破楚一帆的肚子,结果即便是不死,恐怕也得重伤。

那么,高莹语就会犯下故意杀人,或是故意伤害的罪行。

如果自己手中握有高莹语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他人的把柄。

同时,借助姜氏家族在琴岛市的权势,恐怕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得到他梦寐以求的苏雅茹。

到时候,他不仅能够抱得美人归,而且还能得到苏家经营多年的工厂,正可谓是财才双收,一举两得。

意识的全面回归,预示着楚一帆重回修仙者的行列。

面对危险的逼近,修仙者的本能预警,让他瞬间脱离冥想的状态,然后迅速翻身侧卧躲过鞋尖的伤害。

慢慢的站起身来,楚一帆眉头皱起的看着高莹语,不明白她刚才为何要伤害自己。

思索的神色,淡漠的气势!

看着跟往日完全不同的楚一帆,高莹语忍不住的揉了揉眼睛。

因为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花了眼,一个根本不能说话的白痴,怎么突然之间会有如此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由于揉眼时过于用力,导致高莹语的视线略微有些模糊,也就察觉不到楚一帆脱胎换骨的潜在变化。

所以,看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楚一帆,她脸色铁青的继续怒斥道。

“你这个废物点心,赶紧滚回自己的房间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眼中闪过一丝愠色的楚一帆,轻叹一声的转身朝着别墅走去。

其实,面对高莹语的怒斥和羞辱,他不是不生气,只是想到妻子的恩情,岳父的庇护,他也只能尽量的忍受和退让。

“楚一帆,你给我站住!”

一箭双雕的计策失利,虽然让姜浩宇感到十分的遗憾,但是过硬的心理素质,让他决定继续实施来之前制定的夺妻计划。

三二步窜到楚一帆的面前,他语气充满遗憾的感叹道。

“实话实说,你让我感到非常的失望。”

眉头微微一皱,楚一帆有些不解的看着姜浩宇,不明白对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苏雅茹,不仅是琴岛市的商界精英,十大杰出青年,而且还是名满全城的四大美女之一。”

“能够匹配她的男人,即便不是顶尖的豪门子弟,也得是年青有为的俊杰。”

“但你呢!”

姜浩宇先是极力的称赞苏雅茹一番,接着上上下下的打量楚一帆,然后语气充满蔑视的羞辱道。

“一个不能说话的低能儿,一个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的白痴,不仅不能给雅茹带来一丁点的幸福,反而会让她一直生活在耻辱和痛苦之中。”

“所以,你最好马上跟雅茹离婚,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苏家。”

“接下来,就让我来帮助雅茹脱离耻辱和痛苦的深渊,并且让她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姜浩宇一番豪言壮语的表态,让高莹语忍不住的眼前一亮。

因为拥有着天才经商头脑的苏雅茹,已经全面掌控苏家的经济命脉,这就也导致对方在家里的地位和威信越来越高,现在基本上是说一不二。

正是有着苏雅茹一而再再而三的坚持和庇护,她现在根本就动不了楚一帆。

若是由姜浩宇出面赶走楚一帆的话,那么既能解决她现在的心病,事后也不会遭到女儿和丈夫的埋怨,可谓是一举两得。

所以,面对姜浩宇自作主张处理女儿和女婿的婚事,她不仅没有出言反对,反而赞许的点了点头。

有了高莹语的点头支持,信心倍增的姜浩宇,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后,得意洋洋的说道。

“楚一帆,这张卡里有三十万的存款,足够你这个白痴一辈子的花销,现在你就拿着这张银行卡滚出苏家。”

看着得意洋洋的姜浩宇,看着他手中那张天蓝色的银行卡,楚一帆嘴角微微的扯出一抹嘲笑。

做为名震三界的妙手丹帝,连永恒不灭的三界至尊和魔尊都无法插手他的人生。

那么,眼前如蝼蚁一般的垃圾,又有何资格安排他的婚事。

“你个该死的低能儿!”

嘲笑!

自己竟然被一个不会说话的低能儿给嘲笑了!

楚一帆无声的嘲笑,让姜浩宇瞬间感到愤怒的低声咒骂一声后,抡起左手的用力朝着他脸颊扇去。

“啪!”

寂静的别墅前院,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耳光声。

但姜浩宇却彻底的傻掉了!

因为他没有想到率先动手的自己,不仅没有打到对手,反而被对手给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这个白痴窝囊废,你他么的是在找死!”

没有反思一个反应迟钝的低能儿,为何能够犀利的反击。

双眼通红的姜浩宇继续咒骂一声后,紧握拳头朝着楚一帆的面门砸去。

“哼!”

不屑的冷笑一声后,楚一帆右手轻松握住姜浩宇砸来的拳头,身体微微前冲的伸出左手,快如疾风一般的直接扣住对方的脖子。

姜浩宇接二连三的羞辱和挑衅,已经彻底激起他内心的杀机,扣住对方脖子的五指开始慢慢发力。

随后,姜浩宇的脸色开始泛起酱紫色。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窒息的感觉虽然让姜浩宇感到惊恐,但是内心不断涌现出来的耻辱感,以及强大背景带来的优越感,让他依然嘴硬的威胁起来。

眼中寒光一闪,楚一帆扣住对方脖子的五指继续发力。

“楚一帆,你赶紧松手。”

眼看姜浩宇的脸色,从酱紫色渐渐的变成苍白色,并且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生怕出事的高莹语赶紧出声制止。

皱起眉头的看了一眼高莹语,楚一帆内心涌现出一丝的悲哀和愤怒。

刚才姜浩宇率先出手时,做为岳母的你冷眼旁观的不出面阻止。

如今,看到姜浩宇吃亏了,你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制止。

这种区别对待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份,太伤人了吧!

显然,高莹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过份的偏袒和偏心。

看到楚一帆依旧不肯松开姜浩宇的脖子,愤怒的她直接冲到楚一帆面前,然后抡起巴掌的打算给他一个教训。

仙帝的威严不可冒犯,丹帝的尊严不可践踏!

眼中再次闪过寒光的楚一帆,左腿微抬的决定反击。

当然,他会控制反击的力度,尽量不会引起妻子的误会,岳父的反感。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冲出别墅的苏蕊娜,神色慌张的大声喊道。

“妈,我姐出事了!”

迅速收回手掌的高莹语,神色着急的追问道。

“娜娜,你姐出了什么事?”

“妈,咱家厂子生产的食品吃死了人,现在正被死者的家属给围攻,姐姐被困在厂里出不来了。”

听到苏蕊娜的讲述后,关心妻子安危的楚一帆,无心在继续惩治姜浩宇,直接松开扣住对方脖子的手指。

“呼、呼、呼…!”

一边贪婪的大口喘气,一边轻揉脖子伤痕的姜浩宇,有如毒蛇一般的盯着楚一帆,心中暗暗发誓道。

“楚一帆,你给我等着,我姜浩宇早晚有一天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

“死人了,这下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听到自家工厂生产的食品毒死了人,并且女儿也被闹事者们给围堵起来,心神大乱的高莹语顿时失了方寸。

“阿姨,赶紧报警,让警察去保护雅茹小姐。”

心肠逮毒的姜浩宇,很快从苏家遭遇到的危机中抓住致命漏洞,连忙大声的提醒道。

“对,报警,让警察把那些闹事者统统抓起来。”

姜浩宇及时的提醒,让高莹语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马上取出手机开始拨打报警电话。

但就在她即将按下通话键的那一刻,一只强壮有力的手掌突然夺过手机。

“姓楚的,你在干什么?”

抬头看到抢夺手机的人竟然是楚一帆,高莹语顿时怒了。

“楚一帆,你这个白痴窝囊废,突然发什么神经。”

同样不理解楚一帆阻止报警的苏蕊娜,一脸嫌弃的辱骂起来。

“如果在不报警的话,我姐姐就会有生命危险的。”

“你们给我闭嘴!”

因为妻子和岳父的恩情,他虽然不能直接出手教训高莹语和苏蕊娜,但是并不代表他可以继续容忍对方的言语暴力。

随着楚一帆厉色的喝斥声落下,高莹语愣住了,苏蕊娜也愣住了。

“你…你竟…竟然开口说话了!”

难以置信的苏蕊娜,结结巴巴的求证后,脸色随即愤怒的质问起来。

“楚一帆,既然你能够开口说话,这些年来为何要欺骗我的姐姐?欺骗我的家人?”

“说,你到底有何险恶的居心?是不是图谋我苏家的财产?”

既不想,也不愿意解释的楚一帆,没有理会苏蕊娜的连番质问,他直视着高莹语的双眼提醒道。

“妈,咱们苏家工厂经营的是面粉和面食,最忌讳的便是食品安全问题。”

“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报警的话,肯定会引起媒体和社会的注意。”

“那么,不管最后的事故责任是谁,都会给苏家工厂的名声和名誉,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所以,咱们现在需要做的是立刻前往工厂,仔细调查事故发生的原因。”

“如果事故的责任是工厂,那么就想办法跟死者的家属们私了,尽力保住工厂的名声和名誉。”

“如果事故的责任跟工厂无关,那么就直接把闹事者扭送到派出所,尽量不要跟工厂的声誉牵扯到一起。”

“毕竟,人言可畏,众口铄金!”

楚一帆刚才的一番解释,虽然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高莹语却打心里不愿意相信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低能儿,给出的理由能够化解苏家遭遇到的危机。

所以,她抬头看向姜浩宇,眼中流露出讯问的目光。

“阿姨,苏家工厂隶属于仙营派出所的管辖区,巧的是我父亲跟派出所的孙所长是多年好友。”

本来还在担心高莹语会同意楚一帆的建议,错失吞并苏家工厂良机的姜浩宇,在看到高莹语讯问的目光后,暗暗松了一口气的笑着说道。

“若是由我出面调解的话,既能够保证雅茹小姐的安全,也可以避免苏家工厂的名声受损。”

听到姜浩宇的保证后,心中顿时涌现喜悦的高莹语立刻点头同意,然后带着姜浩宇和苏蕊娜朝着宝马汽车走去。

如果事情真如姜浩宇刚才所保证的那样,到是能够解决苏家遭遇的危机。

但不知为何,楚一帆总感觉窥视自己妻子的姜浩宇恐怕没有那么好心。

甚至于,他都怀疑对方有可能是借助报警的机会,设下陷害妻子的阴谋诡计。

所以呢,他当即也跟了上去。

“你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跟着去干什么,马上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看到伸手打开副驾驶车门的楚一帆,高莹语脸色阴沉的喝斥道。

“在家里丢人现眼的就算了,难不成你还想到外面丢我姐和苏家的脸。”

苏蕊娜同样不爽的讽刺道。

而姜浩宇则是露出一丝得意的冷笑,然后开车带着高莹语母女离开了苏家别墅。

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宝马豪车,楚一帆赶紧低头翻了翻裤子的口袋。

二张大团结和数枚硬币的积蓄,让他赶紧离开别墅的拦了一辆出租车。

如果说,刚才只是怀疑姜浩宇没安好心的话,那么对方离开时的得意冷笑,让他百分之百的确定,对方主动报警的建议绝对会害了妻子和苏家。

……!

位于城郊的雅蕊面粉厂前,此时乌泱泱的围着一群人。

“苏厂长,俺们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要你愿意拿出一百万的补偿费,并且给俺二大爷磕三个响头,那俺们立马走人。”

面粉厂的大门外,闹事的死者家属中,一个年岁约有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看似一脸憨厚的想要私下和解,实则相当阴险的狮子大开口。

“不可能!”

连想都没有想的苏雅茹,断然拒绝对方提出的和解要求。

首先,她坚信自家工厂生产的食品不可能出现问题。

其次,就算死者出现意外的因素,跟工厂生产的食品有一定关联,一百万的赔偿也太过离谱。

最后,给死者磕头赔罪,不仅是对她尊严的践踏,而且也会给工厂的声誉带来致命打击。

毕竟,死者家属的后方,站着一群不知道是谁通知的警察和记者。

“苏厂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面对苏雅茹的断然拒绝,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的中年男子,语气阴森的威胁道。

“俺老赵今天就把话搁在这里,要么你乖乖的磕头拿钱,要么俺们就住在这里不走了。”

“俺到要看看,看以后谁还敢买你们厂里的食品,看看你的生意还能不能做下去。”

面对中年男子无赖的威胁,深感无奈的苏雅茹,目光不得不投向正在维持现场秩序的派出所所长孙世平。

“苏厂长,其实赵大海的要求也不算是太过份,要不然的话,你就答应吧!”

想到姜浩宇刚才发来的短信,孙世平假仁假义的劝解道。

一脸震惊的看着孙世平,苏雅茹的眼中流露不可思议的神色。

因为她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跟闹事者是一伙的,这让她心中感到一阵冰凉。

就在这时,开车赶来的高莹语三人走了进来。

“茹茹,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大门外围着三十多个身穿白色孝服,气势汹汹的闹事者,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的高莹语显得有些害怕。

“妈,事情是这样的…!”

孤立无助的苏雅茹,正是需要找人倾诉的时候。

所以,她即便知道母亲帮不上什么忙,还是低声解释了一遍。

“姐,不用担心,浩宇哥哥跟孙所长的关系很好,他肯定有办法解决咱们厂子里的麻烦。”

没有意识到事故严重性的苏蕊娜,一脸崇拜的把姜浩宇给推了出来。

“雅茹,孙所长跟家父是多年的挚友,也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长辈。”

丝毫没有掩饰眼中迷恋的姜浩宇,神色充满自信的说道。

“若是你信的过我,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小宇啊,那就麻烦你了!”

生怕苏雅茹拒绝的高莹语主动替她答应下来。

看着联手孙世平的姜浩宇,对着死者家属赵大海展现出居高临下的强硬态度,以及赵大海无奈的点头后,感到非常满意的高莹语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直视着苏雅茹的双眼提醒道。

“茹茹,经过今天的变故,我想你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婚姻!”

苏雅茹苦笑的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商议的时间不是很长,脸上带着胜利者笑容的姜浩宇回到众人面前说道。

“阿姨,雅茹,经过我和孙所长的联手施压,赵大海愿意把赔偿的金额降到二十万,并且对死者的磕头改成鞠躬。”

听到姜浩宇争取到的条件,高莹语和苏蕊娜都欣喜若狂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苏雅茹却摇头拒绝道。

“我相信厂子生产的食品不会有任何问题,所以我拒绝任何的赔偿和赔礼。”

“雅茹,你这是在干什么!”

“姐,浩宇哥哥已经尽力了,你见好就收吧!”

并不了解事故复杂性的高莹语和苏蕊娜,只是想着破财消灾的尽快化解危机,对于苏雅茹的拒绝,她们既感到非常的疑惑,也相当的不理解。

而担心计谋失败的姜浩宇,则是脸色不悦的警告道。

“雅茹,赵大海是一个蛮不讲理的粗人,要是犯起浑来闹事,我和孙所长都拿他没有办法。”

面对母亲和妹妹的劝说,面对姜浩宇的警告,苏雅茹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毕竟,现场有着记者的存在,磕头和鞠躬造成的影响是一模一样的。

就在这时,她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质疑的声音。

“咦,这个人好像还没有死!”

猛然抬头看去的苏雅茹,眼中立刻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刚才提出质疑的声音,竟然是来自于根本不能说话的白痴丈夫。

“姓楚的,你跟来干什么,还不赶紧的给我滚蛋。”

“你这个白痴,浩宇哥哥已经解决我苏家的麻烦,用不着你在这里丢人现眼的献殷勤。”

看着蹲在死者面前的楚一帆,自认为了解他的高莹语和苏蕊娜,生怕他破坏姜浩宇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和解条件,连忙大声的怒斥和辱骂起来。

而苏雅茹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制止母亲和妹妹的羞辱,只是神色冷如冰霜一般的看着他。

“小宇,这人是谁啊?”

高莹语母女三人对待楚一帆的态度,立刻引起孙世平极大的兴趣。

“孙叔叔,他就是入赘到苏家的楚一帆,曾经也是咱们琴岛市的风云人物。”姜浩宇眼中满是不屑的介绍道。

“原来是他啊!”

做为琴岛市四大美女中排名第二的苏雅茹,在商界和媒体中的名气,在娱乐圈的人气,丝毫不输于国内的一线女明星。

三年前的订婚仪式,一年前的结婚典礼,都曾经引起极大的轰动,进而许多人也开始关注和打听她的人生伴侣:楚一帆!

一个不能说话的哑巴,一个反应迟钝的低能儿,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这就是外界对于楚一帆的评价。

但如今看来,外界的评价未必是真,至少对方并非是不能说话的哑巴!

没有理会高莹语和苏蕊娜的怒骂,楚一帆收回搭在死者手腕上的手指,然后扶着死者坐起来。

随后,左手手掌有如清风一般的缓慢摆动。

当缓慢摆动的幅度,达到手臂延伸的极限时,猛然加速的拍在死者心俞穴和魄户穴上。

“啪!”

在华夏的世俗伦理中,有着死者为尊的传统。

楚一帆刚才用力拍打死者后背的举动,既是对死者的冒犯,更是对死者后人的侮辱。

所以,怒气冲冲的赵大海,立刻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后辈围了上去。

而姜浩宇则是趁机给孙世平使了一个眼色。

紧接着,孙世平带着几个手下同样围了上去。

见此,高莹语和苏蕊娜赶紧拉着苏雅茹退后,避免受到楚一帆的连累。

相关文章:

结婚了喝多被同事睡了|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把男生撩硬的技巧:大床反绑锁链承欢贯穿

学校游泳泳裤掉了被看到jb;一段让你湿到爆的话

公车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乳夹 震动 绳结 调教

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男女激烈床上滚床单

文章标签